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四十八章 有时困龙沾化雨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霹雳——

    闷雷阵阵,如九霄之上神人擂鼓。

    深山老林间,十几个青年男女,背着竹篓,在被杂草淹没的小道上行走。

    左凌泉手持佩剑走在最前,沿途砍断枯藤杂草清理道路,时而抬头看向阴沉沉的天色。

    “还有二十里,都加把劲儿,到地方可以休息一晚,继续给你们讲《倩女幽魂》……”

    “左师兄,你别讲那么恐怖嘛,吓得周师妹老想往你怀里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熊瞎子岭到栖凰谷,直线距离约百里,但一路翻山越岭、绕路渡河下来,少说也得三百多里山路,三天一个来回,每天都得走两百多里地。

    路程虽然有点远,但一行人都是修行中人,走走停停沿途休息,倒也吃得消。

    眼见距离黑瞎子岭还有十余里,到了便能休息一晚折返,不少弟子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走在左凌泉旁边身侧的王锐,甚至开起了玩笑:

    “左师兄,方才采药的时候,我听师妹几个说私房话,好像是准备晚上梦游,躺你被窝里去,你可一定得把持住,不能对不起公主。实在把持不住,你就咳嗽一声,我把师弟们带出去先避避……”

    上次在长青山里遇险,王锐差点命丧蛇口,好在最后有惊无险,只受了点擦伤。

    不管栖凰谷如何看待冒险救人的行为,王锐作为当事人,自是把这份情记在了心里;虽然差点一刀把他两条腿剁了,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,但感激不会因此削减半分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王锐对左凌泉印象,就剩下两个,一个是‘仗义’,一个是‘狠’,称呼也自然而然变成了师兄。

    面对王锐的胡说八道,左凌泉勾起嘴角:

    “你这话被公主听见,以后正元殿外就得多个小黄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私下闲聊嘛。其实依我看,公主殿下性子应该不是传闻中那般强势,对左师兄也是真动了情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意闲聊间,一行人走进地势平坦的小盆地,熊瞎子岭也出现在了雨林的尽头。

    巡山的路途很枯燥,可能来回跑十次也遇不上值得一说的事情。一路顺风顺水,即将抵达折返点,十几个弟子都有些放松警惕,甚至提前在树林里,寻找起未被雨水浸湿的枯藤树枝,用以待会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王锐比较话痨,见左凌泉不愿意聊儿女情长,便又转身调侃起了师妹。

    左凌泉埋头练剑十四年,已经让他养成了做事心无二物的习惯,虽然偶尔也会插几句闲话,但目光一直都放在雨林的阴暗处。

    密集树冠遮蔽的大部分视线,周边一片死寂,除了弟子的说话声便只剩下雨声,仿佛整片茂密雨林没有任何活物。

    左凌泉起初并未察觉什么,但走着走着,感觉不太对,抬起手来:

    “禁声。”

    弟子经常出来巡山,早已养成令行禁止的习惯,男男女女同时屏息凝气,摸向了随身的佩剑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整个盆地里便只剩下雨声。

    王锐握住剑柄,靠到左凌泉身边,扫视周边密林:

    “左师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左凌泉没听到任何动静,但也是因此才觉得古怪:

    “太安静了,整片树林都没声音,不符合常理。”

    王锐经此提醒,才察觉是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长青山是荒山野岭,凶兽虽然不常见,但蛇虫鸟兽遍地皆是,哪怕下着雨,也不可能安静到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能出现这种情况,一般都是山林之间有什么猛兽,让在此生息的鸟兽不敢啼鸣。

    巡山的目的,除开采集天材地宝外,还有就是捕杀驱赶跑到长青山外围的凶兽,如果对付不了就回去通知师长。眼见有情况,王锐开口道: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去探探路?”

    左凌泉手持长剑,仔细侧耳聆听周边的风吹草动,等待许久,依旧不见任何动静,便抬手道:

    “王锐随我前去探路,其他人停步戒备,如果有风吹草动,立即后撤。”

    十余名年轻弟子,都被前辈师兄教育过如何应对险情,闻言围成一圈儿,提防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左凌泉带着王锐,轻手轻脚地沿着林间小路前行,姜怡送给他的无忧符也拿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无忧符只有用真气激发,才会受用符之人真气牵引,环绕周身;用白玉铢激发,没有吸附目标,只会停在原地,因此不能提前用出,只能握在手中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雨林中光线昏暗,繁盛的树木又遮蔽了大部分视线,两人走出不过十余步,便离开了诸多年轻弟子的视线。

    王锐对上次的事儿还心有余悸,小心翼翼行走间,开口小声道:

    “别又遇上猩目莽,这次可没有吴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插旗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?唉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待会真遇上,左师兄直接走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分寸,别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王锐笑了下,没有再言语,持着剑仔细巡视周边。

    两人谨慎往前走了近百步,周边依旧寂寂无声,没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常言‘事出反常必有妖’,左凌泉性格谨慎,也想起了姜怡的叮嘱,发觉摸不清缘由后,没有再继续往前探路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不去熊瞎子岭了,回去禀报师伯,让师伯们过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王锐也发觉有些诡异,对此自是点头,但就在两人准备折返时,后方忽然传来嘈杂声:

    “东北方有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墨彪,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王锐听见遥遥传来的言语,脸色微微一白。

    墨彪是罕见的灵兽,‘凶兽’和‘灵兽’虽说都是兽类,但凶兽多是指食用奇珍异草后,身体发生变化的兽类,只会捕猎的本能,智力并不高。

    灵兽则是天生的奇珍异兽,便如同栖凰谷那只体型巨大的白鹤,智力和成长性都远超寻常禽兽。

    虽然灵兽的身体素质不一定比凶兽好,但论危险程度,野生的灵兽肯定比凶兽高,因为灵兽懂得思考和分析局势。

    “遭了,调虎离山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王锐连忙转身往来路跑去,试图驰援被兽类突袭的师弟师妹。

    左凌泉身为巡山队伍的领队,自然也迅速回援。

    但就在两人大步奔行,在雨林中跑出十余步时,侧面忽然传来一声呼喊:

    “看这里!”

    声音比较苍老,但肯定是人声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王锐闻声心中惊觉,本能转头,看向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只见左侧十余步外,一棵参天大树下,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影。

    人影左手掐诀,右手高举,手中是一面红木边框的铜镜。

    就在左凌泉转头的一瞬间,铜镜骤然亮起刺目白光,照亮了周边地带。

    暮雨笼罩密林,林中本就光线昏暗,铜镜亮起的璀璨白芒,就好像黑夜中忽然出现一颗太阳,把树木花草化为炽白之色。

    白光虽然一闪而逝,但左凌泉和王锐在密林行走多时,已经适应昏暗环境;措不及防之下,被刺目白光入眼,霎时间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片雪白……

    “操——”

    “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噪杂声响,一瞬间密布昏暗雨林。

    百圣谷六人众,身披黑色斗篷,分散站在阴暗处。

    南宫信手持符夹,犹如手捧书卷的教书先生,瞧见赵泽驱使凶兽,把栖凰谷余下弟子赶走,不解询问:

    “一起杀了即可,何必费这么大工夫把人分开?”

    “不能暴露我百圣谷的存在,此子要死于凶兽之手,栽赃给扶乩山,待会还得处理现场痕迹,人太多容易留下马脚。”

    南宫信见此,不再多说,任由赵泽前去驱赶,他则观望着密林深处的动静。

    另一侧。

    千藤老祖手持法器‘金光镜’,闪瞎两人双目之后,藏在树冠之间的剑无叶显出身形;虽说才炼气八重,但剑刃上已经可见青色剑气。

    屠阳左手持‘象王盾’,右手是一把‘打神锏’,这也是铁镞府门徒的标准配置。十重武修,足以让真气清晰外显,圆盾之上泛着黄光,依稀可见一个象头。

    山泽野修,可能平均修为,比不上苗正根红的道上仙师,但持强凌弱的经验,绝非在宗门庇护下长大的仙门弟子可比。要么不出手,一出手必然是雷霆万钧之势,哪里会给对方反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瞧见两人被金光镜闪瞎,屠阳手持象王盾,率先大步冲向了左凌泉。

    左凌泉双目被白光闪得暂时失明,但中招的一瞬间便心知不妙。

    踏踏踏——

    沉重脚步迅速接近,犹如一只从侧方冲来的蛮牛。

    左凌泉听声辨位,确定了屠阳的位置,毫不迟疑捏碎包裹白玉铢的无忧符,往侧面抛出。

    雪白符箓刚刚出手,便凌空展开,碎裂的白玉铢,吸附在繁复咒文中间,五色流光汇入其中,咒文也同时亮起。

    左凌泉这反应,出手不可谓不快,但百圣谷六人围杀,早已料到左凌泉会有保命物。

    屠阳根本就没攻击,而是以圆盾护在身前,故意声势惊人前冲,吸引对手亮护身宝具。

    上方的剑无叶,则隐匿声息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。

    瞧见左凌泉往侧方扔出无忧符,剑无叶再无迟疑,自树干之上借力,速度暴涨一剑直刺左凌泉后脑。

    屠阳则直接撞向无忧符,避免符箓自行格挡上方的剑无叶。

    两人合击,起手就是必杀之势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两人还是低估了左凌泉的反应速度。

    左凌泉扔出无忧符的瞬间,听见后上方传来破风声响,脑中未曾思考,双腿已经绷直,继而整个人拔地而起,非但没有躲闪,反而是抬手一剑,刺向了上方落下的剑无叶。

    左凌泉的剑有多快,恐怕只有吴清婉知道。

    炼气十二重的修士,在有准备的情况下,都措不及防被刺破衣服;炼气八重的剑无叶,即便经验再丰富,又哪里能和吴清婉媲美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一剑,还是左凌泉命悬一线之下的反扑。

    兽穷则啮,绝境之下连兔子都能蹬死鹰,更何况是左凌泉。

    剑无叶手持长剑从上方奇袭,身体尚在半空,便觉得眼前一花,方才还站在地上的黑衣年轻人,骤然倒着跳到了他面前!

    !!

    剑无叶眼神骤变,只见那黑衣年轻人脑袋后仰,看向他所在之处;眼睛被金光镜闪瞎不能视物,但双目却依旧锁死了他的位置,眼神冷冽又锋芒毕露,好似看着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更让剑无叶震惊的是,黑衣年轻人右手的长剑,比他后出手,却后发先至,等他看清这一切时,剑锋已经穿过了胸口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一大一小的两道声音,在密林中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屠阳持盾大步猛冲,接近左凌泉所在位置时,悬浮在半空的白色符箓自行炸开。

    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冲击周边,地上花草被压平在了地面上,从天而降的雨珠,则被反推回了天空。

    以无忧符为中心的周边三丈,瞬间化为真空地带,持盾前冲的屠阳,也被冲击的止住了前冲之势。

    无忧符炸开的同一时刻,半空的剑无叶,被一剑灌入胸口。

    剑锋自后背透出,血水飞溅落下,又被气浪弹起。

    凌空的两道人影也被气浪冲击,霎时间飞往密林各处。

    站在地上的王锐,双目被闪瞎,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,整个人就被气浪推了出去,摔进了密林的另一侧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不过在白光亮起后的转瞬。

    等雨珠重新落下,剑无叶也摔在了地上,胸口一个窟窿,嘴里全是血水,连滚带爬滚向千藤老祖。

    左凌泉尚未落地,便凭借记忆扣住了旁边的大树,把身体扯向王锐的方位。

    屠阳没看清怎么回事,剑无叶便差点暴毙,惊的他连退三步,急声道:

    “当心,此子绝非善类!起符。”

    剑无叶滚到千藤老祖脚下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剑很快,但没有真气傍身,是世俗武人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百圣谷六人周身,都飘起了一张符箓,看咒文和无忧符大同小异,但符纸为草黄色,质地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千藤老祖右手持金光镜,左手按在剑无叶肩头,青光流淌而下,剑无叶胸口喷涌的鲜血便迅速止住。

    见左凌泉逃遁,千藤老祖开口道:

    “屠阳快去助南宫信,别被此子近身,本座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屠阳无需千藤老祖指挥,便已经追向左凌泉。

    另一侧,左凌泉从空中落地,凭借王锐的惊呼,锁定了王锐摔出去的位置,抓起王锐的肩膀,便往栖凰谷弟子所在的方向狂奔:

    “快逃。”

    王锐晕头转向,被拖行几步才稳住身形,爬起来往外飞奔。

    金光镜的刺目白光,虽然闪瞎了两人双眼,但终究不是真瞎,持续时间很短暂。

    左凌泉落地跑出几步,双眼便逐渐恢复,能看清周边树木花草,但眼神正中依旧残存着白点,只能偏着头看路。

    王锐也差不多,忽然遭遇几人伏击,脸色已经化为煞白,不过绝境之下反而没心思恐惧,只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提防周边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左师兄,这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修为极高。小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跑出不过十余步,左凌泉便发现,前方又有一个人影,从大树后显出身形。

    人影周身环绕一张符箓,双指间也夹住一张黄色符箓,符箓上亮起红色微光,抬手一挥间,符箓便朝两人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五行之火为红,但不清楚符箓底细,不敢贸然劈砍,拉着王锐便往身侧飞扑,再次捏碎了包在无忧符中的白玉铢。

    符箓穿过雨幕,速度极快,眨眼已经到二人附近。

    符箓上的咒文红光暴涨,继而滚滚烈焰,从符纸上喷涌而出,化为一道火环席卷周边,枝叶树皮触及便化为焦黑之色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就在火环即将抵近两人身后之时,无忧符再次炸开,一道气浪冲散了火焰,也把两人推进密林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手笔,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张无忧符。”

    南宫信手持符夹快步接近,行走间再次夹出一张符箓,但尚未出手,密林间忽然传来“沙沙”急响,继而一道黑影,如同突袭的猎豹般,从幽暗密林冲出。

    南宫信脸色骤变!

  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左凌泉在被无忧符推开的瞬间,便已经翻身滚入密林。

    趁着火焰余光尚未消散遮蔽视线,他弹起后以树木为遮掩,往南宫信狂奔,待近身后飞扑而出,一剑直取南宫信心门。

    南宫信和无忧老祖都是游方术士,和外练筋骨皮、内练一口气的武修不同,主修内里而不注重体魄。

    专精一道的修行之法,虽然在修行速度和对真气的操控上远超武修,但体魄不如武修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南宫信和剑无叶同为八境,剑无叶还能看清左凌泉些许动作,南宫信则只看到一道影子冲出,剑锋便已经来到了身前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三尺剑锋距离南宫信尚有一丈,环绕周身的黄色符箓便自行炸开。

    虽然也是无忧符,但自己画的无忧符,比伏龙山的要差太远,倾泄的气浪,最多应付三四重的修士。

    左凌泉没有真气傍身不假,但体魄远超寻常修士,全力以赴之下,手中这一剑的刚猛迅捷,连剑无叶都措不及防,一张劣质无忧符显然挡不住。

    气浪推开了从天而降的雨幕,三尺青锋却依旧一穿而过,只是稍微阻碍了左凌泉的身形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抱着必杀之心,强行冲过气浪,把剑刺入对手胸口。

    但让左凌泉意外的是,手中陪伴多年的长剑,好似刺入了一块坚硬实木,入肉寸许,便再难前进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没刺穿胸口,这一剑的力道依然不小。

    南宫信猝不及防,被这一剑‘撞’地往后倒飞出去,剑尖拔出,带出一条血线,也露出了黑色斗篷下的法袍锦羽衣。

    左凌泉好不容易抓住机会,岂会放过对手,当即提剑再刺,只可惜驰援的屠阳已经冲来。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

    屠阳一声暴喝,手持象王盾,从三丈外一跃而起,如同神人天降,手中打神锏白光刺目,全力砸向出剑的左凌泉。

    打神锏并非法器,只是按照铁镞府弟子手中金锏的外形铸造而成,但即便是寻常铁器,放在十重修士的手中,破坏力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声响,未曾转头,便抬起长剑格挡。

    铛——

    金铁交击,声响震彻雨林。

    长剑虽然挡住了铁锏,但铁锏上蕴含的澎湃气劲,轻而易举砸弯了剑刃,几乎是毫无停滞地砸向左凌泉胸口。

    不过,左凌泉上次接姜怡一剑,便知晓有真气傍身的修士,力量有多恐怖,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硬接。

    在双刃相接的瞬间,左凌泉顺势后仰倒地,以巧劲儿卸力的同时,双腿猛蹬地面,把身体滑向后方,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一下。

    屠阳铁锏砸在地上,顺势便推着象王盾往前猛冲,不给左凌泉威胁南宫信的机会。

    倒地的南宫信,瞧见屠阳过来心中大定,翻身站起擦掉嘴角血水,便又御出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“师兄,快跑!”

    王锐不过炼气三重,刚刚从火环肆虐之处爬起,见状急声呼唤。

    左凌泉看得出这些莫名出现的敌人修为高深,他孤身一人没法应付,当即一脚踹在压过来的圆盾上,把自己推向王锐,半途翻身而起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南宫信手中的符箓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左凌泉察觉不妙,只能迅速躲在了一颗合抱粗细的大树之后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火环再次炸开,炽热烈焰席卷周边丈余地带。

    左凌泉紧贴树干,即便没有直接接触火焰,炽热的温度依旧烤弯了头发,以袖袍遮挡脸颊,袖袍化为焦黄之色,露出的双手刹那间被灼伤。

    “小心脚下!”

    火环尚未消失,王锐的急声呼喊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提醒,左凌泉便有所察觉——他本来双脚扎根大地,脚下却忽然一软,好似陷入泥泞沼泽,刹那间下沉三寸有余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中微惊,转眼扫去,才发现旁边的大树后多了个人影,手持黑色法尺插入地面,左手掐诀,右手按在法尺上,周边地面肉眼可见的在震颤软化。

    彼此距离很短。

    左凌泉目光一寒,五指直接扣入树干,借力把自己硬拔了出来,想要提剑击杀旁边做法的修士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一瞬间,紧贴的树干竟然轰然炸裂,闪耀白光的象王盾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破军!”

    屠阳一声暴喝,浑身肌肉高耸,如同蛮牛般推着圆盾,撞在了树干之上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这一下力道之大,把和抱粗的树干直接拦腰撞断。

    左凌泉措不及防,被碎木和圆盾撞在后背,感觉好似被攻城锤直接砸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闷哼一声,脸色瞬时涨红。

    后背衣袍被气劲尽数搅碎,身体被撞得往前飞去,化为一颗出膛的炮弹,刹那飞出去近十丈,又撞断一颗碗口粗的树干,才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左师兄!”

    王锐瞧见左凌泉遭受如此重击,脸色骤变,提剑大步飞奔过去驰援。

    左凌泉从小到大,可能是第一次吃这种亏,喉头涌上猩甜,后背几乎没了知觉;知道没法应对,他咬牙用剑撑起身体,朝密林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屠玥全力一击后,没有第一时间追赶,抬眼看向飞奔而去的左凌泉,眼中满是惊异:

    “竟然还能爬起来?”

    南宫信眼中也有错愕——屠阳的‘破军’,是铁镞府门徒看家本领之一,哪怕同境的对手,正面中一下也得掉半条命;而前面的年轻人,虽然跑得有点踉跄,但速度可半点不慢。

    “凡人的体魄,不可能强横到这种地步,炼气十二重的武修,体魄也不过如此。若是有真气傍身,刚才那一剑屠阳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千藤老祖距离这边并不远,给剑无叶护住心脉后,他快步来到近前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此子当是修炼之法特殊,身上说不定有大机缘。”

    剑无叶被一剑穿胸,虽然有千藤老祖救治,但伤得依旧不轻。他脸色发白,询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办?若是背后有高人庇佑,便捅了大篓子,追还是不追?”

    千藤老祖在众人中年纪最大,阅历也是最高,他拿着金光镜往密林深处走去,只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以为今天放过他,他以后就能饶了我们?”

    余下几人互视一眼,都明白意思。

    野修是无根浮萍,没有任何依仗,不想动手,就得见人三分笑,夹着尾巴委曲求全;一旦动手,必须斩草除根,不能有丝毫迟疑心软。

    否则,你在路边随手扇一耳光的山村野小子,百年后都有可能御剑而来,让你明白什么叫‘君子报仇、百年不晚’。

    屠阳提起象王盾,往左凌泉逃离的方向追去,开口道:

    “跟我后面,别被此子钻空子偷人。”

    南宫信看了看胸前的伤口,摆手道:

    “剑无叶,你把赵泽叫回来,此子逃去了长青山深处,跑不了多远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四人前后进入密林,朝长青山深处追去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