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九十章 雏凤鸣(一万四千字)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??天空飘过残云,遮挡了东方的晨曦,寂静无声的城郊小镇,光线随之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??吕明周和蓝英身负重伤,在毒雾的作用下昏死在地;程九江断掉右臂,失去大半战力;尚且完好的栖凰谷四人,背对背注视着前后四名修士。

    ??左凌泉等人看似人多势众,但数量并不能弥补质量的差距。

    ??许元魁说只要岳平阳不在,自己孤身一人就能踏平栖凰谷,可不是玩笑话。

    ??许元魁曾经是九宗之一掩月林的弟子,哪怕被逐出师门,所学艺业可还在身上;自身又在野修之间摸爬滚打近甲子,无论所修功法、身体底子,还是搏杀经验,都比大丹朝的杂门修士高太多。

    ??整个大丹朝,许元魁只忌惮一个惊露台出身的岳平阳,程九江之流,哪怕和他同境,也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。

    ??吴清婉只是稍一打量,便知晓今天凶多吉少,毒雾吹进了柳林,栖凰谷的弟子短时间过不来,即便过来了也没用面前这个许元魁,要杀光他们,可能只需要几个呼吸的功夫,根本没有时间驰援。

    ??白发苍苍的岳恒,持剑看着后方三人,沉声道:

    ??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??程九江失去一臂,哪怕不想死,此时也已经心如死灰,开口道:

    ??“只有四人,我们五个分开逃,总能跑出去一两个。”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??抱团都不一定能打过许元魁,当前情况下,这是唯一的对策。

    ??五人不再言语,谨慎盯着前后,寻找脱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??左凌泉站在吴清婉身侧,从始至终都盯着许元魁。

    ??许元魁从赵泽口中,已经听说过左凌泉,方才也一直在旁观,知晓其天赋惊人。今天任何人都可以逃,但左凌泉绝不能放虎归山,因此目光也始终锁在左凌泉身上。

    ??横风扫过长街,九人皆是屏息凝气。

    ??“受死!”

    ??便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吴清婉率先动手,抄起一样物件,直接砸向左凌泉的脑袋!???

    ??出乎意料的举动,自然让所有人错愕。

    ??许元魁和后方三人的目光,都被此举吸引,集中在了吴清婉拍向左临泉的右手上。

    ??便是在这一瞬间!

    ??飒

    ??刺目白光,从吴清婉手中的金光镜上绽放。

    ??青石长街刹那间化为炽白。

    ??左凌泉拦腰抱住吴清婉,毫不犹豫往侧方猛冲。

    ??岳恒和二师伯出来时已经沟通过战术,根本没去看吴清婉,同一时刻往左右房舍飞奔。

    ??程九江捂着断臂,措不及防被闪瞎,和许元魁等人异口同声怒斥了声:“干你娘!”但脚步丝毫不慢,掉头就往左侧猛冲。

    ??许元魁闭眼的速度很快,但再快也不可能快不过光,还是短暂失去了视野。

    ??他仅凭听声辨位,锁定了左凌泉的位置,手中双刀白光爆绽,猛劈之下,两道弯月般的刀光,扫向了左凌泉前行的方向。

    ??嚓嚓

    ??刀风如浪潮!

    ??灵谷五重的武修悍然爆发,杀伤力可谓骇人。

    ??左凌泉抱着吴清婉飞扑,刚刚跃上房舍,就见整栋茶楼,被刀光斜着劈成三节。

    ??武修在不能‘剑气成罡’之前,防御手段只有肉身硬抗,但面前这刀光,若是抗一下必然被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??不过好在剑气出体没法控制,劈砍的方向固定。

    ??左凌泉猛地按住吴清婉,趴在茶楼房顶之上,下一刻刀光便从背后擦过,直接削断了袍子的下摆。

    ??刀光划过的转瞬,许元魁视野已然恢复,他身形拔地而起,双刀以开山之势劈向房顶上的左凌泉:

    ??“喝!”

    ??许元魁同样是以速度见长的武修,这一下用快若奔雷来形容也不为过,只是在刀光从背后划过的一瞬间,便已经来到左凌泉上方。

    ??以左凌泉的反应速度,足以跳开,但他身下是吴清婉,根本没法两个人同时躲闪。

    ??眼见避无可避,左凌泉双眸一寒,滔天剑意冲天而起!

    ??三尺青锋尚未完全抬起,剑刃上便黑雾爆绽。

    ??咻

    ??剑鸣似龙吟,响彻寂静小镇。

    ??继而一条剑锋粗细的墨流,从茶铺上方升腾而起,以长虹贯日之势,直刺从天而降的双刀许元魁。

    ??左凌泉以十二重修为,满状态用出自身最强一剑,声势可谓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??吴清婉躺在左凌泉身下,只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从上方袭来,明明真气没有外泄半分,目标也不是她,依旧惊得她脸色微白。

    ??而半空中的许元魁,眼见一个炼气十二重的武修,将自身真气聚集成束,顷刻间爆发出比他还恐怖的声势,眼中也显出几分震撼。

    ??不过,震撼归震撼,这并不影响许元魁的反应。

    ??左凌泉在长青山中,真气濒临枯竭的情况下一剑直接瞬杀屠阳的事儿,赵泽已经告知了许元魁。

    ??许元魁知道左凌泉藏着一招杀力惊人的剑技,方才也大概摸清了左凌泉的境界,在抢攻之前,已经做好了被对方反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??眼见左凌泉抬手,许元魁浑身衣袍鼓涨,白色流光爆绽,化为罡气环绕周身,从头到脚滴水不漏,用的正是灵谷五重照海的标志性招数剑气成罡!

    ??武修护身罡气虽然消耗极大,但攻守兼备同样极为霸道,修为弱于自身的修士基本上没法破防。

    ??只见许元魁周身犹如白色狂风席卷,飞溅的碎木瓦砾,接触到汹涌飞旋的白色罡气,顷刻间被搅碎为齑粉。

    ??而就在罡气形成的一瞬间,墨流般的剑影便撞在了白色罡气之上。

    ??轰隆

    ??长街半空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??许元魁身形被撞得在空中停滞,无坚不摧的墨流撞入护身罡气,刹那间被搅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??按理说炼气十二重修士吗,哪怕是搏命一击,也不可能破许元魁的护身罡气。

    ??但许元魁却愕然发现,剑锋粗细的墨流,哪怕被罡气撕碎,还是有一小部分穿过了护身罡气,直刺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??嚓

    ??剑光一闪而逝!

    ??吴清婉甚至没看清发生了什么,就瞧见半空之中气浪宣泄,彻底震塌了被斜着劈开的茶楼,他和左凌泉一起落入茶楼内部。

    ??许元魁挡住剑气后,罡气消散,身形则往侧方飞去,落在了两人逃遁的必经之路上,胸口的衣袍上,出现了一道血痕,深约寸余,鲜血染红了衣襟。

    ??无垢金身加上护身罡气,都没能挡住这惊世骇俗的一剑,许元魁眼中显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??他事前有提防,依旧被此剑击伤,这一下如果换成没有护身罡气的程九江,恐怕直接当场暴毙,连反应的几乎都没有。

    ??不过,灵谷五重便是灵谷五重,境界压制太多,剑技再通神,也难以弥补硬实力的差距。

    ??许元魁压下胸口剧痛,眼中露出武人的狂傲,冷笑道:

    ??“好小子,小瞧你了。”

    ??房舍坍塌,碎石瓦砾尚未落地,左凌泉和吴清婉便从窗户冲了出来,落在了巷道之中。

    ??左凌泉见能打伤许元魁,当即把吴清婉推向后方,持剑拔地而起,冲向了拦路的许元魁:

    ??“你以为老子只有一剑?”

    ??话落,左凌泉手中三尺青锋黑色剑气暴涨,一剑再取许元魁面门。

    ??咻

    ??这一剑的威势,不比方才弱上半分!

    ??许元魁瞧见此景,眼中又显出错愕。

    ??修士施展武技术法,威力越大,从经脉气府抽取的真气便越多;真气储存在全身各处,要抽调必然需要时间,正常情况下威力越大,施展起来就越慢。

    ??左凌泉方才顷刻间爆发出那么强的威势,可以说是调动右臂附近的气穴;但此时毫无间隔的再来一次,就太过匪夷所思,这小子全身经脉都长在手上的不成?

    ??但吃惊归吃惊,许元魁终究是灵谷五重的修士,即便左凌泉的剑快若奔雷,依旧能提前做出了反应,身形一闪,险之又险的移动了侧方三步外。

    ??飒

    ??墨流般的剑气刺空,刺入后方房舍。

    ??墙壁之上出现一个剑刃大小的剑孔,直到穿透三间房舍后,聚集成束的剑气才散开,炸穿了一面墙壁。

    ??轰隆!

    ??房舍坍塌,烟尘滚滚!

    ??这种神仙打架,吴清婉看的目瞪口呆,持着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忙;她破不开许元魁的护身罡气,也跟不上左凌泉的速度,当下只能转身,冲向了同样被拦住的岳恒和二师伯。

    ??左凌泉一剑落空,并未回头,掏出了一张符箓,扔到了吴清婉身上。

    ??土黄色符箓凌空便展开,化为了一道龟甲似的虚影,环绕在吴清婉周身。

    ??吴清婉见状一愣:“凌泉你……”但符箓已经用出来了,也收不回去,当下只能咬了咬银牙,杀向拳风如虎的光头郑元。

    ??许元魁躲开一剑,瞧见左凌泉的动作,冷声道:

    ??“自身难保,还想着护着女人,你倒是心大。不过这龟甲符,也防不住我的掩月刀……”

    ??“你他娘哪儿这么多屁话?”

    ??左凌泉一剑出手,并未有片刻停留,奔行如雷再次冲向许元魁。

    ??不过这次,左凌泉并未用剑气。

    ??剑气离体很难改变方向,双方速度相差无几的情况下,剑气飞行越远,对方反应的时间就越长,只要许元魁有准备,剑气根本打不到,对方甚至连护身罡气都不用开。

    ??方才那两剑,耗费了左凌泉近四成的真气,而许元魁明显消耗不大,不近身的情况下,刮痧都刮不死许元魁。

    ??许元魁手持双刀,瞧见左凌泉直接冲向他,抬手便是两刀交叉劈下。

    ??嚓嚓

    ??白色刀光再显,巷道左右两侧的墙壁,霎时间出现四道刀痕。

    ??刀光将砖石墙壁切断,两道刀光交汇之处,正是前冲的左凌泉。

    ??此刀若中,左凌泉必然被劈成四节。

    ??只是左凌泉本身就以速度见长,不用护着吴清婉,要躲开这刀光也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??眼见刀光袭来,左凌泉双脚轻点地面腾身而起,从刀光上方越过,继续冲向许元魁。

    ??距离迅速拉近!

    ??许元魁见两刀落空,也知晓两人保持距离对劈没意义,他双膝微曲,继而巷道地面炸开,整个人化为一道白色残影,闪到了左凌泉面前。

    ??这一下速度太快,左凌泉都难以看清,只能凭借身体本能抬剑前刺,墨色剑气凝聚于剑锋,骇然威势顷刻间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??飒

    ??许元魁双刀劈向左凌泉胸腹,还真没料到左凌泉能反手,他不敢以命换命硬接,迅速变招,双刀劈向刺来的长剑,护身罡气也再次浮现周身。

    ??嗙

    ??倒塌的砖石,在罡气出现的一瞬间被搅碎飞溅。

    ??只听‘叮’的一声脆响,左凌泉手中的凡品长剑,被灵器品级的双刀劈成三节,落入汹涌罡气又直接粉碎。

    ??剑身蕴含的澎湃真气,失去束缚爆发出来,把即将贴身的左凌泉直接炸开。

    ??嘭

    ??左凌泉胸前衣袍被气劲当场搅碎,胸口出现数道血痕,整个人也往后倒飞出去,在巷道里弹了一下,又摔在了街面上,滑行数步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??碎石纷飞的巷道之内,许元魁纹丝未动,震退左凌泉后,他双手旋转着银月双刀,快步走向街面,冷声道:

    ??“半步灵谷,能打成这样,着实让本尊开了眼界。不过你好歹找一把好剑,寻常铁器,实在浪费了这通神剑技。”

    ??“咳咳”

    ??左凌泉停下后翻身站起,手中只剩下一截剑柄,胸口满是血痕,体内真气也消耗过半。

    ??他看着游刃有余的许元魁,心也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??左凌泉自幼习剑,为的就是‘一击必杀’,所有的一切都堆在那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剑上,爆发力惊人,同境直接无敌不假,但短板也很明显只要这一下打不死对手,那后续就很难再打死。

    ??如今连剑都没了,左凌泉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转身就跑向吴清婉:

    ??“走!”

    ??左凌泉还能说打的有来有回,而另一侧,岳恒等人对上百圣谷三位灵谷境的修士,场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。

    ??栖凰谷三名掌房,都常年待在栖凰谷清修,上次和人生死搏杀,可能还是年轻时出门游历的时候,吴清婉更是连和人生死相搏的经验都没有。

    ??而百圣谷的三人,则是关外刀口舔血的野修,能修到灵谷,手上不知有多少条人命,还占了年富力强的便宜。

    ??双方交手不过一个照面,年事已高的大师伯岳恒,便被同境的拳师郑元,一记伏龙山的‘降龙’打得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??二师伯只有灵谷一重的修为,还没冲到跟前,就被善奇门术法的燕九,一扇子冻在了原地;张见龙抬手一记紫色雷光劈在身上,当场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??在场唯一能打得有来有回的,反而是断掉一条胳膊的程九江。

    ??程九江凭借灵谷四重的无垢金身,硬抗三人合击,还一拳打伤了同样用拳的郑元,但也难以撑太久。

    ??吴清婉不过出入灵谷,所修剑技比两个师兄强不了多少,过去帮忙不过一个照面,便被张见龙破去了身上的龟甲符,只能拉开距离,拖着满嘴鲜血的大师伯岳恒后撤。

    ??双方交手不过十几息的工夫,左凌泉这边便只剩下个程九江还能硬撑。

    ??栖凰谷的弟子,即便过来驰援,也最多从八脚牌坊跑到这里,更何况柳林间的毒雾尚未散去,整个栖凰镇都没有其他人影。

    ??孤立无援之下,吴清婉眼中显出绝望,正急急思索对策时,背后忽然传来巨响,以及一声:

    ??“走!”

    ??吴清婉回头看去,却见左凌泉胸口衣衫尽碎,刚刚从地上翻起,朝她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??“凌泉!”

    ??吴清婉脸色煞白,起身想要过去驰援,但下一瞬就瞧见,许元魁手持双刀从巷道里冲了出来,两刀直取左凌泉。

    ??双方距离约莫十余丈,吴清婉全力飞奔都过不去,过去了估计也是被许元魁一刀秒,她只得丢出随身佩剑,扔向左凌泉:

    ??“接剑!”

    ??左凌泉眼见许元魁从侧方拦截,避无可避,他手无寸铁,总不能用手去破许元魁的护身罡气,当下只能冲向丢来的佩剑。

    ??可惜,许元魁当了近一甲子的野修,岂会给对方取兵器的机会?

    ??许元魁随手便是一道刀光劈出,正中飞在半空的长剑,把长剑击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??叮

    ??左凌泉反应极快,趁着许元魁分神击飞长剑间隙,直接转向一个暴跳,拼尽此生所学,一记鞭腿扫向许元魁脑门。

    ??啪

    ??鞭腿在空中发出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??只可惜世俗武学的招式,放在修行一道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??这一记鞭腿,只是灌注自身真气,以‘一力降十会’的方式扫出,没有任何运气法门;看似声势骇人,还带着一条黑色的尾迹,但实际杀伤力,还没走鬼魅路数的‘余霞成绮’大。

    ??许元魁一刀击飞佩剑,察觉侧方气势暴涨,下一刻护身罡气便笼罩了全身。

    ??左凌泉用自身最强一剑,才能堪堪破掉许元魁的罡气,普通的一腿踢上去,效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??左凌泉的右腿,刚刚接触到势如龙卷般的罡气,靴子和裤腿便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??腿上皮骨有自身真气包裹,没有被罡气搅碎,但也是血痕累累。

    ??巨大的拉扯力下,不过接触的一瞬间,左凌泉便被甩向罡气旋转的方向,砸穿了房舍的墙壁,又撞到另一面的墙壁,才停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??许元魁连手都没抬,看向被甩出去的左凌泉,皱了皱眉头:

    ??“你脑子有毛病不成?用凡世拳脚破我护身罡气,当自己是幽篁老祖?”

    ??左凌泉自然知晓寻常拳脚没法破灵谷五重修士的防,但他浑身上下能发挥战力的,就只有一张连灵符都不是的五雷符。

    ??上品符箓的威力最大,也才相当于炼气十二重修士施展同样术法,估计符箓都近不了许元魁的身,除了靠寻常拳脚又能如何?

    ??左凌泉撞入房舍,摔在地面上又迅速爬起,知道赤手空拳不行,便想随便找件铁器当剑用,只要能承受住自身真气,那就能用出剑技。

    ??摔入的房舍是一家酒肆,里面倒着几个围观被毒翻的修士。

    ??左凌泉一眼扫去,本想捡起其中一人的佩剑,但余光却发现,酒肆的桌子上,放着一根铁锏!

    ??铁锏长四尺,分三十六节,每一节四面,上面都刻着繁复铭文,锏鐏为龙首造型,口中含着一颗珠子。

    ??铁锏只是看外形,和上次遇到的屠阳所用的大同小异,虽然不知道是谁落在这里的,但左凌泉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,觉得这玩意很结实,抬手拿起酒桌上铁锏就冲出了酒肆。

    ??许元魁提着双刀,见左凌泉再度冲出,手持双刀再度前冲,抬手便是两刀劈下:

    ??“你以为找把打神……”

    ??话未说完,许元魁便是一愣。

    ??只见打红眼的左凌泉,手持铁锏一记直刺,用的招式是方才的那一剑,铁锏之上墨色雾气暴涨,刺向了许元魁的胸腹。

    ??许元魁故技重施,两刀劈在铁锏之上,想要把铁锏劈断,化解这一招。

    ??但他没想到的是,刀锋劈在铁锏上,铁锏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??铛

    ??金铁交击的脆响后,化为墨色的铁锏,强行刺穿了护身罡气。

    ??虽然有阻碍,但兵器没被罡气搅碎,其内蕴含的气劲,大部分还是宣泄到了许元魁身上。

    ??距离太近,罡气被破,许元魁又措不及防,躲闪再快,还是没能全部避开。

    ??铁锏刺在肋下,墨流般的剑气贴身激射而出,只听‘噗’的一声闷响,许元魁后背爆出一团血雾,剑气透体而过,直接将许元魁的无垢金身打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??左凌泉一触即收,一击得手后便飞身疾退,落回酒楼屋檐下。

    ??许元魁肋下遭受重创,脸色白了下,连退数步到了街道的另一面,背后也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??他强行提气,止住肋下喷血的伤口,眼底显出怒色,冷声道:

    ??“好小子,你以为找把打神锏,今天就能活着出去?”

    ??左凌泉见许元魁正中一下,依旧没有倒下,心中不由一沉他体内的真气只剩下不到两成,最多还能出一剑,这一剑再杀不掉,连逃跑的机会都没了。

    ??左凌泉扫了眼远处根本没法插手的吴清婉,咬牙道:

    ??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??说完再次提着铁锏,冲向了许元魁。

    ??另一边,程九江在合击之下,已经遍体鳞伤,也是杀红了眼,几乎不再设防,逮着拳师郑元往死的打,看起来是抱着打死一个不亏的架势。

    ??左凌泉拖住许元魁,吴清婉现在逃还有机会,但吴清婉此时哪里能跑?

    ??跑了下半辈子也没法活!

    ??吴清婉眼中满是血丝,也顾不得彼此差距,大步奔行捡起佩剑,继而飞身跃起,抬手便是一记余霞成绮,刺向许元魁后背。

    ??吴清婉虽然境界比左凌泉高半筹,但方方面面的水平都相差太远,许元魁甚至都没心思搭理,直接展开护身罡气。

    ??吴清婉手中显出九道剑影,已经算是自身最高的水准,但护身罡气滴水不漏,她的剑气刚刚靠近,便被迅速搅碎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??左凌泉眼见吴清婉冲来帮忙,没有丝毫犹豫,怒喝一身把速度拔升到极致。

    ??这一下近乎抽空的体内的真气,脸色化为蜡白,额头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??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??一声爆喝,响彻栖凰镇。

    ??左凌泉单手持铁锏,快若奔雷的冲到了许元魁近前,抬手一记直刺,直指许元魁胸正中。

    ??许元魁没有丝毫分神,已经交手几个回合,他也看出眼前这小子,就只会一手杀力通天的剑技,只要躲开,对方便再无余力。

    ??许元魁见左凌泉以同样方式袭来,没有以命换命的意思,身形以惊人的速度侧方躲闪。

    ??咻

    ??尖锐剑鸣过后,铁锏刺透护身罡气。

    ??只可惜,许元魁躲闪及时,只被穿透了袖袍,剑气往后激射,打穿了后方房舍。

    ??许元魁连续受伤,早已打出真火,眼见左凌泉搏命一击落空,眼中显出狰狞之色,顺势反手一刀就刺向左凌泉胸口。

    ??噗

    ??左凌泉既无罡气护体,又无无垢金身,体内真更是又临近枯竭,这一刀根本躲不开,只是错身的一瞬,背后便透出血红刀尖。

    ??“啊”

    ??吴清婉瞧见此景,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??而远处的柳林中,一直抱着脑袋偷看的汤静煣,遥遥瞧见此景,也是发出一声尖叫,疯了似的往小镇跑来。

    ??许元魁并未关注这些外物,刀锋刺入左凌泉胸口后,便想一刀横拉直接将左凌泉腰斩。

    ??但也是刀锋入肉的一瞬间,他看到了左凌泉的眼睛。

    ??那双眼睛充满血丝,却冷静得没有半分波澜,不像是将死之人,反而像是看着一个死人!

    ??许元魁心中一寒,暗道不妙,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??左凌泉一剑刺空的瞬间,左手看似是抬起格挡刀锋,实则根本没在弯刀前停下,而是把身上最后的一缕真气,灌注在左手之上,直接探入了尚未消散的白色罡气。

    ??有最强一剑破开护身罡气,罡气已经薄弱很多。

    ??左凌泉的胳膊虽然霎时间血肉模糊,但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,抓住了许元魁的喉咙。

    ??许元魁灵谷五重的修为,有强横真气支撑,外加无垢金身,脖子不可能被随手拧断;即便被拧断也暂时死不了,因为他不需要和凡人一样呼吸。

    ??但左凌泉以最强剑技破开罡气,以胸口中刀做诱饵,想的根本就不是拧脖子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??在左手抓住许元魁脖颈的一瞬间,左凌泉五指之间,爆发出青紫雷光。

    ??握在手心的五雷符,直接贴在许元魁的脖子上被激发。

    ??许元魁眼神骤变,抬起左手刀,劈向了左凌泉的胳膊。

    ??下一刻!

    ??轰隆

    ??青石长街之上,爆出一道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??碗口粗的电蛇,从雪白符箓中喷涌而出,沿着胳膊与脖颈,窜入近在咫尺的两人身体。

    ??左凌泉用血肉模糊的左手,死死掐指许元魁的脖颈,雷光在手心炸开,左手皮肤瞬间化为焦黑之色,从胳膊往身体蔓延。

    ??许元魁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??上品符箓,相当于练气十二重修士施展同等术法。练气十二重修士,可能摸不到许元魁的衣角,但五雷咒摁在脖子上释放,许元魁再强横,也不是真的金刚不坏,岂会半点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??不过一瞬之间,许元魁的脖子便化为焦黑之色,电光在经脉窍穴之间流窜,连双目之中,都显出电光,身体也当场麻痹。

    ??轰轰轰轰轰

    ??五道雷光同时炸出,两人也在巨大的冲击下分开,往左右飞去。

    ??左凌泉半边身体,几乎都化为焦黑之色,往后摔在了街面上,即便如此,双目依旧死死盯着许元魁。

    ??许元魁整个脑袋和胸口都化为焦黑,往后退开几步,身体麻痹失去了控制,直接摊倒在了地面上,不过手中刀依旧没松开。

    ??吴清婉脸色煞白,愣神不过转瞬,便疯了似地跑向倒地的左凌泉。

    ??后方激战的几人,也发觉了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??郑元燕九等人,完全没来到灵谷五重的许元魁,会在这种地方遭受重创,三人当即放弃合击,冲向许元魁。

    ??程九江也是满眼震惊,发觉许元魁被打伤,眼底再次爆发出求生欲,疯狂攻向试图救援的三人,怒喝道:

    ??“先杀人!”

    ??吴清婉刚跑出一步,也觉得不对,眼中杀意暴涨,提着剑就刺向瘫坐在地的许元魁,准备补刀。

    ??许元魁眼中同意杀意滔天,死死和左凌泉对视,余光发现吴清婉杀来,他不知用了多大的毅力,手指微动,从袖袍间御出了一张金色符箓。

    ??金色灵符腾空自行展开,咒文亮起流光,霎时间化为一个金钟,罩在了许元魁身上。

    ??咚

    ??吴清婉一剑刺出,落在金钟虚影之上,发出浑厚钟鸣,却难以寸进半步!

    ??吴清婉眼神错愕,但毫无迟疑,抬手又是三剑。

    ??咚咚咚

    ??金钟虚影,毫发无损,连晃都不曾晃一下!

    ??左凌泉瞧见此景,眼中充满血丝,咬了咬牙,手指动了下,继而握住了铁锏,然后以铁锏支撑身体,竟然慢慢从街面上又站了起来!

    ??虽然身体半边焦黑,但站姿笔直,眼中杀气冲天,犹如从阴曹地府爬出来的厉鬼!

    ??许元魁没料到左凌泉浑身遭受雷击麻痹,恢复速度竟然这么快,眼中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??但震惊只持续了一瞬间,因为他看出左凌泉油尽灯枯,站起来全凭毅力,体内已经没有丝毫真气支撑。

    ??许元魁虽然连话都说不出来,但胸口和下巴的焦黑,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恢复,他眼中的震惊渐渐变为了狞笑。

    ??不过,狞笑也只持续了一瞬间。

    ??只见仅靠斗志从地面站起的左凌泉,眼神疯狂如厉鬼,似乎在竭尽全力的压榨着身体,想再压榨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力量。

    ??很快,左凌泉脸色变为青紫,浑身青筋暴起、血管扭曲,体表渗出了红色血雾,汇入持锏的右手。

    ??许元魁瞧见此景,满眼难以置信!

    ??他作为九宗门生,曾经听说过某些武疯子,在走投无路油尽灯枯之时,能强行‘以血化气’,榨取身体最后一丝潜力,把自身精血化为真气,不计代价以命搏命。

    ??精血是人之根本,没了人就死了,更不用提修行长生。常人即便陷入绝境,也无法随意操控;想要做的这一点,需要极强的意志力,得把体魄压榨到极限,对身体的操控也到极限,直至压下身体求生的本能,才能自残般的榨取身体的潜力。

    ??此举是舍命一搏,虽然只是榨取身体最后的一丝力量,战力比不上自身满状态之时,但也得看现在是什么时候!

    ??许元魁身上的灵符,足以支撑到他恢复伤势,但他可以确定,这道灵符挡不住左凌泉那一剑;只要灵符一碎,他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??眼见左凌泉眼神越来越疯狂,许元魁眼神也锐利了起来,刚恢复的脸色又转为蜡白,手动了下,强行想要站起。

    ??“啊”

    ??而就在双方准备以命搏命抢时间的时候,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地方,响起一声悲戚的哭嚎!

    ??八角牌坊下,一个市井妇人打扮的女子,摔倒在了地上,眼神绝望而无助地望着远处浑身是伤的男子,似乎是因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,发出了一声委屈至极的哭声。

    ??“啊”

    ??哭声痛彻心扉、肝肠寸断,绝望到骨子里,却又在混乱的小镇上显得那么微弱和无力。

    ??哭声很凄凉,也很愤怒,似乎是在抱怨老天的不公,又在咒骂老天为何如此对她。

    ??而老天爷,好像也在下一刻,作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??“锵”

    ??晨光下的大地,响起了一声凄厉悲鸣。

    ??悲鸣犹如来自九天之上,亦或是幽冥地底。

    ??凄凉和尖锐,传出不知多远,连远在东华城的市井百姓,都在同一时刻,看向了栖凰谷的方向。

    ??栖凰谷内,数千还在混乱中的弟子,同时停下动作,茫然看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??“锵”

    ??很快,第二声悲鸣响起,这次声音很近,好似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??左凌泉正死死盯着金钟内的许元魁,忽然听到震彻九霄的啼鸣,明显愣了下,疯狂神色化为茫然,转眼声音传来的方向,首先看到了瘫坐在牌坊下痛哭的汤静煣,但眼神马上又被后方的天地吸引。

    ??只见视野尽头的山谷之内,忽然冒出一道红色流光。

    ??流光从地底冲天而起,覆盖了整个五里方圆的栖凰谷。

    ??山谷上方,首先出现一个鸟首,向天而鸣!

    ??继而两双遮天羽翼的虚影,出现在山谷两侧。

    ??羽翼轻挥,红色海洋般的虚影,便冲天而起,直至千丈高空,在背后拖出九条长尾!

    ??“锵”

    ??悲鸣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??令天地变色的巨大虚影凭空出现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??栖凰谷内的数千人,只能看到红色流光从地底升腾而起,根本看不清全貌,直至红色虚影飞到九天之上,在云海之间盘旋,鸟瞰大地上的一切,他们才看清这是一只巨鸟。

    ??所有人都呆立在当场,愣愣看着天空的巨大虚影,可能从未见过,但所有人只是看到的第一眼,就明白了那只巨鸟,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??凤凰起于南极之丹穴,大丹的‘丹’。

    ??栖凰谷之所以叫栖凰谷,便是传言上古时期,曾经有一只在此栖息。

    ??但没人会想到,这个给自己宗门脸上贴金的传说,竟然是真的!

    ??“锵”

    ??清澈的凤鸣传遍天地,声音悲凉而无助,似乎是在宣泄着自己心底的情绪。

    ??长青山内,数以万万计的鸟儿,在同一时刻展翅而飞,朝栖凰谷的汇聚。

    ??连呆在竹林里的团子,都扇着小翅膀,叽叽喳喳地望着天空它认出了那是谁,那是它的祖先!

    ??左凌泉手持铁锏,眼神呆滞,愣愣地看着天上的凤凰,连身上的麻痹和灼烧刺痛,好像都给忘了。

    ??栖凰镇上的其他人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??但呆滞并未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??“啊”

    ??吴清婉愣神间,忽然听见身边响起凄厉惨呼。

    ??她惊得回过神来,却见躲在金钟里的许元魁,双眸中冒出赤色火苗。

    ??火苗似是能焚尽世间一切的业火,连魂魄也在赤色火苗下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??许元魁倒在地上翻滚惨嚎,先是口鼻七窍,偶尔火苗烧穿体表皮肤,彻底化为了一个火球。

    ??不过转瞬之间,许元魁便在从内而外化为了虚无,连飞灰都不曾剩下。

    ??惨叫声不止一处!

    ??吴清婉回头看去,远方围杀的三人,也倒在地上翻滚,就好似被火神降下天罚,烈焰瞬间吞噬了全身,不过刹那间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??而愣在当场的程九江,发觉动静后,扑通就跪在地上,举起仅剩的左臂朝着天空讨饶:

    ??“诶诶诶!我是好人!别乱烧啊,我站凤凰这边的……”

    ??好在天上的凤凰,并非一通乱烧,在烧死几个恨之入骨的人后,便停在原地盘旋,好似也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??八角牌坊前的汤静煣,停止了哭泣,愣愣地瘫坐在地上,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??左凌泉也回过了神,望着天上的凤凰,良久后,化为了一句:

    ??“我……我去……”

    ??铁锏掉落在地上,早已难以支撑的身体,也倒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??噗通

    ??吴清婉听到声响,猛然回过神来,丢掉了手中的长剑,跑到左凌泉跟前,抱住遍体鳞伤的左凌泉,急声道:

    ??“凌泉,老天爷开恩了,你别死……你要去哪儿?别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??左凌泉从震撼中恢复了些,没有再看天上的救星,转而望向旁边的吴清婉,张了张嘴:

    ??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??吴清婉心急如焚,连忙贴在唇边,带着哭腔急声道:

    ??“你说你说,我听着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??“药……药啊……再哭……真死了……”?!

    ??吴清婉一愣,继而惊得一抖,急忙从怀里掏出丹药,塞进左凌泉的嘴里。

    ??左凌泉强行咽下丹药,重新看向天上的凤凰,正想研究这是什么东西,但抬眼看去,却又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??只见凤凰盘旋的高空之上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金色长锏!

    ??金锏有蛟龙盘旋其上,爆发出璀璨电光,在空中自行飞舞。

    ??金锏所过之处,留下一条金色尾迹,不过刹那间,便在千丈高空,画出了一个巨大的法阵,亮起白色流光。

    ??下一刻。

    ??轰

    ??晴空响起巨大轰鸣,却不是雷声,更像是天塌了的巨响或者说是天真塌了。

    ??左凌泉和吴清婉一起看向天空,却见碧蓝苍穹之上,出现了一条裂缝。

    ??漆黑如墨的闪电,出现在裂缝周边,周边的一切都开始扭曲。

    ??浩瀚天威之下,整片天地都在雷光下闪烁。

    ??左凌泉仅仅是直视了雷光一眼,双眸便传来刺痛,霎时间失去了视野。

    ??轰隆

    ??雷声响彻不过片刻。

    ??左凌泉视野恢复,便发现万里晴空之上,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,周边再无雷霆,好似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??他盯着那条撕碎空间的裂缝,能清晰瞧见,裂缝的后方,是一座宫阁!

    ??宫阁悬浮于空,犹如天上仙宫,周边垂下五色流光,不知通向何处。

    ??很快,一道人影,从宫阁中现身,来到裂缝之前。

    ??女子御风在云海上前行,背后悬浮着一面影壁似的黑色巨盾,看似不快,但下一瞬,便已经穿过了裂缝,来到这边天地之间!

    ??裂缝消失,苍穹恢复如初,但浩瀚天威并没有隐去。

    ??女子身着金色长裙,背靠黑色巨盾,与整片天地比起来很渺小,还不及凤凰虚影的一根羽毛。

    ??但左凌泉却感觉,这片天地好像就只有女子一人,连云海与晨曦,都随着女子的出现,停止了流淌。

    ??排山倒海的压力,从天空之上倾泻而下,就好似一条真龙,忽然落在了狭小池塘,池塘难以容身,以至于池水四溢,鱼虾都被压进了淤泥。

    ??方圆百里之内,无论是人还是鸟兽,都在这难以形容的巨大威压下,失去了对四肢的控制,软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??左凌泉感觉到周身被钉死在了地面上,连动下手指都是枉然;身侧的吴清婉也倒在了地上,用力撑着胳膊,却根本没法坐起。

    ??女子在千丈高空悬停,并未说出什么震惊世人的言语,只是抬起右手。

    ??金色长裙的袖口展开,天地之间忽然起风了。

    ??呼

    ??风不大,但连远在天边的云朵,都开始肉眼可见地往女子的袖口移动。

    ??巨大的凤凰虚影,似乎被无行之力拉扯,身上的红色流光,化为一道红色长虹,进入了女子的袖中。

    ??速度很快,不过眨眼的时间,天上的女子,就把巨大的凤凰虚影收入袖中,转眼看向了及远处的西方。

    ??万里晴空,也在此时雷云大动。

    ??霹雳

    ??滚滚黑云,不知从何处出现,往四海八荒扩散,很快席卷了整片天空。

    ??狂风四起,天地从白昼化为黑夜。

    ??电光在云海间流窜,隐隐约约间,好像有一条庞然巨物,出现在了天空之上,在云海之间游动。

    ??随着一道霹雳电光,照亮整片云海,左凌泉终于看清了那道虚影是什么:

    ??一条盘踞整个云海的蛟龙!

    ??蛟龙在滚滚雷云间翻腾,只能看到偶尔露出云海的墨青鳞片和龙尾。

    ??两条金色龙须在云海间飘荡,荡起水波似的涟漪。

    ??蛟龙在云海中环绕,直至用难以看清首尾的巨大龙身,将女子围在了正中。

    ??压迫所有人的那股威压,也同时消失,但却没人敢在这种浩瀚天威下站起。

    ??“我……去……”

    ??左凌泉张了张嘴,此时此刻,除开抬眼望着,也说不出其他话语了。

    ??随着乌云彻底覆盖整片苍穹,一道浑厚的男子声音,也从九天之上响起:

    ??“上官前辈,这是惊露台的地界,您此举,越界了。”

    ??吴清婉失去威压的压制,得以坐起身来,愣愣望着天空的雷云,听见这道声音后,她稍微懵了片刻后,继而激动起来:

    ??“荒山尊主!祖师爷!凌泉,我们祖师爷来了!”

    ??左凌泉人都是懵的,躺在地上看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两个神仙,也只能回应一句:

    ??“是嘛……”

    ??本来已经半死不活的岳恒和二师伯,听见吴清婉的声音,硬是打起了几分精神,急忙翻起来跪在了地上,高声呼喊:

    ??“拜见祖师爷!”

    ??连发懵的程九江,也反应过来天上的是谁,连忙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??程九江往日在大燕游历过,虽然只是野修,但些许仙家传闻还是听过。他悄悄看向旁边的岳恒,问道:

    ??“荒山尊主都称‘前辈’,这位仙尊,莫不是九盟至尊、铁镞府的老祖?”

    ??南方九宗,既然并称联盟,肯定就有领头之人。

    ??本来八尊主都是以各自所在地为尊称,并无高下之分,铁镞府在落魂渊附近,因此其老祖的尊称是‘临渊尊主’。

    ??不过因为临渊尊主是九盟第一人,所以九盟修士,慢慢就把其叫成了‘九盟至尊’。

    ??岳恒也去过外面,对于南盟八尊主有所听闻,但那些都是传说中的人物,亲眼瞧见还是头一回,他小声道:

    ??“能被我们祖师爷叫前辈的,除开九盟至尊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??程九江经过最初的震撼后,眼神慢慢露出惶恐,感觉两位仙家老祖好像有火药味。

    ??他本想偷偷离开,不过一想又算了天上这两位打起来,大丹朝还在不在都是个未知数,他们一帮子灵谷境的小修士,再跑能跑到哪里去?还不如死之前开个眼界。

    ??随着荒山尊主开口,被称为上官前辈的女子,抬手轻挥。

    ??滚滚雷云退散,最终形成了一个‘台风眼’似的空洞。

    ??空洞之间可以看见碧蓝天空,金色晨曦洒在滚滚雷云上,也洒在了女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??女子的对面,出现了一条蛟龙的头颅,但开口说话的,显然不是这条体型巨大的蛟龙。

    ??龙首之上,一个身着长袍的男子,站立在龙角之间。

    ??男子还没有龙头上的一片鳞甲大,手上提着一把剑,整个人的气势,不弱于对面的女子。

    ??两个人相对而立,整片天空,也好似被分为了阴阳两半。

    ??女子悬浮在黑色巨盾之前,自现身之后,第一次开了口:

    ??“天造之物,先到先得。仇泊月,你也岁数不小了,莫非不明白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??声音空灵缥缈,居高临下,就好似九天之上的仙人,在对着地上的一只蝼蚁说话。

    ??荒山尊主仇泊月,平淡回应:

    ??“这是我惊露台的地界,哪怕一鸟一兽,没有惊露台的首肯,便没人能带走,上官前辈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??女子看向面前的巨大蛟龙:

    ??“就凭你和这条四脚蛇?”

    ??蛟龙明显通灵智,天上雷云躁动起来,开始围绕女子旋转。

    ??仇泊月纹丝未动,声音冷了几分:

    ??“上官前辈真要倚老卖老?”

    ??此言过后,双方再无言语。

    ??悬浮于空的女子,轻轻抬了下手。

    ??铛铛铛

    ??天地开始震颤。

    ??左凌泉正望着天空,却发现吴清婉插在地上的佩剑,忽然腾空而起,朝着天空飘去。

    ??飘起了的剑不止一把,周边全是金铁颤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??转眼看去,栖凰镇落在地上的兵刃,同时离开地面,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,往高空飞去。

    ??连同他方才捡来的铁锏……诶?

    ??左凌泉扫了眼,忽然发现他捡来的铁锏,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??不过此时,左凌泉也顾不得这么多,因为视野的及远处,栖凰谷内,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‘雨点’。

    ??远看去,就好似栖凰谷出现了一场自下而上的铁雨,所有兵器,无论是法器灵器,还是寻常铁器,都在同一时刻飞上天空。

    ??铁雨波及的范围有多广,左凌泉根本看不到,只能瞧见东华城的方向的铁雨最是密集,直接变成了一片乌云。

    ??万剑归宗般的场景,让左凌泉发自心底震撼,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。

    ??很快。

    ??漫天兵器组成的密集乌云,从阴沉云海下飘过。

    ??女子手边的金锏,停在半空,无数铁器朝着金锏汇聚,渐渐化为了一个龙头,继而是龙骨、龙身、龙爪……

    ??雷云之下,很快集结不下数十万铁器,以刀剑为麟、以金铁为骨,出现了一条闪烁着金属光泽的蛟龙。

    ??“吼”

    ??金铁蛟龙完全成形后,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!

    ??金铁蛟龙在雷云之间游动,大小不输于身旁那条墨青色长龙半分。

    ??女子缓缓降下,落在了金属蛟龙的头顶,抬手握住了悬浮在身侧的青锋长剑,和对面的荒山尊主,变成了同样的造型。

    ??从这阵仗上来看,女子是想用荒山尊主的路数,在惊露台门口打趴下荒山尊主。

    ??荒山尊主衣袍也开始飘动,墨青巨龙也发出了一声龙吟,雷霆响彻云海。

    ??左凌泉察觉不对,张了张嘴,想带着吴清婉和汤静煣找个地方躲起来,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看天上这阵仗,估计躲回青合郡老家都不安全。

    ??不过,两个仙门老祖气势汹汹对峙,眼看就要天崩地裂,但到最后也没打起来。

    ??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,遥远的东南方,传来了一道声音:

    ??“上官前辈,天造之物,虽说先到先得,但上官前辈此举,也确实坏了此地灵脉,泊月是荒山之主,不可能坐视不理;九宗结盟,意在同仇敌忾一致对外,上官前辈身为九宗长者,若是先坏了规矩,在同盟地界动手,那这盟约自毁,还请上官前辈三思。”

    ??大燕王朝周边的九宗豪门,就惊露台、铁镞府、云水剑潭三家,能在这种场合开口的,只能是云水剑潭的老祖青渎尊主,寻常人也不敢拉架。

    ??天上的女子,听见这话后,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??不过寂静片刻后,在女子周身盘旋的金属蛟龙,开始无声分解,显然也是听了劝告。

    ??不过蛟龙解体,数十万把铁器也从天空落下,变成了一场真正的铁雨。

    ??“我……操……”

    ??左凌泉瞳孔猛然放大,手动了动,想示意吴清婉和远处发呆的汤静煣赶快找地方躲避。

    ??只是兵刃铺天盖地,笼罩整个天空,除非钻到地底下去,不然躲在房舍之中都没啥用,非得被这几十万把铁器砸死。

    ??不过,所有人正惊恐之际,又发现那些落下来的兵刃,并不是自由落体,而是沿着飞上天的路径,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??兵刃折返的速度极快,如同几十万把飞剑,刹那间返回了原本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??嚓嚓嚓

    ??刀剑归鞘的声响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??吴清婉的长剑,插在了原本所在的青石街面,连剑锋插的位置都不错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??如果说方才把几十万把铁器吸上天空,让左凌泉震撼的话,那现在看到的场景,就只能用神迹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??左凌泉完全没想到,天上那个女子,控制难以计数的兵刃,竟然还能记住每把兵刃的位置,这就和一个人随手抓起一把沙子,又把每粒沙子放回原位一样,得是什么样的掌控力,已经超出了凡人的认知。

    ??凡人眼中的神迹,对天上的女子来说,显然是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??所有兵刃物归原主后,女子收起了青锋长剑,抬手轻挥,袖子里飞出五根白玉柱,落在了栖凰谷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。

    ??玉柱高约三丈,刻满了繁复咒文,落地后亮起五色流光,彼此串联为法阵。

    ??随着法阵成型,天地间无影无形的灵气,自行开始朝栖凰谷汇聚。

    ??栖凰谷上空,出现了一道波光粼粼的影子,肉眼看不见实体,只能通过光线折射的折射发现其存在;每当有鸟儿穿过屏障时,空中也会荡起圈圈涟漪,范围刚好笼罩五里方圆的栖凰谷。

    ??地上无数凡夫俗子,看着天上仙人随手抛下的神迹,眼中都带着茫然。

    ??程九江愣了片刻后,惊声道:

    ??“这是护宗大阵?”

    ??岳恒都惊呆了,张着嘴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??天上的女子,布下聚灵大阵后,没有再搭理仇泊月,转身面向北方,抬手再次撕裂虚空,身形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??站在龙首之上的荒山尊主,也没阻拦,待女子走后,才往下看了眼;继而抬手轻挥,丢下了一块石碑石碑上面刻着‘仙鹤衔书’的宗门徽章。

    ??之后,笼罩天际的滚滚雷云,以极快的速度消散,不过几息的时间,便又恢复了晴空万里。

    ??等晨光再次洒在栖凰镇上,苍穹之上再无任何东西,仿佛方才发生的一切,只是所有人的幻觉。

    ??左凌泉躺在地上,和吴清婉一起处于发蒙状态,直至天地恢复如初,周边又变成了寻常小镇,他心弦才放松下来,耳边也传来乱七八糟的话语:

    ??“凌泉?凌泉……”

    ??“那死婆娘怎么跑了……小左,小左……”

    ??“多谢祖师爷开恩……”

    ??“这好像是惊露台下宗的石碑……”

    ??“岳老,我胳膊都断了一条,长老的位置得给我留一个吧……”

    ??“还不找胳膊,现在接上还来得及……”

    ??……

    ??声音越来越模糊,左凌泉隐隐瞧见汤静煣也跑了过来,和吴清婉一起把他抱住,脸颊被夹在四个软团子之间,尚未来得及感受,意识便陷入了黑暗……——

    ??一万四千五,这算七更吧,求点月票~

    ??上个月十号发书,加上新书期也才一个月时间,阿关更新三十万字,已经很快了。

    ??后面几章要给本卷收尾,和写下一卷细纲,所以会两更缓几天,希望兄弟姐妹们能理解orz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