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十四章 七星剑阵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太莽

    青渎江宽达数里,江畔几个人的搏杀,哪怕声势再大,和辽阔江面比起来,动静也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战场对面的江岸,一片灌木林间。

    身材魁梧的司徒震撼,蹲在灌木之后,仔细盯着江对面的搏杀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以气推剑,以剑带气。紧要处手一抖,看不见剑出鞘,剑尖已击中敌手。师叔,这一剑好快,而且杀力大得有点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身侧,悬浮着一面铜镜;镜面正对芦苇滩,但镜子里面的景色,却不是对面的江景,而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内部。

    宫殿雕梁画栋,摆有铜鹤熏香,正中是一张奢华软榻,榻前垂下珠帘,隐隐透出一个贵妇人侧躺的轮廓,打扮似是宫里娘娘,曲线曼妙,却又迷迷糊糊看不太清。

    宫里娘娘也在观望着这场万里之外的搏杀,听见司徒震撼的言语,声音从铜镜里传出:

    “好像是‘剑一’。”

    司徒震撼有点疑惑:“我看起来也像剑一,不过这是哪家的流派?不像惊露台的,也不像云水剑潭的,难不成是中洲剑皇城那边的?”

    铜镜中沉默了下:“这份剑意独一无二,九宗的流派,没有一家与其相符。难不成是老祖独创的?”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老祖独创的流派,也教不了他‘剑一’,剑一得自己悟。方才那护腕又是什么东西?老祖给的法宝仙兵?”

    “铁镞府库藏的法宝中,没有这件护腕,当是老祖的私藏,连我也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对这小子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镜中淡淡哼了一声,不再言语……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江对面,搏杀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赵无邪冲上江岸,手持长剑冲向张寅烽,眼中杀气冲天,怒声道:

    “狗贼,还我全家命来!”

    左凌泉和程九江从左右突袭,把孤身一人的张寅烽围在了江畔。

    张寅烽眼见弟弟暴毙,又被三个敌手围杀,眼中有愤怒,却无半点畏惧。

    灵谷境修士,每高一重,可不光是数字变大一个那般简单,每一重都有专属的天赋神通。

    张寅烽灵谷七重,无垢金身比程九江强横太多,又有罡气护体,外加真气化形和隔空御物;叠加在一起,光是天赋神通,都不是几个四重以下的修士能随便招架的。

    眼见三人从各方袭来,张寅烽眼神冰冷,手掐法决,背后的剑匣中再次飞出六把宝剑;身上衣袍鼓涨,赤色真气喷涌而出,在身上凝结出了一套半透明的红色铠甲;与此同时,一张符箓也从袖中飘出,化为一个巨大的金钟,罩在了周身。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一声闷响之后,张寅烽浑身流光璀璨,连人影都有些难以看清;连同先出手的三把宝剑,一共九把宝剑,悬浮金钟之外,面向四面八方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左凌泉尚未冲到近前,瞧见此景便停下了脚步,冷声道:

    “懦夫,有种出来!”

    程九江连上前破防的心思都没生起,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赵无邪身负血海深仇,提剑飞奔至近前,手中长剑出手,白色流光化为一道鹤影,带着尖锐剑鸣,撞在了金钟之上。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浑厚闷响,震彻江畔。

    金钟符晃动了下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张寅烽甚至都没反击,只是冷眼看着赵无邪。

    赵无邪见没法破防,只能围在周边,怒声道:

    “张寅烽,你这小人,可敢出来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张寅烽站在两层防护之内,已经从赵无邪的面容上,认出了他是谁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双亲,乃至同村亲友,都死在我剑下;今天是你报仇唯一的机会,想杀我,尽管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咬了咬牙,他心怀血仇不假,但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。

    中品‘金钟符’,可画地为牢,虽然其内修士没法出来,但外面的修士想要打破,也得竭尽全力。而且即便打破了,真气化形凝结出来的铠甲,可比金钟符坚韧,只要没法一次打死,张寅烽体内真气源源不绝补充,就永远破不了。

    程九江知道没法破防,开口道:

    “真气化形消耗巨大,只能硬拖,看他能支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张寅烽眼神轻蔑,抬起双手,金钟外的九把宝剑,同时升高些许:

    “我能撑多久,不必你们操心,先问问你们自己能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话落,张寅烽双手一推。

    九把宝剑,同时往前激射而出,刺向周边三人。

    左凌泉修行以来,第一次见识到这么无耻的打法,他飞身侧移,抬起手臂,凤凰护臂刹那展开,如凤凰展翼,挡在了他和程九江面前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叮叮——

    凤凰盾上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赵无邪飞身急退,提剑格挡间拉开距离,被三把剑合击,招架明显有点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程九江瞧见对方在乌龟壳里面操控飞剑杀人,气的七窍生烟,没有法宝护体,根本不敢硬接七重修士操控的利剑,只能躲在左凌泉的背后道:

    “打不了,太无耻了,再拖赤发老仙过来,跑都没得跑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以展开的凤凰护臂遮挡环绕周身的六把利刃,开口道:

    “金钟符不能动,撤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自知很难击杀张寅烽,再拖命就没了,只能往远方撤离。

    只是张寅烽并没有放虎归山的意思,见三人想跑,冷声道:

    “想来就来,想来就走,把我青云城当自家院子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寅烽抬手掐剑诀。

    追击三人的九把宝剑,其中七把抽身而出,飞到周边芦苇滩之上,剑尖向地悬停,赤色火焰,从剑尖喷涌而出,落在地面后迅速往左右扩散,与其他宝剑的火焰汇合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不过刹那之间,七把宝剑便在周边结出一个七边形的剑阵,形成了一道丈与高的火墙,把三人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左凌泉急急止步,正准备跳过去,却见头顶上方,七把剑彼此串联,形成了一个火海般的盖子,把最后的出口也彻底堵死。

    滚滚热浪袭来,剑阵之内的草木皆化为飞灰,连景物都开始扭曲。

    程九江脸色发白:“云水剑潭的七星剑阵,以地心火为引,我肯定冲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寅烽结完剑阵后,右手高举控制剑阵,眼神轻蔑如同看着三只蝼蚁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从说书先生嘴里听了几段越境搏杀的仙门故事,就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。真以为埋头练剑十几年,就能胜过别人苦修数十年得来的道行?”

    赵无邪被剑阵封死退路,只能快步迂回到了左凌泉身侧:

    “七星剑阵,阵眼便是张寅烽,没得跑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扫了一眼周边:“他就两把剑,我们三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三人便瞧见剑阵上方落下四团火焰,在半空凝结为长剑,悬停于金钟之前。

    张寅烽左手控制飞剑,眼中显出讥讽: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还想看什么神通?死之前,我给你开个眼界,下辈子别说这种会让人笑掉大牙的蠢话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灵谷七重修士,已经能初步操控天地,就是这么霸道。

    程九江扫视一眼后,咬牙道:

    “硬破吧,他维持剑阵难以分神,七重修士隔空御剑,威力也没有剑在手中那么强横;即便破不了剑阵,咱们能死在幽篁老祖手中,也算不枉此生了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根本不怕死,提着剑便往金钟急冲:

    “一起上,我们俩破防,你找机会一剑斩杀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面沉如水,身形暴起冲在最前,抬手展开了凤凰护臂,遮挡刺来的六把剑。

    程九江冲在左凌泉身后,待距离拉近,浑身气势暴涨,双拳闪耀电光,从左凌泉头顶跃出,怒喝道:

    “奔雷!”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双拳落在金钟之上,金钟虚影晃动,飘在上方的符箓出现几道裂痕。

    赵无邪剑锋之上白光近乎刺目,在左凌泉收起护臂的瞬间,一剑直刺金钟,剑光如白虹,霎时间冲碎了已经动摇的金钟虚影,余势不减,又刺向站在其中的张寅烽。

    张寅烽眼神冷冽,操控六把剑折返的同时,身上赤色真气化为汹涌剑罡,把赵无邪剑上蕴涵的剑气搅了个粉碎,但护身剑罡也被削减。

    左凌泉趁此机会,抬手便是一剑刺出,剑阵内响起一声龙鸣,化为墨色的剑刃,刺透护身罡气,落在了张寅烽的胸口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墨色剑气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张寅烽胸口凝结的铠甲,瞬间炸裂,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缺口;身上的衣袍被剑气搅碎,刮烂了胸口的血肉,可见白骨。

    张寅烽没想到左凌泉真能一剑破甲,眼中显出几分错愕!

    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张寅烽的护身铠甲虽然被击碎,但强大的防护力,还是化解了左凌泉剑上大半的威力,无垢金身又坚不可摧,能刮烂皮肉已经不容易。

    三人合击的力道,把张寅烽打得后退出去几步,七星剑阵也晃动了下,不过张寅烽很快就稳住了身躯,袖中再次飘出一张符箓,化为金钟罩在了头顶。

    真气凝结的铠甲,被打出了一个窟窿,但眨眼之间就恢复如初,连胸口的伤势,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    张寅烽高举右手稳住剑阵,眼底显出狰狞之色: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剑法,但又能奈我何?!”

    程九江都来不及追击,瞧见此景不禁绝望:

    “这还怎么打?”

    赵无邪也没了法子:

    “想办法冲破剑阵,跑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现在就是在想办法破阵,这话等于屁话。

    左凌泉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铁皮王八,他终究只有灵谷一重,用剑破甲,就没法杀人;想杀人就得先破甲,即便两剑连出,张寅烽也有足够的时间,在间隙之间重新设防。

    拼气海储量,他们三个加起来恐怕都比不过张寅烽,局面霎时间成了死局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