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九十五章 飞凤展翼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左凌泉咬牙下地站起身来,与女子对视:

    “你把汤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左凌泉的个头,比汤静煣高一些,但即便站起来,依旧感觉在仰视万丈高峰。

    不过感觉终究是感觉。

    女子显然不喜欢抬眼看人,缓步走到圆桌旁坐了下来,平静道:

    “她没事,本尊只是借用一下她的躯壳,待会就会还给她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知晓女子是谁,因为彼此差距太大,反而没了害怕或者忌惮。他眉头紧蹙,直接道:

    “阁下是九宗老祖,跑来这地方欺负一个弱女子,很有成就感?”

    女子端端正正坐在圆桌旁,回应道:

    “方才听见,有人想挑战本尊,说的还是实话,所以过来看看,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岿然无惧:“准备把我掐死在襁褓里,免得日后受到威胁?”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“铁镞府修士,向来有进无退,不会用这种方法逃避。不过,你也不配当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女子直视左凌泉的双眼:

    “前几天在山谷外,你与人搏杀,悍不畏死、有进无退,很切合铁镞府的武道。打神锏觉得你是根好苗子,所以帮你了一把,不然你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皱眉,心中倒是恍然——怪不得他找到了一根铁锏,事后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阁下的意思,是抢了我朋友的东西,还想让我为铁镞府效力?”

    女子摇了摇头:“是给你挑战的机会,你天生是个莽夫,九宗之中适合你的只有铁镞府,去其他地方,你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到本尊近前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于这般狂傲的话语,微微抬起下巴:

    “我是剑客,路怎么走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本尊只是告诉你一条可能走到本尊面前的路,想不想走、能不能走过来,看你自己。不过,有一点可以确认,你在惊露台,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本尊的对手,仇泊月那天的反应,你想来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这句话,心里倒是赞同——他已经感觉出,自己不适合学惊露台的剑,而且荒山尊主仇泊月,那天和面前的女子对峙,明显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左凌泉沉默了下:“你就不怕养虎为患?”

    “一代新人换旧人,仙人也一样。本尊不怕养虎为患,怕的是魂归天地那天,都没有一个人敢取代本尊所在的位置。可惜,本尊曾经养了很多虎,都没有一只成为后患,其中不乏比你更有毅力和天赋的人,走到山腰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说完话后,站起身来,走到了左凌泉面前,抬起右手,纤白五指之上,红色流光萦绕,化为五条红色丝线,缠绕在了左凌泉的左臂之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左臂全是绷带和雷击伤痕,在流光接触的一瞬间,白色绷带脱落,皮肤上的雷击伤痕迅速消失,皮肤恢复了原本的颜色,直至整个左边身体都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流光速度很快,左凌泉甚至没反应过来,身体就完全恢复。红色丝线并未消失,而是环绕手腕,自行编织成了一个红色护臂,和手臂紧贴,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随着丝线消失,护臂彻底成型,上面有‘飞凤展翼’的浮雕,颜色也从红色变成了寻常皮具的颜色,连触感也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变化只发生在一眨眼的时间。

    左凌泉察觉后,护臂已经戴在了手腕上,他蹙眉道:

    “我的路自己会走,不必阁下帮忙。”

    说着抬起手来,想取下护臂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撸了两下,护臂取不下来,表情不禁一僵。

    女子站在面前,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凤凰精血,是她的东西,本尊慷他人之慨,你不必感激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是汤静煣的东西,脸色微沉,抬起手来:

    “你还给汤姐,我不像阁下一样,会不告知物主,擅动别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女子没有动作:“不想要,就自己还给她。顺便,铁镞府的几样法门也放在其中,你想拿回属于她的东西,现在就得往山上爬。当然,学不学随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汤静煣的表情定格下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还想说话,却瞧见汤静煣的双目之间,再次闪烁金光。

    原本排山倒海般的压迫力,如同潮水般消退,风韵熟美的面容,也恢复了往日的亲和。

    随着女子离去,汤静煣身体一软,失去了控住,倒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汤姐?”

    左凌泉心中一急,连忙上前,一把抱住了柔弱无骨的汤静煣,胳膊托着后颈,柔声呼唤。

    小鸟团子,也从被褥里钻了出来,飞到门口叽叽喳喳骂了两句,又落在汤静煣胸脯上,焦急呼唤。

    汤静煣眼神缓缓恢复了过来,短暂茫然过后,便浮现出窝火和怒意,也没起身,就冲着天上骂道:

    “死婆娘,你给老娘回来,谁让你鬼上身的?!”

    从语气上来看,方才汤静煣应该也有意识,只是没法控制身体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汤静煣恢复,心底的大石头也落了下来,怕汤静煣乱喊又把那女阎王招来,连忙捂住汤静煣的嘴儿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别喊别喊,那人真听得到,刚才差点把我弄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胸脯都快气炸了,掰着左凌泉的手指,就是要骂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抱在一起扭了片刻,未曾把那女阎王招来,反倒是木屋的门口,传来了两声: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左凌泉正把汤静煣摁在怀里捂嘴,动作和欺辱良家妇女似得,听见两道女子的惊呼,自然表情一僵。

    汤静煣本来怒不可遏,听见声响也是一僵,发现自己面对面被左凌泉搂着腰抱着,脸色瞬时涨红,连忙扭动几下,从左凌泉怀里挣脱了出来。

    木屋门口。

    吴清婉和姜怡站在石坪上,都是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姜怡听见左凌泉苏醒,喜极之下连伞都没得打,冒着雨跑过来,还没走到附近,就听见木屋里传来“别喊、别喊”和“呜呜呜——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姜怡当时就觉得不对,放轻脚步走到门口一看,果不其然!

    仅穿着裤子的左凌泉,左手紧紧搂着汤静煣的腰儿,右手捂着人家的嘴,搂的特别紧,似乎想把汤静煣挤进自己身体里。

    而汤静煣后仰着腰,长发几乎垂到地面,被抱着也不挣扎,只是用手指着屋顶“呜呜呜——”。

    姜怡本就有点爱吃醋,特别是面对汤静煣时,此时此刻瞧见此景,只觉晴天霹雳,霎时间醋海翻波。

    姜怡气的跺了跺绣鞋,快步跑到门口,又急又恼的娇声斥道:

    “左凌泉!你……你这厮竟敢欺负良家妇女!本宫弄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已经和汤静煣分开,正想开口解释,瞧见姜怡杀过来,连忙抬手:

    “别激动,姜怡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也挺震惊,她也没想到,左凌泉刚吃完她的团子,转头就按着汤静煣欺负。

    不过吴清婉毕竟年长,性格稳重一些,抬眼一瞧,发现左凌泉身上的伤痕不见了,她眼中微奇,走进屋里询问道:

    “凌泉?你怎么回事?身上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正抓着左凌泉的肩膀用力摇晃,闻言先是一惊,连忙松手,发现左凌泉毫发无损后,又是一愣,眨了眨杏眸,显然有点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汤静煣被人捉奸在房,面红耳赤连方才的事儿都忘了,听见这话才想起来。她连忙开口道: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我没和小左那什么,方才有个死婆娘鬼上身……唉……小左,还是你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和姜怡听见这话,知道方才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儿,都安静下来,看向左凌泉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思也有点乱,看了看胳膊上的凤凰护臂,在圆桌旁坐了下来,把方才的事儿又重复了一边;汤静煣也在旁边补充,三句话不离‘死婆娘’,把吴清婉和姜怡听得满眼惊恐,差点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左凌泉说到回忆往日修炼的时候,心里还惊了下,因为他也回忆过婉婉坐在他身上修来。

    好在汤静煣只看到了屋里的情况,并不知道他回忆过去的事儿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注:临渊尊主用的不是搜魂之术,而是根据左凌泉身上的修行痕迹,带着左凌泉一起追溯曾今的修行之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