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十六章 人非草木、孰能无情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五十六章人非草木、孰能无情檐角宫灯在秋风中摇曳,昏黄灯火与月光交织。

    空旷大殿内,高挑女子身着一袭金色龙鳞长裙,从画像中飘出,落在香案之前。

    女子身材很高,双峰宛若两座山岳,撑起金裙,画出一道比例完美的曲线;头上带着金色龙纹发饰,墨黑长发无风而动,空灵仙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金裙女子裙下是赤足,却和左凌泉等高,往前走出一步,眼神好似站在万丈高峰之上的神明,低头看着山下的三岁稚童: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声音不喜不怒,但与生俱来的压迫力展现无遗,如果心智不坚韧,恐怕当场就会被吓得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僵硬,没想到上官老祖的本尊忽然冒了出来,还站在眼前一步之处;他只觉暴露在了烈日之下,难以言喻的威压让他本能的想后退躲避,硬是咬着牙才勉强站住。

    左凌想抬手行了个礼,却动弹不得,只能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上官前辈,你怎么来了?嗯……我方才在看画像,不知道你在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含着星海与大地的双眸,盯着左凌泉的眼睛:

    “各大仙尊的供奉画像、庙祠金身,都留有神念,用以庇护子孙;你是第一个敢在祖师爷画像前,动**的人。”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?!

    左凌泉连忙解释:“前辈误会了,我是想起了我家静煣,对前辈绝无邪念。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双眸如同两柄利剑,刺在左凌泉的眼底深处:

    “你肆无忌惮看了半刻钟,心思没有半点遮掩,以为现在做出心无邪念的模样,就能骗过本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方才只是在想静煣的时候,思路跑偏了点,想了想‘一次亲俩’的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,他又忘不掉,在心里面琢磨一下,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被上官老祖逮个正着,左凌泉也只能回应道:

    “人皆有七情六欲,我也不是圣人,上次的事儿确实有点那什么,心里瞎想在所难免。前辈难道就没回想过?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眼神纯净无暇,看不出丝毫杂念:

    “不要用凡人的眼光,来看待仙人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觉得也是,又道:“我不是仙人,自然有凡心,不能像前辈一样大彻大悟。方才是我眼神得罪,还请前辈见谅。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注视片刻后,微微颔首,移开了目光: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恢复了自由,轻轻松了口气,他实在不想聊这个尴尬的话题,转而道:

    “上官前辈是太妃娘娘的师尊?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回头看向自己的画像,只留给左凌泉一个背影,并未言语,想来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自然不能盯着上官老祖长发及臀的背影看,把目光放在了雕着瑞兽的房梁上,询问道:

    “我听太妃娘娘说,前辈把她扔在这里八十年不闻不问,从来不见她;怎么我看了一眼,前辈就冒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眼神在亵渎本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金裙女子沉默片刻后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可听说过陆剑尘?”

    左凌泉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,疑惑道:

    “陆剑尘是谁?”

    “剑皇城位列十三,中洲很有名气的剑修,你把他叫老陆。”

    “老陆?”

    左凌泉稍作回想,忽然记起老陆说过自己是剑皇城十三城主,甚至当时还来了句‘以你哥的脑子,我这高人做派一摆,他能不信?’。

    五哥当时就信了。

    他没信。

    左凌泉眉头一皱,此时才回过味来——这个糟老头子,当时是在骂他‘有眼不识神仙至’?

    金裙女子并未在意左凌泉的愣神,继续道:

    “陆剑尘的过往,你可曾听说过?”

    左凌泉连老陆真名都不知道,对此自然不清楚:

    “没有。老陆过去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很多年以前,伏龙尊主陈朝礼,在伏龙山脉之中渡劫,本尊和帝诏尊主,在旁代为护道;当时陆剑尘还是个在山里砍柴的野小子,误打误撞走到附近,看到了天劫降世的场面。你可知道他当时露出了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“震惊?憧憬?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转过脸颊,看着左凌泉冷峻澄澈的双瞳:

    “和你第一次握剑的眼神很像,但比你更偏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记得自己三岁的时候,第一次握着削出的木剑,心里想的是,这辈子一定要走到山巅去看看,当时他还不知道自己‘经脉阻塞’,有两世为人的阅历傍身,还觉得自己与众不同,特别狂来着……

    “比我还狂?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那眼神锋芒太盛,想把天上仙人踩在脚底的心意全写在眼底,锋芒盛到渡劫的陈朝礼,都分心看了一眼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满眼意外:“老陆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他生而为仙。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看向上官灵烨经常躺着的软榻:

    “这种人很可怕,道心似铁、自认无情,为了一个目标,可以去做任何事,直至达到目标为止……

    ……陆剑尘看到雷劫后,回到了家里,未曾和养育多年的父母告别,就带着一把木剑出了门……

    ……十余岁的小孩,独自在野修横行的中洲摸爬滚打,靠着要饭、偷抢,硬活了十余年、走了近万里,最终拜在了一个小山门之中,年近甲子才修到灵谷八重……

    ……在他近乎不择手段往上爬了一辈子后,终于遇见了自己的大机缘,成了幽篁剑修……

    ……凭借着无所不用其极的冲劲儿,陆剑尘短短十余年便名震中洲,无人不钦佩其过硬的心智和剑术,但也不敢和其深交。

    因为所有人都怕他,知道他为了长生,可以对任何人拔剑,哪怕祸及整个天下,对他来说也只是长生道上的过眼云烟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安静聆听完老陆的过往,疑惑道:

    “我瞧老陆不像是这样的人,他怎么变成了现在这样的?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眼底少有的显出了一丝叹息:

    “有一天,陆剑尘去其他洲游历,寻找突破瓶颈的法子,路过海边的时候,发现山头上有一棵桃花树,下面是一座小坟;陆剑尘觉得树很好看,停下来望了一眼,却发现小坟的墓碑上,有一行字。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抬起手来,在左凌泉凝聚出一行金色的字迹:

    ‘我等你了四十年,可惜你还是没回来,所以种了一棵桃树,就当是我了,等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,桃树应该很大了吧,嘻。’

    左凌泉本就是惜花之人,瞧见这行写在墓碑上的字迹,浑身微震,心都猛地揪了下:

    “这是给老陆写的?

    金裙女子抬手扫去字迹,点头道:

    “陆剑尘看到这行字,才想起曾经摸爬滚打时,遇见过一个道侣,彼此共患难、同生死;后来得了仙剑胚子,他怕被人抢夺,没告诉任何人,只是随意找了个出海远行的借口,就一去不回;那个女子以为他真是出海,等了他四十年……

    ……看到这行字后,陆剑尘本就有些动摇的向道之心,当场就崩碎了,开始疯了似的周游各洲,寻访高人,甚至还来找过本尊,想找起死回生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怎么回应他的?”

    “世上有万般神通,但独独没有后悔药,路走过了就回不了头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到这里,明白老陆为何一身风烛残年的暮气了,他对老陆影响很好,了解曾经的过往后,也不知该评价其是‘可恨’还是‘可怜’。

    毕竟老陆就算能幡然悔悟,愧对的父母和红颜也没法死而复生了,这个罪逃不掉。

    左凌泉唏嘘片刻,不明白上官老祖为什么和他说这些,开口询问道:

    “前辈和我讲这些,是觉得我和老陆一样‘生而为仙’,提醒我别走错路?”

    “别自作多情,你生下来就是个俗人,俗不可耐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当人挺好。那前辈和我说这些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金裙女子语气平淡:“本尊只是提醒你,色字头上一把刀,没那个实力,就别心太大。下次再敢盯着本尊的画像起色心,你就会成为名震玉瑶洲的‘瞎子剑仙’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一僵,微微摊开手:

    “这两件事儿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两件事儿没啥关系,金裙女子只是在解释为何让上官灵烨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多说,身体缓缓离地,飘向了墙上的画像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上官老祖要走,想起了正事儿,又问道:

    “对了前辈,我和静煣在一起的时候,您是不是都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烦本尊,本尊没心思管你的死活,路要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画卷恢复如初,金裙女子再次变成纸片人。

    左凌泉前些日子怕上官老祖忽然过来,都不敢和汤静煣亲热,有了这句话,他自然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瞧着女子的画像,左凌泉不好在肆无忌惮打量,拿起案台上的香,很有仪式感地拜了三拜,把香插在了铜制香炉里……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