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二十七章 百年修得同船渡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渡船在栓龙港停留了半天,至暮色时分,缓缓起航,沿着青渎江航道,驶向万里之外的临渊城。

    船只上九成是修士,以散修居多,彼此不熟识,来往甚少,大部分人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渡船房间的规格不可能一样,姜怡作为一朝公主,有所优待,房间比其他人宽敞许多,里面陈设也多了些,算是一个环境清雅的套间儿。

    此时宽大房间之中,三女一男,在圆桌旁围了一圈儿,神色严肃地打量闯了祸的小鸟团子。

    团子规规矩矩地站在茶杯旁边,黑溜溜的眸子望着汤静煣,不时‘叽叽’一声,应该是在说‘鸟鸟知错了’。

    汤静煣身体虚弱,坐着有点累,往前趴了些,把沉甸甸的胸脯放在了桌面上,手儿撑着脸颊,有些不信的道:

    “小左,这小破鸟真会喷火?”

    左凌泉坐在姜怡和吴清婉之间,神色严肃地点头:

    “真的,方才好多人都瞧见了,差点把人蛇烤熟。”

    姜怡双手捧着脸颊,仔细打量肥嘟嘟的团子:“它嘴这么小,能吃蛇?”

    “叽~”团子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吴清婉姿势端庄一些,并未把更沉甸甸的胸脯放在桌上减轻负重,只是坐在圆凳上,用手背撑着侧脸:

    “真聪明,是有点像灵兽。不过灵兽都有天赋神通,团子有什么神通?”

    左凌泉道:“喷火应该算神通,就是火苗太小,估计只能点灯用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让团子白吃白喝这么多年,知晓这好吃懒做的小破鸟终于有点本事了,还有点‘望子成龙’的感觉;她把桌上的灯台移过来,又抓起团子凑到跟前:

    “能点灯也行,至少能省些火石。来,把灯点燃。”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团子有点委屈,看起来不像做这么丢鸟的事儿,不过汤静煣一瞪眼,它还是老老实实地凑到灯芯前,张开鸟喙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一道赤色小火苗出现,只有半截手指长短,还喷歪了,没把灯芯点燃,反倒是把铜质的灯台给烧化了些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物件,都是给俗世官吏准备的,灯台只是黄铜质地,但能一口烧化,这火苗显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吴清婉坐直了些,凑近仔细打量:

    “还真能喷火,黄铜都扛不住,不像是普通的火,要是喷得久一些,寻常法器灵器恐怕都经不住烧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觉得是如此,疑惑道:“以前咋没瞧见它喷火?”

    姜怡猜测道:“可能和寻常鸟兽一样,捕猎的时候才会亮爪子,火焰温度这么高,消耗自然不小,怪不得它一天就知道吃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瞧见团子连灯都点不燃,有些兴致缺缺,翻来覆去打量片刻,忽然想起了什么,轻轻一拍桌子,训道:

    “团子!临河坊的大火,是不是你乱跑放的?”

    “叽?!”

    团子一呆,有些不可思议地瞄着主子,继而拨浪鼓似地摇头。

    左凌泉摇了摇头,替团子解释道:“第一场大火是在汤姐刚出生的时候,团子当时还没跑到酒肆,肯定不是它放的,我估计是和地底下的凤凰有关。”

    姜怡听到这里,心中一动,开口道:

    “这鸟不会和静煣一样,是凤凰吧?”

    团子又张开小翅膀,摆出飞凤展翼的造型,只可惜胖嘟嘟的模样,说是只鸟都有点不搭边。

    汤静煣自是不信,抬手把团子捧起来: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没见过凤凰,上次栖凰谷上面那个大凤凰,九条长尾巴,头上还有鸟冠,要多漂亮又多漂亮,你看它这蠢样,像吗?”

    三人仔细打量,缓缓点头,觉得是不大像。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团子可怜巴巴的模样,轻叹道:“它还小,说不定长大就成凤凰了,不过以后可不准乱吃东西,也别乱跑,要是被人抓走了,可就出大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?再乱跑就找根绳子把你套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秋水双眸中带着笑意,瞧了片刻后,倒是想起左凌泉也有宠物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凌泉,你那只小虫子,不会也是灵兽吧?”

    左凌泉这些日子,每隔几天都会让小甲虫透气,再喂些不值钱的丹药什么的,除开会放点不痛不痒的毒,也没看出有啥神通,对此摇头道:

    “只是一只小毒虫,不像是灵兽,还没团子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个人围着团子打量,除了觉得可爱,也没看出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吴清婉瞧见船只起航,秋水双眸微动,似是想起了什么,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,打了声招呼后,起身独自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吴清婉相识这么久,察觉到了吴清婉表情的细微变化,思索了下,也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渡船起航,走道里空空如也,所有人都在房中休息。

    左凌泉寻找了一圈儿,最终在船楼外的观景游廊拐角,瞧见了独自眺望沿岸江景的吴清婉。

    青渎江很宽,哪怕是规模庞大的渡船,在其中也如同一叶扁舟。天色渐暗,沿江山水在后退间逐渐变得模糊,最显眼的景色,是山水尽头的落日余晖,以及天空之上火烧一般的晚霞。

    雨过天晴后的红色霞光,洒在精心雕琢的观景游廊里,吴清婉身上的云白长裙,也和天边的晚霞一样染上了淡淡的红色,随着江风轻舞。

    吴清婉站在围栏旁,如玉娇颜迎着晚霞,秋水双瞳眺望远方,愣愣出神,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左凌泉缓步走到身侧,先是眺望了下江景,又把目光移到比江景更美的侧颜之上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怎么忽然一个人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吴清婉双手叠在腰间,眺望远方良久,才柔声道:

    “凌泉,你说咱们这一趟出去,还回来吗?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起嘴角:“肯定回来呀,怎么问起这个?”

    “以前大丹出来过好多人,走之前都想着来日衣锦还乡,可到了外面,见了大世面,就瞧不上大丹那小地方了,一去不回,有心的还知道托商队带一封信,大部分人都是泥牛入海,再也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出来一趟,虽然还没走到大燕王朝中心地带,却已经瞧见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和随处可见的机缘,与之相比,大丹朝和不毛之地真没什么区别。他以前听吴清婉说过,有个亲戚在外边,瞧见吴清婉心情不太好,询问道:

    “我记得吴前辈以前说过,有个亲戚在这边?”

    吴清婉眨了眨眼睛:“我以前说过?”

    “说过呀,就是我送你肚兜的第三天,我们俩一起坐着白鹤去东华城,在天上的时候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性倒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带着肚兜,想问问吴前辈是不是穿过,又不好开口,所以记忆犹新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抬手紧了紧衣襟,没有接这个话头,稍微回忆了下,才开口道:

    “我以前进栖凰谷,是长辈的引荐。我二伯也是修行中人,以前是栖凰谷的弟子,你和四师伯他们,当年一起去了临渊城;你四师伯,在参加选拔的时候,被人下黑手打残了,为了安危着想,只能提前离开……

    ……我二叔倒是运气不错,听说遇上了贵人,被一个大宗门挑走了,但从那以后就没了音讯;我爹他们都担心着,我都不敢把这事儿告诉家里,只说修行一道和凡世不一样,闭个关好几年很正常……我也不知道二叔他是和其他出去的人一样,把俗世忘了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说到这里,眼中有些担忧,可能心中已经有猜测,但事关亲眷生死,在没有确认消息前,肯定也抱着一分侥幸。

    左凌泉虽然对修行一道接触不算深,但早已明白修行的残酷,出门在外没个依仗,出事儿实在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站近了几分,抬手搂住了吴清婉肩膀,柔声安慰道:

    “九宗会盟这么大的事儿,既然是被宗门挑走,必然留有蛛丝马迹。等到了临渊城,我想办法去查。还有四师伯的事儿,有机会也想办法把账算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被搂住肩膀,少有的没抵触,只是偏头看了眼观景游廊,确定无人注意后,才柔声训斥:

    “人肯定要找,不过你可别抱着给你四师伯报仇的想法,这里又不是江湖,事情过去这么多年,连你四师伯都看开了,哪里需要你去找场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有机会,没机会的话肯定不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性子?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还真没法反驳,轻轻笑了下,没有再多说,只是搂着佳人,眺望远方的落日和夕阳。

    吴清婉保持着长辈的端庄神色,可站了片刻后,也不知是不是站的有点累了,有意无意的靠近了些,脸颊靠在了左凌泉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簌簌江风吹拂着火红的流云,同着白衣的男女,迎着霞光靠在一起,同乘一舟驶向远方的未知。

    常言‘百年修得同船渡’,其他人是否如此,吴清婉不知晓,但她自己确实是修了四十年,才修来了这还不能与人明说的一刻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