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二十八章 剑一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咔咔咔——

    大树懒腰而断,树冠倒下,砸在了河滩上。

    吴清婉被大树倒地的巨响惊醒过来,抬眼看去,才发现大树后方的密林,出现了一条两丈长的凹槽,中间沿途树木花草全数被搅碎,余下切口光滑如镜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吴清婉缓步走到近前,满眼难以置信——这一剑,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炼气期,只有到了十一重‘风府’,才能勉强让真气离体。

    左凌泉即便真有第十重的修为,也最多让真气外显清晰可见而已。

    先不说真气离体的问题,在吴清婉所见之人中,没有任何一人能出剑这么稳。

    正常来讲,真气离体便很难掌控,把控力再强,也无法避免出体真气分散流失,而真气分散流失,杀力自然也随之降低。

    但吴清婉能清晰瞧见,地上被剑气斩出来的木桩、断枝,切口连成一线、光滑如镜面,这说明真气出体后聚集成束,没有一丝一毫的分散,直至末端力竭。

    要做到这一步,对修士自身的把控力要求有多高,吴清婉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她师父岳平阳,修为已至灵谷六重,在大丹朝乃至周边地区,都是当之无愧第一人,已经掌握了‘剑气成罡’‘真气化形’等通天手段,但出体真气也没有稳到这种程度,总是会流失一些。

    在没看到这一剑之前,她都不相信世间有修士能做到这种程度,更何况是没修炼过的寻常人了。

    这是化为人形的妖股不成?

    与吴清婉芙惊为天人相比,左凌泉自己的反应,反而要平静许多。

    左凌泉对自己剑很有信心,他若是有修为傍身,本就该展现出这样的杀力!

    出完剑后,左凌泉身上流淌的真气,也消散殆尽,骨头都轻了几两,甚至有些疲惫。他挽了个剑花把长剑归鞘,转眼看向旁边张着小嘴的吴清婉,展颜一笑:

    “吴前辈,我这一剑如何?”

    如何?

    我的天啦!

    吴清婉眸子在发光,她回过神来,围着左凌泉转了几圈,如同看着一方无暇美玉,又惊又疑的道:

    “你方才这一剑,是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左凌泉擦了擦脸上的雨水,把袍子捡起来穿上:

    “不是和吴前辈说过吗,我从小就练剑,每天一千剑,练了十四年,说起来也就会这一下。”

    自己练的?

    吴清婉有些不信,但看左凌泉的表情也不似再骗人。她虽然不明白左凌泉如何悟出来的这一剑,但知晓这一剑的份量。

    修行中人,炼气法决是往体内积攒真气、稳固经脉,而武技、术法、符箓、炼丹等等,则是使用体内真气的法门。

    分辨这些法门是否优劣的方法,最简单的就是看对自身真气的利用效率。十成真气施展出来,只有一成起实际作用,不用想都知道是废物;而左凌泉这剑技,真气出体无丝毫分散,便相当于十成真气施展出来,发挥了十成效果,速度更是夸张,在同境界中基本真无敌,用上乘武技形容都偏低。

    上乘的武技、术法,往往比立宗之本的炼气法决还珍贵——炼气慢点无所谓,修行中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;用来御敌的武技、术法,则是性命攸关的东西,搏杀之时谁强一分就是生死之差。

    左凌泉这等通神剑技,若是传出去,有多少人眼红不言而喻,恐怕连高高在上的南方九宗,都会起窥伺之心。

    修行一道,说到底还是强者为尊的莽荒之地,弱便是原罪,吴清婉深知这个道理。她严肃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这一剑,可万万莫要在外人面前施展,匹夫无罪、怀璧其罪的道理,在修行一道也适用,那些个‘世外高人’,想抢走你的剑再弄死你,可不是一般的简单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并非不懂江湖险恶的雏儿,瞧见吴清婉神色郑重的叮嘱,他略显无奈的道:

    “我身上半点真气没有,以后想显摆也显摆不出来,怎么让人眼红?”

    吴清婉才想起这个,方才捡到宝的暗自窃喜,在一瞬间消散的干干净净,皱起眉来:

    “倒也是哦,光会剑术,炼不出真气也没用,以后总不能随身带着我,打架前先给你传两个时辰真气,这还不如让我直接出手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眼中满是不解,抬手在左凌泉胳膊上捏了捏: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你方才明明能承受第十重的修为,证明‘神道穴’已经稳固,能用出此剑,更证明从里到外都没问题,怎么可能炼不出真气?只要炼出真气,我可以肯定,你能直接入炼气第十重,凭借十七岁入第十重的天赋,当南方九宗内门弟子的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疑惑自己为何炼不出真气,不过此时的迷茫,已经比方才消减太多——既然自己身体能承载真气,也能施展所学,就证明自己并非与大道无缘,只是方法没找对罢了。以后只需要继续练自己的剑,说不定哪天茅塞顿开,就什么都通了。

    “吴前辈,咱们回栖凰谷吧,这些事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也知道急不得,回头看了眼被破坏的密林,眼中仍有惊叹之色,驻足片刻后,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去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春雨细密绵长,一旦落下,便好像永远不停歇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随着东方亮起晨光,鸡冠岭附近的山野寂寂无声,原本在此落脚的栖凰谷弟子已经折返,而在溪涧旁的孤男寡女,早已不知去了哪里,只剩下一片被摧残殆尽的密林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溪水安静流淌,随着天色亮起,一只野兔从洞口探出头来,谨慎左右观望许久,才快步跑过小溪,路过密林时停下脚步,有些奇怪的打量,似乎是在好奇,这片树林是被什么摧残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一只不通灵性的野兔,自然弄不懂缘由,看了片刻后,继续朝前跑去。

    但让野兔没想到的是,方才还毫无阻碍的河滩上,不知何时多了两根木桩,使得它一头撞在了上面,摔了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叽——”

    野兔原地滚了一圈爬起来,抬眼看去,才发现两根木柱是人的腿,吓得一蹦三尺高,迅速钻进了密林里。

    河滩上,身材中等的男人安静站立。

    男人身着灰衣、头戴斗笠,背负双手,可见背后披散下来的长发,头发呈花白之色,恐怕上了年纪。

    打眼看去,男人像是个上了年岁的猎户,不过寻常猎户根本不会来这凶险之地,腰上悬挂的也并非柴刀,而是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剑,没有花纹,平平无奇,浑身上下唯一值得注意的地方,就是腰间挂着一块白玉牌子,牌子正面刻着一把剑——插在城头的剑!

    雨幕之下,男人并未搭理冒冒失失的野兔,背着手走到密林之前,探出干枯手指,抚过树桩上光滑如镜面的切口,又转眼看向身后的地面,那是左凌泉站立的位置,发力时地上踩出了两个脚印,已经积蓄了雨水。

    “老陆,看出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山林寂寂,好似只有一个人,但声音传出,才让人惊觉,上方还有一人。

    溪涧上方的百丈高空,差不多打扮的年轻人,侧坐在一柄长剑之上,手里拎着个黄色酒葫芦,略显无聊的瞧着周边山野。

    被称为老陆的老人,看起来有些古板,目光集中在毁坏的密林间,沙哑道:

    “剑意冲天,方圆数里鸟兽至今不敢啼鸣;观其剑痕,切口光滑入镜,聚力于一点无丝毫分散。虽说修为太低,但这一剑的火候,我一辈子都赶不上,你或许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听见这话,御剑缓缓降下,停在老陆身侧,扫了眼密林间十丈左右的凹槽,嗤笑道:

    “老陆,你别开玩笑,一剑出去就砍了几棵树罢了,也当得起你这般称赞?”

    老陆抬起手来,指向旁边的密林:

    “你用不到灵谷的修为,往那边出一剑,若是有这一剑的水平,我把剑送你。”

    剑客佩剑,如同发妻,哪有送人的道理。

    年轻人见老陆这么说,神色才认真些许,来到近前仔细观摩,点头道: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点火候,这是什么剑法?”

    老陆眼神郑重:

    “剑一!”

    年轻人表情一凝,一副‘你逗我’的模样:

    “同境一剑破万法,方可称得上‘剑一’。我剑皇城内剑仙如云,自行领悟‘剑一’的天纵奇才也是千年不遇;而且‘剑一’出手必然天地变色,这玩意才砍几棵树,就配称‘剑一’?”

    老陆斜了年轻人一眼:“九盟八尊主、中洲十剑皇,有谁生下来就能气动九霄?我辈剑客,都是从砍木桩爬起来的;这一剑虽说修为太低,但其火候,同境内无人能敌,只需百年磨砺,成为一方尊主也不无可能,我练了一辈子剑,不会看岔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半信半疑,见老陆如此笃定,他也只能顺着话道:

    “这里可是南方九宗的地盘,若老陆你此言当真,百年之后,九宗之中冒出个用剑比我剑皇城厉害的,我们岂不是成了笑话?”

    “此子恐怕年不过三十,能用出‘剑一’,悟性实属罕见,如果不出意外,日后羽翼丰满,压我剑皇城数百年也不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找出来宰了以绝后患?”

    老陆听见这话,眉头一皱,眼中带着不屑:

    “踩死再多襁褓中的天才,也改变不了身为弱者的事实;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只能挥剑向更强者。你这种想法,是心术不正,心不正则道不坚,一辈子都别想有大建树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呵呵笑了下:“开个玩笑罢了,灵谷境不到的小娃娃,让我出剑我都嫌脸红。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陆沉思片刻:“此地位于荒山南侧,太过偏远,我也得顺路去惊露台,发觉周边安静的有些诡异,才找到这处剑痕。这种荒芜之地,如果任其留在这里自生自灭,很可能荒废天赋或者早夭。”

    “老陆,你是想把此人找出来,传承衣钵?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便领悟‘剑一’,当我师父还差不多,我教不了。找出来,只是怕名剑蒙尘罢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微微点头,看向周边山野:“这地方虽偏远,但外面人可不少,我瞧山边上那小门派都有几千号人,你一个不知底细的仙门老祖,贸然跑过去去问,我估计会先把人家吓死。而且惊露台若是知晓,我们在他家后花园,光明正大挖苗子,也伤感情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低调些即可。以脚印大小深浅来看,此人当是男子;观其杀力,至少炼气八重;残留真气,五行属木。满足这三点的人,在这小地方应当很好找。你先去惊露台,我多留两天,找到人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叹了口气:“也行,真把人领回来,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天才,值得老陆你这般夸赞,竟然连我都抛下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年轻人御剑凌空,眨眼已至天际。

    老陆扫了眼周边,转身朝栖凰谷方向徒步行去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这不是白胡子老爷爷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