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十四章 家庭地位发生了变化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幽静石室中,三人围聚在满地宝贝前,两个女子挑挑拣拣,男子则拿着一根黑又长的棒棒,在自己身上按来按去,缓解激战后的疲惫。

    收集的战利品挺多,但亮眼的没几件,两个女子,最后都把目光集中在了符夹上。

    吴清婉打开扶符夹,瞧见里面金笔,抬了抬柳眉:

    “还是个符箓仙师,这笔很少见,只有符箓山才出产,不过一般人用不了。嗯……都是些自己画的寻常符箓,就这三张伏龙山的符箓是好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把雪白符箓拿过来,仔细查看:

    “两张五雷符、一张龟甲符……这可都是上品符箓,怎么一张没用,就被你捡回来了?”

    左凌泉厮杀之时,便发现敌人中最厉害的就是那个用符箓的,理所当然也把那人当成了第一击杀目标。他解释道:

    “找机会偷袭一剑爆头,没让他用出来。”

    姜怡见此,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虽然收获了一大堆东西,但值钱的也就几件。

    两个女子把好东西放在一边,又开始整理余下的杂物,吴清婉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最下面的两张纸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这次是真的眼前一亮,急忙把两页纸拿起来,不过仔细观察后,又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这两张纸不简单,见状询问道:“吴前辈,这个是?”

    吴清婉拿着纸张,有些可惜地道: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符谱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虽然知道的少,但对丹方、符谱、炼器图谱这些还是知道的,都是下金蛋的鸡,有一张符谱,就能源源不绝的量产符箓,无一例外都是各大仙门的至宝。他奇怪道:

    “这不是好东西吗?难不成用不了?”

    “用倒是用得了,但是没人敢用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指了指符谱上的宗门徽记:“这应该是外面一个大宗门的东西。丹方、符谱都是各大宗门的命根子,一旦遗失必然不择手段追回;我们栖凰谷即便得了符谱,也不敢教,不然被人家知道,很可能就被灭门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略一琢磨,觉得也是,又问道:

    “那自己偷偷学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自己偷学,不被发现肯定没事儿,不过很难学。这符谱只有两页,应该是偷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交谈之际,姜怡一直在包裹里翻找,最后在一堆杂物之间,找到了一块玉佩。

    姜怡把玉佩拿起来看了看,脸色猛地一沉:

    “这是扶乩山的执事腰牌?”

    吴清婉听见这话,也蹙起了眉儿,接过来看了看: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就说长青山里面,怎么忽然冒出这么一堆修为高深的杀手,如果说是扶乩山,那就说得通了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亲手和伏击的敌人搏杀,对这个说法倒是不怎么赞同:

    “那些人所学之法五花八门,几乎没有重样的;彼此关系并不亲密,配合也不是很到位,不像是同门师兄弟。而且行事作风狠辣,感觉更像是常年刀口舔血的野修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虽然接触的修士不多,但对江湖了解一些,低境修士也就比凡人强些,以江湖经验类推的,很容易看出那些人,不是正经门派的弟子。

    姜怡听见这话,面露疑惑:“野修?大丹朝哪儿来这么多厉害的野修?”

    吴清婉倒是觉得有道理,她看着满地的战利品:

    “扶乩山和我们同处大丹,如果是他们派人伏杀,带法器和符箓足以,没必要把符笔、白玉铢带着,根本用不上,特别是这张符谱。能把这些命根子随身携带,确实是野修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姜怡眨了眨眼睛,有些弄不懂了:“野修为什么带着扶乩山的腰牌?难不成是扶乩山从外面请来的杀手?”

    这个可能性有一点,但还是有点牵强。

    三人围坐在一起,暂时也没弄懂。眼见天色太晚,吴清婉把东西收了起来,起身道:

    “明天再说吧。姜怡,我先回房了,你多陪陪凌泉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给左凌泉使了个很暧昧的眼色。

    姜怡还在思索,闻言本能点头,不过马上又觉得不对:

    “诶,小姨……”

    等她抬起头来,吴清婉已经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幽静石室内,只剩下孤男寡女两人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外面漆黑一片,瀑布的水流遮盖了雨声,只有偶尔响起的一道闷雷,传入幽静的石室。

    吴清婉忽然起身离开了石室,姜怡稍微愣了下,转头看向坐在旁边的左凌泉,想起身告辞,又觉得直接走不太好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左凌泉靠在石床上,神色倒是很放松,眼神在姜怡身上来回打量着。

    姜怡五行亲火,龙离公主的‘离’字,便是由此而来;有真气傍身,姜怡身上的裙子已经大半干了,不过头发稍显凌乱,还没来得及打理。

    此时姜怡侧坐在地上,身段儿曲线曼妙,和吴前辈比起来也不遑多让。发髻间斜插的金簪有些歪斜,出来的仓促也没点胭脂,但眸若红杏、眉如弯月,眉宇间的柔艳却无丝毫消减,特别是一张樱红小口,在冷白光线下红润柔滑,显出几分晶莹之感,十分诱人。

    姜怡心不在焉地整理着地上的东西,发觉左凌泉一直看她,渐渐有点受不了,双眸微瞪,抬起眼帘: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起嘴角,坐近了些,抬手帮忙整理姜怡头上的金簪。

    姜怡本能后退了一步,不过发现左凌泉的动作后,抿了抿嘴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三更半夜地冒雨跑过来,也太急了些,是担忧我的安危?”

    姜怡大半夜爬起来就往栖凰谷跑,自然是担忧左凌泉的安危,她待左凌泉把发簪整理好后,往外坐了些,轻哼道:

    “怕你死了。你是本宫钦点的驸马,又不是街上随身买的马;即便是随手买的马,死了也会心痛。这次的事儿,你放心即可,我肯定找出幕后黑手,给你出气。在本宫手底下做事,这点我还是能保证的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口气。

    左凌泉倒也不介意,还很认真地点头:

    “公主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姜怡方才经历的情绪变化太多,刚刚安静下来,思绪有点混乱,也不知道该聊什么。她回想了下,想起左凌泉炼出真气的事儿,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你炼出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也不知怎么就开悟了。”

    “炼出来就好,以后好好修行,说不定还能多熬几年才死。等圣上能处理朝政了,本宫说不定还能带你去外面见见世面。”

    姜怡说话之间,把手放在左凌泉的手腕上,想看下五行之属、气海是否稳固。

    但稍微探查过后,姜怡就触电似的一缩小手:“嘶——!”瞪大眸子,有些难以理解的看着左凌泉。

    左凌泉就知道会是这反应,轻轻点头:

    “没看错,任督二脉忽然就通了,就是真气还没补满。”

    ?!

    姜怡瞪着眼睛,愣了好半天,眼底才露出些许神色——有震惊、有不信、有疑惑。

    彼此接触这么久,姜怡心里其实觉得左凌泉很厉害,如果能修行肯定也不是寻常庸才。

    但不寻常归不寻常,这也太逆天了吧?

    十七岁,炼气十二重……

    姜怡脑子里一片混乱:“凭什么呀?还有没有天理啦?”

    左凌泉嘴角含笑:“我没修为就能把你公主吊着打,有修为后,总不能还比公主弱;直接入炼气十二重,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姜怡连生气都忘了,脸上全是难以置信,又把手放在左凌泉手腕儿上探查,结果自然没区别,实打实的任督二脉全通,半步灵谷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……你凭什么炼气十二重?我都才五重紫宫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向来傲气,特别是面对左凌泉的时候。此时忽然发现,自己变成了一无是处的修行雏儿,心里如何能接受。

    她正想无理取闹几句,可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表情微微一僵。继而抿了抿嘴,不再说话了,最后连眼神也偏到了一边儿,以遮掩眼底的失落和些许莫名情愫。

    左凌泉发觉了她的神情变化,偏头瞄了眼:

    “姜怡小友,怎么啦?”

    炼气十二重遇上炼气五重,确实可以摆高人做派叫‘小友’,左凌泉这么说,也是想逗逗姜怡,让她和以前一样炸毛。

    但姜怡并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攥着手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姜怡有这种反应,其实也不奇怪——她和左凌泉有婚约,如果彼此差距不大,自是可以在修行道上携手同行。

    但左凌泉忽然变成半步灵谷的高人,如果想继续晋升,肯定会去外面寻仙问道。

    她目前根本就走不了;能走,跟着也没用;有用也微乎其微,左凌泉也不大可能带着她这样的累赘。

    大丹朝修士不多,但也不是没有走出去的;一旦前往北方,无一例外都是永别,即便能回来,也是垂垂老矣的时候,往事早已成了秋风。

    姜怡虽然经常和左凌泉吵架,但从一开始就把左凌泉当作自己未来的驸马,如今这种事儿忽然落在自己身上,她心情如何好得起来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本来想再更一章,但字数实在超太多了(新书期一个月二十万字,一个月内字数超了曝光就没了)。三江走完,下周应该可以上架了,大佬们体谅一下吧~

    太后宝宝的卡牌,今天上线了~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