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四十九章 黑鲤鱼与驴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四十九章黑鲤鱼与驴山庄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环境雅致的院落里,宋驰和两个徒弟已经睡下,左凌泉和姜怡住在靠近荷塘的房间里,熄了灯火,但睡不着。

    房间是山庄雅居,琴台棋案文房四宝一应俱全,连床榻都是翠竹质地,躺在榻上夜听风雨,感觉比大丹朝的皇宫里还要舒适。

    左凌泉靠在竹枕上,侧耳倾听周围的动静,薄被下的手,和姜怡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姜怡端端正正躺在身侧,和左凌泉保持两尺的距离,和衣而眠,本来宽松的裙装也紧贴在了身上,规模不小的胸脯,被软甲束缚并未随着躺下的动作摊开,从侧面看去如同半圆形的山丘。

    晚上不好好睡觉的小鸟团子,在两人之间打滚儿,和白毛球似的,滚到左边“叽~”一声,滚到右边再“叽~”一声。

    姜怡杏眸望着窗外的雨幕,忍了良久,还是没忍住,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在客栈睡一块儿也就罢了,怎么到了这里,你还躺在旁边?”

    左凌泉闭目凝神:“尚未查明底细,待在一起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为了安全。你不睡觉,可以在屋子里弹琴、画画、写字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幼爱武成痴,琴棋书画样样不会。”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姜怡抿了抿嘴,偏过头来:

    “不会你说着还挺得意?总识字吧?看书也行啊,读书使人明智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偏过头:

    “书哪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姜怡眼神微呆,硬被撩得脸都红了下,嗫嚅嘴唇,也不撵人了,转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角含笑,反正没啥睡意,慢慢凑向姜怡的脸颊。

    !

    姜怡眼神儿微慌,想躲开又有点迟疑,眼见左凌泉越来越近,好像没得躲,最终还是闭上眼睛,做出有些嫌弃的模样,等着被亲热。

    只是她微微翘起脸颊,等了老半天,预想之中的双唇相接也没到来。

    姜怡眉头渐渐蹙起,眼睛睁开一条缝,想看看左凌泉不干正事儿再做些什么乱七八糟的,却见左凌泉眼神冷峻,表情严肃,看着窗口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姜怡先是茫然了下,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,握住了身边的佩剑。

    左凌泉躺在床上纹丝不动,手也握着墨渊剑的剑柄,仔细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房间外面并没有声音,但太过于安静,安静得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偌大山庄里至少几百人,也不乏马匹家禽,哪怕三更半夜,总是有点动静;可此时听来,却好似躺在鸟兽绝迹的深山雨林之中,外面没有其他活物。

    左凌泉等待片刻,忽然发现体内真气流转,出现了微乎其微的阻塞。

    团子也察觉不了对,连忙跳到了姜怡的脸上,用毛茸茸的身体把姜怡的口鼻捂住了。

    有人放毒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不动声色地从玲珑阁里,取出集市买来的解毒丹药,塞进了自己和姜怡的嘴里。

    修行中人有真气傍身,体魄强健内息绵长,能对付修士的毒药,要么作用不大,要么极其罕见。

    空气中无色无味的毒素,属于前者,解毒丹基本上能全解,丹药入口后,经脉阻塞之感便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两人并未交谈,装作被药翻的模样,纹丝不动躺在床榻上。团子也在左凌泉的示意下,脑壳一歪倒在枕头旁边,小爪爪朝天,还吐着小舌头,演得十分入戏。

    等待约莫半刻钟后,房间传来了动静。

    听不见脚步声,但能感觉到雨幕里出现了两个移动的物体,致使雨水落地的声音发生了些许改变,很难察觉。

    左凌泉侧耳聆听分辨位置,凤凰护臂蓄势待发,他为了及时应对突发状况,没有脱鞋,此时左脚已经探出床沿,放在最显眼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寂静雨夜,响起一阵微风入室的声音。

    身着夜行衣的唐铁瑾和唐鸿,落在雅室之中,目光谨慎望向里侧的床榻。

    唐铁瑾虽说有半步幽篁的境界,但他得到鲤鱼之后,以活人饲养鲤鱼的事儿根本不敢让外人知晓,这些年门都很少出门,根本不敢和山上仙人接触,自然也没有与修士搏杀的经历。

    如今要暗杀可能是修行中人的目标,唐铁瑾极为小心,扫视一眼确定没有埋伏后,才让儿子唐鸿走前面,缓步移向里侧的睡榻。

    唐鸿晚上切磋时,已经见识过‘左冷馋’的厉害,知道打不过,此时表情甚至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他无声无息的走到里屋,抬眼看去,却见竹榻上躺着一对男女,都是和衣而眠;男子的一只脚搭在床沿上,露出云纹长靴,看起来是被迷晕了。

    唐铁瑾微微抬手,示意唐鸿靠近灭口,但唐鸿还未抬步,就瞧见那只云白靴子,微微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铁瑾和唐鸿眼神微变,目光皆是移动到了靴子上,然后……

    飒——

    刺目白光瞬间吞没了昏暗无光的房屋,唐鸿措不及防之下,眼睛都来不及闭上,就被闪瞎当场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遭了……”

    错愕声音同时出口。

    唐铁瑾境界太高,并未受到金光术的影响,后撤之时抬起双手,窗外的荷塘便直接炸开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数道水流从池塘内蹿起,如同浪潮般撞破了墙壁和窗户,直接压向床榻上的两人。

    忽然发难的左凌泉和姜怡,瞧见唐铁瑾掀起这么大面积的水流,眼中都露出惊恐之色——就凭这隔空御物的范围,至少有灵谷七重的修为,以他们俩的境界,撞上了基本上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不过让左凌泉奇怪的是,唐铁瑾只是驾驭起水流砸人,并没有施展武技术法攻击他们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没有毫不迟疑,放弃格挡抬手就是一剑,刺向境界了偏低的唐鸿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凄厉剑鸣响彻雨夜。

    墨渊剑出鞘的瞬间,剑身上黑色雾气萦绕,积蓄半个多月的真气随着左凌泉灌注的真气一起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唐鸿修为不及唐铁瑾,察觉前方剑意冲天,连忙提刀乱挥,劈出了两道杂乱无章的黑色刀光。

    左凌泉刹那躲过刀光,出剑快若奔雷,刺向唐鸿的心口。

    虽然速度极快,但唐铁瑾半步幽篁的体魄可不是花架子,发觉儿子即将遭受重创,抬手就把水流挥到了两人之间,瞬间凝结,化为坚冰,带着直入骨髓的寒意。

    但仓促间随手捏成,冰面并不厚。

    左凌泉的墨渊剑刺在了坚冰之上,只听“咔——”的一声脆响,坚冰之上密布龟裂纹路,正中出现了一个剑孔,剑尖穿过冰墙,依旧刺在了唐鸿胸口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只听一声利刃透体的闷响,唐鸿的无垢金身,在墨渊剑加持的‘剑一’之下形同虚设,瞬间被打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墨流般的剑气在唐鸿胸口开了个碗口大的窟窿,从背后穿出,带起一阵血雾。

    “鸿儿。”

    唐铁瑾眼神错愕而又暴怒,疯狂抬手把水流压向左凌泉。

    左凌泉一剑得手后,哪怕看出这父子俩好像不会用术法武技,也没有对阵的心思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姜怡在左凌泉出剑时已经翻身而起,抬手往唐鸿丢去两张五雷符,身体就被左凌泉抱着撞穿了墙壁。

    唐铁瑾不明符箓底细,见状迅速用水流裹住了遭受重创的唐鸿,飞身跃出房舍,落在了池塘之上。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连续十道雷光在房间里响起,依着池塘修建的房屋,瞬间被雷击轰成了满天碎屑……

    ----

    夜雨潇潇而下,雷鸣在偌大山庄之内回荡。

    距离左凌泉不远的房间里,头发花白的宋驰,被雷鸣从浑浑噩噩间震醒。

    宋驰在江湖上闯荡一生,警觉性并不差,发觉头晕目眩四肢乏力,便晓得中了毒,咬破舌尖强行翻身而起,从窗户上撞了出去。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木制窗户碎裂,人影摔在院中。

    宋驰在地上滚了圈儿,抬眼看去,却见左凌泉居住的屋子四分五裂,两道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;满天碎屑的另一头,唐铁瑾脚踩水流半悬于空,浑身黑雾萦绕,犹如雨夜中的一尊炼狱魔神。

    “唐铁瑾?!”

    宋驰瞧见此景,眼中先是震惊和疑惑,但马上又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宋驰浸淫武学一甲子,自认拳法在凡世无人能出其右,可碧潭山庄唐家,却不讲道理地压了他十年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唐家人施展仙人神通,那一切就说得通了——不是他的拳有问题,是唐家不讲江湖道义,以山上的仙人神通,在江湖这座小泥潭里欺负凡夫俗子!

    宋驰心里怒急,撑着中毒的身躯爬起来,骂道:

    “唐铁瑾,老子干你娘!”

    左凌泉抱着姜怡撞出房舍,转眼瞧见宋驰,迅速从怀里掏出一粒解毒丹,丢了过去:

    “唐家要杀人灭口,快解毒。”

    宋驰抬手抓住解毒丹,不假思索地塞进了嘴里,怒视远处的唐铁瑾:

    “无耻小儿,一天是手下败将,一辈子都是手下败将,你以为学了点仙人神通,就能压在老夫头上?!”

    姜怡从左凌泉肩头跃下,跟着往山庄外飞奔,见宋驰竟然有心思打嘴炮,急声道: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走不了!”

    荷塘之上,唐铁瑾脚踩碧波水浪半悬于空,将儿子丢到对岸后,高台双手一声闷喝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整个荷塘的池水全部漫出边缘,如同洪流般涌入山庄各处。

    唐铁瑾站在浪头之上,不过刹那就追到了左凌泉身后,沿途怒声道:

    “风水轮流转,老子现在是仙人,就是能压在你头上,老子现在能翻江倒海,你一介武夫,在我面前算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这句话显然是在和宋驰对骂。

    唐铁瑾当年被宋驰打烂了江湖名声,伤疤一直刻在心里,无所不用其极地追求力量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把脸面拿回来。

    往日为了隐藏修为,唐铁瑾空有一身道行却不敢施展,甚至不能在人前炫耀,憋得有多难受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动了手再无顾忌,唐铁瑾终于把这句憋了几十年的话说了出来,表情甚至显出了几分癫狂,抬手就挥出了一道水柱,砸向了地上的宋驰。

    宋驰服下解毒丹,身形的乏力尚未完全恢复,拼尽全力躲闪,依旧被水珠直接砸进了房舍中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姜怡瞧见这翻江倒海的动静,自然心惊胆战,不过眼中也有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连姜怡都能看出,唐铁瑾虽然修为高得可怕,但动起手来没有半点章法,甚至连言行举止,都像个没见过大世面的江湖人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是瞧见了一个山野村夫,拿着一把仙兵,凭借蛮力在挥舞,感觉不到半点压迫力。

    眼见唐铁瑾追到身后,还分心操控水流去打远处的宋驰,左凌泉反手就是一式‘流风回雪’,从一个很刁钻的角度,直刺唐铁瑾的胸腹。

    但硬实力差距大到一定程度,自带的天赋神通,根本没法靠技术来弥补。

    唐铁瑾察觉前方有灵气波动,护身罡气便已经展开,身上也同时覆盖上了一层墨黑色铠甲,甚至还在罡气之外凝结出了一面冰盾。

    嚓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全力一剑出去,把冰盾刺了个窟窿,剑气接触到汹涌的护身罡气,刹那被搅得四分五裂,连唐铁瑾的衣角都没碰到。

    眼见没法破防,左凌泉迅速回身,以凤凰护臂挡在身前,避免被唐铁瑾反击。

    可让左凌泉没想到的是,唐铁瑾发现他出剑后,如同惊弓之鸟,防御的同时拉出了很远的距离,根本没意识到可以钻空子还手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姜怡奔逃间有点茫然的回头打量,哪怕境界很低,也从这些蛛丝马迹里看出了东西,低声道:

    “他好像什么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看出来了——唐铁瑾虽然境界高得吓人,但感觉没有任何与修士搏杀的经验,手上甚至连一件最基础的法器都没有,看起来就像是在家里闭门造车几十年,硬修到灵谷巅峰的修士。

    修行一道可不是蒙头练功就能往上爬,没有福地功法、天材地宝的支撑,天纵奇才也最多爬到灵谷初期。

    在泽州这种不毛之地闭门造车,能硬堆成半步幽篁的仙家老怪,唐铁瑾身上恐怕藏着天大的机缘。

    大机缘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想到这一步,不由自主的停下了逃命的脚步。

    姜怡也想到了这些,心惊胆战地道:

    “半步幽篁,我们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先试探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给姜怡使了个眼色后,回身冲向了唐铁瑾,抬手就丢过去一张用以遮掩行迹的’隐灵符’,怒喝道:

  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唐铁瑾踩在水流之上追杀,瞧见符箓飞来,反应和左凌泉在长青山初次被围杀时一模一样,不清楚底细只能避开,并迅速展开了护身罡气,还在身前凝结出了冰墙。

    隐灵符本就不是用来杀伐的符箓,根本就不是丢出去用的,还没近身就被洪流卷入水中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心中大定——护身罡气消耗巨大,驾驭这么大范围的水流当背景板,同样在浪费体内的真气。对付这种傻大个,只要不停以虚招试探,把真气耗空,接下来就随便打了。

    为了引诱唐铁瑾,左凌泉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说了句“怎么可能?!”,然后就被唐铁瑾抬手挥过来的水流击中,砸在了地面上,翻身爬起满眼惊恐。

    “相公!”

    姜怡心思聪慧,明白左凌泉的意图,做出心急如焚的模样,飞身上前试图救援,也被汹涌的水流冲击,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姜怡身上穿着银鳞软甲,从头到脚密不透风,施展术法或许能打伤,但随手操纵一大团水流去冲,根本没法破防。

    姜怡被水流撞得往后飞去,摔在围墙上,也闷哼了一声,做出惊慌模样,开始在山庄里乱跑。

    唐铁瑾发现左凌泉的仙人神通也不过如此,自然气势暴涨,站在水流高处,不停挥手,用水流砸向两人。

    左凌泉仓皇逃窜,躲开几道水柱后,忽然怒喝一声:“受死!”,说完飞身身前,剑意冲天而起,看唐铁瑾的目光犹如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唐铁瑾面对这无坚不摧的剑意,毫不犹豫再次展开护身罡气,在周身凝结出冰墙格挡。

    只是左凌泉打消耗战,肯定不会真出剑,放弃攻击继续在周边逃窜,不时还吼一句:

    “你先走,别管我!我拖住他!”

    姜怡提着剑在山庄里乱跑躲避攻击,带着哭腔道:

    “你不走我就不走,死也要死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感人至深的场景,让唐铁瑾眼神越发狂热。

    唐铁瑾并非什么高人强者,在江湖上便被宋驰打的不敢抬头,得以修行后,又怕被天上仙人发现,以前只敢在深山老林里打几个山野村夫过过瘾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唐铁瑾才发现自己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看看这翻江倒海的手段!

    看看山上人抱头鼠窜的模样!

    唐铁瑾眼神狂傲,就好似小人得志般,尽情宣泄着压心中抑多年的欲望:

    “老夫看你们往哪儿跑!”

    轰轰——

    “相公!”

    “别管我,你快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偌大山庄之内,乱七八糟的呼喊和洪水的轰鸣不停回荡。

    交战双方都未曾注意到,此时正上方的厚重乌云之间,有五色流光闪动,遮掩阵法散去,露出了一艘装饰华美的小画舫。

    画舫通体呈流线型,外面有一层透明护罩,隔绝了满天的风雨;船舱亮着灯火,身着金色凤裙的华贵美妇,推开了雕花木窗,从窗户里看向下方的大地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通体雪白的碧眼狸奴,两只肉爪爪趴在窗台上,也在往下眺望,有些疑惑的“瞄~”了一声。放在手边的天遁牌里,传来司徒震撼的粗犷嗓音: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玩意儿?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手儿斜撑着脸颊,幽声道:

    “这父子俩,恐怕从来没出过门,不会半点武技术法;左凌泉示敌以弱,引诱其耗空体内真气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术法,拿拳头锤都能把少府主打趴下,真是头蠢驴……就这么个货色,也能修到半步幽篁,下面藏着的机缘,恐怕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早些时候已经查清楚了山庄的底细,回应道:

    “是黑龙鲤,五行亲水,其性极寒,据传修行万年可化真龙,主宰九洲水脉,可惜被养歪了;荒山尊主坐下的那条,就是黑龙鲤所化。”

    天遁牌内沉默了下,继而惊异道:

    “仙兽崽崽?师叔,你这也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微微蹙眉: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让师叔给少府主安排个差事,‘出去随便转转就捡一件儿法宝仙兵’只是说说,您怎么还真给安排个仙兽在这里等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把左凌泉弄出来抓鬼,只是想跟在后面,等着老祖出场的时候探查两人关系,顺便去见老祖一面,谁能想到左凌泉福缘这么大?

    如今大局已定,老祖肯定不出来了,从结果来看,司徒震撼说的好像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揉了揉眉心,轻叹道:

    “毕竟是自家青魁,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!早知道我就拜在你门下了,我那师父别说仙兽崽崽,猪崽儿都没给过我一只……不过,这份机缘,按理说应该是许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造之物,先到先得,哪有专属于谁的说法;左凌泉福缘比许墨大些罢了,再者这也不是太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仙兽崽崽还不好?”

    “吃人的不叫仙兽,叫‘妖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

    山庄内的逐杀,持续了将近一刻钟。

    唐铁鸿毫无保留地倾泻着体内的真气,用大炮打蚊子的力道,把修为全用在刀把上,无情碾压着下方逃窜的男女。

    半步幽篁修士的气海虽然浩瀚,但底蕴再厚,也经不住这样瞎糟蹋。

    唐铁瑾打了半天后,渐渐也发现体内从没有使用过的浩瀚气海,开始变得薄弱。

    眼见下面两个小蝼蚁,抱头鼠窜半天依旧生龙活虎,唐铁瑾知道这么打下去不行,想了想,抬手凝聚出了一杆通体晶莹的冰枪,掷向了抱头鼠窜的左凌泉。

    飒——

    雨幕中破风声急响,雨粒靠近冰枪就化为了冰粒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没有章法地乱打,但这忽如其来的一下,差点要了左凌泉的老命。

    左凌泉为了耗去唐铁瑾体内的真气,每次躲闪都做出很惊险的模样,让唐铁瑾觉得再努力一下就能把他打死。

    这次也是一样,左凌泉一个飞扑,险之又险的躲开了刺击,却没想到冰枪蕴含的寒意极其恐怖,插入地面的瞬间,被水流淹没的地面,就凝结为冰块,把方圆三丈都变成了冰面。

    左凌泉尚未起身,半截身体就被冻结在了冰块之中,当场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!

    左凌泉脸色骤变,下一刻,唐铁瑾便再次丢出一杆冰枪,直刺他的胸腹。

    左凌泉半边身体陷入冰层,很难及时抽身,只能展开了凤凰护臂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冰枪如脱弦之利箭,刺在凤凰盾牌上,撞得粉碎,但蕴含的天地之威并未消失,竟是连着盾牌,把后面的左凌泉一起冻成了冰疙瘩。

    左凌泉身体冰封在通体晶莹的冰块中,强行挣脱,只在在冰块上崩出无数龟裂纹路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还怎么跑!”

    唐铁瑾目露凶光,身形刹那移动到侧面,抬手又是一冰枪。

    姜怡瞧见此景,脸色是真的白了,疯狂冲向左凌泉,想要为其格挡;但两人为了拉扯距离很远,她速度再快也难以冲到跟前。

    只听嚓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冰枪刺入了包裹左凌泉的冰块,再次碎裂,把冰块扩大的一整圈儿,困在其中的左凌泉毫发无伤!

    ?

    姜怡一愣,有点莫名其妙,迅速躲在了大冰块后面,用蕴含地心火的宝剑红娘子,劈砍困住左凌泉的冰块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也暗暗松了口气,他五行亲水,被困在冰块里并不难受,连气血阻塞都没有,当下把全部力量,都用在了碎冰之上。

    咔咔咔——

    冰块上裂纹不断。

    唐铁瑾丢了几根冰枪,围困左凌泉的坚冰越来越厚,也发现这么打不行,他迟疑了片刻,没有再做无用功,转而想把躲在冰块后的姜怡冻住;但姜怡围着冰块转圈儿,冰枪很难出手,只能踩着浪头拉近距离。

    唐铁瑾速度极快,刹那就来到了冰块近前,手持冰枪当作兵器,想要近身搏杀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!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满是断壁残垣的废墟下响起一声轰鸣,倒塌的房舍炸开,一道人影从废墟下冲了出来,花白头发随风飘散,斗大的拳头爆发出白色流光,一股似是能撼动神佛的强劲拳意扑面而来,势能崩山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

    宋驰?!

    唐铁瑾没料到宋驰还活着,往年早被宋驰打服了,忽然瞧见此景,惊的急急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宋驰是地道的江湖人,知晓隐忍一击,比脑袋发热打一万拳都有用,被砸进房间后,知道根本摸不到唐铁瑾,所以一直在暗处等待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,关乎他们三人生死,必须倾尽所学、万无一失、榨干这具身体所有的潜力,才有可能在这种仙人相搏的情况下,争取到一丝渺茫的胜算。

    现在机会来了!

    宋驰等到了唐铁瑾擦肩而过的瞬间,而他的拳头,也在这一瞬间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宋驰赌上性命的一拳,也是证明自己的一拳。

    宋驰浸淫武道一辈子,自认凡世江湖无人能及,却被唐家压了整整十年,差点心灰意冷退隐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唐铁瑾是仙人,那就无需多言了。

    他这拳头凡人接不住,打的就是仙人!

    “喝——!”

    宋驰须发皆张,发出一声雷霆般的暴喝,手上铁拳直接砸向唐铁瑾太阳穴。

    唐铁瑾修为碾压宋驰,但论天赋和武学造诣,和宋驰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被宋驰近身,唐铁瑾感受到了那股势不可当的拳意,毫不犹豫展开了护身罡气,墨黑铠甲也覆盖在了身体表面。

    宋驰拳头上裹挟着白色流光,毫无避让地砸进了护身罡气,袖袍瞬间粉碎,甚至搅烂了胳膊上的皮肉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影响他把这此生巅峰的一拳轰出去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废墟间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宋驰皮开肉绽的拳头,砸在了唐铁瑾的太阳穴上。

    唐铁瑾的护身铠甲只出现了裂纹,并未破碎,但受到的伤害,就好似一记铁锤抡在了头盔上。

    只听“嘭——”的一声闷响,唐铁瑾被这一拳砸得直接往侧方飞了出去,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而也在这一瞬间,左凌泉在姜怡的协助下挣脱了坚冰。

    左凌泉抓住机会,手持墨渊剑,把速度提升到极限,刹那闪到唐铁瑾近前,抬剑直刺,点在了铠甲出现裂痕的太阳穴位置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剑鸣如沧海龙吟!

    没有护身罡气阻挡,黑色剑气炸碎了唐铁瑾护住头部的黑甲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唐铁瑾连中一下拳一剑,整个人如同破麻袋般摔在了废墟之间。

    不过,半步幽篁的体魄,强得实在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有铠甲阻挡和无垢金身,哪怕左凌泉全力一击,也没能洞穿唐铁瑾的头颅,只是在头骨上开出了一个凹槽,削掉了半张脸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唐铁瑾一声痛呼,落地之时已经变成了半张鬼脸,脸侧白骨外漏。他毫不犹豫翻身爬起,踩着水流朝天上飞去。

    灵谷八重可以御物凌空,唐铁瑾显然会这一手,虽然没有飞剑,但驾驭水流,也足以飞出不短的距离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唐铁瑾要飞走,心里顿时一急,咬破手指想用囚龙阵把唐铁瑾压下来。

    可他还没开始掐法决,就发现唐铁瑾在半空之中身形一转,望山庄的后方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他要去拿东西,快追。”

    姜怡眼见到手的大肥羊要携款潜逃,哪里肯放过,提着剑就跃上断壁残垣,往后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左凌泉肯定不会让唐铁瑾逃走,人逃走东西也得留下,他朝唐铁瑾追去,急声道:

    “宋老!”

    宋驰一拳出手后,发现唐铁瑾升了天打不到,正疑惑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拳头。

    听见呼唤,宋驰才反应过来,转身跟着左凌泉追了过去,速度比左凌泉慢一些,但比姜怡快出太多,奔跑间还来了一句:

    “仙人也不过如此,老夫还以为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是宋老厉害。仙人也是人,能在世俗江湖爬到顶点的人,到哪儿都不会变成废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两天状态不好,更新得放缓两天,实在抱歉了or2!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