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三十章 有没有那种……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快马回到文德桥南岸的左府,时间还没到正午。

    三叔左寒稠忙着公事尚未回来,偌大府邸之中,只有三婶儿和五哥左云亭在。

    左凌泉先行来到主院,和三婶儿报了个平安,然后准备出门逛街,给各位师姐们买胭脂水粉。

    给女人挑胭脂的事儿,左凌泉不太好告诉三婶儿,但他对京城不熟悉,出了门总不能挨个找人问,正想挑个水灵丫环陪自己出门的时候,五哥左云亭打着哈欠,懒洋洋从后宅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已经日上三竿,家中丫鬟家丁都快吃午饭了,左云亭明显才刚起床,此时揉着眼睛直接往饭厅走去,衣裳都没穿好。

    丫环家丁对这场面早已经习以为常,瞧见左凌泉从游廊里走来,连忙弯身一礼;

    “七公子。”

    左云亭睡眼惺忪根本没注意,听见声响才发现堂弟站在旁边。作为兄长,不修边幅的模样自然不能被弟弟瞧见,左云亭连忙咳嗽一声,站直身形拍了拍衣服,故作老成地道:

    “凌泉,你回来啦?方才在收拾屋子,衣服弄得乱了些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看破不说破:“五哥还真是勤俭,我也才刚回来,正准备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两人虽是堂兄弟,但往年并未见过,随着左凌泉成为驸马,左寒稠近些日子整天唠叨‘些什么: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逆子!你要是有凌泉一半本事,哪怕是有一半好看,硬饭吃不着也能吃上软饭……”

    左云亭耳朵都快听得起茧子了,也想好好认识一下这个堂弟。

    听见左凌泉要出去转,左云亭来了兴致,走到跟前拍了拍左凌泉的肩膀:

    “你刚到京城不久,对街巷恐怕不熟悉,要不要五哥带着你出去转转?五哥号称‘文德八寸枪’,京城上下无人不知,对外面熟得很。”

    八寸枪?左凌泉眼皮跳了跳,硬是没笑,和煦回应:

    “那正好,五哥若是不忙的话,带我出去认认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忙的,饭少吃一顿又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左云亭说走就走,正了下衣冠,带着左凌泉出了府门,朝最繁华的杏花街行去。

    东华城共有三十六坊,人口不下三十万,阳春二月天气极好,出来透气的百姓极多,街面上行人如织,沿街的铺子里也是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左云亭说自己无人不知,显然也不是吹嘘,走到青楼酒楼扎堆的杏花街,时常能听见一句:

    “五爷,进来玩啊~”

    “五爷,刚从长青山里抓来的蛐蛐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走了一路,逐渐满头黑线,但毕竟是同族兄长,他也不好说什么,等到了杏花街中段,才开口道:

    “五哥,你不会想带我去青楼吧?”

    左云亭听见这话,眼神微动,左右看了看后,凑近小声道:

    “凌泉啊,你不会还是雏儿吧?要不要五哥带你去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向来洁身自好,肯定是雏儿,他眼神示意远处的巍峨皇城:

    “五哥,你确定公主殿下知道后,不会把我们兄弟俩送去宫里当太监?”

    左云亭身下一寒,连忙打了个哈哈: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罢了,五哥我从不去那种不干净的地方。嗯……赌坊去不去?去的话你借我点银子,嗯……五哥比较勤俭,银子都给你三叔置办文房四宝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叹了口气,直说道:“赌坊就不去了,我最近在栖凰谷住着,那里的师姐让我带点胭脂,五哥可知仙芝斋在哪儿?”

    左云亭恍然,拍了拍胸口:

    “走吧,我带你过去。嗯……顺便给我也挑几件。”

    “五哥还用这个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送我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肯定得我掏银子,入京的时候,还未曾给三婶儿带礼物,说来惭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,不计较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聊间,来到了杏花街正中的三层高楼里。

    高楼名为‘仙芝斋’,其中首饰珠宝、胭脂水粉、衣裙布匹应有尽有,买的都是夫人小姐用的物件,但顾客并不全是小姐夫人,过来给心仪之人挑选礼物的公子员外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左凌泉进入其中,抬眼就瞧见站在大厅里的老板娘,双眼直冒金光,就好似看到一块大肥肉似的,手上的客人都不顾,连忙跑了过来:

    “哎呦喂~什么风把五公子给吹来了?稀客稀客,快请进,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堂弟,外号青合财神,你可得招待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~双喜临门!快请进!”

    身段儿富态的老板娘一拍手掌,就好似看见了两块肥肉,连忙把左凌泉带进了大厅旁的雅间就坐,茶水瓜子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左凌泉也没在意这些,在椅子上就坐后,便安静喝茶,让左云亭先挑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,左凌泉还是低估了左云亭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左云亭往椅子上一坐,被老板娘一番吹捧后,直接飘了,拿什么要什么,不过半盏茶的工夫,桌子上就放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左凌泉银子多不假,给三婶儿买东西也不在乎这一点,但铺子伙计拿过来的东西,显然不是一个持家夫人该用的——什么花枝招展的珠钗、颜色很艳的胭脂,用在小姑娘身上都显得不合适,给勾栏窑姐儿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左凌泉看了片刻后,放下茶杯,抬手打住左云亭的话语:

    “五哥,你确定这些东西,都是送三婶儿的?”

    左云亭见好就收,打了个哈哈:

    “有点多哈?那就这些吧。你要买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暗暗摇头,也没有多说,转而看向掌柜:“听说你们这有一种叫‘红花蜜’的胭脂?”

    老板娘看得出谁是出钱的大爷,满眼笑意点头:

    “红花蜜是我仙芝斋的招牌,当今公主殿下都喜欢,公子要多少?”

    左凌泉算了下人数,要了十来盒胭脂,虽说价钱有点贵,但和左云亭那挥金如土比起来,实惠多了。他让掌柜打包好送去府上,起身准备离开,只是走出雅间,瞧见有两个官家小姐,在大厅里挑选衣裙。

    上次在栖凰谷,左凌泉和吴清婉切磋,不小心把吴清婉衣服划破。虽说吴清婉不介意,但吴清婉对左凌泉照拂有加,这份情左凌泉不可能不记,既然遇上了,便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这可有质地上乘的裙子?”

    老板娘巴不得左凌泉直接把铺子买了,连忙点头:

    “有,只要是女人用的东西,我们这儿都有,我带公子上去看看?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点头,回头看去,左云亭又遇上了熟人,正在攀谈,便没有打扰,直接和老板娘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比一楼大厅安静许多,招待的人也都是女子,显然平日里有不少夫人小姐在这里挑选成衣、布料。

    左凌泉来到一个宽大房间内,抬眼便瞧见墙壁上挂着不少衣裙,有上衣和裙子分开的,也有一体成型的连衣裙,无论款式、质地,在大丹朝恐怕都找不到能媲美的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光不差,对吴清婉的相貌三围有所了解,自然晓得穿什么样的裙子好看;他转了一圈儿后,挑了件云白色的连衣长裙,布料是南方四郡出产的云中锦,上有银丝勾勒的云纹,既不缺年轻姑娘的灵通,又带着成熟婉约的大气,很适合吴清婉这种摸不清年龄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公子眼光是真好,这件裙子绣娘刚刚做出来,花了将近三个月的工夫,就这一件儿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没兴趣听这些忽悠人的废话,选好裙子后,又看向周边。

    老板娘连忙询问:“公子还要选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上次划破的,可不止吴清婉的外裙,里面的衣裳也破了,要赔肯定赔全套。

    虽然送内衣不太合适,但以左凌泉接触来看,吴清婉很有世外高人的风范,对世俗规矩不怎么讲究,他稍微犹豫,还是准备买一件儿赔给吴清婉。

    不过大男人买这个,古往今来都不太好开口。

    好在老板娘眼神极为毒辣,瞧见左凌泉有所迟疑,便明白了意思,眼中露出笑意:

    “公子是想买亵衣吧?还真是心疼女人。”

    亵衣就是贴身衣物,肚兜是其中一种,带个‘亵’字是因为寻常百姓觉得不干净,一般很少有男人会买。

    左凌泉倒是不计较这些,询问道: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连忙跑到房间侧面的柜台,从里面去了几个木盒子,打开后让左凌泉挑选。

    左凌泉略微扫了眼,盒子里的亵衣,款式很保守,用料和外衣差不多,虽说贴身,但造型极为难看,看起来就好似一块布口袋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晓这世道,大部分市井妇人都穿这种亵衣,但他实在看不上,问道:

    “嗯……有没有那种……就是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不知该如何形容。

    但老板娘常年做这门生意,岂会不明白意思,询问道:

    “骚一点的?”

    骚?!

    左凌泉一个趔趄,完全没想到老板娘能说出这种形容词。

    这个形容词很贴切不假,但用在吴前辈身上,显然太过放肆无礼,好歹也是他半个丈母娘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犹豫了下,认真纠正:

    “是好看点的,嗯……给比较成熟、端庄的女子穿,女性长辈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眨了眨眼睛,表情稍显古怪,暗道:给长辈买肚兜?男人买肚兜,不就是为了让女人穿给自己看……

    不过京城这地方,喜欢成熟女子的公子哥不在少数,特别是那种带点禁忌关系的。

    成熟女人可不似小丫头那般口味淡,看来一般的骚还不行……

    老板娘暗暗点头,明白了左凌泉的‘意思’,不出片刻,便拿来了一个做工精美的荷包,递给左凌泉。

    赔给吴清婉的东西,左凌泉并未触碰,只是让老板娘打开扫了眼,觉得做工不错后,便让老板娘拿了件新的,包好放进了白裙里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