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十八章 姜怡在宫里、静煣在修炼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火红宫灯挂在飞檐角落,昏黄灯火与月光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福延宫寝殿内,姜怡躺在宽大的凤榻上,望着墙上摇曳的光斑,哪怕已经过了子时,依旧没有半分睡意。

    身着白色小肚兜的冷竹,规规矩矩地躺在旁边,睡眼惺忪,但怕被公主嫁出去,又不敢比公主先睡着,只能眼巴巴瞅着姜怡的侧脸。

    两个年龄相仿的姑娘,名义上是主仆,但自幼一起长大,私底下其实与姐妹无异。

    冷竹察觉姜怡有心事,侧过身来,手儿垫在脸颊下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公主,睡不着吗?想左公子了?”

    姜怡眼神动了下,闭上了双眸:“我想那厮作甚。今天早朝会,李景嗣咄咄逼人,说得栖凰谷哑口无言,还放了狠话。恐怕过不了几天,程九江就会借机打进栖凰谷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国师迟迟不露面,京城又老出事儿,被朝臣逮住了尾巴,公主也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姜怡知道自己帮不上忙,幽幽叹了一声:

    “小姨自幼在栖凰谷长大,对师门感情极深,性格表面温婉,其实性子很烈,即便是死也不会放任宗门拱手让人。今天她本来想见我,后来又走了,我也不知该怎么帮她。现在小姨估计也睡不着,也不知难受成什么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~是啊。”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“我担心小姨想不开,会做傻事,万一冲动了,跑去和程九江拼命可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冷竹犹豫了下:“应该不会,左公子也在栖凰谷,肯定会帮忙劝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劝个什么?不把小姨惹哭都是好的,除了欺负人,什么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姜怡想起昨天被左凌泉堵住,威逼恐吓让她主动亲亲的事儿,心中有点不满,又道:

    “左凌泉这厮,现在估计陪着汤静煣那狐……那女人,没时间搭理小姨,哼~没心没肺……”

    冷竹见姜怡心神不宁,劝道:“公主要是真担心,就明天私下里过去看看吧,顺便还能见见左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他作甚,见一次被气一次,我吃饱了撑着才去见他。你是不知道,那厮最近越来越放肆,完全不把我这公主放在眼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先安排好行程,明天一散朝,公主直接过去?”

    “……,我去看小姨,才不是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月色悠悠,皎洁月光洒在郁郁葱葱的竹林之间。

    瀑布旁的小院里,轻微呢喃已经持续很久,任在继续,好在瀑布的轰鸣声,遮掩了所有声息。

    相距不远的另一间房屋中,灯火早已经熄灭。

    汤静煣盘坐在床榻上,对小左欺师灭祖的行径浑然不觉,闭目入定,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梦境之中,还是处于现实。

    周边依旧是无数雪花般的东西无声飘舞,不过今天,雪花比京城里密集得多。

    汤静煣甚至可以‘看’见,这些无影无形的雪花,都缓慢地落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以前看到的雪花,都是向着她汇聚,今天显然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汤静煣不明白缘由,只能跟随着雪花运动的方向,‘看’向了下方。

    入定状态,周边天地都是漆黑一片,没有任何人与物,但她却发现,脚底下好像有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白点。

    距离很远,在地底的最深处,看不清全貌,只能看到一个发光的东西,在有规律的闪烁,就好似人的心跳。

    汤静煣第一次瞧见,却觉得这个白点有些熟悉——好像是她曾经遗失的某样东西,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。

    汤静煣仔细注视,想尝试着离近些,可惜她下不去。

    好在白点似乎能感受到她,微微闪烁了两下,继而一道金色流光,从下方盘旋而上,来到了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汤静煣观察一眼,感觉流光像是一根‘鸡毛’的虚影,靠近后便汇入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汤静煣觉得身上舒服了些,玄妙难言;她‘看着’下方一闪一闪的光点,想要仔细探究,却忽然心生感应——有一道目光,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窥探的目光来自北方,离得很远;闪烁的光点,也在一瞬间隐匿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汤静煣清醒过来,睁开了双眸。

    周边依旧是素洁的小屋,地下也没有任何东西,方才发生的一切好似只是梦境。

    她抬眼看向北方,窗户外面是幽静竹林,没有任何人影,眼底不禁露出几分茫然……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同一时刻。

    万里之外,大燕朝中岳,胤恒山。

    银月当空,皎洁月色洒在云海之上,万丈峰峦高耸入云,峰顶如在云海间随风前行的孤岛。

    孤岛之上,看不到一丝人间烟火,唯有劲风吹拂松涛的呼啸声,和一座悬浮于山巅之上的宫阁。

    宫阁百丈方圆,通透晶莹,犹如整块玉石雕琢而成;周边垂下五色霞光,探入云海,水波般的纹路朝外扩散。

    四海八荒的灵气,如同云海间的鱼儿,被霞光吸引,朝宫阁汇聚,直至汇入宫阁正中的莲花台。

    莲花台上,一名女子闭目盘坐。

    女子周身霞雾萦绕,看不清面容,只能瞧见背后悬浮着一面墨色大盾。

    盾高三丈,正面有‘龟蛇合体’的图画,初看只是浮雕,但细看却能发现,龟首和蛇口都在吞吐着黑色雾气,就好似在有韵律地呼吸。

    女子两侧,悬浮着两件兵刃。

    一把金色长锏,和铁镞府弟子手中的‘打神锏’的造型一致,不一样的地方是,金锏上缠绕着一条金色蛟龙。

    一把青锋长剑,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山风扫过女子墨黑长发,似乎也唤醒了盘旋在锏上的金蛟。

    蛟龙抬首,看向极南之地。

    女子也睁开了双眸,眼神平淡如一汪清泉,倒影出天上星海、脚下山河。

    天地在这一刻寂静下来,连云海和霞雾也停止了流动,就好似世间万物,都在这双眼睛下屏息俯首。

    女子注视南方良久,只可惜,方才感觉到的那一丝气息,已经隐匿于天地之间,再难追寻踪迹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轻声低语后,女子合上了双眸,天地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缠绕在金锏上的蛟龙得令,化为一道流光,坠入云海,朝南方游去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