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三十七章 吴前辈真是……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木盒之中,是一件白如霜雪、以银丝勾勒云纹的长裙,折叠整齐,仅看做工就知道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眼光不错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勾起嘴角,把长裙拿起来,走到铜镜之前,展开在身前比划了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力不俗,挑的裙子自然分毫不差,不用试就知道非常合身。

    吴清婉眨了眨眸子,满意点头,反正漫漫长夜也无事可做,便解开了身上的暖黄色裙摆,露出线条柔润,没有半点瑕疵的身段儿。

    只是吴清婉刚把白裙展开,裙子里面忽然掉下一个荷包。

    吴清婉反应过人,未等荷包落地,便以白皙足尖勾起,踢毽子似的把荷包踢到了手中,打开一看,里面是云白色的布料。

    吴清婉眨了眨眸子,本以为是一块手绢,但展开之后……

    “咦~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温婉的眉儿微微一皱,表情十分古怪,把手上的肚兜离远了几分,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。

    吴清婉天生资本比较雄厚,平日里练剑不方便——倒不是说影响身手,而是颤颤巍巍影响师长的威严——所以她身上穿的是抹胸,款式方面没什么特别,就是一块包在胸前的白布。她没准备给男人看,自然也谈不上好看,甚至有些呆板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而手上的这件儿云白色的肚兜,和吴清婉身上的显然天差地别——入手好似握着云雾,没有半分重量,做工更是精美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云白布料上,以针线勾勒出了一朵荷花,荷花之间藏着一尾锦鲤,栩栩如生就好似活的一般。整件肚兜看起来端庄大气,但观其细节,又能体会到暗藏其间的那股婉约至极的妖媚。

    吴清婉极少出栖凰谷,但并非一直不出门,在京城附近住了几十年,也曾经历过活泼好动的年纪,光是从肚兜的做工和刺绣,便认出这是仙芝斋的招牌‘花间鲤’。

    据传‘花间鲤’穿在身上,稍微运动,荷花间的鱼儿便会产生游动的错觉,看起来极为玄妙炫目,深得京城王侯夫人的喜爱。

    吴清婉也算出身名门,但当年想买的时候,怕长辈责骂不敢买,等敢买的时候,又早已潜心修行,对这些俗物没了兴趣,倒还是第一次拥有‘花间鲤’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真是没大没小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轻声嘀咕一句,眉儿微蹙,也不知怎么说左凌泉。

    她走到铜镜前,解开缠绕上身的抹胸。

    木屋里灯火昏黄,窗纸之上透出女子的侧影,绝秀峰峦丝毫不受重力影响,只在抬手时颤了两下。

    片刻后,云白色的荷花藏鲤穿在了吴清婉身上——大小合适,但用料不算太多,从侧面显出曲线完美的半圆,看得她自己都有点害臊,还稍微拉了拉想要遮挡;只可惜拉了左边,右边露的更多,最后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吴清婉站在铜镜前,原地转了一圈儿,又轻轻跳了两下——镜子里波涛汹涌,可惜鲤鱼游动,只是视觉上的错觉,并没有传闻中那般玄妙。

    吴清婉认真研究了片刻,又把配套的白色长裙穿在身上看了看——白裙如雪、长发如墨,配上毫无瑕疵的温润身段儿,仙家豪门的仙子,恐怕就是这副扮相了。

    吴清婉眼底有些自得,欣赏片刻后,才重新换回了衣裳,把肚兜装起来,转身走出了屋子……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瀑布从山崖坠入寒潭,流水声千年不歇,在竹林间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水潭旁的小院,青灯在房间中摇曳。

    左凌泉盘坐在床榻上,看着手里的鹿皮符夹,符夹外形和钱包类似,应该是姜怡自己用的,角落还刻有一个小小的‘怡’字。

    瞧着姜怡送的小礼物,左凌泉的眼角,带着外人很难看到的莫名笑意。

    左凌泉自幼便想踏入修行之门,因为一直找不出没法修行的原因,生活极为‘克己、自律’;所有可能影响修行的事情,他都尽量克制,比如说女色;因为在前世的印象里,修行中人都是遵守清规戒律、不近淫邪。

    不过,常言‘食色性也’,左凌泉一个正常男人,守身如玉不代表无情无欲;三叔说“不好色能叫男人?”,不能形容所有男人,但他确实属于被形容的大部分。

    他修行的目的,只是想在这个有人能移山填海的世界里,成为一个能把剑握在自己手中的‘人’,而不是某些人眼中的‘蝼蚁’。说简单点就是:

    剑我可以不用,但我不能没有。

    说杀的世上无人敢称仙可能杀气太重,但至少要杀到天上仙人不敢低头看他为止。

    这个目的的初衷,其实还是为了能自由自在生活,不必某一天受制于人;如果为了修行而放弃生活,甚至变成无情无欲望的和尚,那就本末倒置了。

    姜怡是一国公主,长得又如花似玉,或许性格有点小刁蛮,但总的来说还是个很好的姑娘。

    如今成了未婚妻,左凌泉现在还不敢说彼此喜欢,但肯定是把姜怡当成‘自己人’。

    收到未婚妻的礼物,左凌泉心里还是很暖的。

    不过,就是这礼物送得有点不走心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怎么用?

    说明书怎么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拿着符箓翻来覆去看了半天,别说作用,连名字都没看出来,也不敢乱碰,怕符箓出现些莫名其妙的效果。

    正在翻来覆去研究的时候,院外忽然响起了鞋子踩过竹叶的轻微声响。

    嚓嚓嚓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抬起眼帘,未曾开门便已经知道谁来了,他收起符夹,起身整理了下衣袍,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院落只有篱笆做围墙,借着皎洁月光,可见外面的竹林里,身着暖黄色长裙的吴清婉,表情严肃快步走来,手里还拿着一根戒尺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左凌泉一愣,走出房门温声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吴清婉面色端庄而肃穆,就好似长辈面对做错事的小孩一样,快步走到齐腰的篱笆墙外,用戒尺轻拍掌心:

    “凌泉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来到跟前,两人之间隔着一道篱笆墙。

    “吴前辈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身段儿匀称,肯定没身为男子的左凌泉高,相对站着还得抬眼看向左凌泉。

    不过,吴清婉常年教导弟子,气势上可半点不弱,她严肃而认真,沉声道;

    “凌泉,你可知错?”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一些,他询问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可是我送的东西,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我敢喜欢吗?臭小子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微微眯眼,从怀里取出荷包:

    “你送我这东西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上次出剑不慎划破了前辈的衣裳,所以今天顺手买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做出不喜的模样:

    “你陪我裙子,我自会收下,也不会说你唐突,但亵衣是能随便送的?特别是你送我!你是姜怡的驸马,我把姜怡一手带大,算是她半个娘;女婿能给岳母送肚兜?还送这么妖里妖气的?”

    妖里妖气?

    左凌泉回想了下,他买的时候并未细看,觉得这肚兜挺庄重精美就买了,也没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关系。

    见吴清婉面色愠怒,左凌泉解释道:

    “上次划破前辈的衣裳,要陪自然得陪全套。至于款式,我让老板娘代为挑选、打包,并未细看或者触碰,嗯……不合适?”

    何止不合适,闷骚死了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半信半疑,审视左凌泉片刻,见其言语不似作假,眸子里的威严才消去了些:

    “肯定不合适,我可以不在意世俗规矩,但你不能不在意,因为你是姜怡的驸马,要把我当长辈看待;即便没有邪念,这种会让人误会的事情,以后还是不能做。裙子我很喜欢,收下了,但这个不可能收,你拿回去退了吧,挺贵的,钱再多也不能大手大脚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,微微颔首,接过了荷包:

    “是我唐突,还请吴前辈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以后注意即可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表情缓和了些,夜色已深,她也没有久留,转身离开了小院。

    左凌泉送别后,回到了屋里,瞧见手中的荷包,倒是觉得有点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肚兜毕竟性质特殊,退货的事儿他干不出来,随地乱扔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至于留在手里,他一个大男人,随身带着件肚兜,那不是变态吗?

    左凌泉思索了下,把笔筒拿过来,准备点燃烧掉;只是他刚取出肚兜,动作忽然一顿,觉得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怎么有香味?

    左凌泉眉头一皱,借着昏黄灯火,仔细打量手中的云白色肚兜,没看出异样,又稍微凑近闻了闻。

    暗若幽兰,沁人心脾,是吴前辈身上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?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古怪,以为是吴清婉拿在手里沾的,便又拿起荷包闻了下,但荷包上面并没有这股淡淡的幽香,只有肚兜上才有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左凌泉站直了几分,冷峻眉宇间显出莫名,沉默半晌后,才暗暗摇头:

    穿了还让我退货,吴前辈真是不讲究……烧了恐怕不吉利……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(9/328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