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十五章 凌泉,你跟我来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不过一天之内,栖凰谷的气氛,就从全占三个名额的喜悦,变成了山雨欲来的沉寂。

    宗门正殿,几位掌房和执事,彼此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其实几个掌房师伯,若是愿意退位让贤,受到的影响也不大,以后还是长老。但把传承近两百年的基业拱手让给外人,他们哪里敢做这种欺师灭祖的决定?

    死在宗门前面,都不可能寄人篱下当一条丧家之犬!

    吴清婉是岳平阳的关门弟子,平日里不太参与宗门事务,此时想参与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,心里有多无奈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今天回来之前,她还在皇城等了片刻,想找姜怡说说情,可最后还是算了——姜怡今天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,还能求她做什么呢?想保住宗门传承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正殿内的寂静持续了很久,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,大师伯岳恒起身离开了正殿,其余人也沉默散去。

    吴清婉走出殿门,眺望着自幼生长的栖凰谷,一个人站了很久;秋水双眸中情绪万千,但汇成一句话,也仅仅是想再多看两眼——因为有可能明天,这就不再是她的家了。

    “吴前辈!”

    神游万里间,殿前广场的尽头,出现了一男一女,遥遥呼唤传来。

    吴清婉神色微动,很快压下了沉闷情绪,露出那副亲和动人的微笑,缓步走过广场,来到两人的近前,柔声道: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凌泉,这位是?”

    朝堂的事情,几位师伯担心闹得人心惶惶,并未广而告之;左凌泉还不知道当前的情况,脸上带着明朗笑意,介绍道:

    “这位是汤静煣,我在京城认识的朋友。汤姐,这位是吴清婉吴前辈,栖凰谷的掌房,你叫姐姐就行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站在左凌泉身边,手里抱着首饰匣子,小鸟团子蹲在肩膀上,好奇地看着天上的白鹤和彩虹。

    汤静煣第一次进入栖凰谷,对陌生的环境还有点局促,不过她天生外向,在码头上也成天和陌生人打交道,局促并未显现出来,很客气地欠身一礼后,打趣道:

    “什么姐姐,看起来比我年纪还小,叫清婉妹子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汤静煣仔细打量了眼,却见面前的‘清婉妹子’,眉若轻烟、眸似秋水,干净的和从小没沾过烟尘一般,身段丰润却不显胖,整个人就好似玉石里雕出来似的完美无瑕,让自视甚高的她都忍不住暗叹一句——胸脯真大。

    吴清婉收回了心神,闻言也打量了汤静煣一眼——肌肤天生白皙如凝脂,肩窄臀圆身段儿极为风韵,举手投足间带着些市井气,但却不显粗俗,反倒是平添了几分不一样的味道;让人一眼看去,便觉得是个好生养的小狐媚子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看起来和汤静煣年龄相仿,但实际比汤静煣大一轮儿还要多些,面对汤静煣的调侃,她莞尔一笑,颔首道:

    “静煣姑娘不嫌弃,叫我吴姨即可,叫姐姐的话,凌泉该叫你婶儿了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听见这个,倒是撇了左凌泉一眼:

    “他刚来京城,就是把我叫汤婶儿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了摇头,没在称呼的事情上计较,带着静煣,和吴清婉一起走向竹林:

    “吴前辈,我今天给汤姐号了下脉,发现她体内有真气游走;我几天前才教她炼气,不可能这么快就学会,你帮她摸摸骨,看我是不是看岔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?”

    吴清婉略显意外,放慢脚步和汤静煣并肩行走,把手放在了汤静煣手腕上查看。

    两个身高相仿、同样风韵,但气质又截然不同的两个女人,行走间裙摆律动,摇曳生姿,背影说不出地勾人。

    左凌泉走在背后,有点不知该往哪儿看,便望向了路边的绿植花卉,安静等待。

    吴清婉五行亲木,木生火,真气进入汤静煣的体内,可谓如鱼得水,汤静煣除了舒服没任何不适。

    吴清婉认真探查许久后,微微点头:“是通了气海穴,从窍穴稳固程度来看,恐怕不是近几天才开始修行;二重神阙穴依旧封闭,尚未打通,目前确实是炼气一重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看过炼气的书籍,对此也懂一些,疑惑道:

    “前几天小左把书给我,我才开始炼气,以前从未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也只是炼气境的修士,连左凌泉都摸不明白,哪里摸得懂汤静煣。她沉思了下,也只能解释道:

    “修行第一道,门槛也不是很高,误打误撞通气海的人并非没有。汤姑娘可能是以前,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,把气海穴打通了,但一重修士和常人没区别,所以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是这么想的,不然几天通气海,那还不得一个月灵谷、三个月幽篁,实在有违常理。他询问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你觉得汤姐的天资如何?”

    吴清婉缓缓点头:“真气很精纯,我都感觉不到半分混杂,说明学得快,体质也很好,适合修行。不过就是学得晚了,恐怕要比常人多下些苦功夫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还没准备在栖凰谷扎根,听见‘下苦功夫’更是有点怂,她回头看了左凌泉一眼:

    “有多苦?不会还要干重活儿吧?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孤身一人常年开酒肆,有重活儿累活肯定是请码头上的脚夫,又不常走动,好不容易把自己养得又白又美,重活儿还真干不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笑了下,走到跟前安慰道:“不干重活儿,就是锻炼下身体。我从三岁开始练,都吃得消,到时候我教汤姐即可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听见这话,微微抬了下眉毛,暗道:按照你的方法练,非得把这姑娘练得爬不起来。不过人是左凌泉带来的,她也没乱安排,只是微笑道:

    “修行一道,走通了受益无穷,汤姑娘若是没俗事缠身,尝试一下并无不可。我先给姑娘安排个院子住下,等适应几天再做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根本没心理准备,只是跟着左凌泉过来看看,忽然就要留下,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不过铺子都给烧没了,回去了还是得住在公主家里,与之相比,在栖凰谷呆着还稍微轻松些,大不了就当是出来散心了。

    汤静煣迟疑了下,还是点头:“那就多谢吴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对这个称呼,也没在意。带着两人回到竹林,让小花收拾了一栋空置的小院,给汤静煣落脚,然后转眼看向左凌泉:

    “凌泉,你跟我来,我有些事儿和你商谈。汤姑娘,你就先在这里住下,若是有需要的,和小花说一声即可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见此,自然没有在跟着左凌泉,来到了自己的院落里,左右打量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汤静煣指明自己的住处后,先行告辞,跟着吴清婉走上石崖的阶梯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怎么啦?”

    吴清婉回头看了左凌泉一眼,眼神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她并未回应,默默走上石坪,进入了瀑布后的石室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中茫然,也摸不清吴清婉的意思,想想还是跟着走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又码出来一章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