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十八章 纸包不住火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五十八章纸包不住火从太妃宫出来,左凌泉回到家里和几个姑娘通报了消息。

    事关吴清婉二叔的下落,能早点过去也能让清婉心安,几个人也未曾迟疑,收拾好东西就一起离开了宅院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的私人游艇停在宫里,左凌泉先把吴清婉和汤静煣送上了船,然后陪着姜怡前往天玑殿。

    时到正午。

    太妃宫的千步廊内,左凌泉腰悬佩剑,姜怡红裙如火,并肩前行。

    冷竹做宫女打扮,走在两人的背后,有些感慨地碎碎念: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从大丹皇宫出来,兜兜转转怎么又进宫了,唉~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回过头:“要不现在就让你出宫嫁人?”

    冷竹表情一僵:“我就随便说说,只要公主在跟前,待在哪里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嫁人,是舍不得左凌泉还是舍不得我?”

    冷竹想说‘都舍不得’,但这话出来,她当小老婆的愿望肯定就破没了,连忙摇头: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肯定是舍不得公主,嫁人有什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姜怡可不信这胳臂肘往外拐的丫鬟,挥挥手让冷竹一边儿玩去,然后看向旁边偷笑的左凌泉:

    “出去好好照顾着小姨,事情都过去三十年了,实在找不到,就回来从长计议,别冒冒失失地又闯祸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姜怡不能跟着出去游历,心情比较失落,拉住了她的手:

    “我知道分寸,有大燕王朝在后面站着,出不了大事儿。你这些日子就在宫里修炼,有太妃娘娘指点,修行速度肯定快得多,下次咱们再一起出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姜怡明白轻重缓急,对此轻轻点头,稍微沉默了下,又蹙眉询问:

    “对了,你怎么今天早上才回来?和太妃娘娘聊公事聊了半晚上?”

    话语中带着一股不易察觉的狐疑。

    左凌泉有些无奈,抬手就在姜小醋坛子的脸蛋儿上捏了下: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我还能作甚?”

    一个俊郎阳刚的小伙子,和一个倾国倾城的寡居美妇相伴到凌晨,能作甚?

    不过姜怡仔细想想,又觉得上官灵烨不会动凡心,左凌泉也没这么大色胆,便收起了心里的狐疑。

    除开上官灵烨,吴清婉昨天晚上的情况也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姜怡昨天晚上回房后,辗转反侧睡不着,总觉得小姨好像在遮掩什么,但又不敢往深处想。她犹豫了下,轻声道:

    “我觉得小姨最近怪怪的,好像有事瞒着我,你有没有感觉到?”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,含笑道: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有我在呢,真有事儿我也能护着她。”

    姜怡微微点头,眼见天玑殿快要到了,抽出了手:

    “行了,你走吧,快去快回,九宗会盟还有三个月开始,铁河谷那边已经开始选人了,你至少得提前一个月回来,不然我就不等你,自己去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进九宗的念想其实不大,但几个姑娘得找到合适的宗门进修,他对此自是点头,然后在姜怡的唇儿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姜怡身处太妃宫,觉得上官灵烨能看到,想要躲避;但马上要和未婚夫分别,她也心中不舍,最终还是没动,仍由左凌泉吻别,还轻启小口,让左凌泉亲的更深入些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稍作缠绵之后,姜怡去了天玑殿,上官灵烨在殿门外等着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两人摆手道别后,独自穿过千步廊,来到了渡船停泊的湖泊旁。

    小画舫停泊在秋色满园的湖岸边,因为舱室内空间不大,吴清婉和汤静煣并未进去,站在甲板上打量着宫里的景色。

    吴清婉穿着一袭淡绿色的长裙,长发盘起,气质依旧出尘于世,但和大、小上官比起来,又多了几分平易近人的人间烟火气。

    如果说上官灵烨是被迫困在凡世的仙子的话,那吴清婉更像是仙女在红尘历练,心态不同,气质自然也不同。

    汤静煣上身鹅黄衣衫,下身深色褶裙,发髻间插着珠钗,依旧是市井小娘的打扮。

    白豆腐般的脸蛋儿,在秋日下散发这温润光泽;珠圆玉润的身段儿,更是从里到外透着股韵味儿,媚而不妖、欲而不淫,虽然没有出尘仙气,但确实是女人中的仙品。

    左凌泉走出游廊,瞧见两个赏心悦目的风韵美人,本想快步过去,远远又发现两个人表情好像有点古怪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放轻了脚步,走到两人附近,悄悄听墙根,却见汤静煣意味深长的说道:

    “清婉,咱们认识也大半年了,虽然年龄差了点,但也算是姐妹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汤静煣个子不高,只到吴清婉的鼻尖儿,两人站在很近,还得微微抬头望着吴清婉。

    但吴清婉心虚之下,气势上明显被压了一头,双手叠在腰间,眼神有点躲闪,柔声道:

    “修行一道不讲究年龄,都住在一起了,自然是姐妹,嗯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有点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好奇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和小左从地底回来,晚上你和他在一起修炼,我隐隐约约听到些动静,他好像说了句‘真粉’之类的话,一直没弄明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!!

    吴清婉身体一紧,雪白脸颊上难以抑制地染上了一抹晕红,又迅速压了下去,含笑道:

    “是一味药材,用珍珠研磨成粉,就是珍粉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‘恍然大悟’,眼神移向了吴清婉小腹下,继续道:

    “是嘛……我也问过小左,他说你们在演练招式。自己张开腿是个什么招式?”

    吴清婉睫毛微动,明显能察觉到气息不稳,她抿了抿嘴,迈开脚步,摆出扎马步的动作: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,扎马步是锻炼体格的基本功,所有人最初都是练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基本功,怎么还需要小左提醒?”

    “演练招式嘛,他让我摆出这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低头看向吴清婉的绣鞋,因为扎马步的动作,裙摆被拉高,露出了一截小腿,能瞧见白色布袜。她微微挑眉,含笑问道:

    “演练招式的时候,穿着袜子是不是不方便呀?我昨天瞧见,你裙子下面好像没穿袜子……”

    !!

    吴清婉找不到借口了,正想瞎编,就听见后方传来脚步声,以及左凌泉带着笑意的话语:

    “你们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吴清婉如蒙大赦,连忙转身道:

    “凌泉,你怎么才来……姜怡送过去了?”

    汤静煣也连忙收起了小心思,回头正想说话,就瞧见左凌泉飞身跳上了船,拉住她和吴清婉的手,走向了船舱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两个女子同时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吴清婉被握着手,眼神错愕,直到被拉进了船舱,才回过神来,秋水双眸里涌现出怒色:

    “凌泉!你放肆,我是姜怡的小姨,也是你师长,你岂能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也瞪大眼睛,迅速抽回手,皱着眉儿道:

    “小左,你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左凌泉面带笑意关上了门窗,看着‘怒不可遏’的婉婉,轻声道:

    “静煣都看出来了,装糊涂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瞪着眸子,没用半点消气的意思,心里的窘迫,甚至让她怒意更甚了几分: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我装什么糊涂?”

    汤静煣虽然有所怀疑,但真的证实心里的猜测,还是难掩震惊;瞧见吴清婉发毛,她有点不敢接话了,悄悄把睡懒觉的团子抱起来,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婉婉下不来台,也没有太过分,认真和汤静煣解释道:

    “汤姐你别乱想,我和吴前辈确实在修炼,就是‘双修’,一种比较偏门的修行之法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心中窘迫难言,恨不得跑出去投湖,听见左凌泉的话,才想起自己的‘初衷’。连忙点头: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在帮他修炼,不是偷……不是做那些伤风败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又不傻,哪里会信两个人只是修炼,不过人情世故还是懂的,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,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还有这种修行法子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知道汤静煣不信,她快步走到跟前,拉着汤静煣在雕花小榻上坐下,把得到功法、为宗门解围的来龙去脉,认真说了一遍,还拿出玉简和修炼记录当作证据证明——当然,只给看了前几页,后面趴着骑着跪着被抱着之类的,自然不敢放出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靠近就被吴清婉瞪一下,也插不上话,只能在书桌旁操控渡船起航……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