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十二章 不该看的东西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七十二章不该看的东西滴答——

    滴答——

    窗外水钟落下点点泪珠,是雅室里唯一的声响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闭着双目,平躺在竹榻上,倾城脸颊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雅室是灼烟宗高人的修炼之所,灵气浓郁到肉眼可见,化为丝丝缕缕的白雾,朝着上官灵烨身体汇聚。

    吴清婉跪坐在主榻前,按着上官灵烨的手腕,认真探查。但上官灵烨修为太高,她的真气太软,根本进不去,连脉搏都摸不到。

    尝试片刻后,吴清婉柔柔摇头:

    “皇太妃娘娘修为太高了,我摸不到脉络,你来试试?”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跟前旁观,眉宇间带着三分愁色,闻声半蹲在了跟前,用手按住了上官灵烨的手腕。

    虽然受伤昏迷,但并未改变上官灵烨肌肤的触感。

    细腻如锦温润如玉,触感很柔软,似乎吹弹可破,但尝试灌入真气,又能感觉到金身无垢的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左凌泉的真气,和吴清婉比起来,自然硬得多,但想进入上官灵烨的身体,还是如同用竹签刺铁壁,难以渗透半分。

    吴清婉见此轻叹了一声:“修士受伤昏迷,身体会本能自我防护,我们修为都太低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人都跑完了,左凌泉也找不到修为好深的医师,只能道:

    “你把她衣服解开看看吧,通过体表的伤痕,应该也能瞧出大概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站起身来,坐在床榻边缘,抬手尝试解开上官灵烨的胸甲。

    左凌泉自是不敢看大燕皇太妃的身子,转身走到了露台上,把门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上官灵烨身上穿着的胸甲,包裹极为严密,没有任何衔接部位,货真价实的‘天衣无缝’。

    吴清婉来回摸了半天,没找到机关卡扣,又犯了难:

    “凌泉,胸甲好像是一体的,我解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左凌泉迟疑了下,又进入屋里,来到了床榻旁,抬手在上官灵烨的胸甲上摸索。

    像是这种庇护全身的法宝,大半会留着后门,免得修士失去意识,队友想救人都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左凌泉沿着胸甲的纹路摸索,有结实铠甲护着,虽然能瞧见两个鼓起的大馒头,但硬邦邦的没有半分手感,他也没啥歪心思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把上官灵烨摸了个遍,最后才在脖颈处找到了暗门,灌注真气后,上官灵烨睫毛动了两下,应该是被护身铠甲略微唤醒神识,询问是否该撤去防护。

    很快,上官灵烨庇护躯干的黑色铠甲如同潮水般褪去,缩小成了雪白脖颈上的黑色项链,隐藏在衣领下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低头查看——上官灵烨金色凤裙的衣襟部位,被强大的冲击力震成了碎片,虽然布料保持原来的位置拼接在一起,但碎片间的缝隙,依旧透出了带着青紫伤痕的雪腻肌肤。

    本来规模不俗的两捧玉团儿,失去了铠甲的强力束缚,恢复了原本的尺寸,还微微弹了下,把碎布抖开了些,露出了下面绣着白猫的金色肚兜。

    肚兜并非法宝仙兵,只是布料较好,扛不住冲击,同样被震成了碎布。

    碎布失去束缚散开,隐隐瞧见了一点嫣红的边缘,也不知是血迹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吴清婉表情微变。

    左凌泉惊鸿一瞥,心猛地跳了下,差点走岔气;尚未看清细节,就被脸色涨红的婉婉捂住了眼睛:

    “出去出去,什么都敢看,你不怕死啊?”

    左凌泉下意识看了眼罢了,并非本意,连忙站起身来:

    “我没看什么……病不忌医嘛。嗯……我去看看静煣,吴前辈有什么事叫我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心惊胆战的,用被褥挡住上官灵烨春光四溢的身子:“你注意着些外面,别待会灼烟宗的人回来,闯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都没好意思回头,径直走出房门,背对着把房门关上,才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皇太妃娘娘应该没意识吧……

    好像也没看到什么……

    樱桃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感觉思绪有点乱,强行凝神静气,把方才不该看的东西扫去了一边儿,才抬步走向廊桥。

    灼烟宗是炼器的宗门,格局和其他宗门不同,到处都可以瞧见炼器作坊;用来淬火、降温的水脉也不少,以至于宗门内常年都弥漫着白色雾气。

    左凌泉落脚的地方,位于灼烟宗后山,是一个温泉湖,算是一个天然的小福地。

    湖上修建有供人修行的数栋水榭,上官灵烨在中间的位置养伤,汤静煣则躺在隔壁的水榭中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皎洁月色下走过石质廊桥,来到不远处的水榭外。

    水榭围栏上雕着蟾蜍,小鸟团子有点蔫儿,趴在蟾蜍石雕的头顶,瘫成了扁团子,望着上官灵烨住的地方,眼神儿可怜巴巴;有点像是‘既舍不得亲娘,又不放心有奶的娘’,两边都挂念,操心得不行。

    左凌泉走到跟前,拿出上官灵烨给的小鱼干,放在团子面前:

    “没事儿,过两天伤就好了,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团子兴致缺缺,趴在石头上,瞧着近在迟尺的鱼干都不太想动。

    左凌泉暗暗摇头,想了想,把小甲虫从瓷瓶里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色小甲虫经过几个月的饲养,如今油光蹭亮看起来就不好惹,飞出来后目标明确,抱起小鱼干就跑。

    “叽?!”

    团子顿时恼了,煽着小翅膀就开始追杀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心满意足,任由两个小宠物自己玩儿,他来到水榭门前,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房间的灯台光线暖黄,照亮了角角落落,陈设看似简洁整齐,但却也什么都不缺。

    汤静煣安静躺在竹黄色的卧榻上,靠着窗户,窗外就是温泉冷月的唯美景色。

    汤静煣也不知为何昏迷,到现在也没有醒来,好在并未受伤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榻前坐下,握住汤静煣的手儿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汤静煣原本水豆腐般的脸蛋儿,在白月光下看起来晶莹剔透,修长睫毛配上丰润红唇,显出了专属于女人的柔媚。

    不过静煣睡着的时候,反而没了那股市井小娘的气息,看起来还挺仙儿,和婉婉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婉婉平时的时候仙气十足,带着三分冷艳七分恬静;但一到了睡觉的时候,那股欲拒还迎、含羞带涩的女人味,就渐渐展露了出来,很欲,就和发现凡间很美好,乐不思天宫的仙子一样……

    想起婉婉羞怯迎合的模样,左凌泉眨了眨眼,感觉自己今天心术不太正。

    他偷偷附身,在汤静煣柔润双唇上点了下后,就收起跑偏了的心思,转眼看向房间里的陈设。

    灼烟宗以炼器著称,作为宗门高层居住的地方,房间内的陈设自然体现了宗门的底蕴;虽然这么比喻不太合适,但确实是连垫桌脚的石头,都有可能是法器。

    左凌泉无所事事陪床,眼神扫了一圈儿后,停留在了卧榻前方的一块白屏上。

    白色屏风轻薄通透,挡不住什么东西,边框做工精美,屏幕上却也没什么花纹字迹,看起来有些空,不太符合房间整体装修的风格。

    左凌泉稍微打量,就明白屏风另有它用,他仔细寻找,果然在屏风边缘发现了铭刻的咒文,还有‘乾、坤、震、巽……’等文字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画舫上研究过水中月,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,尝试用真气灌注其中。

    屏风幕布上果然开始虚幻,逐渐出现了一幅图画——一个身着天帝城服饰的女修,站在飞剑之上;下方是重峦叠嶂的大地,中心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天坑。女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

    “不久前,天帝城下宗灼烟城附近有异族作乱,大批修士和百姓逃离伏鲶国;事情已经由我天帝城帝诏尊主平息,未造成伤亡,各位道友切勿听信、散播谣言,以免扰乱各地秩序……”

    从言行上来看,应该是天帝城的高人在安抚周边修士,避免伏鲶国周边出现混乱。

    左凌泉抬眼望向窗外的天空,以航拍视角来看,估计在云端之上,从他这里根本瞧不见。

    稍微听了片刻,左凌泉也没了兴趣,又触动屏风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结果幕布画风一转……

    “嗯哼哼~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清凉的仙子,蒙着面纱,轻声哼唱间,在湖面上凌波起舞。

    舞姿十分优美,时而托着飘带飞上半空,如同画中仙子般随风起舞。

    凌空飞渡间,仙裙之下秀丽山水朦朦胧胧,如雾着山峦、影遮曲径,好像什么都能看见,又好像什么都看不见……

    ?!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一呆……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