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十一章 地之上、天之下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密林中群兽环伺,夜色漆黑不见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左凌泉以佩剑做支撑,在密林中小心翼翼前行,身体的伤痛随着疲惫愈演愈烈,渐渐感觉到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体内真气虽然在修补着伤势,但没法打坐炼气,自行疗伤的速度聊胜于无;到最后只能很奢侈地捏碎白玉铢,放在袖子里,增加周边灵气的浓郁程度,来提升真气恢复的速度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熊瞎子岭下,栖凰谷的弟子应该已经撤到安全地带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王锐也累得不轻,不敢喊叫,只能和左凌泉一起注意着周边,往栖凰谷的方向慢慢走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走出七八里后,远处慢慢传来鹤鸣,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是栖凰谷的白鹤,提着的一口气放松下来,直接靠在了大树上,想喊也没力气喊了。

    王锐没经历搏杀,还稍微强些,急忙跑到树冠空旷处,大声喊叫:

    “我们在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“王锐?凌泉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,左师兄没事……不对,好像有事儿……还没死!”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天空高处第一时间传来吴清婉焦急的回应,白鹤也降低了高度。

    左凌泉靠在树上,抬眼看向上方,可见巨大白鹤的背上有亮光,三个女子站在上面,最前方的应该是吴清婉。

    终于逃出生天,靠意志强撑的身体也到了极限,左凌泉头晕眼花间,瞧见一个人影从天上跳了下来,跑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脑子里天旋地转,看不清是谁;身体没有感觉,却在往前倒去,视野也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残存的最后印象,是脸颊陷入了软绵绵的东西之中,还有一股熟悉的暗香……

    好像是吴前辈……

    真软……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“凌泉?凌泉?!”

    吴清婉站在白鹤背上,早已经急不可待,未等白鹤落地,便从高空一跃而下,落在了雨林之间。

    瞧见左凌泉浑身破破烂烂,还有皮肤上青紫的雷击伤痕,吴清婉瞬时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她快步跑到跟前,刚想抬手搀扶,便发现左凌泉眼神涣散,直接往前倒去,明显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吴清婉眼神焦急不加掩饰,张开胳膊挺起上半身,以身体为缓冲,接住了比她高一头的左凌泉。然后把埋进她胸脯里的左凌泉推起来,免得憋死,柔声呼唤:

    “凌泉?凌泉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白鹤也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丹器房两个执事师叔,持着佩剑从上面跳下,瞧见左凌泉身上的痕迹,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们接到传讯,本以为只是遇上了凶兽,还没觉得多严重。但瞧左凌泉身上的伤痕,光能在外的,就有灼烧、雷击、藤蔓缠绕的勒痕、钝器撞伤,如果猜得没错,恐怕‘金木水火土’挨个受了一遍。

    些许灵兽也会喷火放电,但栖凰谷周边不可能有,她们顿时明白是遭遇了伏击。

    吴清婉见左凌泉彻底晕过去了,只得看向王锐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们怎么伤成这样?”

    王锐身上多是摔伤,还不怎么狼狈,只是累得坐在了地面上。师长抵达,他心中也放松了些,连忙道:

    “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队修士,共有六人,道行极高,其中有两三个都至少炼气十重往上,还有会用符箓的、用术法的、御兽的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执事师叔一听,都是脸色微变:

    “六个?炼气十重往上?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活着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王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活着出来了,他抬手指了指旁边的左凌泉:

    “左师兄把人杀干净,然后我们就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干净?”

    两名执事眼神莫名,只觉得这弟子被吓糊涂了。

    吴清婉也是不相信,但瞧见左凌泉的伤势,还有背上的大包裹,她又半信半疑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先治伤,你们去看看王锐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吴清婉用肩膀撑着左凌泉,把手放在左凌泉的手腕上,蹙眉仔细探查了下……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吴清婉触电似的缩开了小手。

    两个正欲治伤的丹器房执事,听见抽凉气的声音吓了一跳,还以为敌人来了,唰唰拔剑回头,却见一向稳重端庄的吴清婉,露出‘见了鬼’的失态表情,眼神都是莫名其妙:

    “师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吴清婉瞪着眸子偏着头,眼底满是错愕和不解,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迟疑片刻后,又把手放上去探查了一遍,才确定自己的感觉没错——入体真气沿着经脉游走,很快从另一端折返,这是任督二脉全通,已经成了小周天的迹象!

    吴清婉自己就是十二重神庭的修士,对这个太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十二重以下的修士,任督二脉未打通,入体真气走到某处之后,因为窍穴未稳固自行封闭,所以没法再往前。

    左凌泉起初身体和无底洞一样,真气有去无回摸不到边,是因为漏气。

    现在不漏气了,顺顺利利就走了一圈儿,这绝对是十二重神庭才有的迹象!

    十七岁和她一个境界?!

    吴清婉张着嘴,双眸中一片茫然,愣愣地望着怀里的左凌泉,似乎在怀疑这是不是个化为人形的妖怪。

    王庭坐在地上,瞧见吴清婉张着嘴一脸见鬼的表情,犹豫了下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吴师叔,左师兄怎么样了?伤得重不重?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吴清婉回过神来,眼中有激动有焦急,反手就把左凌泉横抱了起来,跃上了旁边的白鹤:

    “你们去鸡冠岭和弟子会合,我把凌泉带回去医治,让师兄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两名执事都是丹器房老人,和吴清婉平辈,修为并不差,因为白鹤五个人坐不下,她们也没有多言,带着王锐往鸡冠岭折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吴清婉飞身跃上白鹤后背,白鹤便腾空而起,朝着栖凰谷飞去。

    天上暴雨倾盆,密集雨珠很快打湿衣裙,吴清婉也顾不得在意,把左凌泉放在腿上枕着,以身体挡住雨珠;然后在腰间摸索,取出了一个小瓷瓶,从里面倒出了一枚‘愈体丹’,掰开左凌泉的嘴唇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凌泉,凌泉,起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嘴唇动了两下,但愈体丹只是寻常丹药,没法入口即化,无意识状态下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吴清婉见此,倒也没有过多迟疑,从左凌泉腰间取下水囊,灌了一口后,便俯身凑向左凌泉的嘴唇。

    吴清婉以前从未这样对待过男子,但事急从权,她也没有多想,只是握着左凌泉的手腕,仔细察看经脉窍穴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就在她俯身低头,快要凑到左凌泉嘴边的时候,近在咫尺的冷峻双眸,忽然睁开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天地好似都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先受内伤又遭雷击,伤得有点重,方才确实晕过去了;但他自身警觉性很高,察觉有人凑得太近,身体的本能便让他稍微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,清醒持续时间很短暂,左凌泉对吴清婉没有任何敌意,发现近在咫尺的是吴清婉,自身处于安全位置,神识便再次陷入浑浑噩噩;方才的情形可能记得,也可能不记得,但现在肯定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吴清婉瞧见左凌泉睁眼,吓得整个人都抖了下,连忙把水咽了下去,坐直身体摆出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:

    “凌……诶?”

    吴清婉刚想开口解释,便发现左凌泉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抬起手儿,在左凌泉脸上拍了两下,试图把左凌泉唤醒。

    结果自是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吴清婉蹙起眉儿,犹豫了下,又灌了一口水,小心翼翼低头,凑到了左凌泉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这次左凌泉没醒。

    双唇相接,触感温凉。

    白鹤展翼划过雨林,风声雨声交汇,反而让天地更显幽静。

    吴清婉侧坐在白鹤背上,吻着略显冰冷的唇儿,眼底倒没有异样情绪,只是有点小心,怕左凌泉忽然又醒了。

    男子轻柔的呼吸喷在侧脸上,吴清婉脸颊始终未出现红晕,认真用香舌,将丹药推服。

    时间很短,但好像又很长。

    待左凌泉喉咙动了几下,吴清婉抬起头来,舔了舔唇角,低头看着俊美无双的脸颊,柔声道:

    “醒了就起来,还想躺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左凌泉确实晕过去了,闭着双目毫无反应,只是身体本能地吸收着天地灵气。

    确定没醒,吴清婉暗暗松了口气,让左凌泉枕着腿躺好,用上半身遮挡雨幕,免得雨水落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栖凰谷距离此处百里,即便飞回去也要些时间,左凌泉尚未苏醒,吴清婉除了探查伤势也无事可做,便帮忙整理起衣物。

    左凌泉一番搏杀下来,衣服先被火烤焦,又被屠阳撞碎,再被雷击。他穿的也不是法袍符甲,只是栖凰谷的寻常弟子袍,此时上半身早已经成了布条。

    吴清婉认真整理了片刻,把随身的物件收好免得掉落,但触到一件东西时,动作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吴清婉转过头来,有些古怪地瞄了左凌泉一眼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多谢大佬的盟主打赏!

    多谢大佬的盟主打赏!

    欠债……算了,不提就没人记得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