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十九章 姜怡查岗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五十九章姜怡查岗“……事情就是这样。我和左凌泉只是修炼,每次我都把他眼睛蒙着,彼此没有其他接触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安静听完吴清婉认真的解释,还真有点相信吴清婉是‘为了帮助左凌泉修炼’才和左凌泉睡觉,她眼神古怪,握住了吴清婉无处安放的小手:

    “清婉,你为了小左和公主,牺牲蛮大的。不过已经有了夫妻之实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摇头道:“修行一道只有道侣,没有夫妻的说法,修行道动辄千百年的寿数,对男女之防没世俗那么讲究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可不赞成这话,语重心长地道:

    “清婉,你可不能这么想。外面的修士怎么样我不晓得,但我们大丹可讲究这些,名节大于天,你已经和小左……他就得对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姜怡把我叫小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公主亲姨,半点血脉渊源都没有,嘴上那么喊罢了。小左刚来还把我叫婶儿嘞,他强行亲我了一下,把我清白毁了,我就算心里不乐意,不还得从了他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到这里,走到跟前道: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是?你别插话!”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吴清婉哪里好意思在姜怡接受前,承认这层关系,她坐得离左凌泉远了点,握着汤静煣的手道:

    “静煣,这事儿你可别和姜怡说,我以后自己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一直蹲在汤静煣腿间看戏的团子,听见这话“叽叽~”了一声,意思想来是“叫姐姐”。

    汤静煣抬手拍了团子一下,安慰道:

    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我又不是市井间的碎嘴婆娘,我当作不知道就是了。其实这样也挺好,肥水不流外人田吗,清婉你长这么漂亮,一看就好生养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脸上的红晕再也压不住,但又没办法,只能苍白无力地辩解否认:

    “我是帮他修炼,怎么会帮他生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婉婉扛不住,作为男人自然得出面吸引火力。他想了想,抬手就把汤静煣抱起来,放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正在调侃吴清婉的汤静煣微微一愣,发觉坐在了左凌泉怀里,还被搂着腰,脸儿顿时羞急,想要起身:

    “小左,你做什么?清婉还在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搂着柔弱无骨的丰盈身段儿,认真道:

    “船舱就这么点儿大,我总不能一直站着。”

    雕花软榻坐三个人确实挤,但船舱里面还有琴台、书桌、棋案,坐的地方可不少。

    汤静煣哪里好意思当着吴清婉的面和男人亲热,她挣扎道: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我起来行吧?我去外面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船都起飞了,出去不安全,老实坐着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信不信我拿火烧你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太妃娘娘的船,烧坏了咱们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张了张嘴,还真不敢把被人家东西烧坏了,只能徒劳地扭动挣扎。

    吴清婉坐在旁边,瞧见汤静煣慌乱羞急,比她还窘迫,心里自然好受了些,也不拦着左凌泉欺负人,只是默不作声看着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男人和其他女人亲热,自己只能坐在旁边干望着,说起来挺憋屈。

    吴清婉心里有点古怪,却又不能明说,只得看向别处,当作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但她和左凌泉同床共枕好多次,彼此早已有了默契,左凌泉明显知道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只是刚把头偏开,就发现一直不老实的手从后面伸了过来,放在了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臭小子,还知道雨露均沾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眨了眨眼睛,摆出师长模样,想训斥左凌泉一句;偷偷看去,却发现汤静煣并未发现这小动作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下,终是没说什么,仍由左凌泉放肆一次。

    但左凌泉得寸进尺的毛病显然没改,见她不反抗,手就开始不老实,往下滑去。

    吴清婉微微挺身,咬着下唇望了左凌泉一眼,见左凌泉不收手,也没得办法,只能端端正正坐着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左凌泉靠在软榻上,怀里坐着丰润多汁的汤静煣,右手放在吴清婉的紧绷绷的裙摆上。

    两个女子都是熟透了的身段儿,轻薄布料下的粉团儿软滑柔腻、张力十足,幽兰暗香萦绕周身,其中滋味难以用语言表述。

    只可惜,左搂右摸的神仙享受,尚未持续多久,左凌泉就发现,书桌上的麒麟镇纸亮起了流光。

    画舫是上官灵烨的,左凌泉连怎么开船都没摸透,以为是船上的某些特殊功能,就尝试探查了下,结果,一方水幕就浮现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一僵,反应过来后,迅速收回了吴清婉背后的手,但他总不能把怀里汤静煣扔出去,汤静煣还是坐在腿上。

    水幕很快形成,里面显出了天玑殿内的画面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坐在书桌后查看卷宗,姜怡则半趴在有些大的书桌上,脸颊距离水幕的视角很近,还在说着:

    “这样就能看到吗……诶~?真能看到……左凌泉!”

    姜怡双眸间的神色,在短时间内从半信半疑变成惊讶,然后又显露出捉奸在床时的错愕和恼火,抬手一拍桌子: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吴清婉并未发现书桌旁的异样,正疑惑左凌泉摸到关键处,怎么忽然收手了,听见姜怡的呵斥,差点被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呀~”

    吴清婉直接从软榻上跳了起来,下意识整理裙子,发现只是水中月后,又连忙拍了拍胸口遮掩反常举止: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怎么忽然冒出个声音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也差不多,转眼瞧见姜怡的面容,连忙从左凌泉怀里站起身,想想又反应很快的对左凌泉怒目而视:

    “小左,你太过分了,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?我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做出无地自容的模样,快步跑进了后方休息的小舱室,把门也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也有点尴尬,不过不是第一次被姜怡逮个正着,他也没被吓到,抬手晃了晃:

    “姜怡,看得到吗?”

    姜怡何止看得到,她差点脑溢血。

    姜怡眸子里醋海翻波,咬着银牙想吼左凌泉几句,但上官灵烨在身边,还是忍住了,只是冷眼道:

    “你日子过得倒是滋润,舒服吗?”

    团子瞧见水幕,飞了起来,冲着后面的上官灵烨“叽叽~”两声,显然是在打招呼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抬起眼帘回应,也瞄了左凌泉一眼——澄澈双眸中带着三分不屑,明显在说“还说自己不好色?活该”。

    左凌泉老脸有点挂不住,含笑道:

    “船上是挺舒服的,嗯……可是太妃娘娘有事安排我?”

    姜怡恨不得冲进水幕里面毒打左凌泉一顿,但这显然不可能。她压着醋意道: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是试一下能不能联系上你,你……小姨,你好好管着他,别让他在外面胡作非为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自己都在被调戏,哪里管得了左凌泉,但这时候还是得点头: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待会就说说他。”

    姜怡终是不好在上官灵烨面前扯家务事,瞄了左凌泉几眼后,也只能心有不甘地撤去了水幕。

    水幕散去,船舱内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吴清婉长长松了口气,回身冷了左凌泉一眼,却又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站起身来,看了眼窗外的云海,开口道:

    “飞得越快消耗越大,画舫是太妃娘娘的,我们借用,非必要情况下,只能匀速飞,到灼烟城所在的伏鲶国,还得六七天的时间。船上也没啥事,开始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修炼?

    吴清婉昨天差点被姜怡逮住,今天直接被汤静煣逮住,哪里有心思陪左凌泉修炼,这个月都不想让左凌泉碰她。

    她眼神微沉,稍显戒备地道:

    “凌泉,我是你师长,你再敢对我用强,不把我当长辈看,我……我就不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头道:“想什么呢?画舫是皇太妃的移动住宅,她又是女子,在别人家里做……爱做的事,很犯忌讳,正常修炼就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想想也是,左凌泉修她的时候,桌子上椅子上到处乱来,说不定还会弄得到处都是水,在人家皇太妃的屋里这么弄,确实不行。

    见左凌泉不是要修她,吴清婉放松了些,恢复师长模样,转身往后方休息舱走去: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点规矩,我还以为你只会乱来……我去修炼了,你也好好打坐,没事别往后面跑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去后面看过,因为画舫体积的限制,就是一间小闺房,床占了八成的空间。

    他挺想进去的,但那是上官灵烨的绣床,虽然不常用,但终究是女儿家的床,他一个大老爷们哪好意思跑去坐着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外面,你们放心修炼即可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深吸两口气,压下心底乱七八糟的情绪后,进屋拉上了门。

    两个女子躲起来后,陈设紧凑华美的舱室彻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笑了笑,从书桌上取来了画舫的‘使用手册’,出门来到了甲板上,在船头盘坐,仔细查看起各种阵法的使用流程。

    天空悬着秋日,下方是无边云海。

    一叶孤舟在云海间疾驰,朝遥远的西南方行去,激发隐匿阵法后,渐渐虚幻,在天地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多谢大佬的万赏!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