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八十三章 死性不改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太莽

    汤静煣洗完了床单,知晓公主抵达,也不敢在左凌泉跟前杵着,小跑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姜怡和吴清婉说私房话,左凌泉也不好跑进去凑热闹,在下面等着姜怡。久久不见下来,就折了个竹枝,在瀑布旁练起了剑法。

    上次吴清婉教授的三式剑技,左凌泉看过运气脉络后,基本上就会了。

    这倒也并非左凌泉天赋异禀,而是他本身剑术就走到了极致,一法通则万法通,学这些基础剑招,不需要和寻常栖凰谷一样打底子,明白原理就能耍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不过,埋头苦练十四年,自身的剑道已经根深蒂固,副作用也有——那就是学什么剑技,都会往自身剑道核心靠拢。

    左凌泉的剑,核心就是‘快、准’两个字,走的是一击暴杀流,不给对手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惊露台的剑术,核心则是‘鬼魅’,走到是变幻莫测的路数,让对手难以摸清虚实。

    剑太快,对方根本就看不清,还怎么摸虚实?

    因此,这两条路是相驳的。

    左凌泉用惊露台的剑技,要用出鬼魅莫测的效果,就只能放慢速度专注于技巧;否则,就会出现下面这样的场景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竹林间春风徐徐。

    左凌泉手持竹条闭目凝神,在微风扫过竹叶,竹叶从身前落下的一瞬间,身形随风而逝,又出现在了三丈外的青竹旁。

    半空落下的竹叶一分为二,作为目标的青竹,也被竹条刺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这一招,怎么看都是弱化版的‘剑一’,但实际上左凌泉用的是惊露台的余霞成绮。

    余霞成绮练至大成可百剑齐出,左凌泉目前能同时用出三道剑影,两虚一实。

    但方才出手的三道剑影,寻常对手连一道都看不见,等同于白白浪费施展虚招的真气,还不如把真气全用在提升速度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拔出竹条,拿着手上看了看,感觉自己把剑技练歪了;但让他舍本求末,放弃自身优势搞虚的,还不如不练这剑技,当下也只能讲究着用。

    独自在竹林间练了很久的剑,随着日头西斜,石崖阶梯上才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左凌泉收起竹条,回头看去——姜怡缓步从上面走了下来,火红裙摆随着行走荡起阵阵涟漪,脸颊威严而肃穆,就好似体察民情的公主。

    姜怡眼神不冷不热,扫过竹林间的些许剑痕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左凌泉,你方才用的什么剑技?”

    左凌泉把竹条插在地上,含笑道:“余霞成绮,如何?”

    姜怡根本就没认出来,皱着眉儿道:

    “余霞成绮哪儿是你这么练的,亏你还炼气十二重,一道剑影都用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用出来了,只是姜怡看不清而已,他倒也没有打击自个未婚妻的剑心,缓步上前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刚才和吴前辈聊什么呢?聊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姜怡微微蹙眉,那些私房话自是不好开口,她摆出长公主的架势,不满道:

    “怎么?还没进门,就摆起驸马架子来了?驸马也没资格管本宫的私事,我和小姨聊什么,能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头笑了下:“就是好奇,也没其他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哼~”

    姜怡带着左凌泉,缓步走过竹林小道,酝酿了下,轻声道:

    “程九江得了朝臣支持,估计很快就会打过来,你这些日子多注意着小姨,别让她做傻事。这件事我不好插手,到时候也不好出面,你一定得护着小姨,如果实在守不住,也得把小姨拉住,听到没?”

    左凌泉不必提醒,也知道怎么做,他点头道: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姜怡行走了片刻,或许是有些心事,脸上少有的隐去了傲气,露出了几分无力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其实我公主当得也不怎么好,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。要是父皇在,一句话放出去,管他烈王还是扶乩山,或者是朝臣,谁敢啰嗦半句?即便国师真出事儿,父皇指个人当新国师,也没人敢啰嗦。若是我有这本事,小姨也不会为了宗门的事儿发愁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其实早发现姜怡的性格,不适合坐镇朝堂,毕竟朝堂可不是‘勤能补拙’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且姜怡自幼待在栖凰谷,在朝堂上没有半点根基,能代弟弟处理朝政,还是源于国师岳平阳的支持,如今岳平阳不在了,肯定是压不住各怀心思的朝臣和宗室。

    左凌泉琢磨了下,安慰道:“公主好好在宫里忙政务即可,这里交给我,等把事情忙完了,局势稳定下来,我就跟着公主一起出去游历;只要我能在外面闯出点名堂,自然就没人敢打圣上的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姜怡抿了抿嘴,她性格傲气,虽然不想靠男人吃饭,但左凌泉实在太香了。犹豫了下,还是点头:

    “算你有点良心。到时候我带你去外面闯荡,把小姨也带着。不过事先说好,你是我选的驸马,你要是死性不改,到处勾搭仙子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有些无奈,摊开手道:

    “什么死性不改,我像那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像。”

    姜怡毫不客气地回了句,可能是怕左凌泉生气收拾她,说完就加快脚步,准备离开四下无人的小竹林。

    只是来都来了,想走哪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眯眼,摊手挡住去路,站在了姜怡的面前。

    姜怡顿住脚步,手儿蜷在了胸口,有点儿怂地左右瞄了两眼。

    本想说句“你做什么?”,可以前说过好多次都没用,反而被得寸进尺地欺辱。

    姜怡抿了抿嘴,知道躲也躲不过去,想想还是认命了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踮起脚尖,主动在左凌泉嘴上波了口。

    双唇相接,左凌泉微微一愣,退开半步,捂着嘴道:

    “公主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姜怡本来脸色微红想走,闻声不由一呆,蹙着柳眉,莫名其妙的看着左凌泉: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:“公主说我死性不改,我正想把话说清楚,你怎么忽然占我便宜……唉~算了,我也不和公主计较这些小节,下次注意。”

    ?!

    姜怡眼神错愕,没想到左凌泉竟然还恶人先告状!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继而脸色猛地一沉,抬起绣鞋就踩了左凌泉一下,羞恼道:

    “有毛病啊你?”

    然后闷着头离去,跑出几步,实在气不过,又从竹林里捡了块小石子,砸向左凌泉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角含笑,侧身躲开石子,目送姜怡远去。

    等姜怡离开后,左凌泉又转过身来,看向石崖上方。

    石崖上,吴清婉双手叠在腰间,正眼神古怪地看着这边,瞧见他回头,迅速隐入了石坪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章是重写过的,原版已经写了,就发在后面。

    后面节奏会加快点了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