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十一章 中洲伏地魔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七十一章中洲伏地魔天地异象消散,大地之上寂寂无声,连灼烟城内外都人去楼空,原本在此聚集的修士不知逃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苦沱河被截断,水流化为了瀑布,从边缘落入碎裂的天坑;以今天的动静,恐怕过几个月,原本的灵田,就得改名‘太阴湖’了。

    神降台大半碎裂,巨柱倒塌,只剩下几个人影站在天坑的边缘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从天上收回目光,转身把上官灵烨放在了左凌泉胳膊上,少有了夸赞了一句:

    “这次做得不错,心怀仁善,观察细致入微,给此地百姓免去了一场浩劫,希望你以后不忘初心。”

    这话显然是在说左凌泉注意到小女孩的异样,不放心硬一路查过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不把雷弘量提前揪出来,神将台弄完后来一下,雷弘量失控,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左凌裙横抱着晕过去的上官灵烨,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也没出啥力,碰巧撞上罢了。那个小女孩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神将台需要太阴之躯的人为受体,被带走了也不会出事儿;本尊会安排人追查,无需你们操心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低头看向脸色苍白的上官灵烨:“带她去灼烟宗修养,等伤势稳住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左凌泉点头,想了想又道:

    “方才雷弘量是追着前辈打,还是追着静煣打?我看雷弘量好像没有意识,根本不管别人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沉默了下,解释道:

    “幽荧异族,近几百年都在窃取神兽之力,不知意欲何为。天下九洲,都遭到了他们的攻击,玉遥洲还算完好,但荒山也遭到了几次偷袭。汤静煣应该是新生的九凤,所以被他们当成了目标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得似懂非懂,问道:

    “幽荧异族是妖族?”

    “修行一道,人比妖更可怕,他们中的巅峰强者,大部分都只是观念与我等相驳的人。这些事情你现在接触还太早,以后自然会知晓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说完后,眼中金光流转,显然是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忙道:“前辈不见灵烨一面?”

    “灵烨是你叫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一僵:“都喊前辈,怕分不清辈分,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“灵烨年纪能当你奶奶,你直呼其名就不失礼?”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两句话的时间,上官玉堂眼底金光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左凌泉本以为汤静煣会‘醒来’,却不曾想老祖刚走,汤静煣的眸子里就失去了神采,身体一软直接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“静煣?!”

    左凌泉一惊,又不能丢掉上官奶奶,只能凝聚出一片墨黑雾气,托住倒下的静煣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婉婉,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正蹙眉看着手中的木杖,听见此言才回过神,连忙跑到跟前扶住汤静煣,按住手腕查看。

    “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体内没有异样,像是被吓晕了,待会应该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这才放心些,抱着上官灵烨,准备和清婉一起离开这是非之地,转眼却见云正阳站在前方。

    云正阳怀里抱着剑,表情十分不爽:

    “聊完了?现在咱们的账,是不是该算算了?”

    左凌泉脚步一顿,上下打量几眼,明知故问:

    “云兄要算什么账?”

    云正阳眼神一沉:“你把我骗到这里来,直接踩进天坑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挑眉:“什么叫我把云兄骗来?”

    ?

    云正阳眉头一皱,抬手指向灼烟城:

    “你在灼烟城里,和这位姐姐闲聊,说这下面埋着大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点了点头:“是啊,这东西还不够大?天都捅了个窟窿。”

    云正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,云兄如何知晓我和清婉私下的对话?莫非云兄在跟踪我,想捷足先登夺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正阳表情微僵,忽然发现自己偷听消息,过来挖宝吃大亏,说出来好像不怎么占理。

    左凌泉往天坑边缘走去,轻叹道:

    “罢了,好歹共患难一场,方才云兄差点被雷弘量打死,我救云兄的事儿,云兄也不必记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把我点出来,我会挨打?”

    “云兄觉得我放得出雷法?”

    吴清婉缓步跟随,也连忙解释一句:“我也放不出那么大的雷法,兴许是云道友误触了什么机关吧。”

    云正阳张了张嘴,还真找不到实际证据,当下也懒得扯了,御剑而起飞向天坑上方:

    “也罢,九宗会盟的时候再和你算账,都是中洲的剑客……不对,你不是在惊露台吗,怎么和大燕皇太妃搞一……在一起?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了摇头:“我和皇太妃娘娘没啥关系,还有,我不是卧龙。”

    云正阳耸耸肩:“那不废话,就你今天这表现,以后改混号叫‘伏地剑魔’算了,卧龙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云正阳不信,也没有再解释,送客道:

    “再会。”

    云正阳并没有走,御剑站在半空,轻哼道:

    “不急,我先看看你怎么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神将台炸出来的天坑,恐怕有半里深,石壁光滑如同刀削。

    左凌泉要爬上去肯定没问题,但和吴清婉抱着两个人慢吞吞爬上去,和御剑而行的云正阳比起来,好像很不体面。

    云正阳挑了挑眉毛,稍显嘲讽的道:

    “要不要哥哥帮忙送你一程?”

    左凌泉叹了口气,手腕轻翻从玲珑阁里摸出一块麒麟镇纸,灌入真气,麒麟镇纸的双眼亮起微光。

    稍许。

    灼烟城中,一艘显出五色流光的画舫,破空而来,眨眼飞到了天坑内,悬浮在了左凌泉面前。

    云正阳嘲讽的表情一僵,作为中洲散修剑侠,私人渡船这种九宗贵子才用得起的奢侈品,那是真没见过两回。他有点不可思议地道:

    “你连一件法宝佩剑都用不起,花钱买这华而不实的玩意儿?”

    左凌泉飞身跃上画舫甲板,偏头道:

    “长得帅,仙子借的,云兄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正阳憋了半天,无话可说,转身化为长虹破空而去,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左凌泉目送云正阳离去后,驱动画舫飞升而起,来到天坑上方,准备飞往灼烟宗,半道却见一面大盾牌掉在山野间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微动,此时才想起,雷弘量交战之时被炸飞,盾牌和大扇子散落在了山野间,根本没机拿回去。

    左凌泉从天上环视一周,飞身而下捡起了羽扇和盾牌后,又追上了画舫,来到了船舱里。

    吴清婉拿着长木杖,坐在船舱的小榻上,面对到手的至宝,神色并没有欣喜,反而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左凌泉还以为吴清婉受伤了在忍着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吴清婉眼神复杂,拿起手中质地精美的茶青色木杖,转了一圈儿,示意上面‘笃行’二字:

    “这两个字,是我刚入栖凰谷时,二叔经常和我说的,意思是‘学有所得、践履所学、知行合一’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眉头一皱,坐在跟前询问道:

    “方才那个戴面具的炼器天才,是二叔?”

    “二叔没这么厉害,以前只是小执事,都没被师父收为嫡传,也就喜欢钻研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……不过方才那个人,肯定是二叔,我感觉他看了我几眼,还把这根木杖丢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神色严肃起来,觉得这事儿有点严重了。

    九宗对邪魔外道处罚极严,上下查三代,若吴尊义被打为邪道修士,栖凰谷基本上就地解散,所有弟子都没法再入九宗,而且当事人还得被处以极刑。

    左凌泉虽然觉得吴尊义不像邪道修士,但今天这场面,把天都捅了个窟窿,还指明要向帝诏尊主复仇,即便不是邪道修士,麻烦也不小。

    而且吴尊义被带去不知名的地方,以后生死也是未知数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思索了下,轻声安慰道:

    “今天二叔能停下阵法,防止雷弘量滥杀无辜,我觉得二叔还是保持着理智,没有坠入魔道。

    而且二叔厉害得有点夸张,有撼动一方尊主的能力,即便被人带走,也不会有生命危险。毕竟就算是嗜杀成性的魔族,也不可能杀工匠、大夫,最多囚禁起来,逼着帮忙造东西。我以后肯定把二叔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听此一言,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,若是想杀二叔的话,没必要大费周章专门把二叔带走,肯定是觉得二叔厉害有大用才如此。她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二叔不是魔头,栖凰谷见过二叔的弟子都能作证,是个很重情义的人。四师兄到现在还在挂念二叔,当年四师兄受重伤,二叔为了给他吊命,敢去给炼丹师以身试药,换取治伤的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着清婉诉说过往,不过片刻,画舫便在灼烟宗内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吴清婉停下话语,和左凌泉一起抱着两个女子下船,本想寻找宗门里的医师出来帮忙治伤。

    哪想到抬眼一看,偌大的宗门之中荒无人烟,地上还散落着些杂物,显然是仓皇出逃留下的。

    左凌泉对此毫不意外:“城外货真价实的‘天崩地陷’,怕殃及池鱼,没有修士敢围观,厉害的恐怕都跑到千里之外了,估计明天才有人敢回来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觉得也是,当下也没再乱找,寻了个灵气充裕的地方直接走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