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九十六章 青魁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三女一男一鸟,围聚在圆桌旁,叽叽喳喳说了老半天,总算是说清了方才的情况。

    吴清婉皱着眉儿,仔细消化了下,才柔声开口:

    “铁镞府的老祖,怎么这般霸道……嗯,静煣,你的凤凰被抢走了,暂时好像也没什么办法,只能依人家的意思,等凌泉日后厉害了,再去想办法拿了。”

    姜怡坐在汤静煣对面,听完经过后,表情怪异,还有点不服气,轻声道:

    “汤姑娘还是神兽?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语气,是想说‘这凭什么呀’。

    姜怡性格最是傲气,本来还有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身份,结果混着混着,身边一个个不是天纵奇才就是天赋异禀,连最亲近的小姨都比她高一大截,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不过,汤静煣还是把姜怡当金枝玉叶的公主看,对凤凰的事儿也有点抵触,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是人,在京城有户籍的,才不是什么鸟啊兽的。如果我和人不一样的,那死婆娘绝对把我也抓走了;不搭理我,肯定是觉得没了凤凰,我就是个寻常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十分有道理,三个人琢磨了下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吴清婉想了想道:“唉,福祸相依,福缘太大,没实力拿住反而会因其送了性命。现在我们都没事儿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姜怡梳理了片刻思绪,又把目光放在了左凌泉的左臂上,抬起手来,摸了摸皮质护臂上的凤凰浮雕,询问道:

    “这是那个老祖给的?”

    汤静煣作为当事人,对这个最是清楚,恼火道:

    “才不是那个死婆娘给的,她鬼上身,好像从我身上抽走了什么东西,给小左弄了个袖套。不过给的是小左,伤也治好了,这事儿我就不骂她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不想拿汤静煣的东西,但他的修为,都取不下来护臂,当下只能关切询问:

    “好像是什么凤凰精血,她抽走了多少?”

    汤静煣皱了皱眉儿:“只剩一丢丢,感觉人都被掏空了,不过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感觉用不上,你拿着就是了,别记那死婆娘的好就成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自然不会记那女子的好,对此也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姜怡杏眸里有点眼馋,瞄着护臂,询问道:

    “这东西有什么用啊?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不清楚,不过法器的大概用法还是知晓,他站起身来,面向了木屋门口,尝试灌注真气。

    胳膊上的护臂,亮起了红色微光,继而上面的凤凰浮雕,和活了一般,化为实体的黑红丝线,从护臂上蔓延开来,在胳膊之前编制出了一面带有飞凤展翼浮雕的盾牌。

    盾牌的造型并不规则,边缘甚至还在时刻变化,左凌泉感觉应该是可以自己控制形状,只是他不会控制,才展开得比较难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随着真气灌注,左凌泉脑海里和查看《青莲正经》一样,出现了几样武技,目前能瞧见的有《破军》《冲城》,后面还有些没法查看的。

    护臂显然不是凡品,消耗极为夸张。

    左凌泉不过是展开了几息的时间,体内本就不多的真气就见了底。他停止灌注真气,盾牌便迅速收起,恢复成了护臂模样。

    姜怡眼巴巴望着,询问道:“如何?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吴清婉见识多些:“能随意改变形状大小,肯定不是灵器,有可能是法宝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回到桌前坐下,摇头笑道:“就是一面盾牌,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。里面有几样武技,铁镞府那老祖给的,其中的‘破军’我见过,光看名字都知道是些莽夫武技,不适合我这种走一剑封喉路数的飘逸剑客,也不想领这份情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虽然听不明白意思,但听见那死婆娘留了东西,还是开口道:

    “小左,你可别这么说。你领她什么情?她把我东西抢走,给你东西那不叫人情,那叫还利息,你若是不要,那更亏了。你们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和姜怡,可是知晓九盟一霸铁镞府的厉害,对此自是点头:

    “对啊,不学岂不是白被抢了东西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琢磨了下,好像也是这么个理,轻笑了下,倒也没有多说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万里之外,胤恒山。

    云海孤岛之上,宫阁安静悬浮。

    身着金色长裙的女子,安静坐在莲花台上,金锏和长剑依旧悬浮于身侧,这次没有云雾环绕,可以瞧见真容。

    女子身上的金色长裙,由无数金色鳞片连接而成,看起来很像是上次在天上见到了龙鳞;长发如墨,没有束起,直接披在背上,头发上有金色云纹发饰,看起来透着骨子里的仙气。

    女子脸颊从外表上看不出年纪,身侧曲线比例完美,除了太高之外,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。气质较为成熟,眉若远山眸似春水,整张脸如无暇美玉,带着惊心动魄的美感,不过美中不足的是,眼神穿透力太强,带着睥睨众生般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随着双瞳之中金光消散,女子收回目光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声音平淡而清澈,听起来其实和寻常人没有区别,和九天之上的空灵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宫阁之中只有一个莲花台,没有其他人影,但并非没有活物。

    世间万物皆能诞生灵智,仙兵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有些仙兵,是铸成之后,纳生灵魂魄为器灵,比如说女子左侧的这把盘龙金锏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仙兵,是铸成之后,历尽万世沧海桑田,纳天地日月之精,自生灵智,比如说女子身体右侧这把青锋长剑。

    盘龙金锏,似是听到了女子的话语,环绕锏身的蛟龙虚影,睁开了双瞳,开口发出小姑娘般的声音:

    “和你一样,天生的莽夫。”

    女子对于这句难分褒贬的话,只是轻轻笑了下,并未评价。

    金蛟虚影离开了锏身,化为长龙,在大殿顶端盘旋:

    “虽然道行太浅,不过上次与其并肩一战,那股有进无退、睥睨苍生的战意,有你当年的影子,真是让龙回味呀~”

    女子沉默了下,可能也是在回想自己炼气期时,和一条小母蛇,从莽荒之地杀出一条通天大道的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稍许后,女子开口道:“你是闲太久了,一把仙兵,竟然跑去掺和炼气修士的搏杀。”

    “本龙不插手,那个小子捡一把铁剑,也打得过,只是会伤得重些罢了。”

    金蛟虚影盘旋了几圈,又道:

    “既然有心栽培,为何不告知实情?你不降服九凤残魂,那只新生的小彩鸡,就被夺去了魂魄躯壳,方才那般话语,若激起了那小子的斗志,就真的养虎为患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神情平淡:“置身羽翼之下,会让人懈怠;只有仇恨和屈辱,才会让人一往无前。我终将坠入轮回,被谁杀死都无所谓,独独不能老死,而后继无人。”

    金蛟悬停在莲花台前:“你准备把那小子,当接班人培养?”

    女子摇头:“站在最顶端的人,永远不是被人拉上去的,何来培养一说?”

    “任其自生自灭的话,那小子若是被别的宗门挖走,岂不是便宜了外人?”

    “先把消息告知九盟,不报真名,只说铁镞府多了个青魁,等其他宗门拿‘先到先得’讲道理的时候,再告知实情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给个未来少主的身份,又不管不顾散养,算不算你们人所说的‘占着茅坑不拉屎’?他要不认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给了他铁镞府的法门,他敢学,就得认这层香火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拉了。”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山巅之上的宫阁震颤了一下,又再无声息……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明天第一卷就结局了。

    ps:别在意‘青魁’这个词,实在没找到更合适的,‘剑胚、道种’啥的感觉不对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