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六十二章 剑拔弩张(第二更)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两人闲谈不过几句,正殿外的大师伯岳恒站起了身,嘈嘈杂杂的广场也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吴清婉停下话语,坐正了几分,和左凌一起转眼看向擂台。

    今天的最终角逐,和左凌泉关系不大,他并不是很在意结局。但此次前往惊露台人选,依旧是牵动大丹朝所有修行者心弦的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随着两天比拼过去,能留到现在的年轻修士,只剩下五人,无不是大丹朝最杰出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栖凰谷底蕴尚在,现存五人中占了三人,刚刚破境的佘玉龙也在其中;剩下两人则出自扶乩山、清池剑庄。

    栖凰谷的许志宁已经炼气九重,境界一枝独秀,因此已经提前入选。而剩下的两个名额,便要由四人互相角逐产生。

    栖凰谷作为东道主,不可能让弟子内战,因此今天的比拼,相当于扶乩山、清池剑庄,挑战栖凰谷。

    直接成为九宗内门的机会百年难遇,随着角逐开始,四名年轻弟子,可以说压榨了自身所有的潜力,而结局也确实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吴清婉身旁观看,本以为刚刚破境的佘玉龙根基不稳,会被同境的对手按下去,却没想到清池剑庄的嫡传更废,空有境界毫无根基,一套剑法耍得破绽百出,大好局势被佘玉龙一记回首掏给送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佘玉龙是大师伯岳恒的徒弟,瞧见这结果,大师伯激动地猛拍了下椅子扶手,若是不清池剑庄的庄主就在跟前,说不定都能冲上去把佘玉龙抱下来。

    吴清婉作为栖凰谷的掌房,见此眼中露出几分喜色,俏声道: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“佘玉龙都赢了,那这次我们栖凰谷,恐怕能包揽三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这种菜鸡互啄的比拼毫无兴趣,只是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等第一场打完,第二次很快开始,也是今天角逐的重点——扶乩山李应甲,对阵栖凰谷姚和玉。

    李应甲是程九江的嫡传弟子,论天赋和努力都不输姚和玉,但扶乩山是野修出身,修行的功法和武技,都和惊露台出身的栖凰谷有差距,在两人全力以赴的情况,这点差距足以影响比拼的结局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吴清婉,起初都很看好自己这边的姚和玉;而姚和玉也没让所有人失望,一套剑法耍得行云流水,刚刚开始就压得李应甲节节败退,差点将其逼下擂台。

    眼见能将三个名额包揽,栖凰谷五位掌房都是面露喜色,旁边就坐的各地长者,也连连称赞起栖凰谷教导有方。

    但就在姚和玉提剑连刺,要将李应甲逼下擂台之时,旁观的左凌泉,忽然眉头一皱: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闻声有点茫然,但下一刻,擂台上的场景就让她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的形势已经是一边倒,李应甲被逼到了擂台边缘,半只脚已经出了擂台;姚和玉只需要再往前逼一步,就能占下此次比拼的最后一个名额。

    姚和玉自然是抓住了机会,抬手便是一记‘余霞成绮’,三道剑影直逼李应甲三处要害,让其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,被逼到绝路的李应甲,并未像预想的那般被逼下擂台,而是以命换命,双拳白光爆绽,一记炮锤就轰向了刺过来的姚和玉。

    这一下速度很快不假,但也是一个八重修士极限的速度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这样做没有意义,因为姚和玉的剑必定先到李应甲的身上,这样反击和送死没区别。

    左凌泉之所以察觉不对,是因为他发现李应甲的眼神并没有乱,根本不是打急眼失了智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事实也如他所料,李应甲双拳出手,距离姚和玉还有一尺半,尚未碰到身体的情况下,攻击便起了效果。

    姚和玉措不及防,胸口瞬间下陷,被砸出一个圆坑,继而整个人往后倒飞出去,摔在了擂台上;落地后便喷出一口血水,当场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满场哗然。

    擂台下的修士境界都不高,还以为李应甲后发先至,绝境之下反击取胜。

    但在座的诸多长者,可不乏灵谷、十一二重的修士,把这一幕看得是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眼见姚和玉满嘴鲜血爬不起来,作为师父的栖凰谷二师伯,当即一拍扶手站起身来: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!竟敢当着诸位师长的面舞弊!”

    吴清婉也是满面怒容,她半步灵谷的修为,自是晓得炼气八重的巅峰战力——炼气八重,只能真气勉强外显,再厉害也不可能真气离体,能让真气延伸两三寸便很厉害了,威力也不大。

    而李应甲这一下,双拳距离姚和玉还有一尺半,便砸断了姚和玉的胸口的肋骨;以李应甲的境界来说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能完成这样的反击,只能是李应甲身上藏了法器,暗中使用法器攻击了姚和玉。

    此次选拔,比拼的是修士本身的硬实力,法器、符箓、丹药这些影响公平的物件全部禁用,否则就变成了拼爹大会,根本体现不出修士本身的天资。

    李应甲这种行为,可以说是当着栖凰谷众长老的面作弊!

    随着姚和玉吐血倒地,热热闹闹的栖凰谷,气氛在一瞬间变成了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栖凰谷五位掌房,皆是站起身来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就座的诸位长者,也是眉头紧蹙,或是交头接耳,或是看向坐在旁边的程九江。

    程九江手里端着茶杯,对这个结果没有丝毫意外——因为这就是他刻意安排的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,户部尚书王峥,忽然私下里找到了程九江,给他说了一番话:

    “凶兽频繁祸害百姓,栖凰谷向公主谏言,怀疑是扶乩山窥伺国师之位,暗中驱使凶兽……”

    “满朝文武猜测国师大人身有恙,无力再担任国师之职,朝臣有意推举程仙长为国师,但公主心有猜忌,不允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强行换国师,得确认国师是不是真的身体有恙。本官今天过来,就是想请程仙长出个力,试探一下国师的虚实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九江对朝臣的有意扶持并不在意,但栖凰谷暗中泼脏水,却让他难以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国师受大丹百姓供奉,行庇护百姓之责,本来就该是强者居之。

    只要岳平阳不在,位置本就该是他程九江的,何来‘窥伺’一说?

    更何况还把凶兽作乱的屎盆子往他头上扣,当他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不成?

    既然栖凰谷暗中使袢子,那也别怪他不讲情面,今天就把事情挑明了,放在台面上。

    国师在,他认罚;国师不在,栖凰谷五个小掌房就不配待在现在的位置,他有实力,凭什么不能拿?

    程九江见五位掌房起身,怒斥他的弟子,他也放下了茶杯,沉声道:

    “岳老,大庭广众之下,责骂污蔑一个小辈,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大师伯岳恒满眼怒色,看向程九江:

    “程掌门,你当在场诸位长者都眼瞎不成?李应甲不过炼气八重,能拳不沾身,把姚和玉打得倒地不起?”

    “李应甲是我的嫡传,本就天赋异禀,危急之下超常发挥,也在情理之中。你们几位也是长辈,岂能当众污蔑应甲舞弊?”

    程九江说完后,看向擂台上的李应甲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应甲,你自己说,方才可否以卑鄙伎俩取胜?”

    擂台之上,李应甲拱手抱拳,认真道:

    “禀师父,徒儿堂堂正正,绝无舞弊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肆!当我等都是瞎子不成?”

    岳恒怒发冲冠,看向程九江:

    “程掌门,你堂堂灵谷境界的高人,莫非也眼瞎?”

    程九江脸色微冷:“我旁观全局,自认毫无问题。应甲是我嫡传弟子,他开口说堂堂正正,便是堂堂正正。我程九江为他担保,几位掌房莫非还信不过我程九江的为人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大师伯岳恒,见程九江死不要脸硬保徒弟,脸色微冷,抬手一挥道:

    “搜身。找到随身法器,我看你还如何狡辩。”

    几名栖凰谷执事,闻言抬步要上前,但就在此时,正殿外忽然传出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广场众人转眼看去,却见程九江把身旁的茶案拍得四分五裂,起身道:

    “放肆!应甲乃是我嫡传弟子,岂能当众受辱。我程九江为他作保,尔等还要强行污蔑,是不把我们师徒放在眼里?我今天倒也看看,我不答应,有谁敢上前半步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鸦雀无声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