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十九章 忘记修炼了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意乱情迷、神魂颠倒,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。

    等再次清醒过来时,窗外的月亮,已经移到了天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吴清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帘,看着灰白色的墙壁,眼底显出茫然。

    我是谁……我在哪儿……

    清醒不过片刻,肢体的酸麻涌上脑海,吴清婉脸颊上显出三分疲倦,她微微皱起了眉儿,各种记忆片断,洪水般地涌入了脑海:

    “凌泉,你……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姐姐,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眼神微微凝了下,慢慢又想起了更多的东西——趴着坐着站着侧着被抱着……

    ?!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这个臭小子!

    吴清婉彻底清醒过来,面红如血。

    她稍微动了下,却发现身上环着一条胳膊,腿还架在男子的腰杆上,脸颊贴着结实的胸膛,能听见平稳的心跳。

    吴清婉急忙撑起身体,身上的酸意又让她差点栽回去。她转眼看去,近在咫尺的左凌泉已经熟睡,旁边的小案上还放着两人的衣衫,和一方叠好的手帕。

    “凌……臭小子,你给我起来!”

    吴清婉温润脸颊上难掩窘迫,哪怕努力保持师长的气度,眼底还是少有地显出了火气,她咬牙抬手,在左凌泉身上摇了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睡得很甜,可能这辈子第一次睡得这么深,直到被摇了下,才慢悠悠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瞧见佳人薄怒,左凌泉思绪瞬间清醒,坐起身来扶着吴清婉的肩膀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好姐姐,怎么醒啦?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被这句‘好姐姐’气的不轻,正想斥责左凌泉没大没小,又发现左凌泉眼神不对;她低头瞄了眼,才发现自己门户大开,忙把薄被拉起来,挡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终究是初承雨露,饶是吴清婉稳重娴静的性子,也有点发懵。左凌泉看着心疼,帮忙拉了拉薄被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再睡会儿吧,方才累坏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有脸说?!”

    吴清婉思绪慢慢清醒过来,以过硬的意志力,压下了心中百感交集。她咬着银牙,摆出师长模样,训斥道: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你不会?你……我都没见过你这么过分的,让你别亲你非得亲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脸皮很厚的笑了下:

    “嗯……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“情不自禁?!”

    吴清婉被欺负惨了,见左凌泉还不知错,她忍不住往前移了些,用纤手捏住左凌泉的耳朵,蹙着眉儿道:

    “你那是情不自禁?我都把好话说完了,你……你亲也就罢了,还乱亲,从……从……”

    从头到脚、从前到后之类的话,吴清婉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,她都想不起哪儿没被左凌泉祸害过。

    吴清婉回想起昨晚的场景,便觉得浑身发麻;她捏着左凌泉的耳朵,压抑着嗓音道: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属狗的?不嫌……不嫌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任由婉婉揪着耳朵,也不反抗,和颜悦色道:

    “我属虎。嗯……挺甜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啐——”

    吴清婉哪里听过这浑话,她心中一气,恨不得把左凌泉耳朵揪几个圈儿。

    但罪已经遭了,把左凌泉打一顿也起不了实际作用。

    吴清婉瞪了左凌泉片刻,终是松开了手,捂着薄被,强行静气凝神,想把方才的荒唐场面忘掉。

    可这怎么忘?

    那场景能记一辈子,不堪回首!

    吴清婉头都是晕的,想起身回去一个人静静,可刚想起身,又想起了今天过来遭罪的目的——修炼!

    想到正事儿,吴清婉神色认真了几分,也暂时压下心中的百感交集;她闭目凝神,感觉身体情况:

    除开难以描述的感觉外,好像没有任何变化……

    ?

    吴清婉睁开眼睛,低头看了看,疑惑道:

    “怎么修为没半点变化?连真气都没多一分一毫,不可能呀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本来面带温柔笑意,听见这个,表情一僵:

    “呃……忘了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吴清婉抬起温柔脸颊,蹙眉道:

    “什么忘了?”

    左凌泉有点尴尬,左右找了找,才在床底下找到了被丢下去的玉简:

    “那什么……刚才太投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忘记运功了?!”

    吴清婉张大嘴儿,瞪着左凌泉,眼底满是错愕。

    左凌泉躲开了吴清婉的目光,尴尬道: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!!

    吴清婉呆在当场,嗫嚅嘴唇,半晌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没修炼《青莲正经》,那她方才和左凌泉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私通?

    下这么大决心、遭这么大罪,还被一个小她好多岁的小屁孩翻来覆去折腾,到头来就单纯被折腾了一顿?

    这不作孽嘛!

    吴清婉嘴唇张合,饶是向来沉稳恬淡的性格,也克制不住情绪,眼底隐隐显出晶莹泪光,不知藏了多少委屈。

    “婉婉……”

    “婉什么婉?我……我打死你这臭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回过神来后,再也忍不住,起身反钳住了左凌泉的胳膊,把他摁在了被褥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方才是故意把玉简丢一边的,目的只是想给彼此留下一个完美的回忆,不掺杂任何功利性的东西。见把婉婉惹毛了,他连忙劝慰道: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别生气。我方才也是晕头转向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多温柔的女人,可能是第一次这般激动,她直接骑在了左凌泉后腰上,武松打虎般摁着他,巡斥道:

    “你那叫晕?你都快飘了你,还让我趴下,还……还……我弄死你这臭小子!”

    左凌泉感觉后腰软软的,甚至能感觉到某些轮廓,但现在肯定不敢用心体会,他认真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我错了,这次肯定好好练,绝对打起十二分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?”

    吴清婉动作微顿,居高临下看着左凌泉的侧脸,呼吸起伏不定,冷声道: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左凌泉尝试着转过头来,眨了眨眼睛:

    “好好练功嘛,就是不乱来,认真那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来?”

    吴清婉蹙着眉儿,也察觉彼此姿势不对,她连忙起身,缩到了床铺角落,用被子挡住了自己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左凌泉坐起身,拿着玉简含笑道:“都已经那什么了,肯定得练这功法,不然不是白给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心乱如麻,刚刚遭罪,她还没冷静下来,肯定不想再修炼一次。但这不靠谱的臭小子说得也没错,若是不练,那方才的苦更是白吃了。

    吴清婉咬了咬银牙,静默良久后,终究还是先压下了心底的情绪,摆出了往日的长辈态度:

    “凌泉!你这次再敢胡作非为,我就废了你的修为,你别以为我开玩笑!”

    左凌泉认真点头:“好好好,这次一定认真修炼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表情再威严端庄,心中也慌得很,她攥着薄被,眼见左凌泉凑近,偏过头去闭上了眸子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前辈,认真些,别胡思乱想,修炼呢,来跟着我,气沉丹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