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八十一章 你是我弟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太莽

    篱笆小院炊烟寥寥,小鸟团子站在窗台上,仰头看着瀑布上方的彩虹。

    汤静煣在刚起灶的小厨房里,拿着汤勺,将刚熬好的肉粥,装在食盒之中,眉宇间稍显出神。

    出神并非源于昨天晚上似梦非梦的场景,而是在想着前天晚上大火的事儿。

    汤静煣外表开朗热情,但内心并非像表面那样乐观;相反,汤静煣比寻常女子更多愁善感,只是常年独居,心中情绪无人倾诉,只能笑脸见人,藏得比较深罢了。

    忽然经历大变故,汤静煣内心的波澜,到今天才彻底安定下来,也渐渐回想起前天晚上的场景。

    她当时睁开眼帘,看到的是满屋的火焰,不知怎么出的屋子,也不知何时躲在了院子角落,在瓢泼大雨中无声呜咽。

    自幼孤苦伶仃,身边没有一个亲人,有也是一帮子贪图她家业的饿狼,在这世上她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。

    当时她很恐惧,脑子里一直想着娘亲、爹爹、外公、外婆,这些早已经离她而去的亲人。但无论她当时有多恐惧,这些人都不可能再回来,把她抱到安全地带,柔声安抚,说一句“静煣,别怕,没事了”。

    汤静煣现在想来,如果当时不出意外,她会孤零零缩在墙角,一直到天亮,火灭了、雨停了,才会回过神来,然后自己起身,披着被褥,在满地狼藉的院子里开始收拾,能抱怨的人只有老天爷,能倾诉的人也只有老天爷。

    那是刻骨铭心的孤独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汤静煣以前独自开着小酒肆,凭的是心中一口气,还不觉得独居有什么。但真发生的大事儿,才发现自己真的好可怜,整个世上就只有她一个人,没有任何人在乎——或许有,陈家人得知她出事后,应该会大喜过望,开开心心地来接手她的家产——但这比没人在乎她更让人难以接受,死都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好在,世上并非没人记得她。

    汤静煣不明白在那种时候,第一个跑到她跟前的,为什么会是远在几十里外的左凌泉。

    但那一声“汤姐”入耳,当时的感受她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那就像是一个人走在黑暗无光的迷雾之间,上不见天、下不见地,不知从哪里来,也不知该往哪里去,正在绝望之际,前面忽然亮起一道光,光的后面,是世间最美的桃园。

    汤静煣曾经失去太多,自从父母离世后,这么多年可能是第一次重新体会到这种感觉——那是被爹娘护在羽翼之下的感觉,或者说是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汤静煣想不通让她体会到这种感觉的,为什么会是左凌泉,但那已经不重要了;重要的是她不想再失去这种感觉,这辈子都不想再失去一次。

    不过,她比左凌泉大,显然不能认左凌泉当爹。

    反正左凌泉把她叫姐,那她把左凌泉当亲弟弟对待,应该还是可以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思乱想间,食盒里的粥碗装满了。

    汤静煣用手捏了捏耳垂,然后把食盒的盖上,走向了寒潭旁左凌泉的小院。

    两人居住的小院并不远,汤静煣思绪稍显飘忽,拐过竹林,抬眼望向院落,却见吴清婉从小道上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吴清婉身上穿着一袭极为修身的云白长裙,头发只是简单地以木簪盘着,看起来稍显凌乱,不过其本身气质出尘,这般素朴的打扮并不影响艳丽的姿容;温润的脸颊,看起来甚至比昨天瞧见的模样还要动人,特别是鼓囊囊的衣襟,随着行走轻轻颤动,打眼看去就像是竹林间忽然冒出来个身段儿过人白衣仙女。

    汤静煣微愣,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打扮,确定不输给对方后,才暗暗松了口气。她和吴清婉不熟,本想暂时避开,但林间小道不宽,直接躲开会让对方多心,她便停下来准备打招呼。

    不过吴清婉好像也有点走神儿,手儿放在腰间,十指搅在一起,低头行走,根本没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“吴姐姐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吴清婉肩膀明显抖了下,不过她向来沉稳娴静,倒也没露出太多异样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缓步上前道:

    “静煣妹子,你起来啦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挎着食盒,笑道:

    “是啊。吴姐姐起得真早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修行中人,昨晚修炼有点闷,趁着早上天气好,随便出来走走。这鸟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叽~!”

    “路边捡的,除了吃什么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还得上去一趟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那吴姐姐慢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子尬聊几句后,彼此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汤静煣感觉吴清婉有点古怪,不过她也不认识吴清婉,自然也没关心这么多。

    提着食盒来到瀑布旁的小院,院子里的门开着,可以瞧见一袭黑衣的左凌泉,正在里面收拾着桌椅。

    汤静煣提着食盒走进篱笆小院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小左?”

    左凌泉正在收拾床单,闻声直接将床单卷了起来,回身稍显意外:

    “汤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早上没事做,熬了点粥,我一个人吃不完,就给你端来了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进入屋子,把手中的食盒放下,正想让左凌泉过来尝尝,只是她抽了抽鼻子,忽然眉头微皱,朝窗外看了几眼:

    “小左,你这儿种了石楠花不成?味道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古怪,忙把窗户打开通风,含笑道:

    “院子上了点年头,下雨水一泡就有点味道,正准备清扫一遍,汤姐要不在外面等着?”

    汤静煣只是觉得味道怪,并非不好闻,她含笑道:

    “没什么,挺好闻的。你先吃东西吧,刚出锅的粥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自然不会婉拒汤静煣的好意,把窗户和门都打开,在桌旁坐下,打开了食盒。

    食盒里除了白粥,还有一碟小炒肉,色香味俱全,哪怕他不饿,看着也食欲大动。团子也跳在了桌子上,张开鸟喙嗷嗷待哺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瞪了一眼团子,把它捧过来握着,在小桌对面坐下,心里有很多话想说,但看着左凌泉认真吃她做的饭菜,又觉得那些心里话没必要说了。她想了想,聊起了别的:

    “小左,你修炼是什么样子的呀?”

    左凌泉喝粥的动作一顿——什么样子……把吴阿姨的膝盖摁在肩膀上亲嘴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就是打坐,入定之后,吸纳天地灵气,按照法决路数炼化,应该和汤姐差不多吧?”

    汤静煣揉着团子的小脑袋,有些疑惑地看向地面:

    “我修炼起来,感觉怪怪的,就是和做梦一样,以前都是感觉周围和下雪似的,昨天倒是瞧见地底下,有个亮点,一闪一闪的,然后又没了…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修炼的时候睡着了在做梦,所以过来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肯定没同样的感受,他琢磨了下:

    “可能是刚炼气,还不习惯,容易走神儿。等以后熟练自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觉得也是,她毕竟才练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随口聊了两句,汤静煣瞧见床铺上放着卷在一起的被单,心中一动,起身走到跟前,直接抱了起来,走向屋外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连忙放下筷子:

    “汤姐,你这是作甚?”

    “反正没事儿,我帮你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来就行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男人家,洗什么衣裳。你把我叫声姐,就是我弟,我连这点忙都帮不了的话,还当什么姐姐?也不好意思住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抱着被单,从墙边拿起一个木盆,走向瀑布下的小溪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被单上操劳了吴阿姨一整夜,那有脸皮让汤静煣过来洗被单,他一口把滚烫的白粥灌干净,跑出门争抢:

    “真不用,汤姐太客气了,我自己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把手撒开!”

    汤静煣脾气还挺大的,又把左凌泉当小弟弟,哪里会客气。她见左凌泉抢夺,还抬手在左凌泉手腕上拍了下:

    “一个男人家,和女人家抢着洗衣裳,你这贵公子怎么当的?以后当了公主的驸马,还不得被丫环笑话死……”

    小院就在瀑布下方,汤静煣两句话的工夫,就来到了小溪旁,在师姐妹平时洗衣的石头旁坐下,麻利地开始清洗。

    左凌泉抢不过,只得在旁边坐下来搭手,说起了些琐碎小事……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瀑布正上方的石坪,正好迎着朝阳。

    吴清婉拿着个木桶,在瀑布旁接水,低头瞧见在小溪边洗床单的汤静煣,脸颊也红了下,但更多的则是恼火。

    这个臭小子,竟然还使唤别人洗,脸皮怎么这般厚?吴清婉瞄了眼后,怕被发现,收回目光,提着清水回到屋里。

    吴清婉炼气十二重的修为,早就可以避免风尘入体,又可以不食五谷,哪怕个半月不清洗身上也不会有半点尘埃。

    可今天显然不行,吴清婉感觉全身都是左凌泉的味道,这要是不洗一遍,她都不敢出门见人。

    吴清婉终究是初尽人事,心底各种情绪自是有的,不过她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,心智成熟,把这些情绪压制得很好,只是认认真真的洗着胳膊腿。

    此时一个人独处,吴清婉眼神稍显复杂,不敢去回想昨晚的细节,但大抵上还是记得,总觉得自己看错了人。

    凌泉以前多儒雅随和的娃娃,怎么忽然变成那般模样……

    和老色胚似的,花样一套接着一套……

    是以前看走眼了,还是男人都这样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没见过其他男人‘修炼’时的模样,也摸不清楚是不是自己见识太少,此时已经上了贼船,想后悔也来不及了,只能带着三分幽怨默默承担着这苦果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忙活许久,吴清婉总算把自己洗白白了,刚刚把水倒掉,就瞧见竹林间的小道上,一个身着红裙艳丽少女,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姜怡?!

    吴清婉脸儿都白了下,不过马上就恢复如常,她走到石坪边缘,如同端庄柔雅的长辈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姜怡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