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二十四章 自己拿着玩儿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二十四章自己拿着玩儿嘭

    房门猛地关上,客栈的廊道里传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门口,颇为无奈的摊开手,想哄上两句,但房间隔音听不到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作罢。

    亲亲半个时辰,全身上下摸了个遍,出去一趟受到的惊吓算是压了下来,外面天也黑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转身走过游廊,来到了汤静煣的房间里,打开门,却见吴清婉侧坐在床铺旁,手里拿着玲珑宝塔,正在翻看;汤静煣躺在床榻上,身上盖着薄被,已经闭目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团子回到家活泼了很多,在桌子上跳来跳去,瞧见他进来,便飞到了肩膀上求摸摸。

    左凌泉抬手摸了摸团子,只正想开口,吴清婉就把玲珑阁放回了汤静煣的枕边,起身做了个嘘的手势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状,轻手轻脚走到跟前瞄了眼:

    “睡下了?”

    “刚吃完药睡下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帮忙把汤静煣的被子拉起来,正想说什么,目光忽然停留在了左凌泉的脸上,神色古怪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左凌泉稍显疑惑,转头看向旁边妆台的镜子,才发现自己脸上全是红胭脂,连忙抬手擦了擦:

    “嗯……方才被姜怡啃得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都不知道擦一下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蹙着眉儿,都不知道说什么,递给左凌泉一块儿手帕,转身就走出屋子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左凌泉自然跟在身后,等进屋关上房门,便也不在擦胭脂了,反正吴清婉也点了胭脂,待会还要亲上。

    吴清婉走到圆桌旁坐下,抬手在旁边拍了拍,示意左凌泉坐下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凌泉,方才那个小塔,是玲珑阁?”

    左凌泉端起茶壶,倒了两杯富含灵气的‘龙港春’,点头道:

    “赤发老仙的物件,上面有禁制,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幽篁老祖的玲珑阁,里面好物件肯定不少,可惜我也打不开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随意闲聊了两句,目光放在左凌泉脸上的胭脂上,想了想,说起了正题:

    “凌泉,我方才和姜怡聊过了,让她和你修行,但是她和冷竹打闹给搪塞了过去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你都和她亲成这样了,怎么没直接那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头笑了下:“这种事儿,哪里急的来,姜怡说等两天。而且,我出去打一架,真气所剩无几,即便能修行,这时候也没法帮姜怡提升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图,实在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吴清婉刚端起茶杯,又放了下来,做出师长模样,盯着左凌泉,酝酿措辞。

    左凌泉很长眼色,知道婉婉要说什么,点头道:

    “我晓得,吴前辈是师长,我得当长辈看待,不能有歪心思?”

    吴清婉吸了口气,衣襟鼓了几分,暗道:你这叫没歪心思?胭脂都不擦就跑我屋来,还不是在姜怡那边摸出火气了,想找人泄火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些话,说了好像也没意义,毕竟这臭小子食髓知味,越来越放肆,她也管不住了。

    吴清婉犹豫了下,还是没说左凌泉,只是幽幽叹了一声:

    “我如今修为平平,除了陪你修炼,也帮不上什么忙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吴清婉和姜怡心里都不好受,起身走到了吴清婉背后,按着柔软的香肩:

    “修行一道,求得是长生,而非杀生;吴前辈性格温婉,本就不适合走剑道,没必要为此失落。等过些日子到了临渊城,我去找一套医术加雷法,只要学会,自然就厉害了。我从大丹过来的时候,遇见了好几波野修,那里面的修行郎中,都是亲爹,得配两个武修护着;而我这样的武修,则没啥地位,打起架来,永远第一个上,最后一个撤,说起来挺悲催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轻轻叹了口气,倒也没反驳这话。她这些天在栓龙港,也瞧见过不少结伴游历的修士。

    半步玉阶以下的修士,没法完全掌控五行,所以没法全能,无论是宗门弟子还是野修,若是要结伴出门降妖除魔,都得分工合作,地位也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医师自不用说,是再生父母、第二条命,而且多半五行亲木,能掌控威力最大的雷法,一般都是队伍里的话事人。

    其次是专精奇门八卦的阵师、符师,控场寻踪杀敌布防全能胜任,都是是队伍里的主力。

    专精术法的修士,因为得幽篁境掌控五行之力后才厉害,在练气、灵谷境,基本上没啥地位,多半都是兼职上面这两样。

    最垫底的就是武修了,除了皮糙肉厚能抗能打,没啥特点;而且大燕王朝三个大宗门,都是武修宗门,低境武修遍地走,根本不缺人,往往都是出最多的力,拿最少的钱。

    不过,修行一道专精的方向并非定死,修到幽篁巅峰后,五行皆通,再无限制,一个人就能包揽所有路数。

    吴清婉被按了片刻肩膀,慢慢靠在了左凌泉的身上,柔声道: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吧,即便找不到法门,能帮你快点修行,也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头笑了下,手顺着肩膀,慢慢滑下,落在了很大的团子上: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找不到,得了这么多好物件,若是连本上乘的法决都换不来,那这世上也就没人学的起医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~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轻咬下唇,有点受不了了,低眉瞄了眼被拖起来轻轻掂着的衣襟,迟疑了下,还是摆出了师长的模样,在左凌泉手背上打了下:

    “凌泉,你越来越过分了。我只是为了帮你和姜怡修行,看在你前两次受累的份儿上,才让你放肆了两次,你这般得寸进尺,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姜怡?”

    左凌泉有点不舍的松开手,摆出认真模样:

    “好啦,我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抿了抿嘴,也没有再多说那些她自己都不信的借口,坐直了身形,从袖子里取出眼罩,站起身来,蒙在了左凌泉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要被修,但心里面还是想主动修婉婉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嗯……青莲正经,是一个人运功、一个人被动接受,老是吴前辈运功的话,我就没法熟练掌握运功的法子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把左凌泉的眼睛蒙好,端庄师长的表情就隐了下去,脸颊染上了一抹红晕,眸子也软了几分,轻哼道:

    “你还不熟练?准备熟练到什么地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老脸一红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吴清婉也不再言语,拉着左凌泉的手,走到自己的绣床旁,把他推到在了被褥上。然后不紧不慢的解开了衣裙和左凌泉的袍子,仅穿着花间鲤,慢慢爬上了床铺。

    窗外细雨沙沙,房间里光线微暗,但能清晰瞧见幔帐之间,粉雕玉琢的丰腴团儿,随着爬动摇曳生姿,就好似对着床榻外侧的一轮白月亮。

    俯身的动作使得花间鲤在重力的作用下不堪重负,系绳在羊脂雪背上勒出浅浅的痕迹,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断。

    风韵熟美的佳人这般姿态,恐怕连圣人都会忍不住动凡心,只可惜左凌泉被蒙着眼睛,什么都看不到,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
    片刻后,左凌泉身上微微一沉,温软坐在了腰间,敏锐的触感,能让他清晰感觉到唇儿印在肚子上的轮廓……

    水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上次主动修炼已经过去很久了,正拿着修炼记录,回顾前十五次修炼的细节;瞧见左凌泉纹丝不动躺着,却咽了咽唾沫的模样,她无声叹了口气,想了想,从妆台上取了个棒棒,放在左凌泉手里:

    “自己拿着玩吧,免得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觉得无聊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有些好笑,正想聊两句,却发现手上的东西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灌入真气试了下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?!

    左凌泉嘴角抽了抽,欲言又止,他迟疑了良久,还是没忍住……

    “呀?!臭小子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看不到东西,我也不知碰的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到你指这么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修炼了,你给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姐姐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秋水双眸里满是羞恼,抬手把棒棒抢过来,扔去了一边,又在左凌泉胸口打了下,才重新认真翻看起修炼记录……——

    以后还是更新慢点吧,数量和质量不可兼得,更太多没法精心雕琢每一章,反而会影响书的成绩。

    求一张月票……——

    推荐一本《我在六朝传道》,日日升大佬仙侠新作,《大宋第一状元郎》的作者,有兴趣的大佬可以瞄一眼哦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