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十章 沐浴更衣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太莽雏凤鸣第七十章沐浴更衣临河坊的火情扑灭,天上的暴雨也转变为了小雨。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宅院游廊中,眺望着阴沉云海。黑乎乎的小鸟团子,缩在他肩膀上,眼巴巴瞅着院落对面的厢房。

    西厢的两间房屋,都亮着昏黄灯火,窗纸上偶尔能瞧见手儿挥动的光影,水花声时起时伏,还有两个女子隔墙的交谈声:

    “公主,您千金之躯,怎么一个人往外跑?以前我都没认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微服私访,体察民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和小左,其实没什么,公主别误会吃醋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吃什么醋?!他是本宫随手选的驸马,说实话在外面有几个女人,我根本不在乎。我在乎的是他不能瞒着我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我也和小左没什么,公主别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宅院是姜怡外公家的产业,用作进京时落脚,平时常年闲置。

    方才三人跑过来,左凌泉收拾了下屋子,然后在厨房起火烧水,把热水倒进浴桶;前前后后忙活大半天,还没来得及进去泡泡,就被姜怡给撵出去找衣裳。

    身为男子,总得懂得谦让,左凌泉也不能进去陪着一起洗;任劳任怨去杏花街买来了衣裳和饭菜,本以为回来两个女人该洗完澡了,现在听这动静,估计还得洗很久。

    小鸟团子蹲在肩膀上,浑身的绒毛都烧黑了,模样十分委屈,也没以前那副凶劲儿了,不时还用脑壳蹭蹭左凌泉,显然是想让人摸摸求安慰。

    左凌泉挺喜欢这小鸟,抬手摸了摸,又取了个买来的包子,咬上一口,递到跟前让团子吃里面的肉馅。

    团子遭这么大罪,估计也是饿了,跳到手腕上站着,低头啄着包子馅,还不时停下来‘叽叽’两声,虽然听不懂,但看起来像是边吃饭边抱怨主子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中暗暗一叹,觉得没毛的团子太可怜,抬手又摸了两下,触景生情,忽然又想起方才在酒肆后院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没毛……

    虽说是雷光下惊鸿一瞥,但湿透的白色布料近乎通明,除开白如羊脂软玉,好像确实没看到……

    毛……!!

    记忆涌上心头,左凌泉眉头一皱,觉得这是心术不正,连忙摇了摇头,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扫到了一边儿。

    在屋檐下等待许久,对面厢房里的水花声逐渐减小,姜怡声音也传了出来:

    “姓左的怎么还没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……我没衣裳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,遥遥开口道:

    “早回来了,这就把衣服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厢房之中同时沉默了下。

    汤静煣虽说受了些惊吓,但大体无碍,现在已经恢复如初,先开口道:

    “小左,你帮我放门口吧,我待会自己取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自然不能送进去,答应一声后,来到西厢的屋檐下,把装有衣服的小包放在了门口。然后又来到隔壁的房间外,抬手敲了敲:

    “公主,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吱呀

    房门猛地拉开。

    左凌泉本来想逗一下姜怡,措不及防之下,本能偏头移开目光,不过一想觉得不对,又把头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姜怡已经穿好了黑红长裙,衣服有些潮湿,脸蛋儿倒是水嘟嘟十分粉润;她偷偷来到门后,把房门忽然拉开,是想瞧瞧左凌泉有没有在偷看。

    发现左凌泉本能移开目光躲避,很有君子之风,姜怡还愣了下;只可惜她好感还没生起来,左凌泉又把目光转了回来,还往下扫了眼。

    姜怡眉儿一皱,都不知道怎么评价这行为,她冷声道:

    “头都转开了,还转回来做什么?伪君子都不会装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起嘴角笑了下,也没给自己辩解,把装有衣裙的小包递给姜怡:

    “身上衣裳淋了雨,穿着不舒服,换件儿干净的吧。”

    姜怡瞄了眼布包:“我马上就回宫了,没必要给我买,你会挑什么衣裳?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但姜怡还是接过了布包,打开看了眼。

    布包做工精良,防水的,里面装着红色连衣裙、打底的衣裤,还有……

    姜怡一眼扫去,就瞧见了放在里面的荷包,上面有仙芝斋的印记,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脸色一红,有些羞恼,连忙把布包合起来,抬眼道:

    “你怎么买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摊手:“衣服都湿了,既然买干净的,肯定得买一套。总不能让你里面什么都不穿吧?”

    这个缘由姜怡倒是能理解,但还是有些羞恼:“买衣裳就买衣裳,谁让你买这么骚里骚气……不体面的?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了摇头:“我让仙芝斋老板娘拿店里最贵的,没看也没用手触碰,公主若是嫌弃,不要即可。”

    姜怡抿了抿嘴,琢磨了下,倒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,而是眼神示意隔壁:

    “你给那女人也买了?”

    左凌泉上次送吴清婉肚兜,是因为觉得吴清婉不会生他的气。汤静煣是正儿八经的市井女子,他自然不会太过火:

    “没有,买了汤姐也不敢穿。”

    姜怡暗暗松了口气,微微点头,不过马上又蹙眉道:

    “你觉得本宫敢穿?”

    左凌泉觉得敢,但说出来姜怡肯定不穿了,他只是道:

    “若是不喜欢,我再跑一趟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张了张嘴,还真不好说什么,她拿着布包,把房门关起来:

    “算了,事急从权,本宫也不和你计较这些。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了勾嘴角,转身回到了对面的屋檐下,继续给团子喂饭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两个女子从厢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汤静煣身着青布白花的上衣,下身是深色褶裙,裙摆下露出青色缎鞋,本就肤色极白,打扮又和往日的市井酒娘截然不同,连气质都发生了变化,让人一看便觉得是个干净而又美艳的小妇人。

    姜怡身上则是一套红色连衣裙,裙子上以金丝勾勒花瓣纹饰,灵动中不失贵气,感觉比姜怡平日里自己选的裙子,还要契合自身的气质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的衣裙截然不同,但胸脯和臀腰都是严丝合缝,感觉就和量身定做的一般,不差一毫不少半分。

    汤静煣怕把裙子弄湿,还用毛巾包着头发,有些疑惑地前后打量:

    “小左,你怎么知道我穿衣裳的尺寸?”

    姜怡对此也很奇怪左凌泉抱过她、摸过她、打过她,知道上中下的尺寸不奇怪,汤静煣也这么合身,莫非……

    姜怡微微眯眼,显出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左凌泉左右打量几眼,满意点头,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自幼练剑,力求快和准,说戳上眼皮就不会碰到眉毛,所以眼神练得很好,扫一眼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姜怡释然,觉得也是。

    汤静煣前后瞄了几眼,眼底满是赞许:

    “眼神儿真好,用的还是云中锦的料子,怕是贵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自然不在意一件衣裳的银子,他把买来的饭菜放到了客屋的桌上:

    “忙活大半晚上,你们先吃点东西。我也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准备进姜怡洗澡的房间。

    姜怡一愣,还以为左凌泉要用她的洗澡水,连忙抬手拦住,羞恼瞪眼:

    “要洗自己烧水!”

    左凌泉脚步一顿,有点莫名其妙:

    “烧水那也先倒水,不倒怎么洗?要不劳驾公主自己倒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表情一僵,无言以对,悻悻然把手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汤静煣虽然惹不起公主,但还是没忍住,噗嗤笑了下,连忙把团子捧起来,跑进的饭厅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