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二十章 江湖路远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太莽

    御剑而行,很快来到了青渎江畔的无名岗。

    两个半步幽篁的修士,御剑没法带走四个人,七百里山水路,还是要靠脚走回去,至少得一天,因此几人在半途的无名岗落脚。

    铁索桥头的无名小镇,刚折返回来拦路的野修,又被杀了一波,这次真是‘八重老祖’,恐怕以后也不会有人在这里来当拦路虎了。

    镇子中心的客栈里,汤静煣服下丹药,在二楼的房间之中休息。

    大厅之中,四张桌子拼在一起,上面放着一排长剑,还有剑匣、衣服裤子等杂物。

    左凌泉落在客栈前,抬眼就瞧见程九江拿着一条裤子,在灯火前仔细打量,还若有所思地点头: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玉织楼的货,据说有护阳润阴之功效……”

    赵无邪坐在对面,给每把剑仔细擦着剑油,满脸嫌弃:

    “男人穿过的裤子,你还拿着看,就不怕染病?”

    左凌泉抱着剑进来,把两把宝剑放在桌上,笑道: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是啊,赶快扔了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瞧见两把新剑,连忙拿过来打量。

    程九江见左凌泉回来,抬手把裤子扔去了一边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我数了一下,加上这两把刚到手的,桌子上面,上品灵器的宝剑三把,其中红娘子是凌泉老弟自己拿的;中品灵器的宝剑一把,是赵老弟家传佩剑;下品灵器十件,八把宝剑、一根腰带、一个剑匣;飞剑一把;剩下的都是法器,多半是上品,符箓没有、寻常丹药若干。这一桌子,恐怕能值数万白玉铢,真肥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扫了一眼,桌子上大部分都是张寅烽的东西,赤发老仙的物件,恐怕都放在玲珑阁里。他将玲珑阁取出来,真气灌注,想要打开,却发现根本打不开。

    赵无邪见此,摇了摇头:“玲珑阁有禁制,需要找高人破除,才能自己使用;东西你们拿着即可,不用分了,我过来只是为了报仇,拿回家传宝剑足矣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肯定没有独占的意思:

    “报仇归报仇,分赃归分赃,都是拿命去拼的,岂能什么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程九江倒是干脆,把通体墨黑的‘墨渊’丢给左凌泉,带着白色云纹的‘金昼’丢给赵无邪:

    “分赃本来就是谁能用给谁。我们是四个人,汤姑娘头功,玲珑阁给汤姑娘;‘墨渊’是水剑,我们拿去总不能卖了,自然给凌泉老弟;赵老弟五行亲金,适合这把‘金昼’;我是用拳的,一件都用不了,剩下的下品灵器和法器,全归我,不算贪心吧?”

    这个分法,非常的合理,赵无邪是剑客,能拿一把适合的宝剑已经心满意足,自然没异议。

    不过剩下所有灵器法器加起来,也没一件上品灵器值钱。

    左凌泉想了想,把自己的‘掩月双刀’,丢给了程九江:

    “现在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程九江倒也不客气,接过双刀,和乱七八糟的物件放在一起,开始仔细观摩。

    左凌泉也是爱剑之人,抽出宝剑‘墨渊’,借着灯火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墨渊剑通体纯黑,剑柄以黑色水玉打造,作用在于真气灌注时不会有损耗,且速度比铁剑木柄快一些,变相加快施展武技的速度和威力。

    剑刃为乌金锻造而成,呈亮黑色,铸剑时添加有青渎江的水精。

    ‘水精’是五行之本,也是江河之源,幽篁修士炼化五行之属为本命,最常见的选择就是五行之精,水精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青渎江是入海大江,孕育的水精,虽然比不得四海之精,但也绝非凡物;只需一二两放在湖泊之中,便能让湖泊变成水运浓郁的小福地,源源不绝万世不歇。

    墨渊剑是灵器,所含的水精肯定没一二两那么多,但终究是有;只要在剑鞘之内,剑在水精的作用下会自行积蓄‘剑气’,相当于蓄力;蓄得越久,第一次出剑威力自然越大,时间够长,十成功力,打出二十成效果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,要发挥这效果,只能是五行亲水的修士持剑,其他五行之属用起来,可能会出现剑气尿分叉的情况,威力大减;而且这个效果,不太适合经常拔剑的剑客。

    但修行中人求的是长生,与人搏杀终究是少数时候,总体来讲,还是一把难得的好剑。

    左凌泉从上到下欣赏了大半天,微微点头,收起长剑,转头看向赵无邪:

    “赵兄办完事儿了,准备作甚?”

    赵无邪仔细擦着雪白宝剑,就如同欣赏一个绝世美人,回应道:

    “以前就想好了,报仇若是没死,就回去跟着师父游历,争取成为剑修,然后去中洲剑皇城,在城墙上刻上自己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到此言,心中一动——赵无邪年不过三十,便跻身灵谷四重,今日一战,其剑术和他比是差了些,但也远超寻常修士一大截,能教出这种徒弟的,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左凌泉迟疑了下,好奇询问:

    “令师是剑修?”

    赵无邪摇了摇头:“不是。我师父只是散修剑侠,修为不太高,生平喜欢走南闯北,打听过这方面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心里不大信,不过也没有追根问底,只是转而询问:

    “剑修是怎么个修法?”

    赵无邪有点意外:

    “你剑术这么霸道,还不知道剑修是啥?”

    程九江也算了解左凌泉的出身,摇头笑道:

    “凌泉老弟在弹丸之地练剑十几年,除了人俊、钱多、剑术好,其他方面懂得还没我多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确实懂得不多,自然没反驳这话。

    赵无邪两次接触下来,也看出了这点。他回忆了下,才解释道:

    “所谓剑修,算是武修的变种,但比武修更加极端。武修内外兼修,目的还是求长生;剑修则求的是‘人间无敌’,战力为主、长生为辅,等同于主次调换。至于如何成为剑修,师父说关键在于两点,一个是‘剑心’,一个是‘本命剑’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说到这里,看向左凌泉:

    “左兄可知剑心是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想了想,含笑道:

    “以我的看法,估计是:老子的剑天下无敌,但‘行必有正、求必有义、动必有道’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略显意外,笑道:

    “每个人剑心都不一样。当年我问起剑心是什么,师父告诉我是‘为天道铸剑,斩尽凡世妖魔’,我心里想的则是‘老子要当剑仙’;左兄的格局比我大多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头一叹:“漂亮话谁都会说,守住本心并付诸实践,才是最难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本心守不住,路自然而然就断了。师父说世上大部分剑修,都倒在心劫之上,所以修心比练剑还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第二个要点呢?”

    “剑修的第二个要点,就是跻身幽篁境后,将剑炼化为‘本命剑’。幽篁境修士炼化五行之属,一般都选择‘水精、火髓’等五行本源之物,虽说也有高低之分,但这些东西会随着修士一起成长,理论上没有上限……

    ……把剑炼化为本命物,战力是提升到了极致,但缺点就是剑的品阶,决定了未来成就的上限,等同于用长生的机会,换取了现在的战力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到这个,皱了皱眉:

    “这么极端?”

    赵无邪点头:“是啊,严格来说都是一群武疯子。世间九成九的剑修,都卡在幽篁境,便是因为找不到好剑。剑修想要求得长生,本命剑必须是自生剑灵的宝剑,因为这些宝剑可以成长;但自生剑灵的宝剑,多半都是仙兵,玉瑶洲的仙剑,加起来都没几把,大部分还是后天铸造而成,你可以想象一下难度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点头,倒是懂了些:“如果实在找不到好剑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本命剑跟不上其他五行本命,就会五行失衡,境界直接卡死,唯一的法子只能散功重修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恍然,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听起来,剑修好像也不是特别好的路数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摆了摆手:

    “有多大投入,就有多大回报。剑修虽然太极端,但所有修行路数中,剑修的战力独一档,幽篁境有了本命剑,都是提一个小境界来算战力。而且剑修求的不是长生,自然也不惜命,寻常修士遇上都是躲着走;若是再能领悟出‘剑一’,那就直接无敌了,见谁杀谁,半点不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还是第一次听说‘剑一’,好奇道:

    “剑一又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一剑破万法,方称‘剑一’。会的多半都是玉阶境往上的天仙,一剑出去山河变色,我们差得远,就别去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人坐在客栈大厅里,不知不觉聊了很久。

    赵无邪说到最后,知道左凌泉还得赶回栓龙港,也没有再多聊,转眼望向外面的青渎江:

    “不聊了,这次是瞒着师父偷跑出来的,大仇得报,再无牵挂,得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还在琢磨剑修的事儿,闻言意外道: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走?”

    赵无邪笑了下:“修行便是如此,永远都在路上,迟早要走的。”

    程九江站起身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好歹相识一场,以后怎么联系?”

    “等你们哪天,在外面听到‘南荒赵无邪’名号的时候,自然就能找到我了;若是闯不出名声,找我也没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走出客栈,看了北方一眼后,朝着铁索桥行去,摆手道:

    “有缘再会。”

    “再会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客栈门口,目送赵无邪远去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作为出山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朋友,左凌泉肯定想挽留。

    但赵无邪说的也对,修行一道路太长,总是要走的,短暂挽留,哪有来日御剑重逢相视一笑来的痛快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