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九十七章 神威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九十七章神威窗外细雨沙沙,木屋里早已经熄了灯火。

    床榻上,吴清婉身着白色小衣,在床榻上盘坐,但今天发生那么多事儿,又哪里静得下心,最终还是倒头躺在了枕头上,听着外面细细密密的雨声发呆。

    上次一战,吴清婉从小到大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绝望,不过这也激发了她努力提升修为的斗志;以前她想的是怎么帮助凌泉修行,现在的想法,已经变成该怎么修行,才能不拖凌泉后腿了。

    想到修行,吴清婉的思绪,自然而然就跑到了那来之不易的‘福缘’之上。

    天色这么晚,姜怡当是睡下了,凌泉估计在修炼……

    用《养气诀》打坐炼气,太慢了,不是浪费时间吗……

    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东西,作为师长,是不是得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也不知道过来,我又没事儿,难不成还得去找他……

    找他好像也行,反正是为了他好,又不是去送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水润双眸动了两下,轻咬嘴唇,慢慢从绣床上坐起身来,用脚尖勾起了绣鞋,然后来到衣柜前,换了一身衣裳,又拿起了胭脂。

    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点妆,窗户之外,就响起了很轻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踏踏??

    吴清婉动作一顿,无声无息地倒回了枕头上,闭着双眸,假装熟睡。

    吱呀

    房门打开,人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吴清婉眸子睁开些许,瞧见左凌泉穿着黑色袍子,轻手轻脚的插上了门栓,走到了床铺跟前,在她身上扫视,眼神有些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暗暗叹了口气,晓得这臭小子肯定憋坏了,并没有醒,想着让他先过过眼瘾,再让他隐藏欲念,认真修行。

    只是吴清婉主意刚打好,就瞧见左凌泉抬起手来,握住了大团子,开始揉面。

    “喔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自是装不下去了,睁开眼帘,微微蹙着眉,如同瞧见晚辈犯错的恼火的师长:

    “凌泉!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侧坐在床榻边缘,手并未松开,柔声笑道;

    “婉婉,我还以为你会继续装睡。”?!

    吴清婉脸色严肃,把左凌泉的手推开,认真道:

    “凌泉,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?你要修行,我会帮你,但是得我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凑近了几分:“上次我为了宗门,被打了个半死,吴前辈就不能奖励我一次?”

    吴清婉愣了下,想了想:“只是修行罢了,哪有什么奖励不奖励的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呵呵笑了下:“就是第一次不运功,单纯那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眉儿微皱,没想到左凌泉会提出这要求。单纯那什么,不修炼,不就成男女偷情了吗?她严肃了些,认真道:

    “凌泉,我是你师长,怎么能用这种事当奖励?”

    左凌泉脸上显出几分失望,轻轻叹了口气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吴清婉瞧见左凌泉失落的模样,心里一揪。她沉默了片刻,终是舍不得让不惜性命护着她的左凌泉太失落,犹豫了下,还是坐起身来,从枕头下摸出眼罩:

    “算了,你年纪小,我也不说你了……仅此一次,你不能动歪心思,我……我是看在你那么拼命的份儿上才答应,可不是对你有其他情愫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起嘴角,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保持着师长面容,把眼罩递给左凌泉,往里侧移了些,抬手解开了白色小衣,露出了下面的淡绿色的花间鲤,看起来是自己新买的。

    左凌泉稍显意外,不过婉婉自己懂事换着穿情趣衣裳,他当然不会不满,他把眼罩扔到了一边,凑到了吴清婉跟前。

    吴清婉一愣,连忙把衣襟合上,蹙着眉儿道:

    “凌泉,你做什么?你……你躺下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袍子已经扔到一边,看着脸色渐红的吴清婉,认真道:

    “不是说奖励吗?还不能动不能看,那叫什么奖励?”??

    吴清婉总算明白过来,凌泉是想和第一次那样,变着花样折腾她。

    她眼神微微慌了下,摇了摇头,还没说话,就瞧见左凌泉失落的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唉……吴前辈不愿就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见状咬了咬牙,却无可奈何,不想让左凌泉失望,只能暂且忍了下来,认真道:

    “算了,仅此一次。不过事先说好,你不能乱亲……喔~”

    吴清婉话都没说完,就被左凌泉饿虎扑食似的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撕拉

    布料撕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吴清婉有些慌乱,抬手在左凌泉肩头拍打了两下,却毫无作用,最终只能闭上雾蒙蒙的双眸……——

    沙沙沙

    细雨绵绵,长夜无心安眠的,不只是瀑布旁的木屋。

    石崖下方,竹林间的小院里,同样有两双没有丝毫困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素雅整洁的小屋里,首饰盒放在小案上,旁边摆着一个胭脂盒。

    汤静煣和衣躺在软枕上,望着窗纸上的斑斓,时不时便幽幽叹上一声: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是只鸟呢~……”

    又软又白的团子,没精打采地趴在枕头的旁边,鸟喙之前放着几颗剥好的松子,却没有食欲,只是跟着“叽~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没法说话,但看团子的意思,应该在说:

    “鸟鸟也是鸟,鸟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士,显然没法像团子一样接受现实,她侧过身来,扒拉着团子的小翅膀,眼底有些嫌弃:

    “长成这模样,除了好吃估计没啥用处,连衣裳都没得穿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汤静煣揉了片刻团子,又想起了方才被鬼上身的事儿,心里更是恼火:

    “你说那死婆娘,不会一直看着我吧?”

    团子自然是不晓得,趴在旁边,忽然听到了扇翅膀的‘嗡嗡嗡’声,它黑溜溜的眸子一亮,连忙煽着小翅膀,从窗口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

    汤静煣顿时恼火,本想起身收拾团子,但天色太晚又不想起身,最终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汤静煣叹了一声,闭上了双眸,想继续感受一下那只大凤凰,被吃干净没有。

    自从那凤凰被抓走后,汤静煣便能感觉到那只大凤凰离开了她的身边,但并没消失,而是处在极远的地方,偶尔做梦也能出现一些场景。

    她闭着眸子,静心凝神,仔细感受了下,慢慢找到了那只大凤凰。

    这次的感觉比以前清晰了,眼前甚至出现了一幅画面通体晶莹的宫阁,屁股下面是一个莲花台,左边是一把奇形怪状的金棍,右边是一把剑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汤静煣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她低头瞄了眼,却见‘自己’穿着金闪闪的裙子,胸脯好像比往日大了一丝丝,形状也有些许变化,很挺,好似两座万丈高峰……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汤静煣还未曾看仔细,忽然发现自己开口说出一个字,然后脑袋微晕,眼前的场景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额~”

    汤静煣一头翻起来,揉了揉有点晕的眉心,茫然看向左右,所处之地还是竹林间的小屋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方才睡着了做噩梦不成……

    不对,做噩梦怎么会胸脯变大?不该是变小吗……

    汤静煣蹙着眉儿,正琢磨刚才的事儿,却见团子,又从外面飞了回来,小爪爪上抓着一只黑不溜秋的虫子,落在了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汤静煣瞬间回神,连忙抬手把团子轰开:

    “诶~你要死啊!快拿开,别往我床铺上扔!”

    “叽叽~”

    团子落在了床头小案上,踩着小甲虫,不停点头撒娇,显然想让汤静煣帮忙,把吃不下去的小甲虫弄碎喂它。

    只是汤静煣哪里会碰不知名的甲虫,更何况她还认出,这是左凌泉养的东西,表情一凶道:

    “不许吃,敢吃我把你炖了!”

    “叽?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都吃,米没吃够啊?以后不许抓这只虫子,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团子踩着小甲虫,有点委屈吧啦,最终还是在汤静煣凶巴巴的目光下,依依不舍地松开了爪爪,然后‘啪’的一脚,把小甲虫给踢桌子底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咦~”

    汤静煣眼神儿又气又恼,连方才的事儿都给忘了,找了个扫把和小铲子,把小甲虫给送出了屋子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