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十一章 受气包子(求订阅)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七十一章受气包子躺在残留着香气的浴桶里一番洗漱,再换上一身干爽的袍子,只觉浑身都舒坦得轻了几两。

    左凌泉把洗澡的房间收拾完,转身来到饭厅,两个女儿家已经吃完了东西。

    姜怡在房间里,对着镜子左看右看,听见开门的声音,未曾转头便闪到了视野死角;汤静煣家被烧没了,今晚得在这里睡下,此时在屋里收拾着床铺,瞧见他出来后,探头看了眼,看起来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左凌泉跻身半步灵谷,可以不吃不喝很久,也没有用餐,直接来到了汤静煣的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房间是宅子的客房,并不算大,不过陈设齐全,装点也颇为雅致。

    汤静煣擦拭着落了些灰尘的桌椅。姜怡不在,她心底的郁闷也显露在了脸上;蹙着眉儿,和丢了银子似的,虽然没唉声叹气,但比往日泼辣又乐观的模样要消沉太多。

    左凌泉瞧见此景,柔声劝慰道: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汤姐也别太在意铺子的事儿,明天我找几个人一翻修,过几天就可以重新开业了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把椅子擦干净,示意左凌泉就坐,自己坐在另一边,轻声一叹:

    “哪里能这么快想开。待了十几年的铺子,一把火就给烧没了,桌椅还好说,里面的酒,上年份的都有好几坛,这一场火下来肯定没用了。酒肆没酒,还怎么开嘛,从别处置办也不是这个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汤静煣一个人精打细算过日子,在乎这些,左凌泉自然也理解。他在旁边坐了下来安静聆听,顺便揉了揉缩在桌上的小鸟团子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汤静煣唠叨片刻后,话语慢慢停了下来,眼神也有些躲闪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,但是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左凌泉勾起嘴角笑了下:“汤姐有话直说即可,可是缺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汤静煣摇了摇头,稍微紧了下衣裳:

    “方才着大火,我好像吓懵了,嗯……你进来的时候,我在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左凌泉神色平和,解释道:

    “天上下着暴雨,我跑进来,天太黑什么都看不清,听见汤姐在墙角哭,就把袍子脱下来给汤姐披上了。当时汤姐好像裹着被褥,具体的我也没看清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回来洗澡的时候,才发现里面就穿着睡衣睡裤,虽说没露什么肉,但被雨一淋,肯定啥都能瞧见。

    左凌泉看起来没什么异样,汤静煣暗暗松了口气,微笑道:

    “今天谢谢你了,让你和公主殿下费神费力帮忙,我都不知道怎么答谢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一场,没必要说这些客气话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看了下天色,时间恐怕已经过了子时,便起身道:

    “时间太晚,汤姐早点休息。我今晚就在宅子住着,有什么事儿叫一声即可。”

    宅子很大,里面也没有丫鬟仆役,大晚上一个人住肯定有点害怕。见左凌泉留下来给她守夜,汤静煣心里自然放心了些,起身送别……

    相距不远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烛火清幽,姜怡在茶榻上盘坐,闭目凝神看似在修炼,耳朵却仔细注意着远处的动静。

    只可惜姜怡目前修为不高,隔得又有些距离,说话声时隐时现,具体的也听不大清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在聊什么呢……

   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说话声音都不知道大点,莫非是怕我听见……

    姜怡脑子里胡思乱想,渐渐地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,她连忙坐正了几分,装作认真修炼的模样。

    很快,脚步声进入了屋里;继而,关门的声音响起……

    吱呀??

    姜怡急忙睁开眼睛,看向正在关门的白衣俊公子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你关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动作一顿,有些好笑:

    “关起门说话啊,还能作甚?”

    他并未停手,把门关上后,来到茶榻的另一边就座,端起茶壶倒了两杯白水。

    姜怡不知为何,心跳快了几分,有点慌。她从盘坐变成了侧坐,往远处挪了挪,稍显戒备:

    “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端起茶杯茗了口,瞧见姜怡的模样,有点好笑:

    “公主不回宫,大晚上在屋里等我,不是有话和我说,难不成还要干别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眨了眨眼睛,好像还真是如此她确实有话和左凌泉说,才在这里等着,只是方才偷听了半天,给搞忘了。

    姜怡轻咳了一声,摆出了长公主该有的沉稳大气,斜靠在茶榻上,稍微酝酿措辞:

    “今天程九江的事儿,本宫听说了;你今天在会场上帮栖凰谷出头,可知晓栖凰谷如何应对此事?”

    左凌泉并不傻,听见这话,自然明白意思今天程九江当众挑衅栖凰谷,国师没露面,得靠他来摆平,事后程九江还能扬长而去;虽然未能证明国师身体有恙,但也能说明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姜怡早就猜测国师身体有恙,此时恐怕已经在心中确认了。问栖凰谷的应对方法,而不是向他求证国师的虚实,恐怕也是担心从他口中得到确切答复后,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;心底里还是盼望栖凰谷能争气些,自己把这当前困局解决掉。

    但栖凰谷根本没有应对之法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和等死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里向着吴清婉所在的栖凰谷,也不想让姜怡陷入两难的境地,犹豫了下,回应道:

    “谁当国师,对公主和朝廷来说都一样。这些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即可,没必要为此烦心。”

    国师这个位子,说到底只是朝廷请来的打手,朝廷是雇主的身份,应该站在中立的立场;岳平阳也好、程九江也罢,甚至是外来的修士,朝廷都应该一视同仁,给的钱一样,谁厉害用谁。

    左凌泉这话的意思,是让姜怡别去管,让栖凰谷和扶乩山自己斗法,谁输谁赢看自己本事。

    姜怡明白这个道理,她是觉得没有国师,栖凰谷毫无胜算,才会如此发愁;不过,她发愁也没什么意义,作为公主,她根本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姜怡沉默了下,终是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你要好好修行才是,只要你成了真仙人,本宫哪里会为这些俗事烦心。”

    提到修行,左凌泉又想起了吴清婉的《青莲正经》,他和姜怡是可以名正言顺双修的,就是对自己没效果,只能帮姜怡提升修为罢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本来想提一句,可念及吴清婉的叮嘱,最终还是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,点头道: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姜怡没什么可说的了,觉得气氛有点怪,她看了看窗户后,移到软塌边缘准备穿鞋,同时告辞道: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。你今晚若是住这儿,可得注意知晓分寸……寸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正俯身说着话,忽然瞧见眼前出现了一双靴子,还有袍子的下摆。

    她惊得一哆嗦,连忙起身往后靠了下,紧张道: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屋内灯火昏黄,身着红衣的柔艳美人,略显紧张地往后缩着,嘴唇嗫嚅眼神慌乱,恐怕没有哪个男人瞧见了不会动心。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面前,微微俯下身,双手撑在了扶手和小案上,锁住了姜怡的去路,含笑道:

    “才聊两句就走,急个什么?”

    咚咚咚咚

    心跳如擂鼓。

    姜怡眼底难掩慌乱,往后又缩了些,努力做出威严的模样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你放肆!你给本宫让开!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了勾嘴角,目光从上往下扫了一眼:

    “让开也行,有条件的,公主知道怎么做吧?”?!

    姜怡睫毛轻轻颤动,明显很羞恼,却又有点不敢发火。她尝试性地用手在左凌泉胸口轻推了下:

    “左凌泉!你给我让开,我……我发火啦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居高临下,望着怕怕的姜怡,挑了挑眉毛:

    “要不我自己来?”

    姜怡胸脯起伏了几下,打不过左凌泉,便拿左凌泉没任何办法。她咬了咬银牙: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般不讲信用?说好了仅此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坦然:

    “我又没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姜怡本就受不得委屈,被左凌泉这般戏弄,心中如何能忍?她一言不发,低头就想从左凌泉胳膊下面钻过去。

    只可惜她刚有动作,左凌泉便把手放在了她肩膀上,还有往下推倒的意思。

    姜怡顿时急了,连忙道: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亲我亲!你……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左凌泉停下动作,笑眯眯望着姜怡,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姜怡脸色涨红,恼火和憋屈都写在了眼底,她咬牙许久,才慢吞吞地、慢吞吞地往前,凑向左凌泉的脸颊。

    左凌泉特别喜欢姜怡这模样,也没太为难她,抬手捧着姜怡的脸蛋儿,低头就狠狠嘬了口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吓得一哆嗦,手儿拍打左凌泉的肩膀,好半天才挣扎出来,如受惊的兔子般从胳膊下面钻了出来,跑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被欺负成这样,姜怡也没忘记放狠话,把门打开的瞬间,冷声道:

    “你给本宫等着!我……我和你没完!”

    说完怕被逮住,快步冲出了房间,一个大跳就过了院墙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满意足,不过大晚上的,让未婚妻一个人往回跑,他还有点不放心,准备出门把姜怡送回皇城。反正都是修行中人,来回速度很快,也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只是左凌泉没想到,他出门飞身跃上房舍,抬眼就瞧见已经跑掉的姜怡,躲在一栋房子的屋脊后,鬼鬼祟祟地看着他这边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场景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姜怡本来准备偷偷盯梢,看她走后,左凌泉会不会跑去汤静煣屋里。猛然瞧见左凌泉追出来,吓得她花容失色,转身又开始逃跑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无奈,倒也没吓唬姜怡,只是远远跟在后面,目送姜怡逃进宫城后,才折身返回了宅邸……——

    谢谢兄弟姐妹们的鼎力支持,阿关二十多个小时没睡觉,先趴下了o!

    求月票,新书期一过没曝光了,就新书榜能提升点曝光率……

    欠债

    致谢单章明天发哈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