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十二章 灵谷六重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五十二章灵谷六重周边暗无天日,只有丝丝缕缕烤鱼的香味,萦绕在鼻尖。

    左凌泉躺在法阵中心,周身的雾气缓慢消散,并未醒来,但也没有昏迷。

    灵谷三重六识皆通后,即可‘内识’。

    左凌泉以前以为‘内识’和看东西一样,闭眼看到体内的情况;真正到了这一境,才发现是整个‘人’进入了身体。

    如同江河之主,沿着经脉组成的辽阔航道,在身体各处穿梭,巡视沿岸的堤坝是否稳固,某处的伤痕如何修补。

    吸收了整条黑龙鲤的精华,左凌泉发现身体之中,多了样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

    硬要感觉的话,大概就是以前他是从天地间汲取五行之水,现在五行之水和他是一体的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感觉到周边的每一丝水汽,可以凭心意凝聚、分散,就好似控制自己的四肢一般得心应手,不过感知的范围并不远,想来也和境界有关。

    这个与众不同的天赋,显然来自黑龙鲤的强大血脉。

    虽然黑龙鲤只是蛟龙后裔,没有汤静煣纯正的凤凰血脉那么夸张,但控水能力的上限,也只输给比黑龙鲤品阶高的五行之源,比如玄武龙王、四海水精等等。

    正常修士和左凌泉斗水法,哪怕境界相同,掌控力也会被压一头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除开操控五行之水,黑龙鲤更厉害的地方,在于吐‘龙珠’。

    黑龙鲤吐出的‘龙珠’,不是真龙珠,而算是一种仙药,效果是淬体锻经,对五行亲水的修士来说是世间最好的补品。

    唐铁瑾能在四十多岁不靠功法,飙到半步幽篁的境界,全靠龙珠淬炼经脉、打通窍穴,修行以来几乎没出半点力,甚至没动脑子,就碾压了世上九成的修士。

    正常五行亲水的修士,只要能收复一条黑龙鲤为灵宠,就算天赋再差,也能被龙珠硬堆成半步幽篁的仙家老祖;若是天赋再好些,那就没上限了。

    黑龙鲤能吐一辈子龙珠,主人终身受益,修行道必然比其他修士走得快、走得稳。

    不过左凌泉得到的黑龙鲤,食人数百,已经嗜杀成性,不可能养在身边相伴一生,因此只能采用了杀鸡取卵的方法,来给自己改善体魄。

    在吸收黑龙鲤全身精华之后,左凌泉才明白黑龙鲤‘淬经锻体’的效果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等九道雷劫过去,他用黑龙鲤的精血修补好经脉窍穴,内关、外关已经全通,跻身了金身无垢的灵谷四重。

    而九道雷劫很快,黑龙鲤的血脉精华抽取还不到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左凌泉毫不意外,如果放开了继续打通窍穴,他直接跳到半步幽篁,恐怕都还有富余。

    左凌泉起初也准备直接往半步幽篁跳,但打通阴跷脉、阳跷脉后,回头一看,却发现打通的经脉很‘粗糙毛糙’。

    说‘粗糙毛糙’可能用词过重,其实对寻常修士来说,已经算很不错了,只有细微瑕疵而已。

    但左凌泉不行。

    左凌泉走苦修路数上来,任督二脉一体构筑,没有半点瑕疵,底子打得坚若磐石。

    而靠着黑龙鲤精华打通的经脉窍穴,和任督二脉一比,感觉就是狗尾续貂、佛头着粪,完全不是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真气在经脉中巡游,阻力明显变大,韧性也变弱了些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求长生,深入简出不与人争斗,这点区别影响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但若是与人搏杀的话,毫厘之差就是生死之别,左凌泉甚至怀疑这样的经脉,支撑不了他的‘剑一’。

    左凌泉修行是为了看家护院,战力比长生重要,因此没有丝毫犹豫,就放弃了继续破镜。

    本来左凌泉是想省着用,把姜怡叫进来坐飞机,但用天遁牌联系姜怡后,少妇奶奶却说黑龙鲤五行主水,给修士淬体,会让身体变得更适合五行之水,其他修士强来,会起反作用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只得放弃这个想法,回头慢慢打磨每一寸经脉、每一处窍穴,力求完美不留半点瑕疵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无比漫长,而且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左凌泉靠着仙兽精华,打通四条经脉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,慢慢精修却花费了半个多月,第六重尚未打磨完美,一只仙兽就糟蹋干净了。

    跨越四个小境界,从灵谷前期直接跳到灵谷后期,提升巨大,但和黑龙鲤价值比起来,还是有点暴殄天物。不过得了黑龙鲤的控水能力,留了个独一无二的天赋神通在身上,总体来讲还是划得来。

    等周身气息平复,左凌泉慢慢睁开了眼帘。低头看了下身体后,抬起手掌,周边的水汽迅速往手心凝聚,化为了一颗小水球。

    ‘隔空御物’本该是灵谷七重才能拥有的能力,他倒是提前用上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观赏片刻水球后,又把真气凝聚于体表,身体表面果然浮现出了墨黑色的铠甲。

    只要掌控力够强,‘真气化形’就可以变换成任何形状,左凌泉尝试了下,在手心凝聚出来一把墨黑长剑——消耗有点大,感觉不如铠甲那般简单实用。

    左凌泉想了想,准备再来个‘真气化马’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没琢磨好马的形状,泥土护罩便被敲响:

    “左凌泉?你醒了?”

    姜怡的声音。

    左凌泉闭关没有时间概念,也不清楚具体过去了几天,知道姜怡在外面等很久了,他含笑开口道:

    “醒了,姜怡,你让开些,我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踏踏踏——

    快步跑开的声音传来,以及姜怡的呼喊传来:

    “好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跻身灵谷六重,只觉气府浩瀚如海,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力量,这么高的道行,自然得在女朋友面前显摆一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深吸了一口气,提着佩剑,右手握着剑柄,眼神微凝之间,继而便是一记拔剑斩,使出了云水剑潭的‘风卷残云’。

    飒——

    黑色剑气卷起泥土,密集剑网紧随其后,劈向泥土墙壁。

    左凌泉身随剑网而走,刹那来到墙壁跟前,准备给姜怡来个惊艳的出场。

    只是,无坚不摧的剑网,劈在泥土墙壁上,本该瞬间把土墙切成无数碎块,结果……

    土墙纹丝不动!

    ?!

    左凌泉速度快若奔雷,没料到土墙这么结实,差点一头撞死在墙上,急急止步。

    土墙外。

    姜怡小心翼翼站在围墙后面,探头打量远处的土包,听到里面传来声响,却不见土包炸开,疑惑道:

    “你在做甚?怎么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稍等。”

    很快,半圆形的土包里,传来一声声闷响: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飒——

    咻咻咻——

    叮铃咣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??

    姜怡在围墙后边探头查看许久,眉头渐渐皱了起来,询问道: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出不来?要不要我去叫皇太妃娘娘?”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稍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冲城!”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这次总算有了效果。

    地动山摇的声响中,土包和炸坟似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左凌泉从里面冲了出来,停步时将盾牌潇洒一收,倒持长剑负于身后,露出一个明朗笑容:

    “公主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虽然过程有点曲折,但不得不说这造型确实挺惊艳。

    “切~”

    姜怡翻了个白眼,一点反应没有,转身走向山庄:

    “鱼吃完没有?没有就赶快扛出来,团子这几天都魔障了,每天飞过来看十几次,和汤静煣联系的时候,还在旁边咕咕叽叽告状,明显在说你吃独食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没吃完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收起佩剑,抬眼看了下天边的秋日后,回身把只剩下三成分量的大鱼干扛出来,快步来到了姜怡跟前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闭个关,但两人也是半个多月没见了。

    姜怡换上了一套新裙子,上身暖黄上衣,下身则是蓝底碎花的褶裙,看起来像是在山下的小镇上买的,虽然布料普通,也没有点妆,但容貌天生明艳动人,在秋日斜阳下散发着白里透红的光彩。

    姜怡行走间,稍微有点不满:

    “你闭关也不知道把玲珑阁给我,连套换洗的衣裳都没有,我也不能问皇太妃要吃要穿,若不是在山庄里翻出点银子,这几天都得饿死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会这么久,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扛着大鱼,目光在姜怡脸蛋儿上徘徊,常言小别胜新婚,心情又非常好,忍不住凑上前,在姜怡的脸蛋儿上亲了口。

    啵~

    姜怡正抱怨着,忽然被亲,惊得连忙闪开,瞪着眸子道: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呀?太妃娘娘就在前面,让人家看见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左凌泉面带笑意:“高兴吗,有点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姜怡做出嫌弃模样,抬手擦了擦脸颊,目光在左凌泉身上转悠:

    “高兴什么?破境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鱼有点厉害,我现在和你一样,都是六重老祖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重……?”

    姜怡脚步一顿,捋了片刻才回过味来,有些难以置信:

    “灵谷六重?”

    “嗯哼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抬起手来,在道路旁的水渠里,凝聚起来一个小水球,在手心悬浮,递到姜怡的面前:

    “而且还能驾驭水流,厉害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瞪着眸子,先是露出惊喜,不过马上就变成了里溜溜的模样,毕竟她连真气外显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稍微算了下,两个人差了十二个小境界,这几乎都是仙凡之别了!

    “凭什么呀?我才……你运气怎么这么好?”

    左凌泉抬起手来,勾着姜怡的肩膀,安慰道:

    “别着急,我想办法给你也找一条能用的鱼,保证你破境跟喝水一样快,蹭蹭就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仙兽,一百年都不一定能出一条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被左凌泉搂着,碎碎念念抱怨,还用胳臂肘在左凌泉腰间怼了两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哄着未婚妻,不停安慰一起前往山庄中心地带。

    半个月过去,碧潭山庄已经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经姜怡叙述,在血洗山庄的第二天,郡城的官府便封锁了青泉山,过来做客的江湖人都望风而走,宋驰在镇子上等了两天,见他迟迟不出关,已经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原本的唐家族人,不知晓唐铁瑾父子的所作所为,但几百条人命背在身上,不可能置身事外,被带去官府审查,而唐家的产业自然全部充公,用以对受害百姓的赔偿。

    左凌泉穿廊过栋,来到山庄中间的荷塘附近,抬眼就看到一艘做工华美的画舫在池塘上停泊。

    画舫的窗口开着,身着金色凤裙的宫装美妇,坐在里面的案几旁,面前是一方悬浮的水幕,从外面看不清内容,以神色来看,应该是在忙着公事。

    左凌泉走到荷塘附近,团子便从窗口煽着小翅膀冲了过来,和闻到腥味儿的猫似的,从轮廓上来看,好像又胖了一丢丢。

    碧眼白猫则乖巧地趴在窗口打量。

    左凌泉把肩膀上的大鱼干拿下来,捧在手里接住团子。

    “叽叽~”

    团子落在硕大的鲤鱼身上,看起来确实馋坏了,只是它蹦到唯一能啃动的鱼鳃附近,低头嗅了嗅,整个团儿都蔫儿了几分,“叽叽~”两声,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一僵:“怎么?晒干不好吃了?”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团子要吃的显然不是肉,精华都被抽干了它吃个啥?

    团子委屈地望了望左凌泉,然后跳到了姜怡肩膀上,留给左凌泉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姜怡摸了摸团子,轻哼道:“让你吃独食,也不知道给团子留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叽~”

    团子深有同感地点头。

    左凌泉也控制不了,眼见团子没胃口了,只能把大鱼收进了玲珑阁里:

    “没事,以后再给你找灵兽,算我欠鸟鸟一条大鱼。”

    “叽~”

    团子听见这话,才开心起来,用小翅膀指着画舫叫了两声,显然是想让左凌泉找上官灵烨喂猫的小鱼干,只可惜左凌泉目前还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画舫的甲板上,左凌泉从门口垂下的珠帘略微扫了眼——船舱不大,也没有待客的地方,从陈设来看是女人的私密空间,男人不能随便往进闯,他便在门外拱手一礼道:

    “前辈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侧坐在案几旁,用金笔在册子上勾画,并未抬头: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感觉挺好,多谢前辈施以援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缉妖司的挂名供奉,为朝廷办事,举手之劳不必答谢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从桌子上取出一张案卷:

    “这次探查大黄岭的案子已结,酬劳共计一千八百八十七枚白玉铢,怎么算的已经和姜怡说过;因情报有误让你涉险,追加为两千整。你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左凌泉得了这么多援助,还让上官灵烨留在这里帮忙护道,都不好意思拿报酬,但瞧见上官灵烨公事公办的架势,还是点头道:

    “没异议,前辈按规矩办即可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微微颔首,拿起印章在卷宗上盖了下,在案几上排出了二十枚金缕铢。

    姜怡这些日子都在给上官灵烨帮忙,此时挑起珠帘走进了船舱,在案几旁边坐下,把神仙钱收了起来,转头道:

    “你还有事儿没?没事儿的话就回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了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句闲聊后,小画舫从荷塘里飘了起来,速度极快,上升到半空,天上的风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不好进船舱,转身来到了甲板边缘,等画舫升到白云之上,能瞧见天边的红日洒在脚下云海上,风景倒是世间少有。

    姜怡坐在船舱里,帮上官灵烨整理着案卷,前些日子每天都和上官灵烨聊天,说些乱七八糟的;不过左凌泉回来后,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比两人加起来还大一倍不止,没有私人话题,境界太高修行的事儿也聊不到一块儿去,也没有说话,等把手头上的公务处理完后,就在软榻上用小鱼干逗弄团子和猫。

    画舫的速度很快,千里路程,回去恐怕最多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甲板上吹了片刻冷风后,见上官灵烨闲下来了,想了想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前辈,像是黑龙鲤这样的仙兽,还能不能在其他地方找到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把鱼干掰碎放进团子嗷嗷待哺的嘴里,回应道:

    “仙兽不是找的,能不能碰上全看运气,黑龙鲤这种功效惊人的更是如此,你能遇上一只,说不定就用去了半辈子的福缘,多的就不要想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这话,自然有点失望,又道:

    “那世上有没有能让人快速破镜,又没副作用的东西?和黑龙鲤类似的?”

    姜怡对这个显然很在意,看向上官灵烨。

    可惜,上官灵烨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水主滋润、木主生长;只有这两类修士,可以靠天材地宝,在练体期走得快些,其他不行。”

    姜怡眼神有些失望,握着白猫的肉爪爪,询问道:

    “那其他五行之属,岂不是很吃亏?”

    “五行只有相生相克,没有强弱之分;其他五行之属的天材地宝各有奇效,不过越是好用的东西越是难找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点头,也不好多问,便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看出了左凌泉的心思,倒是主动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想让姜怡走快点的话,可以让她来太妃宫帮忙,宫里有个‘灿阳池’,算是小福地,是我以前修炼的地方,不过现在用不上了,一直空着;姜怡天赋不差,进去修炼速度应当不慢。”

    姜怡眼前微亮,当即就想答应下来,不过想了想,还是先看了下左凌泉。

    左凌泉对此自然没啥意见,两家是邻居,中间就隔着一道宫墙,几步路的距离。他拱手道:

    “那就谢过前辈了,被前辈如此厚待,实在不知该如何答谢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把左凌泉当师门青魁看待,找个修行之地只是举手之劳,姜怡的履历也确实可以帮她分忧。不过见左凌泉这般感激,她倒也不客气,顺势就薅起了羊毛:

    “不必答谢,举手之劳罢了。那条鱼你用完了,皮骨鳞甲若是用不上,可以卖给我,价钱你自己开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明白人情世故,也不在意一条团子都不吃的鱼干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前辈这话说的实在生分,这次若没有前辈相助,我拿不下这条鱼,按规矩本就该分前辈一部分。如今我吃了大头只能给一条鱼干,心中都觉得惭愧,那好意思再提神仙钱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妃娘娘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见宗门新人如此上道,微微点头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画舫的速度很快,月亮刚从天边升起之时,画舫已经飞过了落魂渊,灯火如潮的巍峨雄城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临渊城上空是禁飞区,不过上官灵烨显然不在此列,画舫直接飞到了皇城的上空。

    左凌泉从甲板上往下看去,能瞧见自家的宅院,但距离太远,又有金龟阵的遮挡,瞧不见婉婉和静煣,只能隐约看见东西厢亮着灯火。

    画舫很快飞到了太妃宫内,尚未在天玑殿外的广场上落下,便有宫女鱼贯而出,在下方迎接。

    左凌泉不是第一次来太妃宫,还瞧见了上次找猫的三个小宫女。他从画舫上跳下来,站在广场上等着上官灵烨和姜怡下船。

    只是上官灵烨还没从舱室里面出来,后面的天玑殿里,就跑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,大步飞奔,踩得地面‘咚咚——’作响。

    左凌泉回头看去,从夸张的身形上认出了是司徒震撼,怀里抱着小山一样的卷宗,摞起来比脑袋还高,遥遥还开口道:

    “左公子,你要查的事情,我……我们皇太妃娘娘,帮你找到了些线索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闻声自然惊喜,连忙走到跟前,把和他差不多高的卷宗接过来:

    “辛苦震撼兄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连忙摆手:“不辛苦不辛苦,辛苦的是皇太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带着姜怡从画舫上飘了下来,落在两人跟前,扫了眼堆积如山的卷宗:

    “找到线索直说即可,何必全搬出来?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面容严肃,认真道:

    “我不搬出来,左公子怎么知道太妃娘娘废了多大精力?为了找这些卷宗,娘娘安排手下在卷宗库里呆了近一个月,不眠不休不吃不喝,翻了二十余万卷卷宗,一个名一个名字地核对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眼神意外,忽然发现这师侄长脑子了,看来‘读书使人明智’不是一句虚话。

    她扫了眼比左凌泉还高的卷宗,询问道;

    “找到了什么线索?”

    姜怡对小姨的事儿自然关心,自己从卷宗上面拿了一本下来翻看。

    司徒震撼认真道:“线索不多。最早一次是三十年前九宗会盟,老祖莅临皇城上空,吴尊义和同伙……友人邓玉封,在地文坊集市抬头打量时,没有行礼,被出身铁镞府的巡捕,找理由抓进牢里蹲了七天,留了案底……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左凌泉一愣。

    姜怡眼神也是如此——她在栖凰谷,听四师伯牛吹得震天响,可从来没听过被巡捕抓去蹲牢房的事儿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则听的有点不耐:

    “直接说去向,这些琐碎事说了没意义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好不容易把消息翻出来,岂能直接略过去,哪怕师叔开口催促,还是一字不漏的把吴尊义在京城周边的动向说完了,然后才道:

    “……九宗会盟开始后,吴尊义未能入九宗,不过其在炼器师的切磋中,表现不错,材料被做手脚的情况下,临阵磨枪自行修改炼器法子,成功炼制出了一件儿勉强能用的法器;虽然水平不高,但此举难度极大,所以被记录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吴尊义本就是栖凰谷丹器房的弟子,但听说其真的会炼器,左凌泉和姜怡都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轻轻颔首:“临阵修改炼器之法,若不是早有准备,就是天赋极高,被什么宗门挑走了?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摇了摇头:“九宗会盟人太多,没入九宗内门的不会记录,不过后来几年,临渊港发生了一次纠纷——铺子售卖的法器出现纰漏,被修士找上门闹事儿。缉妖司去处理,法器产地是灼烟城,炼器师署名为雷弘量,实则为学徒代工,经查验,学徒名字就叫吴尊义,以先前的记录来看,不像是重名。”

    “灼烟城……雷弘量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听到这里,眸子微微眯了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询问道:“灼烟城是什么地方?九宗里面好像没这家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解释道:“灼烟城是天帝城下宗,位置在大燕朝境外,山上山下都管不了那边,所以没有任何记录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还想再问,旁边的上官灵烨,先开口道:

    “其他的,他也不知道。你们先回去吧,明天再过来,我去查下卷宗,给你灼烟城确切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的情报能力,自然没有大燕皇太妃强,见此也不瞎问了,拱手告辞。

    姜怡把蹲在白猫背上的团子接回来,团子还有点不想走,蹲在姜怡的肩膀上,冲着上官灵烨“叽叽~”了两声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挺喜欢团子,抬手抛出了一盒出自望海楼的深海小鱼干,然后抱着白猫走向了天玑殿。

    左凌泉对蹭吃蹭喝的团子有点无奈,捧过来想训了两句,哪想到团子入手,竟然还带着点淡淡的女儿香。香味不是姜怡的,他蹙眉道:

    “你不会又往人家怀里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叽~”

    团子点头,还张开小翅膀比划了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起初还不明白意思,瞧见团子示意姜怡的胸脯,才明白应该在说:‘这么大,比小怡软和多了’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左凌泉趔趄了下,连忙松开了手;团子自由落体,差点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姜怡不明所以:“你把它丢了作甚?摔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团子飞起来落在姜怡的肩膀上,歪着头,也不明白左凌泉怎么‘嫌弃’它了,委屈巴巴地‘叽~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左凌泉哪里好意思解释,笑着打了个哈哈,就带着姜怡快步出了宫门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另一侧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走上宫殿的台阶,澄澈双眸有点出神,似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司徒震撼目送少府主离开后,小跑着跟在了后面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师叔,灼烟城有问题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回忆了下,才轻声道:

    “多年前缉妖司清剿了一名野修,得到一件法宝,属于‘邪器’,上面没有标注出处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‘邪器’的意思,是炼制方法伤天害理、或者作用伤天害理的法器,就比如吞噬凡人魂魄的‘聚魂幡’,和散播瘟疫的‘千虫蛊’等等,动辄祸及数十上百万凡人,在整个玉瑶洲都是禁绝之物。

    “能在明处缴获一件儿,暗中流传的肯定不下百件儿,这种‘邪器’,莫非是灼烟城炼制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本以为是从九宗之外流传进来,但邪器中的精金,产自铁镞洞天,只可能是九宗内的炼器宗门……

    ……你方才提到雷弘量,我才想起雷弘量的师祖,是百年前天帝城的一个炼器鬼才,本来名声挺大,最后忽然销声匿迹,甚至被天帝城除名……

    ……九宗除名,不是驱逐就是处死,宗内能用这种刑罚,必然是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;而炼制邪器会动摇天帝城三元老的地位,是有可能被处以此刑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琢磨了下,轻轻点头:“那师叔的意思,是让少府主顺便去查这事儿?”

    “九宗只有我铁镞府敢去查天帝城下宗,灼烟城若是有鬼,必然防着入境的铁镞府修士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回头看了眼左凌泉远去的背影:

    “九宗境内,除你、我、老祖之外,连左凌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铁镞府的人,帝诏尊主来了都看不出破绽,是完美的探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……不对,许墨知道少府主的身份,若是走漏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许墨还在泽州游山玩水。听说许墨对云水剑潭的一个女修有兴趣,你编个假消息,以那女修的口气,约许墨去海外孤岛上看日出。这样事后伏龙山问起来,许墨会自己找借口解释为什么失踪,不会牵扯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浑身一震:“师叔,这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办法让许墨自愿消失几个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许墨可是伏龙山青魁,脑子肯定不傻,要是不信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就联系那个女修,说许墨在海外孤岛等她,碍于许墨的身份,人家肯定会去见一面。这样消息就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瞪着铜铃般的眼睛,惊为天人,想赞叹几句,肚子里却没啥墨水,只能认真道:

    “师叔,我铁镞脑子共一石,老祖独占八斗,您占两斗。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趴在上官灵烨怀里的碧眼狸奴,抬起脑袋,满头问号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也是眉头一皱:

    “你是说,其他师兄弟都没脑子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其他师兄弟没脑子?说的我有一样!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一拍大脑袋:

    “有老祖和师叔在,有脑子我们都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