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六十四章 吴尊义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嗯~……哼~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汤静煣熟睡当中,隐隐约约听到外面传来‘哼哼唧唧’的声音,好像是在哭。

    吴清婉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?

    汤静煣慢慢苏醒过来,却发现幔帐外的灯火不知何时熄灭了,身侧的吴清婉也不知去了哪里,只剩下团子趴在枕头上熟睡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瞬间清醒,外面的动静也清晰了几分:

    “嘘~静煣是不是醒了?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紧张,我看看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?!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我的天,这俩还真……

    汤静煣吓得不轻,连忙闭上双眸,当作什么都没发现,梦呓似得“嗯~”了一声,做出还在熟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“没醒,继续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啦~看在你老实的份儿上,才迁就你一次,都半个时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婉婉,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汤静煣睫毛微颤,听着古古怪怪的声响,哪里还睡得着,气息都不由自主的乱了些。

    她忍了很久,细碎交谈却不停下,难掩心中好奇,偷偷摸摸地用手指,把幔帐挑出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光线昏暗的房间里,左凌泉靠在茶榻上,眉眼含笑,握着吴清婉的手腕。

    吴清婉双手反扭到后腰,背对着左凌泉,跪坐在茶榻上,自己修炼着。

    吴清婉带着一对白色的毛耳朵,脸颊很红润,紧紧抿着嘴唇,神色明显有点迷离。

    云白色的荷花藏鲤挂在雪白脖颈上,绣出来的胖鲤鱼,在巨浪中上下颠簸。

    透过薄如蝉翼的布料,隐隐可见两团玉球碰撞挤压,不停变换着形状……

    !!

    汤静煣瞪大水润双眸,从小到大第一次瞧见这种场面,呼吸都凝了下,她下意识望了下自己的衣襟,第一个念头竟然是“比我都大一丢丢,真不知道怎么长得……”。

    挑起幔帐的纤指,想要放下来,但汤静煣本来就比较熟媚,看的又是自己接受的男人,不知怎么的,手没放下来,反而生起一些奇怪的感觉。脸颊越来越红,双眸逐渐水媚迷离……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胤恒山,苍云之上。

    白玉宫阁内,身着金裙的高挑女子,盘坐于莲花台上,表情一如既往地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外面是璀璨星河,玄武盾前云雾缭绕,场景可能好像从宫阁建立之初,都未曾有过变化。

    小母龙盘在金锏之上,闭着双目,早已经习惯了周遭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今天晚上,好像出现了些许不同。

    小母龙感觉到身边的主子,气息发生了变化——有点乱,说不清道不明,平稳吐纳发出的细微声音,竟然带上了一股淡淡的甜腻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小母龙睁开眼帘,却见坐在旁边的金裙女子,脸红了!

    不会吧……

    小母龙已经忘记时间过去了多少个甲子,但从遇见那个山村野丫头开始,就没见过她脸上露出这种弱女子才会露出的娇羞颜色。

    金裙女子显然也有感知,睁开双眸,茫然地摸了摸脸颊,深邃眼底,露出了淡淡的疑惑。

    小母龙不明所以,询问道:

    “你脸怎么红了?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脸色已经恢复,沉默了下,才道:

    “没什么,天冷冻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母龙愣了片刻后,整个盘龙金锏发生变化,逐渐化为了一件金色的披肩,搭在了女子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小母龙是披肩上的金色龙纹,开口关心道:

    “秋天到了,天气转凉,多加件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心?!你堂堂上官玉堂,脸能被冻红?当本龙神魂残缺,脑子也残缺了?说!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只小凤凰瞎折腾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折腾什么?让你都觉得脸红,难不成在自渎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看,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

    灼烟城周边重峦叠嶂,有数百个大小山头,都被灼烟宗租售出去,用以给各地的炼器师落脚。

    雷弘量出身自上宗天帝城,挂职灼烟宗的供奉长老,地位自然不低,所在的雷公山就在苦沱河沿岸,风水气象极好。

    作为个人修行的仙山,雷公山上人并不多,除开雷弘量和几个亲传徒弟,其他都是过来学艺的记名弟子,也就是炼器师学徒。

    不管在哪一行,学徒都是个苦哈哈职业,干最累的活儿还没工钱,还得看师长的脸色,炼器师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雷公山上的山庄外侧,大小学徒昼夜不停的赶工炼器,时间过了子时,山庄里依旧充斥着‘叮叮哐哐’的敲击声,偶尔还会传来‘炸炉’的闷响。

    身着青衣的年轻修士,提着几样闲逛搜罗来的材料,回到了山庄。

    在炼器坊里来回奔波的记名学徒,遇见了都会颔首叫一声:

    “师兄。”

    青衣修士能在外面无所事事闲逛,肯定不是记名的免费苦力,而是雷弘量正儿八经的徒孙。

    来到山庄内的住处后,瞧见在屋里研究材料的师父后,青衣修士开口询问道:

    “师父,我小时候刚上山,记得好像有个姓吴的师伯,后来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研究材料的中年人,是雷弘量的徒弟周琪。

    听见此言,周琪动作一顿,放下手中矿石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不好好修行,问这些事儿作甚?”

    “今天遇上个散修,说起大燕那边的传闻……”

    青衣修士把东西放下,有些恼火把今天的经历叙述了一遍,然后道:

    “我也是听见这事儿,才想起来以前有个姓吴的师伯,师父你当时在山上,可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出游历,尚未归来。”

    周琪抬手把矿石丢给徒弟:“去炼制一件儿雷公铃,我考考你手艺如何,再不过关,就下山吧。”

    !!

    青衣修士脸色一白,二话不敢多说,接住矿石就跑去了炼器炉。

    周琪目送徒弟离去后,眉头才皱了起来,独自坐在院中,轻轻摩挲着手指。

    周琪很早就跟着雷弘量,还记得徒弟方才所说的事儿。

    三十年前,九宗会盟,周琪去了临渊城,和灼烟宗修士一起,挑选九宗捡剩下的好苗子。

    当时在练器师切磋的地方逗留了两个月,惊才绝艳的年轻人见了很多,但让周琪感觉到难以置信的人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那个人叫吴尊义。

    吴尊义当时年近三十,其实不小了,比他还大两岁;修为更是平平,从南荒出来,快三十岁才炼气九重,放在九宗会盟的场合,连根毛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周琪记得第一次见到吴尊义的时候,是在铁河谷临时聚集而成的街市上,那里有很多炼器师在收售图谱、材料等物。

    当时周琪在街上捡漏,吴尊义正和一个散修讨价还价,想借阅人家的‘鬼工算’的炼器图谱。

    ‘鬼工算’作用是山上人用的算盘,品阶不高,使用范围很小,材料要求也低;但其制作方法极为繁琐,独立活动的零件有七十二个,彼此连环相扣,每个地方都需要微雕咒文,一个有丝毫偏差就运转不起来,对炼器师手法熟练度的要求近乎苛刻。

    因此,‘鬼工算’多被用来考验弟子手艺,天帝城挑选炼器师苗子,也是考这个东西,所以吴尊义才会花钱借阅。

    因为吴尊义太抠门,十枚白玉铢的价钱,硬生生磨到一枚白玉铢,撵都撵不走,所以周琪当时留下了点印象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就很恐怖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炼器师切磋开始,有天帝城的高人在暗处旁观筛选,周琪也在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周琪本是想捡苗子,结果发现吴尊义到了场。

    吴尊义站在人群之间很不起眼,但周琪却再难注意到其他人——因为他知道,吴尊义昨天才看到‘鬼工算’的炼器图谱。

    周琪从第一次尝试制作鬼工算,到做出师长满意的成品,用了一年。

    周琪不相信有人一天能彻底掌握,所以在附近专门注意着吴尊义。

    吴尊义手法很稳,以真气灌注刻刀,在米粒大小的材料内部勾勒阵文,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沓,不知私下里埋头苦练了多少年。

    天帝城为了筛选苗子,给的材料是最容易碎裂的寒光石,和冰块无异,吴尊义依旧能驾驭。

    但可能是运气不好,领取的材料中出现了天然残损的寒光石,内部有裂纹,没法再铭刻阵纹。

    炼器一行材料损毁很正常,这种情况可以和九宗执事报备,自掏腰包重买一份儿材料,只要在规定时间之内炼制出来即可,最多扣点印象分。

    但吴尊义没这么选。

    周琪后来才知晓,吴尊义是为了给师兄治伤,真没钱了。

    面对残损材料,根本不可能做出完整的鬼工算,买不起新材料只能弃权。

    但让周琪难以置信的是,吴尊义并未放弃,而是临时改变了炼器图谱的阵纹,去掉了一个零件儿,硬折腾出了一件‘鬼工算’。

    虽然功效锐减九成,但勉强能转起来,可以被称之为‘法器’。

    周琪当时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炼器一行,照着前人的图谱自己复制,和自己开创是两回事儿,特别是鬼工算这种以复杂著称的物件,学了一天就敢乱改还能有用,周琪到现在都自认没法做到,这是天赋和悟性,根本不是能靠熟练度弥补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,吴尊义临时改变阵纹,超时了,最后一个才交卷。

    天帝城的执事不知道吴尊义只学了一天,甚至没提前练习过,评价只是‘手法尚可,更改图谱有巧智,但无大用’——以为吴尊义是故意做出一个与众不同的鬼工算,来博眼球,所以没被选上。

    周琪见天帝城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毫不犹豫地就站了出来,把吴尊义拉走了。

    之后,吴尊义就来了雷公山。

    师父雷弘量,对吴尊义的评价就一句话——身怀鬼才奇智,犹废寝忘食苦练艺业,不成大器天理难容。

    这评价很准确,吴尊义出身太穷苦,拜师后得到修行资源,勤奋到让人心惊胆战的地步,从进门之后就没离开过炼器坊,睡觉、打坐都在火炉跟前,勤奋到向来严厉的雷弘量,都开口劝他要劳逸结合,没必要如此苦修。

    吴尊义的回答是:“面前摆着路,抬腿就能往上走,怎么能算苦修;我老家有好多人,面前是不见天明、不见东南西北的极夜,无事可做也无路可走,在那里才叫苦修。”

    周琪接触几年,在吴尊义身上,也就找到一个算不上缺点的缺点——喜欢自作主张改炼器之法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炼器师来说,有这个胆识和才智是祖师爷赏饭吃;但所有炼器图谱,都是经过漫长时间考验的东西,求的并非威力而是绝对的稳妥,乱改迟早会出事儿。

    临渊港发生的事情,就是吴尊义不听师父叮嘱,私自更改图谱所致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,周琪本以为这事儿早已经平息,没想到还会有人问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琪坐在院落中思索了良久,觉得此事有蹊跷,于是起身,来到了后山的一处洞府内。

    洞府是雷弘量的修炼之所。

    赤着上身的雷弘量,浑身肌肉虬结,花白长发披在背上,安静盘坐在一团赤黄火焰附近。

    洞内温度极高,周琪甚至不敢深入,只是在洞口抬手道:

    “师父,城里有人提到吴师弟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周琪把徒弟禀报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雷弘量似乎在入定,过了片刻后,才睁开双眼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去查,如果是为尊义而来,再禀报我。”

    周琪微微颔首,想了想又问道:

    “师父说吴师弟在闭关,这都二十多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该问的别问,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徒儿告退。”

    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