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二十一章 汤不热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太莽

    无名岗处于无法之地,不能停留太久。

    左凌泉送别赵无邪后,在小镇上找了辆马车,朝着三百里外的栓龙港行去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黑透,荒野之上只有一条大道,没有半个行人。

    御剑消耗不大,但终究是有,柳春烽和兰芝夫妇得途护送,只是在道路上步行;程九江同样如此,背着一大捆包裹,不时还用布把露出来的剑柄遮挡住,免得得来的横财漏了白。

    马车跟在三人后方,里面亮着烛火。

    汤静煣靠在车厢里的被褥上,气色依旧虚弱,不过脸颊上已经恢复了些许血色,修长睫毛微微颤动,也不知在做着什么梦。

    小鸟团子蔫了吧唧,蹲在汤静煣鼓囊囊的胸脯之间,连松子也不吃了,不时用脑袋蹭蹭汤静煣的胸脯,“叽叽~”叫两声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身侧席地而坐,握着汤静煣的手,盯着那张虚弱的熟美脸颊,久久不曾移开眼神。

    车厢摇摇晃晃,也不知前行了多远。

    汤静煣眼皮动了动,继而慢慢睁开双眸,有些茫然地看向车厢顶端。很快一张俊美的脸庞,凑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“汤姐?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清醒了几分,柔美的双眉也蹙了起来,只觉浑身酸痛,和被左凌泉用力糟蹋过似的,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发觉胸脯有动静,汤静煣低眼瞄了下,却见小鸟团子正用小爪爪在她软软的胸脯上踩来踩去,蹙眉轻声道:

    “一边儿去。”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团子在胸脯上跳了跳,很听话的落在了被褥上,继续用毛茸茸的脑袋蹭汤静煣的手。

    左凌泉放松了许多,轻轻扶着汤静煣的后背,让她做起来,柔声道:

    “伤势稳住了,养些时间就好,我们都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被鬼上身的时候,其实有意识,她靠在左凌泉的胳膊上,眸子里显出几分恼火:

    “那个死婆娘,真不是东西,不是自己的身子不心疼,明明一眼睛就瞪死了,非要一通乱打;我感觉骨头都断了,和被凌迟一样,唉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心里很愧疚,却也没办法,安慰道:

    “也是为了救我们,虽然有点霸道,但至少没伤到汤姐根本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微微摇头,瞪着左凌泉:

    “你可不准记她的好,才不是她救你,是我逼着她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左凌泉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汤静煣虽然很虚弱,眼底还是露出几分大仇得报的解气:

    “当时,我看到你们被打的抱头鼠窜,就请她鬼上身,结果那死婆娘说什么都不回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姐姐也不惯着她,警告她要是不过来,我就过去,把她衣服扒干净,在她徒子徒孙面前跳舞……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一呆。

    汤静煣可不是肯受窝囊气的女子,轻哼道: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我还准备把她的身子弄过来,和你睡一觉,让她当你小妾;我看她男人出事儿了,她着急不着急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用手捂住汤静煣的小嘴,轻声道:

    “汤姐,这话说不得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眼睛瞪了下,示意左凌泉把手拿开,然后不满道:

    “我才不怕她,这些话,她当时绝对听得到,最后乖乖过来,还不是被我吓的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可不相信上官老祖会被这又白又虎的话吓住,叹了口气道:

    “威胁可以,但怎么能拿这种事儿威胁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你难道不想弄个那么厉害的女人当小妾?白天让她去打架,晚上让她给你倒洗脚水,想想都解气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得心惊胆战,有些无奈的解释道:

    “这不是解气的事儿。汤姐你想想,你上她的身,然后跑来和我睡觉,当时在她身上的,是你对吧?”

    汤静煣眨了眨眼睛,心里忽然觉得是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汤姐用她的身体,跑来和我睡觉,那我睡的不还是汤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啐——”

    汤静煣回过味来,脸色猛地一红,坐直些许,古怪的瞪了左凌泉一眼:

    “小左,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?我是你姐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坐在旁边,很是无辜:

    “我是给你解释道理,不是真想那什么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蹙着眉儿,确定左凌泉眼神毫无邪念,不是想睡她后,才缓缓点头。她琢磨了下,又摇头道:

    “小左,你这么算也不对。要是那死婆娘上我身的时候,和你睡觉,你觉得睡得是她的话,那我身子也……也被玷污了,我岂不是白吃亏?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,觉得这个逻辑是不对,他想了半天,才不确定的道:

    “嗯……汤姐不是有意识吗……那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也对,那就是一次睡俩……唉,姐姐说着玩的,你别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越聊越奇怪,也不敢再往深的聊了。她坐了片刻,力气慢慢恢复,抬手把白团子捧过来揉了揉,岔开话题道:

    “以后打架的时候,你就把我带着,打不过的时候,我就让她鬼上身,保证你横着走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今天的遭遇着实凶险,也明白了外面的水有多深,对于这个说法,自然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先不说汤静煣能不能每次都把人家请来,即便请来了,人家也不是白来的。

    他首先欠人家一个大人情,其次汤静煣今天被折腾得半死不活,直接疼晕过去,下次来估计还是这样,他把汤静煣当身边人,又哪里忍心?

    “以后我少惹事,汤姐可别再请她过来了。汤姐又没有亲眷,我把你带出来的,弄成现在这样,我都不知该和谁交代,若是真出了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倒是无所谓,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是你姐嘛,你叫我一声姐,我就得给你撑腰。我又没其他人需要护着,你要是没了,那我就算没事,感觉活着也没啥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着柔声言语,心都揪了下,看着汤静煣的侧脸,迟疑良久,柔声道:

    “放心,以后都是我护着汤姐,不会再让你孤苦伶仃了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抬眼瞄着左凌泉认真的模样,勾起嘴角:

    “晓得啦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笑了下,略微回想,从怀里掏出玲珑阁,递给汤静煣:

    “今天打架得来的物件,我们四个人分赃,这是你的一份儿,就是装银子的‘玲珑阁’,不过需要到大地方找人打开,才能用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拿起玲珑宝塔看了看,发现不会用后,就闭着眼睛开始请神:

    “死婆娘,过来把这个打开……”

    !!

    左凌泉一惊,连忙把汤静煣的嘴儿捂住: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们自己想办法,她过来了,用的还是你的修为,你都伤成这样了,再动真气非得出事儿不可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见左凌泉不允许,只得悻悻然作罢,摸了几下小塔后,又塞回左凌泉手里:

    “我暂时又用不上,先借给你用吧,等你找到自己的,再还给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暂时也打不开,拿着也用不了,还是塞进了汤静煣的怀里,然后道:

    “今天她施展了一个古怪术法,直接把汤姐变成了炼气十二重,我方才探查,境界好像还在,汤姐你自己感觉怎么样?有什么副作用没有?”

    汤静煣修炼几个月,大概的东西都知道了,不过对于修为的事儿还是看得很淡,在她心里,或许和学做饭、酿酒没啥区别。她感知了下,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任督二脉是通了,不过感觉有啥东西挡着,好像没法往上走。”

    “列缺穴卡住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也说不清,就好像头上有堵墙,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观察了片刻身体情况,倒是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儿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对了,我修到十二重,岂不是不用吃饭了?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起嘴角:“可以长时间不食五谷,彻底不吃饭,还得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年怕是能省好多粮食……也不对,不吃饭的话,攒那么多银子总不能全买衣裳……”

    团子听到这里,连忙“叽叽~”两声,示意可以给它加餐呀。

    汤静煣眉头一皱,用手指让团子强行闭喙,训道:

    “就知道吃,你什么时候也弄个炼气十二重,不用吃东西,那家里省得更多。”

    团子摇头如拨浪鼓,显然觉得不能吃东西,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。

    左凌泉看着一人一鸟打闹,有些好笑,抬手取了几颗松子,喂进团子嘴里。

    汤静煣回想今天发生的事儿,又奇怪问道:

    “小左,你今天出那么大风头,怎么报了个‘剑无意’的名字?这样一来,不就没人晓得你的名声了?”

    “修行中人在外行走,名声太大不是好事儿;若是靠山不大,又和人结仇,很可能被人顺藤摸瓜找到凡世亲眷,用化名和外号方便些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恍然,轻轻点头:

    “哦……倒也是。那我现在也是修行中人,是不是也得弄个化名或者外号?叫什么好?”

    左凌泉有些好笑,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汤姐长得白,又有凤凰血统,要不就叫‘白凤凰’?”

    埋头吃松子的团子,闻声抬起了毛茸茸的脑袋,然后张开小翅膀,摆了个胖凤凰展翅的姿势:

    “叽~”

    只可惜汤静煣完全没搭理团子,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,本来就不是鸟,叫着叫着真成鸟了。你再想一个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,也只得作罢,想了半天,又灵机一动道:

    “汤不热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汤静煣皱蹙道:“什么汤不热,我还给你做过冷饭不成?”

    “煣就用火烤木材,让木头变弯,禁煣反过来讲,不就是‘不热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这么说,好像有点道理……就是有点难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