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十九章 言传身教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狂风急雨,转为如酥小雨,天色依旧阴沉。

    栖凰谷的殿前广场上,人头攒动,大小修士围聚在擂台周边,观摩清池剑庄的一名弟子,和扶乩山李应甲打擂。

    豆大的雨珠砸在油纸伞上,噼啪作响,但并未消减围观群众的热情。

    左凌泉黑衣佩剑,来到广场的外围,也在观摩着擂台上的动静。

    今儿早上,等左凌泉从入定中醒来,姜怡已经回了京城开早朝会;不辞而别,想来还在为他昨天手不老实的事儿生闷气。吴清婉送完姜怡,然后便去宗门正殿忙起了事务。

    昨天遇到伏击的事儿,已经传回了谷里。但因为他忽然跻身炼气十二重,走漏风声可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吴清婉并未全部汇报给几位掌房师兄,只说他在长青山里遇到了不明对手伏击,因祸得福通了几处窍穴,并未提及左凌泉和对手的具体修为。

    至于昨天收获的战利品,自然不会上交给宗门,左凌泉都让吴清婉拿着私下研究去了;当然,也没忘记让吴清婉给王锐留几样好东西,毕竟彼此也算同生共死了一场。

    凝神炼气一夜,左凌泉体内真气,约莫能填满两处窍穴,虽然依旧缓慢,但比预想的要快一些。身上的伤经过吴清婉的医治,此时虽说还有痛感,但已经无伤大雅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广场外围看了片刻,菜鸡互啄,也没甚意思,便在广场上闲逛;还未走过一圈儿,便瞧见身着黑衣的吴清婉从宗门正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刚入炼气十二重,正想找吴清婉请教修炼的事情,快步走到了游廊里,呼喊道: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吴前辈。”

    游廊另一头,吴清婉手中拿着一本书册,其实也准备去找左凌泉。

    昨天的风波已经暂时平息,吴清婉经过最初的震惊和狂喜,此时心绪也慢慢平静过来。

    作为修行几十年的‘老人’,吴清婉知晓一个修士该怎么安排修行计划。修行一道只争朝夕,左凌泉既然已经炼出了真气,那接下来肯定是要为下一步晋升做准备。

    而且,吴清婉心里也有点自己的小心思——栖凰谷如今没有独当一面的人,左临泉若是能尽快在修行道站稳,说不定能帮栖凰谷度过目前的危机。

    吴清婉了解左凌泉的为人,不会弃身边之人不顾,哪怕不在乎栖凰谷,至少不会弃她和姜怡不顾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会拖累了左凌泉修行的步伐,央求左凌泉呆在栖凰谷当个小掌门。只要左凌泉有庇护栖凰谷的心意,以他夸张的天资,哪怕去了外面远离万里,整个大丹朝乃至周边的修士都会忌惮他回来那一天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,还是得建立在左凌泉尽快恢复伤势、步入正途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吴清婉瞧见游廊中的左凌泉,快步走到了跟前,柔声道: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这儿来了?伤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伤好得差不多,坐太久还不习惯,出来随便走走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和吴清婉并肩往丹器房行去,两个人很快走出了游廊,他把油纸伞撑开,遮在了两人头顶。

    两人共撑一伞,离得很近。

    吴清婉对此也没有避让,还走近了些许,袖子和左凌泉几乎贴在一起,拿起手上的书册道:

    “你如今有修为傍身,道行和我差不多,但是境界攀升太快,其他方面都没跟上,有些东西我还得教教你,你可得认真学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个头约莫和左凌泉嘴唇齐平,如此一凑近,淡然香风也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并未心猿意马,只是把伞往吴清婉头上多移了些,避免雨水打湿吴清婉腰下的裙摆,含笑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把我当弟子看就好,该打手板也别客气。我修为再高,吴前辈也是我的师长,肯教我,我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哼~你嘴倒是挺甜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说到这里,睫毛忽然动了下,轻舔唇角,没有再言语。

    左凌泉没察觉这细微异样,他看向吴清婉手中的书册——虽然鼓囊囊的衣襟遮挡了半截书册,但还是能瞧见上面的几个小字——藏剑诀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左凌泉还发现吴清婉的衣襟,随着步伐行走,在很细微地上下颤动,好像失去了束缚一般,和往日稍显不同。

    但这点细节,左凌泉也不好仔细观察,很快就偏开了目光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这是剑谱?”

    “这是国师从惊露台带回来的剑谱,上面记载了三式剑技,也就是我们栖凰谷的看家绝技‘流风回雪’‘震风陵雨’‘余霞成绮’。《藏剑诀》本来有七剑,但国师只学到了其中三剑,想学后面的,只能去惊露台拜师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轻轻颔首:“名字倒是挺好听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知晓左凌泉剑术通神,肯定看不上这惊露台最基础的东西,她抬起眼帘,望向左凌泉:

    “这三式剑技,在我看来,和你那一剑比起来还是差之千里,但你也不能只会那一剑。修行一道难免遇上针锋相对的时候,若是对方修为不上不下,不用武技打不过,用那一剑又消耗极大、会暴露压箱底的东西,你总不能跑吧?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吴清婉这么一说,还真觉得是如此:

    “明白了,藏锋嘛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轻轻点头,略微琢磨了下,又道: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剑招叫什么?老是‘那一剑、那一剑’的,说起来都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练了这么多年剑,练的都是世俗武学中的‘中平剑’,听见这个,他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这一招就是‘中平剑’,也没啥特别名字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晓得中平剑是什么,她微微蹙眉:“你这一招,早已脱凡入圣,哪能直接叫‘中平剑’,传出去会误人子弟的。嗯……我想想,那天你一剑出去,剑鸣似龙吟,剑气似龙行于野,五行又属水,要不就叫‘水龙吟’?”

    左凌泉知晓‘水龙吟’是俗世词牌名,反正他也不准备在打架的时候,把招式名字吼出来,对此轻轻点头:

    “吴前辈觉得适合,我自然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谈之间,来到了丹器房的主楼。

    栖凰谷约莫五里方圆,丹器房作为五房之一,规模还是很大的。丹器房外表看起来像是个圆楼,里面有百余个大小房间,里面放着各种器械。

    此时丹器房内,有很多不去广场看热闹的弟子,在各自的房间里熬药、打磨器具,声响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大药房。

    左凌泉收起雨伞,跟着吴清婉来到圆楼后方的宽大房间——房间是吴清婉平日忙活的地方,里面有几张案台,上面摆放着各种器具,还有一个丹炉。不过丹炉只是寻常物件,并非炼丹师用的丹鼎,只能炼制一些很基础的药物。

    外面下着雨,要教剑技只能选择室内。

    吴清婉进入房间后,在案台上取了两根木棍,丢给左凌泉一根:

    “我先给你演示下,具体的你看剑诀自己学,以你的天赋,应该很快就能学会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把随身物件放下,拿着木棍站在了吴清婉的对面,身形笔直站定: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双方站定后,吴清婉也认真起来,以木棍作剑,斜指地面,一袭修身白裙也同时静止。

    她面容很是认真,开口道:

    “藏剑诀,重点在于一个‘藏’字,对阵时讲究‘出其不意、虚中有实’。第一式‘流风回雪’,属于反手的招式,你现在对我出剑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面色同样认真,正准备出剑,面前的吴清婉忽然又退开一步,加了一句:

    “不许用真气,规规矩矩刺过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,显然是怕左凌泉刚跻身炼气十二重,没轻没重乱来,把她这师长按着蹂躏一顿。

    不过左凌泉肯定舍不得打婉婉,都不用提醒,提着木棍以寻常武人的速度,慢吞吞刺向吴清婉。

    吴清婉并没有提剑对冲,而是手持木棍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‘流风回雪’是反制敌手的招式,对此倒也不意外,继续抢攻,直取吴清婉后背。

    而就在左凌泉手中的木棍,快要触及吴清婉后背的时候,吴清婉的袖袍之下,忽然蹿出一根木棍。

    吴清婉身体依旧在往前逃,手中木棍从胳肢窝下往后刺,角度极其刁钻,眨眼就捅在了左凌泉的胸口。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胸口中招,自然就停了下来,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示敌以弱,攻其不备。不错,就是有点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知道左凌泉想说‘有点阴险’,她收剑起身,认真道:

    “生死搏杀,招式好用就行。这只是流风回雪的一种用法,实际打起来还得活学活用,等学会了运气窍门,威力还是不容小觑的。”

    演练完了第一招,吴清婉又演示了‘余霞成绮。这一招左凌泉亲自体验过,倒也没什么可说的。

    等到了第三招‘震风陵雨’,吴清婉把木棍横着在手中,讲解道:

    “这一招是‘震剑诀’,用来退敌拉开距离,你刺我一剑试试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认真点头,还是和方才一样,以寻常武人的速度,一剑刺向吴清婉心口。

    吴清婉横举木棍,以‘剑脊’格挡住了刺来的木棍,继而运转剑诀,木棍猛然震颤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只觉一股巨大的推力,从吴清婉手中的木棍上传来,整个人直接被震的往后退出数步。

    这招是和敌人拉开距离的招数,吴清婉自身也被震得往后飞退,两人霎时间分开,退到了房间两侧的墙壁跟前。

    左凌泉专心注意着剑技,本来没关心其他,可吴清婉这一招用出来,忽然感觉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只见一袭白裙的吴清婉,往后倒飞的同时,白色长裙随风猎猎,胸前的团儿,也被这一下震得肉浪阵阵,能明显看到‘波纹’。

    落地站定之时,还上下弹了两下。

    (⊙_⊙)!

    如此‘惊心动魄’的场景,让左凌泉落地差点没站稳。

    吴清婉没穿裹胸,用这种震退敌我的招式,自是此等效果。她落地后也有察觉,但脸上并未露出异样,行云流水收剑后,还眯眼望向目光看错地方的左凌泉,意思约莫是——臭小子往哪儿看了你?

    左凌泉自知方才目光有些无礼,但他也不是故意的,方才那阵仗,是个男人都管不住眼睛。他连忙收剑站定,认真道: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剑法,多谢吴前辈指教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倒也没责怪左凌泉,把木棍放在台上后,转身开始研究起昨天搜罗来的几件法器,柔声道:

    “看完了就回去好好练吧,打坐炼气要静心,没事别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觉得吴清婉好像有点不满,想开口道歉,又觉得会更尴尬,想想还是没多说,从案台上拿起剑诀后,拱手告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