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二章 垃圾佬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时间到了六月。

    左凌泉四月初回青合郡探亲,等抵达时已经是四月中旬。

    原计划是在家里住一段时间,等大燕朝使臣到京城,姜怡带队去朝见大燕天子的时候,再一起出发前往大燕朝。

    但天算不如人算。

    左凌泉乘船回到家乡,见到双亲,刚住下不到半个月,京城的书信就送了过来大燕使臣到了。

    临渊城距离大丹,直线距离约莫一万六千里,骑马跋山涉水过去,至少小半年,左凌泉都不明白那百余号人是怎么过来的,但人家确实到了。

    使臣在京城待了两天,正式交换国书后,没有多作停留,又启程折返。

    姜怡从使臣口中得知,大燕王朝的‘二圣’即将到了寿辰,要去朝见天子的话,最好赶在寿辰之前抵达,时间紧迫。姜怡去朝见天子,不可能一个人空着手,会带着依仗队伍和贡品,因此出使大燕的队伍,只能即刻启程先走,并给左凌泉送去了信件,让他赶快追上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收到消息,提前和双亲道别,孤身骑着马在后方追赶队伍;彼此相距一千多里,大丹朝从南到北也才两千里,追着追着,自然就追到了关外。

    经过二十多天的跋涉,总算追到了使臣队伍附近,从来往的商队口中,得知使臣队伍停留在大燕朝南部的‘栓龙港’,距离目前位置约莫还有三余里。

    大丹朝和大燕朝,没有完全接壤,中间还隔着一个蛮荒戈壁,因为在荒山之外,被大燕朝称之为‘南荒’或者‘南蛮’,里面散落着些芝麻大的小国,大丹朝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左凌泉出了北崖郡后,第一次见识到关外有多乱独自跑过千里蛮荒,用了将近七八天时间,其间遇到马匪打劫十余次、野修杀人夺宝七八次、进黑店三五次,甚至还遇到过仙人跳讹钱的。

    结果嘛……

    都在马背上放着,还把卡了三个月的列缺穴给打通了。

    江畔暴雨如注,无名小镇上已经人去楼空,只剩下客栈里站着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酒桌旁,认真贯彻从王锐那里学来的‘摸骨’之法,搜寻着这些劫道野修身上的物件儿。

    赵无邪抱着剑靠在门前打量,起初他还以为左凌泉有什么特别发现,但看了许久后,终于明白这个看起来不差钱的少侠,是在认真捡破烂。

    赵无邪忍了许久,终究还是没忍住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左兄,你这把金银扔一边,专挑不值钱的拿,难不成是在下眼拙,没看出底细?”

    左凌泉确实是在捡破烂,但这也怪不得左凌泉。

    大丹朝太过闭塞,能流进去的修行物件本就不多;左凌泉才接触修行几个月,身边又没个向导,自然是不认识的东西全收着,避免错过了大机缘。

    听见赵无邪的话,左凌泉笑了下,眼神示意桌子上的一堆杂物:

    “这些玩意儿都没说法?”

    赵无邪眼神怪异,都不知道这俊哥儿,是怎么练出现在境界的。他走到桌前,拿起几样物件:

    “这是‘润腑茶’,作用是通便、祛身体污秽,栓龙港集市,三十两银子论斤称;这是祛暑符,下品符箓,可以让屋子里凉快些,集市上十两银子一套;这东西还行,‘金枪丸’,金毛吼的虎鞭入药,服之夜御十女依然金枪不倒,不过我瞧左兄这修为,好像也用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跟前认真聆听,短短一盏茶的工夫,桌上的东西便全扔去了一边,就只剩下一堆金银。

    左凌泉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凡世金银,眉头自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无邪挑拣完东西,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无名岗全是黑店,在这混迹的野修都知晓‘财不露白’的道理,家底多半藏在自个老巢,或者寄存在栓龙岗集市,没几样好东西;我瞧你那马背上,倒是有两件像样的法器,不过仅此而已,左兄,嗯……倒是个勤俭之人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这番调侃,倒也没在意,毕竟没人天生就全知全能。他坐回酒桌前,笑道:

    “也罢,就当为民除害了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对左凌泉身份挺好奇,不过在修行一道闯荡,规矩他还是懂的,只是开口道:

    “此地已经入了云州,有官府管辖,多半不会再遇到拦路的山泽野修,不过也并非百分百安全;敢在官府地盘犯事儿的野修,道行都不低,左兄尽量跟着商队走,别专门往荒山野岭跑;山外青山楼外楼,再大的本事,不谨记‘从心’二字,也迟早踢到铁板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方才没对赵无邪动刀,便是看出这个剑客品性不错,面对这番过来人的叮嘱,他自是点头;

    “受教。赵兄准备去哪儿?不顺路?”

    赵无邪端起酒碗抿了口,才摇头:

    “我去青云城,办点私事儿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初来乍到,沿途打听除开知道大概方向,其他都是一知半解,询问道:

    “青云城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赵无邪有点无奈,继续解释:

    “云州南部的一座大城,里面有三大姓,祖上都出自云水剑潭,擅长铸剑;最近那边在选‘剑雏’,三大姓彼此争抢,谁家拿了头名,事后会开剑阁赠剑,过去碰运气的人挺多的,我瞧左兄用剑,连这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:“第一次来,确实没听说过。话说选剑雏,是个什么说法?听起来怪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显然也觉得这词儿不怎么好听,他摇头道:

    “剑胚意思是剑仙胚子,入幽篁者方可称‘剑仙’,所以没把握入幽篁的人,不能称‘剑胚’;那些个世家,为了蹭个名头,就整了个‘剑雏’,其实本来叫剑种,太难听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玩意好像没什么好争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,虽说不好听,但分量不低。年底九宗交换门生,青云城也给了一个,抢到就是九宗内门,三大姓为此可是打得头破血流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彼此闲聊了片刻,窗外的暴雨渐小,变成了滴滴答答的小雨。

    两人都有事,这又是个是非之地,自然不再久留。

    赵无邪拿起酒碗一饮而尽,站起身来,走到客栈外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有事在身,左兄想来也不用我送,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看出赵无邪身手不低,萍水相逢也没追根问底,从马棚里迁出马匹后,拱手一礼:

    “江湖再会。”

    赵无邪抬了抬手,但并未回一句“再会”,提着剑飞身往东方行去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