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十章 炼器鬼才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雷弘量身体被撞出盾牌的一刹那,愕然发现刚出完剑的左凌泉,竟然已经来到了盾牌正面,剑锋指向了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忽如其来的突袭,不光雷弘量,连云正阳都惊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剑客出剑也得有个调动真气蓄力的时间,‘剑一’这种全力以赴的最强剑技,消耗和身体负担都极大,哪有第一剑跟着第二剑的?

    雷弘量根本没料到左凌泉爆发这么高,在这种程度的攻击下被击中额头,带着个法宝头盔都有可能被震成内伤,仅靠肉身硬接的话,必然被开个脑洞,不死也会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雷弘量眼中显出惊惧之色,但左凌泉时机把握得太毒辣,有再多护身法宝都没机会往出拿,除了用额头撞剑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左凌泉打不过雷弘量,找到斩杀的机会,也没有留手的意思,全力把墨黑长剑刺向雷弘量眉心。

    飒——

    可就在雷弘量即将暴毙的瞬间,一股强大的冲击力,从正下方传来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源自地下的冲击,瞬间地面鼓起,出现蛛网般的龟裂纹路,丝丝缕缕的金色光束透出地表。

    左凌泉察觉不妙,迅速展开凤凰护臂,尚未完全遮挡在脚下,地面就已经炸开,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把三人直接轰向了半空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凌泉!”

    吴清婉和汤静煣站在河面上,瞧见此景皆是色变,但马上目露震惊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炸开的区域并非只有左凌泉等人的脚底,随着轰鸣声传出,一道道金色光柱从大地上冲天而起,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整个苦沱河畔,方圆近两里的灵田,出现无数道扭曲的裂口,纹路间透出金色流光,草木砂石悬浮而起,似乎整片大地都在被巨力撕扯,逐渐崩解。

    大地的裂缝瞬间蔓延到了河畔,吴清婉也顾不得太多,拉起汤静煣就往外围飞退。

    地动山摇间,两人尚未跑出多远,就瞧见一道身着凤裙的身影,撞破地表飞了出来,抓起她们跃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下一刻,苦沱河就被金光冲开,河流和水里的鱼虾全被被掀上了天空,整片大地已经变成了巨大的鼓包。

    在此等威势之下,修士和地上的蛇鼠虫蚁毫无区别,除了仓皇躲避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左凌泉被掀飞到半空,变成了随风摇摆的破麻袋,只能踩着空中碎裂的大地,来回跳跃,尝试往上官灵烨的方向移动。云正阳同样被惊得面无人色,御剑疯狂往高空奔逃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一百零八根金色光柱,陆续冲出地表。

    整片灵田炸开,泥土碎石飞溅到了周边山岭之间,甚至把灼烟宗的护宗大阵都砸得显出了原形,露出了下面的成片楼宇,和惊恐万分的弟子。

    刚刚从修行洞府走出来的灼烟宗宗主,正想呵斥何方宵小作乱,瞧见此景,转身就回屋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整片大地被掀上高空,抵达最高点后,又开始回落。

    左凌泉根本不会飞,好在上官灵烨没忘记他,已经飞到了附近,将他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正阳不停升空,最后也不敢再往上飞了。

    天上风云变幻,整片天空的流云开始凝聚盘旋,似乎随时都会有万道天雷从天空落下。

    云正阳想往外面跑,但金色光柱笼罩了方圆近两里的范围,结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,没人敢贸然破阵,连上官灵烨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等到泥土砂石全部落地,所有人看向下方。

    原本灵田,已经化为了一个方圆两里的天坑,呈正圆形。

    天坑底部如同金色海洋,密集的咒文连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金色流光从一百零八根巨柱上流淌而下,沿着阵法脉络往中心汇聚。

    而天坑正中心的地方,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人影身着黑色长袍,脸上戴着面具,手持木杖,悬浮在天坑半空,所有流光都往其身上汇聚。

    雷弘量已经落在了地上,早已忘记了方才的命悬一线,赤着上身满头长发飘散,环视一百零八根巨柱,表情就如同瞧见了此生挚爱的痴情种子。

    吴尊义木杖斜指地面,衣袍无风自动,抬眼平静打量着逃走的上官灵烨,不过马上又把目光放在了吴清婉脸上。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的阵法,在场所有人都是头一次见,连上官灵烨的双眼中都露出了震惊。身处天坑正上方,感觉就和站在火炮的炮膛口一样。

    左凌泉悬浮在吴清婉和汤静煣跟前,发现两人毫发无损,心中稍安,想询问上官灵烨这是什么鬼东西,但转眼一看,心中便是一惊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穿着凤裙,但裙子外多件儿黑色的铠甲,倾城脸颊带着几分苍白,连嘴角都挂上了血迹,明显是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灵烨前辈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托起三人,澄澈双眸看着下方,心有余悸:

    “这个人很厉害,方才修为还不高,也就法宝多点;但不知为何,忽然气势暴涨,把整个地底都炸开了,我根本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已经看出打不过了,他询问道: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先跑再说?”

    “打得过不用跑,打不过跑不掉,这属于后者;我们还没飞出天坑范围就被打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明白意思——这是让他准备死得有尊严些。

    左凌泉转眼看向左右,发现御剑落荒而逃的云正阳,停在金色光柱的边缘,根本飞不过去,正在用天遁牌与人沟通:

    “师父?在吗?我遇上大事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自己解决?我能解决还需要惊动你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剑皇牌给人家你和他说?我不敢过去啊,师父你知道这动静有多大吗?我给你发过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我招惹了个什么玩意儿?这不是我招惹的,是那什么‘卧龙’把我拖下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帮我报仇?诶?!师父,我想向更强者出剑也得过得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?喂?师父你还在吗?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瞧见此景,只觉‘吾命休矣’,他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灵烨前辈,这种情况是不是要把上官老祖请过来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其实也想联系老祖,但老祖这么多年没搭理她,她实在不想主动开口,而且这种情况叫了也没意义,她摇头道:

    “老祖肯定知道,离这儿三万多里路,短时间过不来。姜太清在中洲,离得更远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,她想了想,冲着天空道:

    “婆娘,你不是能把天撕开吗?徒弟都出事儿了,还不快过来?”

    话语刚落,汤静煣眼中就显出金色流光,继而气势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一惊,知道老祖来了,本能的就撤去了托住汤静煣的术法。

    结果汤静煣就掉下去了,好在吴清婉反应快,连忙抱住了汤静煣。

    几人瞩目下,不过眨眼时间,汤静煣就已经彻底变成了临渊尊主上官玉堂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即便过来,用的也是汤静煣的身躯,并不会飞,依旧被吴清婉抱在怀里,看起来有失强者的体面,

    不过那双睥睨众生的眼睛,没有丝毫尴尬之色,过来后就抬起了手,金色流光从指间飞出,凌空开始画阵法。

    阵法在栖凰谷上空出现过,是上官玉堂撕裂空间让本体过来的标记。

    但阵法不过画出几笔,下方的吴尊义,就抬起手中木杖,整个天坑之中亮起环形光圈,扩散至一百零八根巨柱之上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身前的阵法,也凌空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时隔多年再次见到师尊,眼底明显有情绪波动,此时却没时间展露出来,她只是望着消散的阵法,摇头道:

    “阵法把此地隔绝成了小天地,联系不上外面,师尊本体过不来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收起了手,平淡道:

    “不必惊慌,帝诏尊主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灼烟宗是天帝城的下宗,距离帝诏王朝要近得多。

    听见有人过来平事儿,左凌泉暗暗总算是松了口气,询问道: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阵法?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摇了摇头,眼底少有地露出不解之色:

    “不是阵法,是一样法器,从未见过,威力大得超乎常理,应该借用了某方神祇的力量,至少比玉遥洲的天之四灵强。”

    站在天坑中心的吴尊义,显然听得到所有人的言语,此时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上官尊主好眼力。这个叫‘神降台’,天帝城炼器宗师叶算子开创的仙兵,借用的是太阴神君的神力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闻言眉头一皱,冷眼看向下方的面具男子,质问道:

    “你是幽荧异族的人?”

    吴尊义摇了摇头:“我是九宗的人,不过以后可能就被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作为八尊主之一,了解天帝城当年发生的事儿,她开口道:

    “叶算子为构建此物,暗中与幽荧异族接触,被帝诏尊主清理门户;当时此物只有一个大概雏形,所有图谱全部销毁,你如何炼制成此物?”

    吴尊义如实回答:“雷弘量知道大概构想,我以此为基础,把后续炼制之法补全了。”

    话语说的轻描淡写,但其中的难度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眼中明显露出了几分惊讶,沉默了下,才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是个天才,为何投身邪道,与天下生灵为敌?”

    吴尊义显然不喜欢被称呼为‘邪魔外道’,他认真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是炼器师,只是炼器而已。”

    雷弘量站在天坑之中,眼中带着怒火与不公,此时也朗声道:

    “尔等何德何能,称我们为‘邪魔外道’?我祖师叶算子,浸淫炼器一道数百年,足不出户未曾杀过一人,比你们‘八尊主’手上不知干净多少;尔等就凭一己之见,便把我祖师打为‘邪魔外道’,永世不得超生,你真以为你们是老天爷,自己的好恶,就是人间天理?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对于这番质问,平静回答:

    “你师祖过界了。炼器是为了辅佐修行,在九宗修行就是为了庇护苍生;你祖师只求自身技艺,没有任何底线,忘记了炼器的初衷,被清理门户,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雷弘量怒发冲冠,抬手指着天上:

    “我们炼器,是给他人使用,我们只是铁匠,钻研技艺有什么错?兵器无善恶,人才有!匪类拿着刀杀人,你不去找匪类,把铸刀铁匠打死杀鸡儆猴,你们还觉得自己很有道理?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没有再说话,因为和这种人说不通。

    左凌泉分析了下,也觉得雷弘量有点诡辩。

    就比如‘聚魂幡’,聚魂幡本身是没有善恶,但这玩意的作用,就是残杀弱者增强自身威力,专门研究这种物件还不让人管,难不成等养虎为患了才下手?

    不过,面前的‘神降台’,除开威慑力大得夸张,也看不出太过伤天害理的地方。

    左凌泉询问道:“这‘神降台’也是邪器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知道一些,解释道:

    “幽荧异族供奉太阴神君,只要借用他们的力量,就能为其所用,在九宗一律视为邪魔外道。”

    吴尊义听见此言,反驳道:

    “阴阳岂会有善恶之分,只是信徒误入歧途罢了。我造的‘神将台’,直接借用太阴幽荧之力,是善是恶,全看我心意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道:“那你更得死,善恶不能握于一人之手,那对苍生来说是灭世之劫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显然承认了‘神降台’的通神威力。

    吴尊义看了默默无声的吴清婉一眼,笑道:

    “我炼成此物,身前无憾事、身后无牵挂,一死何惧。”

    天上众人都是蹙眉。

    吴清婉一直在打量吴尊义,但时隔三十多年,对方还刻意遮掩,吴清婉根本认不出来;搞出这么大的事儿,吴清婉也不敢往自己那资质平平的二叔身上联想,此时只能偷偷观察着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几句话的工夫,夜色下的东方,出现大片五色祥云,遮天蔽日从天边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帝诏尊主来了!”上官灵烨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抹了把额头的冷汗。

    吴尊义转眼看了下东方后,抬起了手中木杖:

    “我等只为给祖师讨回公道,你们最好别插手。”

    雷弘量眼中显出愤然之色,赤着上身看向东方,张开双臂:

    “来吧!商诏以无妄之罪杀我祖师,既然提前被挑明,没法再把祖师救出雷池,我雷弘量今天就以这七尺之身,和商诏讲一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声音慷慨激昂,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吴尊义叹了一声,挥动木杖。

    天空云海开始飞速旋转,正中显出黑色雷光,直至撕开天空,化为一个大洞,迅速扩大。

    众人抬眼看去,撕裂的天空后方,可以看到无数不可名状的天魔虚影,飘舞在一只巨型黑色眼珠之前。

    黑色眼珠似乎比洞口后的整片天地还要大,以至于透过洞口看不到眼珠的边际。

    随着眼珠出现的一瞬间,大地化为极夜,一股难以描述的威压从上方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甚至难以维持御空,不得不下降,落在了神将台的边缘。

    左凌泉更是连气息都凝滞了,只是抬头看了巨大眼睛一眼,就感觉神魂震荡,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用着汤静煣的身体,此时也眉锋紧蹙,竟然有点站不稳;藏在胸脯之间的团子,“叽叽……”惊慌乱叫,从衣襟上就能看出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雷弘量本来怒视东方,发觉天上的动静后,怒容微凝,抬头道: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有点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太阴的化身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雷弘量张了张嘴,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又继续摆出悍不畏死的模样,怒视东方。

    吴尊义落在神降台的中心,抬起木杖直指天空上方的巨眼,郎声道:

    “神降!”

    话落,双手持木杖,用力往地上一插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方圆近两里的大阵光芒璀璨,无数金色流光,通过一百零八根通天巨柱,照在了巨型眼珠之上。

    巨眼好似听到了召唤,有了反应,把目光集中在了下方的雷弘量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也是在这一瞬间,雷弘量浑身一震,整个人半悬于空,长发飞散,浑身肌肉扭曲虬结,表情狰狞中带着狂热。

    双眸先是充满血丝,继而犹如点上了一滴墨水,逐渐扩散,直至整个眼球都化为了黑色,和天上的巨眼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上官灵烨在远处旁观,明显能感觉到雷弘量气势节节攀升,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让上官灵烨都下意识的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眼神冷冽,沉声道:

    “准备跑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一愣,正疑惑该怎么跑,整个天空就震荡了下,似乎遭到了撞击。

    几人抬眼看去,才发现原本化为极夜的长空,已经被五彩祥云覆盖,只剩下中心的空洞。

    一个身着龙袍的男子,盘坐在五彩麒麟的背上,手持白玉印玺,重击一百零八根通体柱组成的天地牢笼,仅仅是一下,就在天坑上方砸出来无数裂痕,通体柱和撕裂的天空也开始晃动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见此,连忙带着几人往裂痕飞去,但刚刚离开地面,就感到了一束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,往几人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神降台上,雷弘量整个人都变大了一圈儿,如墨双瞳不在有方才的仇恨和狂热,而是变成了没有半点人性的冷漠,目光锁死在汤静煣身上,超几人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这一下速度极快,可以说是瞬移到了几人跟前。

    雷弘量抬起右手,直接抓向了汤静煣的额头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占据了汤静煣的身躯,在感知到威胁的瞬间,已经抬手掐诀,连续施展数个术法庇护周身,但无一例外都是触之即碎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眼见‘师尊’遭到攻击,几乎没有半点犹豫,就挡在了汤静煣身前,手中出现一面刻有龟蛇合体浮雕的黑色巨盾。

    左凌泉也展开了凤凰护臂,抱住汤静煣把盾牌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场景,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‘螳臂当车’。

    雷弘量眼中只有汤静煣,发觉被阻挡后,也没施展什么术法,而是抬手一拍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掌前空间震荡,玄武盾和凤凰精血打造的护臂,连哪怕一息时间都没能撑住,接触冲击波的瞬间就碎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瞳孔微缩,却也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,只能倾尽毕生所学,用身体挡在了汤静煣之前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面前亮起五色流光,组成千重屏障,但也没能化解掉这一击。

    余波震碎所有防护,落在了上官灵烨的身上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身上的黑甲是老祖给的保命之物,并未被打碎,但也出现了无数裂痕。

    余劲灌入体内,上官灵烨脸颊瞬间青紫,一口血喷了出来,整个人撞在了汤静煣和左凌泉身上,把两个人都给撞飞了出去,直至撞在天坑边缘的巨柱上。

    “凌泉!”

    吴清婉也被余波推得摔在了地面,急忙爬起来冲向三人。

    云正阳站在几人跟前,瞧见此景脸色煞白,本能提剑反击,对着雷弘量来了一剑。

    只可惜,雷弘量根本没在意云正阳,剑锋砍上去皮都没破,只是飞向摔出去的汤静煣,抬手又去抓。

    雷弘量动作太快,吴尊义也是在他暴起伤人之时才反应过来,抬起木杖指向雷弘量,将其直接定住,沉声道:

    “打错人了!仇人在上面!”

    雷弘量听见言语,无神的眼珠出现了些许挣扎的情绪,但依旧锁定在汤静煣身上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倒在左凌泉怀里,抱住被一掌拍晕的上官灵烨,眼神冰冷望向吴尊义:

    “天生神祇,岂会被凡人驱使?现在说你是邪魔外道,你信还是不信?”

    吴尊义带着面具,看不到表情,但显然也觉得局面出乎意料。他稍微沉默后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法阵没画完,缺了一笔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抬起木杖,重重插在地上: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整个神将台震荡了下,阵纹开始反向运转。

    雷弘量身体也僵住,浑身气势开始时起时伏,双眸出现了人性的光辉,咬牙道:

    “不行,我控制不住,这和祖师爷说的不一样啊?”

    “祖师爷号称‘鬼才’,他炼的东西他自己都不一定知道有什么鬼效果,我也是第一次炼制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咋办?”

    “在想办法收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帝诏尊主来了,收了不也是死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死之前爽一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抱着三个女子,眼神古怪——本以为是俩大反派,搞半天是俩谐星……

    上官玉堂靠在左凌泉怀里,看着两个玩火自焚的小辈,还不忘嘲讽一句:

    “‘请神容易送神难’的话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吴尊义浑身真气倾泻如潮水,汇聚到木杖之上,天上的那只巨眼未曾消失,反而把天空的裂口扯得大了些。

    好在帝诏尊主商诏,也不是泛泛之辈,几下就砸碎了整个神将台,天空的裂口也迅速愈合。

    “孽徒!”

    身着龙袍的帝诏尊主,在半空发出一声雷鸣般的呵斥,可能是不想误伤到队友,手持白玉印玺,直接从高空冲了下来,盖向雷弘量和吴尊义头顶。

    神降台碎裂,吴尊义自然失去了支撑,恢复到了幽篁初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雷弘量的神力并未消散,双眸再次变成墨黑之色,察觉到上方压下来的攻击,放弃了去抓汤静煣,而是转身拎着吴尊义,飞身而起冲向天空的裂口。

    吴尊义没了神降台,没啥反抗的余地,也不知道雷弘量要带他去哪儿;腾空而起之时,看向了吴清婉,把木杖丢在了吴清婉附近的地面上,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三道白光就砸在了雷弘量身上。

    但神降台本就是为了对付帝诏尊主准备的,即便打不过,雷弘量抗个一时半会并不难,庇护着吴尊义,硬从帝诏尊主的攻击下撞了过去,钻进了天空的裂口。

    帝诏尊主乘着麒麟,追到了裂口附近,却没敢踏入其中。

    不过转瞬之后,裂口就彻底消失,长空也恢复如初,只剩下满天的祥云。

    左凌泉瞧见这场面,才暗暗松了口气,低头查看上官灵烨的伤势。

    吴清婉则愣愣地看着天空,秋水双眸中情绪复杂,显然通过刚才丢木杖的动作,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藏在衣襟里面的团子,此时也露出了小脑袋,冲着巨眼消失的位置,“叽叽!”凶了两句,意思应该是:

    ‘有种别跑啊!你再瞅鸟鸟试试!’

    云正阳提着剑站在地上,茫然四顾过后,掏出剑皇牌:

    “师父,不用来了,打完了,我血战退敌,毫发无伤……啥?你没来救我?!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诏尊主坐在五色麒麟之上,低头看向天坑内的众人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教徒无方,让上官道友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被左凌泉扶起来,横抱着上官灵烨,抬头道:

    “受惊的是你才对,此物若是炼至大成,你不死也要掉半条命;这俩人只为向你复仇,今天没抓住,你以后都得提心吊胆过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帝诏尊主并不否认这话,只是说了声:

    “生死不可避,能死在自己徒子徒孙手中,也算是教出了青出于蓝的后辈;总比上官道友这样,子子孙孙没一个成器的强。”

    八大尊主因大势而结盟,私交向来都不怎么好,特别是九宗三元老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对这番讥讽,平淡道:

    “你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帝诏尊主没有多言,天上五彩祥云逐渐散去,直至夜空重新显出月朗星稀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