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十六章 天神下凡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太莽

    天空被烈焰席卷,炙烤整个大地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站在飞剑之上,瞧见一个儿子化为了满地碎肉,一个倒在地上疯狂往外爬,可谓目龇欲裂,解决一个人后,转眼看向赵无邪和程九江:

    “敢杀吾儿!吾今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下面的土坑里,响起咳嗽声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一愣,低头看去,却见大坑之中,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,从焦黑泥土之间爬了出来,身上衣服都没破,但明显被砸得有点晕头转向,提着剑先是左右看了下,才抬头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赤发老仙眼中现出错愕,显然想不通,他含愤全力一剑,为何没把这灵谷境的小蝼蚁打死。

    赵无邪和程九江见左凌泉没死,先是一喜,不过马上又恢复了绝望——张寅烽的剑阵还能想办法破,赤发老祖是真没半点法子,人家站在半空,距离约莫四五十丈,他们叠罗汉,真气都碰不到衣角,左凌泉能挡一剑,还能挡住十剑百剑?

    左凌泉被砸得晕头转向,抬眼瞧见天上的真剑仙,心也凉到了谷底,连打的心思都没有,转身就往汤静煣反方向跑,能把人引多远是多远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而远处的山丘上,汤静煣瞧见左凌泉还活着,越跑越远,心急如焚,咬牙骂道:

    “死婆娘,你到底出不出来?你信不信我把你衣服扒了,跑到山下面跳舞,让你那些徒子徒孙看看你有多骚?”

    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是吧?好……你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又急又气,脸都憋红了,眼见左凌泉随时可能暴毙,只能闭上眼睛强行凝神,试图跑到万里之外的山顶上,自己控制那死婆娘跑过来,打完再把左凌泉睡了,气死那死婆娘……

    河滩上。

    张寅烽嚼着丹药在地上连滚带爬,瞧见亲爹过来,也算是松了口气,急声道:

    “爹,这小子身上有件法宝护体,十分霸道。”

    赤发老仙正在错愕,听见这话,心中顿时恍然,眼神也化为了狂热。

    能挡住他全力一剑而毫发无损,法宝品阶必然不低。

    至于下面之人为什么会有法宝护体,是不是有靠山,赤发老仙已经不用去想了。

    打到这一步,死仇已经结下,彼此必然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真的背景通天,今天也得灭口,若是惹了九宗,那就更得杀,不然事情传出去,可不是青云城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能得手一件法宝,大不了杀完人就躲起来;有人过来算账就外逃,没人算账就白得一件法宝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眼神狂热却又杀气冲天,抬手再次勾起赤色长剑,刺向左凌泉:

  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左凌泉大步飞奔,眼见利刃袭来,只能展开凤凰盾格挡。

    盾牌虽然不会被打破,但力道尚在,只是接触的瞬间,左凌泉便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幽篁一重打灵谷一重,就相当于左凌泉打炼气一重的修士,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,能用盾牌挡住飞剑,都算左凌泉反应逆天。

    赵无邪和程九江除了跑别无他法,唯一能攻击到赤发老仙的,估计也只有赵无邪的怒骂: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狗东西,有种下来!”

    赤发老仙眼神冷冽,闻声收起飞剑,直接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环绕周身的烈火,落地便往四方蔓延,化为火海,尚未近身便能感觉到那股能焚尽世间一切的炽热。

    左凌泉被一剑撞飞摔在地面,举起凤凰盾刚起身,火海就烧到了眼前,别说进去杀赤发老仙,恐怕碰一下火苗就能被烧成飞灰;他毫不迟疑往后飞奔,冲向江水。

    赵无邪见对方真下来了,脸色一白,话都不说便和左凌泉一起,扎入滚滚江水之中,程九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掌控五行之火,哪怕修为再高深,也没法把整条青渎江蒸发成水汽,只要入江,再汹涌的火焰都会受到极大限制,各种神通术法也会大受削减;而左凌泉亲水、程九江亲木,哪怕不能掌控五行,在江水之中也会受益,这也是三人把战场选在江边的理由。

    左凌泉跃入江水之中,直接潜向江底,虽然江水限制不住一个幽篁境修士,但至少能托一些时间;姜怡已经安排两名半步幽篁的供奉前来,按时间算应该不久就会抵达,只要后援一到,三人并非没有机会逃出去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飞身来到了江面之上,看着水里的三个人影,知晓对方有法宝,也没必要冒险往水里跑。

    他抬起大袖,取出了一座拇指大小的玲珑宝塔,心念一动间,宝塔底部亮起法阵,继而一串雨点从其中飞出,穿过法阵的之时,化为一把把三尺长剑,落入江水之中。

    左凌泉瞧见此景,目光一凝,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赵无邪和程九江早就心如死灰,倒也没有太激动,只能继续往江底深处游去。

    长剑如同下饺子般地落入水中,触及江水发出‘呲呲——’声响,如同一把把烧红的洛铁,使得江面水雾四起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抛出七七四十九把长剑后,双手掐剑诀,江水之中的长剑,如同游鱼般移动到各自的位置,形成的一个巨大的圆环。

    “离。”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江面炸开,四十九把剑,在水中爆发出赤色火苗,蒸发周边江水,彼此串联为一个更大的‘七星剑阵’。

    火焰集中在剑阵内部,隔绝水流进出,致使左凌泉等人所处的江底,直接成为了一口大锅。不过刹那之间,水面就翻腾出气泡和水雾。

    左凌泉身处江底,明显感觉到周身热浪袭来,江水在迅速升温至沸腾,他只能强行以自身真气护住体表,避免被直接煮熟;程九江和赵无邪有无垢金身,不怕开水烫,倒是没啥影响,只是用拳头和剑,试图破开封死去路的剑阵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把鱼儿锁死后,并没有停下来看戏,抬手勾回赤色宝剑,抬手就是一记‘风卷残云’。

    飒——

    十余丈长的火浪,劈开了沸腾的江面,后方是密集剑网,铺天盖地笼罩整个剑阵,不留丝毫空隙。

    左凌泉瞳孔微缩,知道挨打没意义,展开手中凤凰盾,对着封路的剑阵就撞了过去: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水底炸开,形成一个方圆丈余的空洞,又迅速收缩。

    剑阵要抵御滚滚江水,封锁的火墙并不是很牢固,被撞出了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三人趁机冲出火墙,再次顺水逃向下游,而也在同一时刻,背后的江底,被剑网直接切成了无数豆腐大小的碎块,直入地底三尺有余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见左凌泉用那件可以变形法宝撞出剑阵,眼神越发火热,抬剑准备追击,却听见后方传来一声凄厉惨叫: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是张寅烽的声音。

    赤发老仙神色骤变,回头看去,却见江畔芦苇荡中,不知何时多了个市井小娘打扮的女子,左手抱着九把剑,右手抓在张寅烽的头顶。

    重伤的张寅烽发出厉鬼般的惨嚎,体内真气如同沸水,冲破全身七窍,汇入女子白皙的五指;整个人如同缩水一般,四肢先化为皮包骨的干尸,继而是躯干和头颅。

    “尔敢!住手!”

    毕竟是亲儿子,境界也不低,赤发老仙岂能不在乎,飞身往江岸驰援,但才移动不过几丈,活生生的人,就在女子五指之下变成了干尸。

    而身着湛蓝褶裙的女子,抽干一个灵谷七重修士后,气势节节攀升,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从炼气六重,直接跳到半步灵谷,多余的赤色真气,环绕周身而不散,化为了一团红雾。

    江对面,司徒震撼瞧见这骇人听闻的一幕,哪怕是九宗内门,也被震撼得无以复加,失声道: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妖术?”

    铜镜之中侧躺的贵妇人,也猛地坐起了身,声音同样难以置信:

    “夺灵之术?怎么会有人会这种禁忌之术?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听见禁忌之术,瞬间恍然——在九宗未建立之前,玉瑶洲是一盘散沙,天下修士为了长生无所不用其极,创造了很多歪门邪道的术法,比如为了跻身玉阶境,掠夺数以百万计凡人魂魄炼化为‘人魂’的秘术等等。

    这等术法威力巨大,但往往也太伤天害理,与天道想驳,不用想就知道不该存在于世间。

    在九宗建立后,铁镞府、伏龙山、天帝城三元老,联合下达了禁令,让一批连名字都不能透漏的术法彻底消失;其他洲的大势力,基本上也都有类似禁令,发现有人私自修行,轻则囚禁至死,重则以妖魔论处,打的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下来,司徒震撼还以为这些不存在的术法,早就消失在岁月长河之中,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瞧见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禁术,那个女子的境界攀升也太过反常,就不该是人能有的速度。

    司徒震撼正想开口询问,但马上就又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因为和接下来的场景比起来,一个小小禁术,好像也算不得什么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