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六十章 仙家俗事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六十章仙家俗事秋日高照,大地裹上了一层金色的衣裳,偶尔几只飞鸟掠过山野,看着下方缓慢经过的队伍,发出几声啼鸣。

    队伍不大,二十来人,有两个会些术法的中年人,其他都是寻常百姓。

    两只身形庞大的黑熊,在队伍周围游荡,不停试探扑上去,又被修士逼退。

    白云之间,左凌泉站在船首,看着下方的动静,皱起了眉:“这里离灼烟城最多百里,官道上竟然能出现凶兽,治安也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并肩而立,叹了一声:“凶兽神出鬼没,大燕的缉妖司都防不胜防,更不用说这种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七天的航行,画舫跨越两万余里,抵达大燕关外的伏鲶国。

    灼烟城位于伏鲶国中心地带,能把铸造的法器远销到临渊港,势力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左凌泉本以为这种大宗门附近会很安定,却没想到刚走到附近,就遇上了凶兽祸害百姓的事儿。

    距离太远,地上场景看的不是很仔细,吴清婉眯眼观察片刻,开口道:

    “那两个修士好像打不过,要不我们现在就下去?”

    左凌泉要去灼烟城探查消息,不可能大摇大摆飞进去,他轻轻点头,指向地面上的一条河流: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“你和静煣从水陆跟着,我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左凌泉带上了斗笠,做寻常江湖人打扮,从万丈高空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灵谷六重,吴清婉自然不担心他摔死,回到舱室之中,和汤静煣一起,把画舫落在河面之上。

    山野之间的乱象任然在持续。

    担任护卫的两名修士道行不高,看气象不到炼气十重,对付两头体型和马车差不多大的黑熊力不从心,不过片刻便负了伤。

    后方的队伍,早已经乱做一团,几个妇人从马车上抱出孩子,转身往来路逃窜。

    马车上有七个小孩,其中有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,穿着碎花小裙子,好像没有父母陪同,被混乱的情况吓懵了,跟着跑下了车厢,无人照看之下,直接慌不择路的跑向了侧面的山坡,也没大人察觉到这些。

    踏踏踏——

    小丫头哭着跑出约莫十余丈,眼见要翻过小山丘,却听前方一声巨响,似乎有什么重物坠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小丫头一哆嗦,脚步不稳直接从山坡上滚了下去,尚未落地,就被抓着肩膀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惊慌失措的乱挥手脚,等回过神来,已经落在了马车旁,吓得“哇哇~”大哭。

    “别怕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把小丫头抱到马车上放着,转身拔剑冲到了黑熊近前;出门在外得藏拙,他并未展现出仙人神通,只是提着剑上去协助两个修士,帮忙制服黑熊。

    两名修士已经生了退意,瞧见有人过来帮忙眼中大喜,也来不及说话,只是全力降服黑熊。

    一番‘艰苦搏杀’,两只黑熊先后毙于左凌泉的剑下。

    年长的修士站在黑熊尸体旁,身上见了血,气喘吁吁,此时才有机会开口:

    “在下张正业,多谢道友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收起佩剑,拱手道:

    “道友不必客气,举手之劳罢了。在下唐铁瑾,第一次来灼烟城,对这边还不熟悉,敢问灼烟城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灼烟城以炼器出名,经常有修士慕名而来找人炼器,张正业对此也不奇怪,热络道:

    “沿着这条道直走,再往前百来里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百姓也折返回来,抱着自家孩子对左凌泉表示感谢:

    “多谢壮士出手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叫仙长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仙长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客气婉拒,转眼打量几眼,有点疑惑的询问: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张正业回头摆了摆手,示意队伍继续前行,解释道:

    “在外面搜寻的修行苗子,带去灼烟城让高人挑选,看能不能有大造化踏入修行之门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恍然大悟,栖凰谷也会定期带小孩进来摸骨看相,他当年属于‘挑剩下的’,没有经历过,还真没没想起来这一茬。

    左凌泉回头看了看车厢里那个哭哭啼啼的小丫头,又问道:

    “那个丫头怎么没大人陪着?”

    “家里是农户,正赶上秋收,爹娘就没跟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正业随意解释一句后,又看向左凌泉:“道友是过来找人炼器?”

    左凌泉下来帮忙的目的也是为了打探消息,他点头道:

    “没错,想炼制一件能镇鬼驱邪的法器,张道友可知晓门路?”

    张正业对灼烟城很熟悉,不假思索就道:

    “镇鬼驱邪的话,肯定得去雷公山。雷公山的山主雷弘量,以前是天帝城货真价实的内门,论炼器手艺,整个灼烟城比他高的都没几个,教出来的徒弟也不差,镇鬼驱邪之类的物件找他们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轻轻点头:“是吗?那该怎么找雷山主?”

    张正业摆了摆手,有点好笑:

    “人家可是幽篁老祖,寻常不见客,能找他亲传徒弟操刀都不容易。你想定制法器,得去城里找牙行,人家代为联系;指明某人操刀的话,价钱可不便宜,炼器师都不缺神仙钱,还得看人家有没有心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闲谈之间,跟着队伍渐行渐远……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大燕京城,太妃宫。

    灯火昼夜不熄的天玑殿内,身着彩衣的宫女把各地传来的消息整理成册,抱着放到正中宽大的书桌上。

    姜怡端端正正的坐在书桌前,翻阅着厚厚的卷宗,不停念叨着:

    “清剿一个灵谷三重的武修,应该奖励多少白玉铢?”

    “青渎江上游疑似有墨蛟食人,这是什么级别的案子?”

    “云州太守和云浮山起居长老的道侣私通,官府不好判宗门不好管……这什么鬼案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次沦为可怜宫女的冷竹,比在大丹宫里忙了十倍,不停翻着面前的缉妖司法规,寻找姜怡需要的各种信息。

    自从左凌泉走后,姜怡来到了太妃宫里,成为了上官灵烨的助手。

    姜怡本以为这是上官灵烨照顾她,才给她安排一个名义上的差事,让她可以名正言顺在灿阳池修行。

    结果倒好,她就学了三天时间,知道了大概流程,上官灵烨就来了句:“我出去一趟,你帮忙照看一下”,然后把整个缉妖司的活儿全甩在她怀里了。

    姜怡以为是照看一会儿,还觉得上官灵烨好信任自己,心里美滋滋的;哪想到一晃四天过去了,上官灵烨完全没有回来的意思,直接当了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姜怡担任过摄政公主,对于大权在握的感觉并不陌生,但她进宫来是为了修行,可不是准备接上官灵烨的班儿。

    但泡人家的澡池子不给钱,也不好推掉这个活儿,姜怡只能任劳任怨的帮忙顶班。

    缉妖司的活儿不重,但是繁琐,不能有一丝疏忽大意,赏罚之类还好,按照惯例来即可,但某些不好决策,又不得不管的仙家奇葩事,是真的让人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比如两个小宗门离得太近,常年有摩擦;其中一个‘爱民如子’,改良俗世造鞭炮的火药,使之威力翻数倍,教给了百姓,用来开凿山石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。

    但百姓为了报恩,摸黑炸了敌对宗门山门!

    那地动山摇的动静,把对手宗门的老祖都看愣了。

    百姓是真报恩还是被教唆,很难判断。

    但仙人被凡人拆山门的事儿,姜怡确实是第一次见,对手宗门还不敢还手——在大燕王朝辖境,仙家打架各凭本事,朝廷管不着,但仙人打凡人,按俗世律法对待,且罪加一等,不管仙人是什么理由什么背景,不服去找临渊尊主说理——最后对手宗门气不过,只能状告到缉妖司。

    这事儿让姜怡怎么管?

    你一个仙家宗门,被凡人拆了山门,哪儿来的脸告官?

    还有某散修突发奇想,为了获得蛟龙血脉,偷偷和饲养的灵蛇……

    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被正派修士抓住后,不好处置,上报道缉妖司,询问该不该按妖魔论处。

    被定性为妖魔,是仙家重罪,上下查三代传承,等同于仙家宗门的株连九族,主犯还得关进雷池永世难入轮回,以震慑山上仙门,可不敢乱定。

    说按妖魔论处,人家也没祸害生灵性命;化形的灵兽只要按照人的规矩行事,就按人算,真要结为道侣,那是‘狐狸报恩’的美谈。

    但说不按妖魔论处,灵兽没化形,这干的就不是人事儿!

    姜怡被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折腾的心里憔悴,如今白天干活儿,晚上泡在灿阳池睡觉,做梦都不想左凌泉了,而是想着这些考验人性、直至人心的仙凡俗事,都不知道上官灵烨这八十年是怎么扛过来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的工作结束。

    姜怡把最后一张卷宗看完盖章后,靠在了太师椅上,揉着眉心,久久不想言语。

    冷竹也累的不轻,撅着吹弹可破的臀儿,趴在了书桌上,有气无力的道:

    “公主,太妃娘娘去哪儿了呀?”

    “高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我怎么知道去哪儿了,能把差事交给我们,是信任我们,不要乱问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左公子应该到灼烟城了吧?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姜怡算了算时间,确实该到了,她抬手想去摸桌上的麒麟镇纸,和左凌泉沟通一下。

    可想起上次抬眼就瞧见汤静煣坐在左凌泉怀里亲热,她心里就是一气,起身走向天玑殿后方: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让他们浪去吧,等我修到灵谷,就把汤静煣扔家里看门。”

    “以汤姑娘那速度,等公主灵谷,人家说不定就成玉阶仙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眼神一酸。

    冷竹连忙站直身体,做出认真模样,改口道:

    “我就瞎说,公主悟性好又这么大毅力,迟早能追上,天道酬勤嘛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