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十四章 小姨,你怎么在他屋里?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五十四章小姨,你怎么在他屋里?月上枝头,院落里逐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汤静煣不可能留左凌泉在屋里过夜,聊了几句后,怕姜怡过来抓现行,直接就把左凌泉撵出了门。

    左凌泉独自呆在房间里,清点着玲珑阁里的家当,顺便偷听着远处的闲聊:

    “……你和凌泉在客栈里住的一间房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只剩一间了,小姨你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别多想,你们本就该住一间房。怎么样,你们那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小姨,你说什么呀?出门在外不安全,哪有心思做那种事儿……不过左凌泉可过分了,说好的不许乱动,结果我一觉醒来,发现他竟然偷偷抱了我一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什么……以前在栖凰谷,他还没修为的时候,我晚上巡视弟子,瞧见他睡觉抱着被子打滚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他那浓眉大眼的,也会抱着被子打滚儿?”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“人私下里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闲聊声持续了很久,姜怡的声音逐渐变小,想来是睡意来了,慢慢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左凌泉久别重逢,也没啥睡意,起身整理了下衣袍,想去找婉婉叙旧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没出门,就听见东厢房传来轻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左凌泉挑了挑眉毛,迅速回到了床榻上躺下,闭目凝神,做出熟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踏踏——

    没过多久,几乎听不见脚步声,移动到了房门外,等待片刻,似乎是有点疑惑,然后无声无息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睛睁开一条缝,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吴清婉手儿扶着房门,正在回头打量院子里的动静。脸颊一侧迎着月光,可见秋水般的眸子里带着三分小心翼翼;云白长裙勾勒着丰盈的身段儿,侧身的动作,让本就冠绝天下美人的胸襟绷的很紧,隐隐有呼之欲出之感。

    吴清婉先是在外面探查了下,确定汤静煣和姜怡没有注意后,才关上房门,走向里屋。

    “凌泉?”

    左凌泉纹丝不动,如老僧入定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吴清婉没想到左凌泉会睡觉,还睡这么死,她缓步走到跟前,抬手按住左凌泉的手腕,想看看是不是受了暗伤。

    哪想到她刚伸手,左凌泉就‘惊醒’了过来,抬手拉起被子遮住胸口,紧张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公主可还在隔壁……”

    ?!

    吴清婉双眸微呆,继而便涌现出些许恼火,在左凌泉的胳膊上拧了下:

    “你说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展颜一笑,抬手想把婉婉拉进被褥详谈,但手伸出去就被拍了下。

    吴清婉端坐在床铺跟前,表情严肃,眼底还有点不悦:

    “凌泉,你越来越过分了。出去个把月,我和汤姑娘可都操心着,你回来了不向师长请安也罢,我主动过来,你还起歪心思,把我当侍妾不成?”

    侍妾……

    这话就说得太重了,左凌泉收敛了些,坐起身来,揉着吴清婉的肩膀:

    “什么侍妾。姜怡拉着你聊天,不让我进门,我方才正想过去找吴前辈报平安,没想到你先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被揉着肩膀,脸上的不悦慢慢消减,沉默了下,语气缓和了几分:

    “哼~我过来只是和你说一声,以后你不准再碰我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一愣,碰着吴清婉的香肩,认真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你这话说得不对,我们只是单纯的修炼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,她偏过头来:

    “修什么炼?你都灵谷六重了,我又帮不了你,继续修炼不是拖你后腿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拖后腿,我没法提升修为,可以帮吴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姜怡呢?”

    吴清婉转过身来,动作较快,连带着规模很大的团子都颤了两下:

    “你只想着你我,准备让姜怡一辈子留在凡世?若是如此的话,我也不稀罕这长生大道,现在就和姜怡回栖凰谷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连忙摇头,握住吴清婉的手:

    “修行非一日之功。我这次出门,认识了隔壁的皇太妃娘娘,可以让姜怡去宫里的福地修行,速度应当会快上很多。今天司徒前辈打听到了二叔的消息,我总得先把这人命关天的事儿解决了;再者现在就跑去姜怡那里,她肯定把我往出撵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听见这话,眉宇间的严肃稍微消减,不过还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:

    “堂堂七尺男儿,连一个到嘴的姑娘都搞不定,你难不成等着她和我一样白给……我那是为了帮你修行才主动,正常女子谁会主动进你屋子?”

    “明白,吴前辈是为了我好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姜怡不答应,你可以用强啊,她才炼气六重,连你手指头都掰不动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无奈:“这种事儿怎么能用强,我要是对吴前辈用强,你心里能开心吗?”

    吴清婉了解姜怡的脾气,被用强最多生几天闷气,又不会恨左凌泉。她蹙眉道:

    “这和开不开心有什么关系?你为了帮姜怡修炼,做些傻事,姜怡又不会怪你;你一个大男人,就不能强势一点?即便真惹恼了,你哄哄不就行了,她还能把你怎么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琢磨了下,觉得有点道理,轻轻点头,抬手就把吹枕头风的婉婉摁在了枕头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吴清婉被压住,微微一愣,旋即眼神恼火起来,偏头躲避亲吻:

    “死小子,我没让你对我用强,我说姜怡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前辈要是都生气,那姜怡肯定宁死不屈,我还是先在吴前辈身上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起来!”

    吴清婉怕弄出动静,只敢细微挣扎,三两下的功夫,衣襟散开,露出了规模很大的胖头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也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揉面团儿的动作一顿,拿其来看了眼——两只白色的狐狸耳朵。

    吴清婉挣扎的动作也是一顿,脸儿微红,想把狐狸耳朵抢过来:

    “还给我~”

    左凌泉满意点头,把狐狸耳朵一收,继续在吴清婉怀里摸索:

    “做工真好,怎么只有耳朵?尾巴呢?”

    “尾巴好怪,我才不给你做。你快让开,我生气了!”

    “吴前辈,都答应好了,言而无信可不行。来,先把狐狸耳朵带上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窸窸窣窣——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秋风扫过庭院,轻声低语并未传出屋子。

    东厢房里,姜怡安然熟睡,对不远处的动静没有丝毫察觉,一直到了后半夜,才被枕头旁边亮起的微光惊醒。

    姜怡眉梢轻蹙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帘,却见是放在枕头旁的天遁牌亮了。

    她稍显疑惑地拿起来,注入真气,里面传来声音:

    “姜怡,灼烟城的消息查到了,你让左凌泉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的声音,说完天遁牌的流光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高境修士可以不眠不休,没有昼夜之分,大晚上谈事儿也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姜怡尚未完全苏醒,迷迷糊糊地拿着天遁牌,正准备呼叫左凌泉,却忽然发现,睡在旁边的小姨不见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小姨去哪儿了……

    姜怡左右看了看后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小姨?”

    院子不算太大,大半夜喊一声,不管在哪个地方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但小姨并未第一时间传来回应。

    姜怡有些疑惑,坐起身来,正想喊左凌泉,外面又传来了回应:

    “姜怡,怎么啦?”

    吴清婉的声音,从位置来看,在左凌泉的房间里,好像还是里屋,声音有点发颤,很克制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??

    姜怡不知为何,瞬间清醒了,心里隐隐觉得不对,又不好说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姜怡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,迅速起身跑出了屋子,来到了左凌泉的屋檐下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小姨,你怎么在他屋里?”

    说着就抬手推门。

    屋里面传出了细微的杂乱声响,以及吴清婉的急声提醒:

    “别开门,凌泉在炼气,刚捏碎几十枚白玉铢,开门灵气就全跑了。”

    炼气?

    姜怡动作一顿,眉梢微蹙,心里就是觉得古怪,忍不住想推开门看看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住在西厢房的汤静煣,也从窗口探出头来,疑惑询问:

    “公主,你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姜怡听见汤静煣的声音,手停了下来,回头道:

    “哦……刚才皇太妃娘娘来消息,让左凌泉进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大晚上进宫?”

    汤静煣抬眼看了看天色,也不知想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房间之中,也响起吴清婉的回应:

    “知道了,凌泉正在收功,马上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脚步声响起,房门打开,身着云白色长裙的吴清婉走了出来,又迅速把门带上了,避免里面的‘灵气’飘出来。

    姜怡本能扫了眼——吴清婉双手叠在腰间,神色端庄娴静,全身上下都和往日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姜怡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,发觉没异样后,心里的古怪也烟消云散,困意又涌了上来;她揉了揉眼睛,忽然发现自己只穿着肚兜就跑出来了,轻轻“呀~”了一声,连忙走向睡房:

    “困死了,我继续睡了,小姨你让他赶快进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都快吓死了,裙子下面什么都没有,感觉腿上水滋滋的,步子都不敢迈开。

    她强压心神,目送姜怡回房后,才暗暗松了口气,转眼看向了西厢。

    汤静煣站在西厢房的窗口打量,眼神很是狐疑——方才吴清婉出门抬腿的瞬间,好像是光着脚踝,裙子下面好像什么都没穿……

    瞧见吴清婉望过来,汤静煣连忙收起了心思,笑盈盈道:

    “清婉,你什么时候去的小左屋里?我还以为你和姜怡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不确定汤静煣看穿没有,眼神免不了有些躲闪,勾了勾耳边的发丝,柔声道:

    “看你在休息,就没惊动你,我也刚过来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转身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汤静煣目光在吴清婉曲线丰盈的腰臀上扫了下,待门关上后,才半信半疑的嘀咕了一声: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这两章是现码出来的,当天现写感觉特别着急,得存点稿子了。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