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三十五章 以人为镜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晨钟暮鼓。

    浑厚钟声响彻一望无际的街市,临渊城的王侯公卿、三教九流,开始新一天的忙碌,整座京城看起来除开大了些,和万里之外的东华城并没有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巍峨皇城之内,无数臣子齐聚正殿,商讨着诸国政事。

    左凌泉穿着一身黑色鱼鳞甲,腰间佩剑,做大内侍卫的打扮,站在白石御道下方,等着早朝会的结束。

    御道两旁也站了很多大燕朝的金瓜武士,虽然都是俗世军伍的打扮,但从气势上,就能瞧出全是武修出身,铠甲上都带着铁镞府的徽记。

    铁镞府最出名的是一锏一盾,是因为那是上官老祖常用的兵器,实则铁镞府的修行路数很多,刀枪剑戟、斧钺钩叉都有,走兵家战阵的路数,有进无退、大开大合,铁镞府的‘镞’字,便来源于‘箭镞’,取‘箭出不回头’之意。

    等待不知多久,东方的日头逐渐来到天空高处,蔚蓝长空多了几片流云,一声‘退朝’从宫殿里响起。

    朝臣鱼贯而出,姜怡作为异国公主,礼遇很高,走在朝臣的前面,身着一袭华丽宫裙,步履盈盈间女王范十足,后面跟着冷竹和贴身嬷嬷打扮的兰芝。

    左凌泉扶剑而立,待姜怡从面前经过后,跟着姜怡出了宫城,前往隔壁的太妃宫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姜怡保持着威严大气的气度,直至穿过宫门坐上车辇后,双肩才松了些,抬手轻拍胸口:

    “大燕朝的正殿好大,约莫有两三百臣子,以前我都是坐在上面听朝臣说话,还不觉得有什么,真站在下面听宣,才明白什么叫‘伴君如伴虎’,压力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冷竹站在殿外等待,对此深有同感:

    “是啊,我都没敢乱看,听声音,公主比其他几个小国的臣子厉害多了,那些小国使臣,说话都结巴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坐在跟前,勾起嘴角夸奖道: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好歹也是我们的摄政公主,别的不行,气场这块拿捏的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姜怡杏眸一瞪,却也没有心思和左凌泉吵架。说起修为不行的事儿,她倒是想起了什么,有些好笑的道:

    “对了,我昨晚上做梦,梦见我学会了那招‘火龙术’,把汤静煣打的叫姐姐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,还没来得及评价姜怡的精神胜利法,旁边的冷竹,就小声嘀咕: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怪不得昨晚上,公主睡着了忽然掐我胳膊,还一脸得意的表情,嗯……看起来很嘚瑟……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姜怡笑容一僵,双眸微眯看向冷竹。

    冷竹低下头去:“我……我记岔了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暗暗摇头,觉得好笑,也没开口打击未婚妻的自尊,只是道:

    “忙完这事儿,有小半年的时间修炼,静煣不喜欢打打杀杀,多练练肯定就能追上。”

    姜怡眼神一凝,又望向左凌泉:

    “呵~都改口叫静煣了?她要是真把上官老祖的神通教你,是不是要改口叫‘煣儿’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怡宝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姜怡微微歪头,觉得这爱称好古怪,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什么怡宝,难听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怡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还是叫我公主吧,龙离也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闲聊之间,几国的使臣队伍,来到隔壁的太妃宫外,众人从空旷许多的殿前广场上,进入了宫城的正殿,遥遥可以瞧见宫殿的最深处,展开了一道珠帘。

    使臣队伍会在正殿里受到宴请吃饭,并给皇太妃送上生辰寿礼,时间估计会持续很久。

    姜怡带着兰芝和冷竹进去,左凌泉只是大内侍卫,自然不好跟着入席,依旧站在大殿外的台阶下,等着宴会结束。

    随着太阳升到天空的正中,后方宫殿里传来了琴瑟之声,穿着美艳又不失大气的宫廷歌姬,从正殿飞檐下鱼贯而入,在殿内跳起了宫廷舞。

    左凌泉不方便回头欣赏,只是有些无聊的瞄着天空飘来飘去的流云,不知过了多久,脚下忽然传来一声:

    “喵~”

    左凌泉低眼看去,台阶角落,不知从哪儿跑来一只白色的长毛猫,浑身雪白,一双碧眼,长得极为漂亮,看起来就和猫里的公主似得。

    左凌泉练剑只为强己,而非杀生,并不缺乏爱心,瞧见只很漂亮的小猫,自是笑了下,本能的就‘啧啧’两声去逗。

    结果白猫很给面子,迈着小碎步走到了跟前,用肉垫踩了踩他的云纹长靴,一副‘要抱抱’的架势。

    左凌泉不好随便撸别人家的猫,只是用鞋尖逗着白毛。约摸过了片刻,大殿拐角的宫墙后,有几个小宫女跑了出来,发现猫在他跟前,连忙冲他勾手,又指了指白猫,似乎是想把猫带回去,又怕被宫殿里的臣子瞧见,所以请他帮忙。

    左凌泉是外臣,和站岗的御林军不一样,可以走动,见此俯身抱起了白猫,从台阶下方走到了拐角,递给了几个貌美可人的小宫女:

    “这猫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小主子跑丢了,吓死我们了,还好找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小宫女连声感谢,目光在左凌泉脸上流连片刻后,一步三回头的跑向了宫城深处。

    左凌泉摇头一笑,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等待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没等多久,方才瞧见的小宫女又跑到了跟前,恭敬行了一礼: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把小主子找回来,主子请将军去御花园一趟,说是要当面答谢,将军请吧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左凌泉一愣,想开口拒绝,但这里是俗世皇城,人家派宫女过来请,直接拒绝显然不对;他回头看了眼正殿,宴会才刚刚开始,身上有天遁牌联系,倒也不怕走丢,想想还是跟着宫女走向宫城后方。

    太妃宫并不小,不过住人的地方看起来不多,穿过正殿左侧的千步廊,便到了一座风景秀丽的园林内。

    园林满是假山奇石、奇花异木,游廊下方是碧绿湖泊,里面放着万尾锦鲤。

    左凌泉有些茫然的走到游廊尽头,来到了一座临水的观景石亭内。

    石亭外站着诸多宫女,里面有两名宫女手持孔雀羽扇,轻轻煽着小风。

    亭子里的石桌旁,一名身着金色凤裙的宫装美妇优雅侧坐,膝上趴着白色小猫,正低头捋着猫儿的毛发。

    左凌泉略微扫了眼,可见这个宫装美妇,如墨黑发盘起,虽不施粉黛或佩戴珠玉,但面容白璧无瑕、姿容自生,身段儿不是很张扬,却也不算婉约,方方面面都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气质更是独特,看似端庄柔雅带着熟美佳人的韵味,却又无形中散发出高不可攀、拒人千里的清寡,让人感觉很奇怪,就好像是这个宫装美人,不该穿着这一身嫔妃的裙装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皇太妃在大殿宴客,而且快一百岁了,因此没猜出面前这个妃子的身份。她目不斜视跟着宫女走到附近,拱手行了个礼:

    “不知阁下是……”

    宫装美人提起眼帘,勾起了一丝笑容,眼神示意旁边的宫女:

    “赐座。”

    笑容很好看,‘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’恐怕就是形容这种笑容,但不知为何,左凌泉觉得这笑容很不暖,就像是按部就班在该笑的时候笑了一下,并没有情绪参杂其中。

    宫女得令后,搬来的一张凳子,放在了跟前。

    左凌泉并不想久留,正想开口婉拒告辞,却听见宫装妇人说道:

    “你叫左凌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话语顿住,有些疑惑的抬头。

    “我执掌缉妖司八十载,靠近皇城的修士,都会过目调查背景,你不必心怀疑虑。”

    八十载?

    左凌泉愣了下,才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:

    “娘娘是皇太妃?嗯……那正殿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太嘈杂的地方,席间起身过来看看狸奴,却被它跑没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点头。使臣队伍出使他国,所携带的修士乃至仆役,都要和对方报备,这是两国邦交的规矩,避免有人刺杀天子引起两国战乱;这位快百岁的少妇奶奶,知道他姓名倒也没什么可奇怪的。

    左凌泉犹豫了下:“狸奴已经找到,方才我也没出力,皇太妃娘娘不必这般厚待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轻柔捋着白猫,眼神始终望着花园里的秀丽山水:

    “在宫里待的久了,闷得慌,看你天赋不错,就想聊聊。我以前也是修行中人,对这方面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一百岁的老奶奶长这样,瞎子都能看出是修行中人,而且修为绝对不低。

    左凌泉摸不清意图,见她没有送客的意思,只能坐下,摇头道:

    “在下也称不上有天赋,就练了几年剑罢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又勾起唇角笑了下,笑容和方才没区别:

    “你倒是自谦。不用心怀戒备,在大燕朝走动的道上仙师,都会在缉妖司登记造册,只有犯事儿的野修才会躲着我。山上人可能不讲规矩,但俗世朝堂讲国法,不会错罚一个无罪之人,也不会漏掉一个有罪之人,这是立国之本。”

    ‘法’本来就是统治的根基,左凌泉对这句话并未反驳,想了想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刚从大丹出来,对修行之事了解的也不多,确实没什么值得聊的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,以人为镜,才能明自身得失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看向左凌泉,平静询问:

    “大丹是不毛之地,物资匮乏,很难出仙家的好苗子,灵谷修士都没几个;你年纪不大,能在那种地方出头,以前是怎么修炼的?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于这个,倒也没必要撒谎:

    “埋头苦练,勤能补拙罢了,那地方想找机缘也找不到,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“靠毅力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微微颔首:“既然靠大毅力走到这一步,以你的本事,应该继续往山上爬,怎么在一个小国使臣队伍里混迹?”

    “继续往上爬,和跟着使臣队伍行走,冲突吗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点头:“修行一道,一步慢、步步慢,待在凡世俗事缠身,对修行影响很大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明白这位皇太妃意思了,面对初次相逢的人,他也不想交浅言深掏心窝子,只是摇头道:

    “太妃娘娘也待在凡世,缉妖司想来也是俗事缠身之地,和我在使臣队伍里当护卫,好像区别不大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微微抬手,让周边宫女退下后,才摇头道:

    “私下你,你叫我前辈即可,仙长也行,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太妃娘娘。我和你不一样,并非自愿待在这里,受师命才如此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这话,倒是愣了下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前辈的意思是,你在不愿意的情况下,在俗世皇城待了八十年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没有否认:

    “受命而为。”

    那不就是自己不愿意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稍作回想:“我们大丹,以前有位前辈,为了报效朝廷,在不毛之地担任几十年国师,修为停滞不前,最后大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,八十年只往前走了几步,不出意外,再过个几十年,就该寿终正寝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:“前辈是犯了什么错不成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今天找左凌泉谈心,便是为了这个,她幽声道:

    “我自认无错,在大燕的名声,你想来也听说过,不是大奸大恶之人;我弄不懂师门用意,才想找你们这些年轻人聊聊,看我是不是活太久,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算是明白了这个少妇奶奶的意图,他迟疑了下,询问道:

    “放弃长生,为国效力,需要的决心和毅力可不小,前辈并非本意,甚至弄不懂缘由,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抚着白猫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师命难违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皱眉:“如果是真心为徒弟着想的师长,应该不会用这种方式,逼着徒弟嫁给不喜欢的人、在不想待的地方待一辈子,从而断了徒弟大道;把人一辈子都毁了,用来对付仇敌都有点残忍,更不用说对待徒弟,还不如一刀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不过,我师长应该不会刻意毁我大道,可能只是用意我没猜出来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可不这么觉得:“大限都快到了,这辈子已经毁了,初衷再好,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见左凌泉和她的想法一样,轻轻笑了下,抬眼看向寄恒山的方向:

    “看来错不在我这边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觉得这前辈挺可怜的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前辈既然觉得师长不会害你,心中不愿的情况下,当时师长怎么说服你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眼神动了下,收回目光,并未回应——她当时连老祖面都没见到,只是给了她一封婚书,她以为老祖有深意,没询问就过来了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等了片刻,明白了意思,有些难以置信:

    “前辈问都不问,就在不愿意的情况下,听从命令嫁给了不喜欢的人,放弃大道待在了凡世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沉默稍许:“我以后师长另有深意,是为了我以后的大道着想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有点弄不懂了:“前辈是为了长生大道,才不闻不问接下自己不乐意的命令,嫁给了一个不喜欢的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修行一道,本就是如此,只要能得大道,就得承常人不能承受之苦,我以为师长是为我好,所以才答应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皱着眉头:“前辈的意思是,为了长生大道,连‘情’之一字都能舍弃;今天为了大道可以嫁人,明天为了大道,就能断绝红尘,往事皆过眼云烟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比这还彻底一些,她生而为仙,根本就没有凡世情愫:

    “我只求大道,所敬者只有父母师长,对其他人没有情意,便不存在舍弃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不是嫁人了吗?男女之情的分量,只在双亲之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只是来当供奉,套个俗世身份掩人耳目,从入京第一天起,就住在老城,连天地都没拜过,也没和皇帝产生交集;皇帝和皇后情深义重,也只把我当仙家供奉,以为我替师门监督朝堂,甚至一直防着我。我在京城恪尽职守做好供奉本分之事,八十年来对周氏并无亏欠,所以不会沾上因果,更无情意,即便以后离开,也不会生心魔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完这些,有些难以置信:

    “前辈不想嫁人还嫁,是因为觉得师长是为了你的大道着想;嫁了人又和世俗婚配撇清关系,在这里独自画地为牢近百年,为的是以后大道之上不生心魔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都待了八十年了,眼见大限将至,修为还无法寸进,前辈怎么不走?怕师长处罚?这辈子都快毁完了,再处罚,也不会比这惨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沉默稍许:“我依旧觉得师长是为我的大道着想,只是我没看透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这宫装美人三句话不离‘长生大道’,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我听前辈说这么久,好像是心中只有长生大道,其他什么都是无关之物。那晚辈斗胆问一句,前辈若是真得了大道,准备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摇了摇头:“在没有得道前,没人知道大道是何物,我走到那一步的时候,自然就知道该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目前不知道,为了修行而修行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算是明白了,他想了想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前辈有没有什么东西,可以为之舍弃长生大道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眼神微动,稍作回想后,才开口:

    “双亲已故,能让我为之舍生的,只有师长,不过师长不需要我庇护。”

    “那打个比方,如果某天师长驾鹤西去,前辈是不是就彻底断绝红尘,再无牵挂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前辈发现,要求得长生,得杀一个无辜之人,不杀就得不了大道,前辈杀还是不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沉默了下来,双眉轻蹙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这个看似简单的假设,实则是一个很残酷的拷问,九成九的修行中人都没法问心无愧的回答;她本该去请教师长,但师长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大道不是儿戏,不会出现这种问题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方才听了这么多,现在也大概了解了这个少妇奶奶的性格,他摇头道:

    “前辈会逃避这个问题,说明知道不能杀,但是想杀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这种问题没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我修行不久,了解的是不多,但如果问心自问,都不能念头通达,那连凡人都做不好,还修什么仙?我感觉这问题还是有意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遇上这种选择,会不杀?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了摇头——他根本不会遇上这种选择!

    他修行的目的,就是为了把剑握在自己手上,不被他人左右。

    如果发现大道和他心中道义相违背,那就是大道错了,他得把大道砍了,砍不了就练到能砍为止;路是自己走的,被机缘、修为、长生牵着走,属于本末倒置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杀不杀的问题。就比如说在我大丹朝,皇帝让我杀个百姓,然后赏我高官厚禄、万世荣华;正常人都不该想杀还是不杀,而是觉得皇帝是个昏君,大丹朝该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愣了下,显然没想到左凌泉会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她仔细思索良久,忽然有点明白,老祖为什么选面前这个野小子——这看待事物的角度,和寻常人确实不太一样……

    上官灵烨沉默片刻后,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看来错确实在我,还没参透师长的深意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轻笑了下:“我感觉没什么深意可猜的,仙都是从人修成的,把人做好自认问心无愧,我爹说我错了,我都得和我爹把道理讲明白,更别说什么仙人师长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没有再言语,只是撸着白猫,暗自出神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,也没再久留,起身道:

    “那晚辈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回过神,露出几分微笑:

    “方才多谢你把狸奴找回来,你们公主在城里买了处宅院,找人打听阵法布置的事儿,我待会让人安排一下,就当是答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实在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异国公主来我朝常住,作为东道主,本就该尽地主之谊。行了,你回去吧,以后我有什么问题,再问你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拱手行了个礼,转身离开了石亭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坐在石亭中,目送左凌泉远去,直至背影消失后,眉梢才微微蹙了下,当是在思索方才的对话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生下来就刻着骨子里的东西,哪能因为一席话就大彻大悟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生而为仙的意思,是从出生起就和凡人划清了界限,知道自己必然站在九天之上鸟瞰众生;书里上一个这样的人物是老陆,不过老陆后来顿悟了,这些以后才会写,毕竟没法一章把一本书全写出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