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四十六章 幽池腐骨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咯吱咯吱

    清晨时分,风吹着雨珠砸在窗户上,老旧窗户发出细微轻响。

    客栈房间里,姜怡脸色红润躺在床榻上,睡相甜美如同婴儿;手搭在左凌泉的胸口,腿也架在了左凌泉的腰上,睡裙扯开了些,软甲勾勒出的曼妙曲线依旧展现了出来,软甲由蛇鳞炼制,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盘在身上的美女蛇。

    姜怡往年独居,都喜欢和冷竹睡在一起,显然没料到自己睡着后,会摆出这样不正经的动作。

    左凌泉其实也没料到,本来他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,哪想到半夜的时候,姜怡就开始了先是滚到他的跟前,在他身上摸了几下,手停留在胸口,当是在疑惑冷竹的胸怎么没了;然后又睡相很不老实的蹭来蹭去,还呵气如兰,差点把他蹭的没克制住。

    好在熬了一晚上,天终于亮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偏过,在姜怡唇儿上点了下。

    “嗯~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睫毛颤动,慢悠悠睁开双眸,先是茫然看向周边,发觉自己的姿势不对后,双眸瞪大,迅速退到了墙边,抱着被褥惊慌道: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把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来还没睡醒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左凌泉躺着没动,眼神无奈:

    “我躺的还是昨晚的地方,连屁股都没挪一下,能把公主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眨了眨眼睛,察觉到好像是自己先动的手,脸色猛地一红。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镇静,利落翻身越过左凌泉,站在了地面,岔开话题道:

    “快起来,还得去查案子,万一又有百姓失踪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跑到了屏风后面,开始换裙子。

    左凌泉笑了两声,也没调侃姜怡,起身换上干净衣裳,又把符夹、佩剑等物挂在身上,取出鸟食和虫食,给两个小宠物喂早饭。

    小甲虫吃了不少裂脉蜈蚣,如今倒是有点灵宠的模样了,模样没变,但毒性明显刚猛了些。至于怎么看出来的,倒是简单团子体型变大,如今能一口吃下小甲虫了,但叼着含了下,发现味道不对,就‘呸~’的一口丢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黑黢黢的小甲虫倒也不生气,把干蜈蚣拖进瓷瓶里面,还趁着团子没注意,顺道偷了一粒干果回去,等团子发现,已经钻进了瓷瓶,气得钻不进去的团子,把瓷瓶踢得满桌子乱转。

    姜怡也需要吃饭,不过仙家集市卖的有‘辟谷丹’,可以让炼气修士短期不吃东西,出门在外就餐麻烦,姜怡吃了一颗,倒也不用劳烦未婚夫下楼买早点了。

    在客栈里准备了片刻,两人都带好了装备,一起走出客栈。

    外面还下着雨,哪怕是天亮了,小镇看起来依旧阴沉沉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吓两人一跳的李大娘,浑浑噩噩地坐在门口;街上多了些百姓,也有些许江湖人驾车骑马,从西边过来,朝郡城行去。

    左凌泉带着姜怡先在镇子上打听大黄岭那边的消息。只是两人转了一大圈儿,也没听到县城外面闹凶兽的传闻,反倒遇到不少市井婆姨在说闹鬼的事儿,听说还有个撞鬼跑回来的人。

    左凌泉根据消息,来到县城里的一处民宅。宅院里在做法事招魂,他偷溜进去看了眼,被招魂的人昏迷不醒,正在被郎中医治,也问不到东西。

    在城中打探无果后,左凌泉只能采取笨办法,和姜怡一起前往大黄岭,自己寻找线索。

    大黄岭在澎峪县城北侧,还有四十来里山路,路上有个把村落,其他地方都荒无人烟,只能看到山坡上的几块地。所谓的‘大黄岭’,只是群山之间一座比较大的山岭,山坳之间有小河,大雨之下河水浑黄。

    姜怡昨晚上洗得白白净净,等走到大黄岭附近,又变成了落汤凤凰。团子的白毛打湿贴在了身上,看起来也瘦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狼狈,姜怡的神色倒是很认真,手里持着木棍,在树丛间翻找查看,偶尔也会看下树干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深山并非没有人迹,偶尔也能遇见樵夫开辟出来的小道,可惜雨水把大部分痕迹都冲干净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也在观察蛛丝马迹,但没有姜怡看得那么细,找了片刻实在一无所获,开口询问道: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姜怡神色认真,冒着雨在草堆里翻看,平淡回应:

    “找粪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古怪的?凶兽也好灵兽也罢,习性和寻常鸟兽区别不大;就比如团子,和寻常麻雀一样爱吃种子、睡觉习惯性找安全软和的地方。能闹出事儿的凶兽,多半都是猛兽误食灵草变化而成,猛兽都有自己的领地,会以排泄物圈地,找到就能确定种类和大概活动范围。”

    姜怡认真说完后,轻哼道:

    “这种脏活累活儿,捕快经常干,你这种出身豪门的富家少爷,不晓得这些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晓得这些知识,但确实没想到还能这么反向追踪凶兽,他轻笑道:

    “还是公主见多识广,不过大下雨的,我们又没带猎犬,满山找屎怕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姜怡找了半天一无所获,也知道这个法子不行,她让左凌泉把探宝罗盘取出来,拿着在山岭间兜兜转转:

    “凶兽出没的地方,必然有天材地宝,再不济也有几根灵草,多半都在凶兽巢穴附近,以前在大丹,缉捕司就顺藤摸瓜找到不少好东西,都被我……上缴国库了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眼角含笑,见此也瞎找了,老实担任御前侍卫,跟在姜怡背后,在偌大山岭之中搜寻。

    只可惜,哪怕姜怡有追踪凶兽的经验和探宝罗盘相助,也不可能在没有凶兽的地方找到踪迹。

    姜怡拿着罗盘,在大黄岭从早上一直转到了黄昏,搜索了方圆近十里的所有犄角旮旯,别说灵草或者凶兽粪便,连根毛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天色黑得很快,雨水逐渐变大,天空响起了闷雷。山风和树叶摩擦,发出‘呼呼’声响。

    两天仔细找一整天,直至天完全黑透,才在大黄岭的半山腰上,发现些许异样。

    姜怡从左凌泉手上接过照明珠,看向蜿蜒小道旁边斜坡上,用棍子拨开灌木野草,开口道:

    “草杆和树枝被压断了,应该是有人从上面滚下来过。不过范围不大,只有一个人滚下来,没有凶兽追逐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点头,抬眼看向上方山坡约莫四五丈高,往上应该是个平地。他先让团子先飞上去看了看,确定没有什么异样后,才搂住姜怡的腰,几个大步冲上了山坡。

    山坡上是一块空地,靠近山壁旁有一栋年久失修的山神庙,屋檐垮塌大半,能瞧见里面破烂的神像。

    神像倒在地上,断了一条胳膊,雨水从破洞里瓢泼而入,洒在干裂的神像上,神像头颅面朝外面,刻出来的双眼,好似正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姜怡微微皱眉,先是在山神庙前面的空地上找了找,没有发现踪迹,又来到破庙前方,指向神像前的一堆乌黑痕迹:

    “有人在这里生过火,旁边还有一捆药材和干粮,应该是在山里挖药的药农,在这里生火做饭,遇上了什么东西,吓得跑了出去,滚下了山坡。”

    “遇上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感觉事情有点不对,他拿出缉妖司的案卷又看了一遍,确定上面写的是‘似有凶兽出没’后,又收了起来:

    “我怎么看这都没有凶兽,更像是闹鬼了,县城里的传言,可能不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姜怡在宫里摄政几年,已经养成了习惯,越是紧张的时候,神色越是严肃稳重。她左右扫了几眼,轻声道:

    “你连活人都不怕,还能怕死人?”

    左凌泉倒是不怕,只是握着剑柄道:

    “我剑再厉害也对付不了魂魄,怕不怕都没啥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还能被吓跑不成,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姜怡从腰后取下了符夹握在手里,小心翼翼进入了破败山神庙,在其中寻找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呼呼

    山神庙四面透风,进入之后雨势不减,反而更多了几分阴森。

    左凌泉取出了墨渊剑,和姜怡背靠背行走,注意着周边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姜怡强自镇定,低头检查着各种痕迹,但看着看着就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好像也有东西看着她!

    姜怡目光移向旁边倒在地上的山神石像,刻出来的空洞双眼,似乎在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姜怡觉得瘆人,想用木棍把石像头颅戳开。

    但刚抬起手,就发现石像的双目里,慢慢淌出了乌红血水……

    霹雳

    又是一道电光闪过!

    姜怡猛然站起身,心跳如擂鼓,脸色发白,死死盯着石像。

    石像又恢复了原样,只剩下一双灰白的眼睛盯着她,雨水从上面淌下,好像方才只是错觉。

    姜怡靠紧左凌泉,轻声道:

    “这地方不对劲,你看到石像眼睛流血没有?”

    背后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山神庙内阴风阵阵,只能听见幽寂雨声。

    姜怡身体微僵,团子也吓得钻进了姜怡的袖子里,山神庙里陷入死寂,好似没有任何人,又好像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姜怡额头滚下冷汗,想要回头查看,左凌泉却在此时出声提醒:

    “别转头。”

    姜怡动作顿住,虽然没有回头查看,但明显瞧见山神庙的墙壁上,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在动,脑海里还有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啊~疼~娘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凄厉却又很沙哑,喉咙里似是塞着血沫,又好似从水底传来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姜怡脊背发凉,感觉到那东西在靠近,她咬了咬牙,郎声道:

    “我堂堂一国公主,真龙子孙,岂能怕孤魂野鬼,吓我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间从符夹里取出了一张五雷符,注入真气抬手就丢向了背后。

    符箓出手便在半空展开,下一刻!

    轰轰轰轰轰

    五道震耳欲聋的雷鸣,在破败山神庙中响起,刺目白光把庙宇化为雪白。

    雷法为万法之首,至刚至阳,连拥有肉身庇护的修士遇上雷劫,都能被劈得魂飞魄散,世间魑魅魍魉根本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之间,山神庙里便恢复如初,再无方才诡异场景,连雨声似乎都清晰了些。

    姜怡迅速回头,看向庙外:“怎么样?劈死没有?”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锐利,拉着姜怡跑出山神庙外:

    “吓跑了。上次有人在这里遇见,我们又遇见,肯定就藏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姜怡肩膀都在微微发抖,眼神却很镇静,沉声道:

    “惑乱心神的小鬼罢了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奈何不了我们。若是不找到弄死,肯定还有百姓被祸害。”

    小鬼比上次地底那只火鸟弱小太多,左凌泉被吓了一跳不假,但并未生出退意。他取出了一把照明珠,把周围照得雪亮,靠在姜怡背后:

    “你找,我注意周边,真看到什么不要慌,都是假象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慌就行了,瞧把你吓的。”

    姜怡嘲讽了一句,把银色面具戴上,从符夹里取出剩下的两张五雷符,缓步沿着山坡行走,不出片刻,在山神庙附近发现了一条山涧。

    山涧顺着山坡往山坳之间的小溪流去,源头是一个半人高的洞口,仔细闻去,溪水带着一股恶臭。

    姜怡捏着符箓,往洞口里走去:

    “尸体肯定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注意着后方,明显感觉到后方的山洞里寒气逼人,或者说是阴气很重,他开口道:

    “我走前面,你注意背后。”

    说着左凌泉转过了身,缓步往山洞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山洞只有半人高,像是水冲出来的,看痕迹未曾有人涉足过,臭水漫过脚踝,隐隐还有黑色雾气弥漫,极为刺鼻,左凌泉都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哗哗

    两人弯腰进入狭小洞口后,外面的雨声便静了下来,只剩下水流从脚下淌过的轻响,在洞里显得幽森而诡谲。

    姜怡心跳很快,一手拿着符箓,另一只手抓着左凌泉的袖子,轻声道:

    “还有多深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走了约莫七八丈,眼前的黑雾已经浓郁到看不清身前几尺,而怀里也响起‘嗡嗡~’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!”

    “小甲虫在扑腾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稍显疑惑,从怀里取出小瓷瓶,打开盖子。

    嗡嗡嗡~

    黑色甲虫从瓷瓶里面飞了出来,在黑雾里面转圈圈,能看到黑雾被搅起了一个漩涡,飞速朝甲虫汇聚。

    左凌泉没想到小甲虫还有这种作用,他放慢脚步跟随,让小甲虫在前面飞;不过片刻时间,山洞里的黑雾便被吸的一干二净,两人也来到了一个空旷地洞内。

    地洞当是天然形成,面积挺大,下方是幽绿水潭,腥臭味扑鼻。

    连日下雨,水潭的水位线已经漫过了洞口,所以流了出去,旁边还有些高地,最远处能瞧见一个往下淌水的大洞,流出来的是清水,不知源头在何处。

    左凌泉转身绕过幽深水潭,来到了地洞高处,往水潭里丢去了一枚照明珠。

    咚

    照明珠入水,立刻照亮了幽绿水潭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姜怡低头看去,水底的场景,却让两人毛骨悚然!

    只见水潭底部,密密麻麻堆积着无数骸骨,几乎没有一具完整,大半都是碎骨。

    最上面的一具骸骨,当时刚死不久,还连着未腐烂的皮肉,有很多尸虫在骸骨的缝隙、眼窝之间爬行,从水面上看去,犹如一座小型的白骨地狱。

    姜怡饶是见惯了被凶兽咬死的百姓,瞧见这场景,脸色也是化为了煞白: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心难免跳快了几分,他正想开口,耳根却忽然一动,迅速把姜怡挡在身后,目光望向远处淌水的石洞。

    踏踏踏

    极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直至到了石洞附近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能听见脚步,说明是活人。

    姜怡握住剑柄,退开了几步,谨慎盯着洞口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对方发现了他们,抬手就取出一张‘震地符’,扔向远处淌水的洞口,想把洞口炸碎。

    但符箓飞到一半,就听见洞口里传出一声低喝:

    “解!”

    产自伏龙山的上品符箓,在声音传出的瞬间,亮光消散了一干二净,落向了水面。?!

    左凌泉目光错愕,没想到符箓也能被人反向破除,他知道遇到了罕见的劲敌,毫不犹豫冲向洞口,咬破手指,在洞口外的石头上洒上了一圈儿血迹,同时抬手飞速掐诀:

    “伏龙镇妖,宝塔囚龙……”

    而石洞内的人,显然知道左凌泉在作法,身形刹那间冲了出来,一袭青色道袍凌空招展,人尚在半空,双手已经开始掐诀,身形爆发出青色流光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但青衣人影修为明显高出一大截,掐诀速度比左凌泉快出不少,明明后出手,却同时和左凌泉呵斥道: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轰隆

    空旷石洞内劲风骤起,黑色与青色真气化为洪流冲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姜怡迅速后退,抬眼却见两座九层高塔凭空而现!

    高塔虚影一黑一青,造型一模一样,从上方砸下,落在了相距甚远的两人头顶。

    轰轰?!

    三人同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左凌泉脚下的石头地面出现裂纹,整个人被压得单膝跪在了地上,硬靠长剑支撑身体,才没直接趴下,眼中难掩震惊。

    青衣人影眼中的震惊同样不小,出来就被九层镇妖塔砸在头顶,直接被压入了幽绿尸水池之中,双脚陷入累累白骨。

    青衣人影反应极快,左臂上的手套炸裂,露出一条白玉般的胳膊,上面流光闪动,一道碗口粗雷霆炸开了池水,直击左凌泉面门。

    霹雳

    左凌泉心思绷到极致,面对难以匹敌的对手,岂会等着挨打,在宝塔压下来的同时,左臂袖袍炸裂,提前展开了凤凰护臂护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轰隆

    惊天动地的雷霆劈在凤凰盾上,连整个山洞都跟着震颤了下。

    虽然没能攻破凤凰盾,却也把左凌泉震得身形不稳,差点被九层高塔压趴下。

    展开护臂格挡之时,左凌泉也没闲着,右手迅速丢出了九把长剑,每把剑都提前附上了十枚白玉铢,插在水潭上方,最后一把插在了正中。

    等雷击刚过去,左凌泉后背扛着高塔,抬手迅速掐诀:

    “玉堂敕令,八荒朝礼……”

    青衣年轻人被压在水池之下,发现雷击无效,也在飞速抬手掐诀,浑身真气倾泻,在石洞水池的上方凝聚出了一团雷云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

    雷云之内青紫电光闪动,威势骇人,若是爆发出来,把整个石洞炸成废墟也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眼见雷云凝聚,左凌泉也掐完了法决,把手上血珠洒在顶端的长剑之上,沉声道: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“咕噜”

    水下紧接着也传来了声响,不用猜也知道是“震”。

    只是青袍年轻人话语出口,上方的雷云却没爆开,反倒是迅速土崩瓦解,被压向了水池。

    嗡嗡嗡

    九把剑急速颤动,将山洞内迷乱的气体全部压在了水面。

    下方的青衣年轻人被囚龙阵压住难以抽身,发觉术法失效后,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抬手再次掐诀。

    但封魔剑阵之下,无论是术法还是符箓,甚至丢出的几件法器,都毫不意外地出手便失去了控制,全部沉到了水底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一瞬之间,山洞里便嘈杂声一片,汹涌的气劲,冲击的姜怡都贴在了石壁上。

    姜怡知道左凌泉同时维持着囚龙阵和封魔剑阵,哪怕有白玉铢支撑剑阵,消耗也如同泄洪,根本撑不了多久,连忙取出白玉铢,捏破后丢在了水潭周边的长剑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看出下方之人绝不是散修,年纪看起来不大,能有这些通神手段,只可能是九宗内门。他急声开口道:

    “兄弟是何方神圣?这也没什么天材地宝,别他妈自己人打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水池下方,青袍年轻人也在强行控制着囚龙阵,同时设法冲开封魔剑阵,消耗不比左凌泉小,闻声开口道: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……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左凌泉强行控制着阵法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你先撤阵法,不然我掏杀招了,不小心把你打死,你家师长别他妈来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水底的青袍年轻人被封魔剑阵压着,没法施展神通,哪里敢撤已经出手的囚龙阵?

    他眼神微冷,强行催动囚龙阵,压在左凌泉身上的青色九层高塔流光爆绽。

    左凌泉只觉身上猛然变沉,根本扛不住,怒声道: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

    话落握住墨渊剑的剑柄,剑意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无与伦比的穿透力席卷整个山洞,连压在左凌泉身上的青色高塔都晃了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望向袍年轻人的目光,犹如看着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青袍年轻人眼中再次露出错愕,应该是没想到左凌泉真藏着杀招,起手威势还这般惊人。

    他没有丝毫迟疑,松开了双手。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左凌泉身上的九层高塔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左凌泉方才根本就出不了剑,只是虚张声势罢了;他目前所剩的真气仅能勉强出手一剑,转身逃跑估计跑不过面前这厮,当下只能撤去阵法保留真气,以护臂挡在身前,持剑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哗啦

    阵法刚刚消失,青袍年轻人就从尸水池子里跃了出来,落在地面的石头上就是一阵干呕:

    “呕……咳咳……你是上官九龙?”

    左凌泉不是上官九龙,但这种时候他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正是,阁下是?”

    青袍年轻人就知道是如此,这世上能同时会封魔剑阵和囚龙阵的,只有铁镞府嫡传。他眼中满是恼火:

    “我伏龙山许墨,雏龙榜第八,就在你前面排着,你没见过我人,还没听说过这胳膊?”

    许墨抬起左臂,晃了晃以天地奇珍炼制而成白玉胳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哪有闲工夫了解好事之徒排的榜单,他又不是上官九龙。

    不过面前这货是真厉害,他也不能露出异样。

    南方九宗虽说私底下并非铁板一块,小规模摩擦不断,但‘青魁’这种宗门继承人级别的修士,彼此之间肯定不会下死手。

    因为以后成了宗主,必然要坐在一张桌子上谈事儿,提前结死仇没任何好处;而且也打不死,能成为九宗青魁的都不是善茬,要分生死没那么容易,很可能还没分出胜负,老祖就在天上说话了,到时候还是得老实停手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误认为他是‘上官九龙’,那就不可能再动手,左凌泉为了安全着想,此时也只能冒名顶替,拱手抱拳道:

    “原来是许兄,失敬,我刚出山不久,往日潜心修行,还真没了解过这些。”

    白玉臂许墨,二十岁灵谷六重,同为青魁,硬实力超出左凌泉太多,方才措不及防被两个仙术压住,心里觉得窝火,又开口道:

    “我看见封魔剑阵才没下杀手,不然你以为你能压住我?光修战力不修眼界,遇上个脾气暴的,你方才直接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这话倒是不敢苟同:

    “许兄方才那一雷劈过来,我挡不住就是死,你管这叫没下杀手?”

    “封魔剑阵没出来,我哪儿知道你在施什么术?二话不说就在外面作法,上来就是杀招,我不还手站着让你打?”

    许墨浑身黏糊糊,低头看了眼,觉得很恶心,抬手掐诀念,把浑身乱七八糟的水渍冲散。

    姜怡见这个二愣子真信左凌泉是‘上官九龙’,自然不会戳破,她轻声道:

    “我家少主向来如此,许仙长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是抬手拱了拱:“算我得罪。许师兄怎么在这里?我还以为许师兄在这里藏着祸害百姓,所以先下手为强。”

    许墨愤愤然发泄两句后,心绪也平复下来,眼神示意水潭:

    “听闻此地有阴物作祟,过来驱鬼,你想来也是为此而来。方才我在山洞里寻找孤魂野鬼,听见外面有动静,出来看看,结果倒好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此言倒也没有怀疑‘青魁’都是九宗的掌上明珠,修行资源多得夸张,许墨就算再发神经,也不可能在山沟沟里杀老百姓玩儿,跑来这里若是为了降妖除魔,那就解释得通了。

    姜怡也觉得许墨不是在说假话,她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方才那只厉鬼,出现在了山神庙,被我们打跑了,不知藏在何处,许仙长可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阴气太重,阴物藏得很深,白天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许墨示意淌水的洞口:“我方才从那里出来,你们从山神庙进来,都未曾瞧见的话,那只小鬼定然还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闻言环视空旷山洞,又看向池底,本想问怎么找,可转念一想他堂堂铁镞府青魁,问这么白痴的问题肯定就露馅儿了。于是他收起了佩剑,含笑道:

    “既然许兄先过来,我就不和许兄争夺降妖之功了,在下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准备带着姜怡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许墨并没有让两人走的意思,他取出一叠符箓,依次贴在周围的石壁上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一只小鬼不可能残害这么多百姓,而且鬼魅害人,多半是蛊惑心神,诱使凡人自寻死路,比如掉入水潭淹死;但水潭中尸骸不全,不可能是阴物所为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,只能停下脚步,低头打量。

    姜怡也来到水池边,仔细查看下方的尸骸,皱眉道:

    “骸骨被啃咬过,从齿痕来看,体型不会太大;被撕咬严重的部位都在下肢,很像是被拖进水里淹死后才被啃去血肉。水蚺和四角土龙会把人绞烂,不像是这两种常见的凶兽……”

    许墨听见这些言语,回头略显意外: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,小仙子还是个行家。”

    姜怡以前坐镇缉捕司,被凶兽啃咬的尸骸见多了,轻声道:

    “些许骸骨手腕处有裂痕,应该是手腕被绑缚,死前拼命挣扎所致;这些人是被绑着故意丢进水里,喂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这话,心中不免生出寒意,开口道:

    “这些骸骨应该就是近些年失踪百姓,难不成是某个丧心病狂的,在以活人饲养凶兽?”

    许墨对此并不意外:“世上披人皮藏兽心的祸害不在少数。此地能出现阴物,应该是日积月累之下积攒了太多阴气,从而导致其中执念重的,魂魄死后不消散,弥留世间成了孤魂野鬼。”

    姜怡仅此提醒,倒是想起了什么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我方才隐隐约约听见那只鬼叫‘娘’来着。我们过来的时候,在县城里遇见个老妪,就一个独子,听说很孝顺;自己死于非命,老母却在世间孤苦无依……””

    许墨昨天去见那名吓掉魂儿的农夫,已经知道了小鬼的身份,他摇头一叹道:

    “就是李大娘的儿子,死后放不下家中老母,执念太重,借着此地阴气化为了小鬼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闻此言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姜怡同样五味杂陈,取下了脸上的面罩,询问道: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这鬼除还是不除?”

    许墨脸上有些唏嘘,但贴符箓的动作并未停下: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复生,早日遁入轮回才是解脱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大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是人之残存阴神所化,人之七情乃至记忆早已消散,只剩下一丝执念,你们总不能带着一只鬼跑去让其母子重逢。即便带去了,唯一的可能也是把李大娘吓死,而且还是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许墨贴完了符箓,在水池旁边盘坐:

    “生死轮回无休无止,我辈修士降妖除魔,做的只是把不该存在于世间的东西送入轮回,凡世爱恨情仇,不归我们管。”

    姜怡思索了下,觉得这话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左凌泉想了想道:“斩草要除根,不然送走这些孤魂野鬼,后面还会冒出新的。许兄方才可探明源头?”

    许墨取出法铃,摇头道:

    “以风水走向来看,暗河通向西北,尚未找到源头;这是你铁镞府的地界,以上官兄的手段,找到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我有个锤子手段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点头,拱手抱拳道:

    “那我前去解决根源,许兄在此做法,想来不需要人护道,我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带着姜怡走出石洞。

    许墨正欲做法,又低头看向池水:

    “你的灵宠不要了?”

    左凌泉脚步一顿,才想起来他的小虫虫,转头看去,却见小甲虫在池子里撒欢儿似的游泳,并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左凌泉想把小甲虫叫回来,但完全不晓得该怎么叫,一时间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光吃不干事的团子,还有点作用,从姜怡的袖子里飞出来,煽着翅膀飞到池水上方,抓起了小甲虫。

    许墨抬眼瞄了下团子,稍显意外:

    “这鸟真肥,长得和个球似的,什么品种?”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团子卖力扑腾着与体型不搭调的小翅膀,有些不高兴,不过在左凌泉的目光下,还是装作听不懂的模样,落在了肩头。

    左凌泉随意回应一句:“白玉鸡。”,转身走出了洞口。

    许墨目送两人离去后,手持铜铃轻轻摇晃,嘴里默念咒文,石洞周围的符箓也亮起了微光。

    叮铃

    叮铃

    不过摇了两下后,铃声又一顿。

    “白玉鸡……听着有点耳熟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——

    本来想求张月票,结果发现月票排名太低,求了也没啥意义,但不求点东西,感觉白爆更了,所以……

    求财神爷保佑兄弟姐妹们财源滚滚o!

    (59/380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