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二十七章 十年苦修无人问,一朝剑出四海平!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长夜漫漫,夜雨绵绵。

    左凌泉赤着上半身盘坐,总觉得两人的对话有点古怪,但又说不出哪里古怪,想想还是抛去杂念,认真感觉。

    随着吴清婉加大力道,左凌泉很快感觉到,小腹传来灼热之感,体内也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,就好似一股热流,在小腹附近游蹿。

    第一次亲密接触,不舒服的感觉肯定有,但远没有到痛不欲生的地步,他便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雨夜之下,吴清婉透过昏黄火光,已经能瞧见左凌泉胸口发红,雨水淋在肌肤上,冒出丝丝缕缕的雾气。

    吴清婉起初只是在小心尝试,但渐渐就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上次在栖凰谷探查,她灌入的真气如石沉大海后,便没有再继续探查。

    这次她大胆了些,源源不断的往左凌泉体内灌入真气,却发现左凌泉的身体好似个无底洞一般,还真就摸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吴清婉抬起眼帘,看向左凌泉闭目的侧脸: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没事?”

    “确定没事,就是有点烫,嗯……好像还在自下往上蔓延,感觉其实挺舒服,就和刮痧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?

    吴清婉眉宇间显出疑惑,她现在灌注的真气,已经超过炼气第一重所能承受的最大范围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,左凌泉未曾修行,经脉从未受过淬炼,应该扛不住才对,怎么会和没事人一样?

    吴清婉确定左凌泉没事后,没有停手,继续源源不断的往其体内灌注。

    左凌泉闭目感觉身体的情况,能清晰察觉到,有一股热流在体内壮大,经过最开始的不适应过后,渐渐觉得特别舒服,浑身都充斥着力量感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,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吴清婉的表情,也从最开始的疑惑、惊讶,慢慢变成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吴清婉修行多年,从第一重‘气海’到第十二重‘神庭’都走过一遍,很清楚的知晓各阶段修士,体内最多承载多少真气。

    任督二脉五十二处窍穴,在炼气期,每处窍穴能承载的真气相差不会太多,如果以气海修士为例的话,二重神阙,约莫比一重多五倍;三重鸠尾,则比气海修士多十倍;四重十五倍,以此类推。

    她把真气灌注到左凌泉体内,从最开始的第一重、第二重,渐渐到了第五、第六、第七……

    慢慢的,吴清婉都开始心惊肉跳,就和手儿贴着炮仗似得,生怕旁边的年轻人,直接在她面前炸开。

    可前面的左凌泉,浑身笼罩在白色水雾之间,一直纹丝不动,好像并没有感觉到吃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种反应,甚至让吴清婉担心起自己来——别弄到最后,把自己榨干了,都满足不了左凌泉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想法显然有点夸张。

    人从六岁起开始修炼,一年通一窍,跻身十二重神庭也得十八岁,这种天资,放在南方九宗,或许都是少有的天纵奇才。

    左凌泉今年才十七,而且从没有练过正儿八经的炼气法决,怎么可能比她强。

    能出现目前的反应,在吴清婉看来,只能是左凌泉的体制比较特殊。

    既然左凌泉能承受,吴清婉也一直没停手,源源不断灌入真气,直到又一个时辰过去,灌入的真气已经是炼气十重所能承受的极限,左凌泉才皱起眉来:

    “吴前辈,等等,感觉……我也说不清楚什么感觉,反正不大对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听见这话,竟是暗暗松了口气——她任督二脉五十二处窍穴全稳固,体内蕴含的真气,约莫就是一重气海修士的五十多倍,方才一下就耗出去七八成,重新炼化填满都得个把月,她都不敢想左凌泉是怎么抗住的。

    吴清婉收回手掌,额头上也蒙上了一次细汗,她抬手擦了擦,起身站在左凌泉的面前,询问道: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左凌泉体内藏着吴清婉灌输而来的澎湃真气,感觉非常奇怪,就好像多动症般,身上憋着一股劲儿,随着真气灌入停止,充斥全身的热流,又迅速在消退,如果不出意外,很快就会消散一空。

    左凌泉站起身来,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红的身体,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感觉全身都在漏气。”

    “全身?”

    吴清婉莫名其妙,连忙抓住左凌泉的手腕探查,果然发现,本来还如江河般澎湃的真气流动,在迅速衰减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号脉探查,左凌泉浑身雾气弥漫,在雨幕之中迅速化为虚无,肉眼都能瞧见,场景就和修行中人自行散功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不应该呀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围着左凌泉转了一圈儿,既不解,又心疼这好不容易炼化而来的真气,想收回来都没法收。

    左凌泉好不容易体会到了修行中人的力量感,马上又要跌回原地,心中的沮丧可想而知。他感觉着体内飞速流失的真气,有些不甘心的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我现在能不能用这些真气?”

    吴清婉蹙着眉儿,柔声道: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不舒服的地方,按理说能调用。不过剑技、术法都有特定的运气脉络和心得,你都没学过这些,怎么用?”

    左凌泉身上的真气都快跑光了,心疼也没用,还不如跑光之前爽一把。

    他从三岁起开始习武,练剑练了十四年,练的是同一剑,目的便是为了有招一日踏入修行之门,凭这一剑让世人看看,什么才是剑客!

    左凌泉可能没法修行,但对自己这一剑很自信,自信到不把修行中人放在眼里,也不觉得栖凰谷的剑招,比他这一剑强。

    如今有真气傍身,他就不信自己这引以为傲的一剑,还能比没真气的时候弱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左凌泉没有在犹豫,提着青皮鞘长剑,来到了溪涧外的树林旁,距离五步,把手放在了剑柄上。

    吴清婉见识过左凌泉的剑法,也觉得那一剑很厉害,反正不按照剑技、术法的固定方法运气,就和俗世武夫不按照正确方式发力一样,根本玩不出什么花样,看看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吴清婉如此想着,来到了左凌泉附近,双手叠在腰间认真打量,但接下来瞧见的一幕,却让她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霹雳——

    夜幕之下,春雷在乌云密布的苍穹炸响。

    雨幕潇潇而下,赤着上身的左凌泉,手按剑柄站在河滩上,长发随雾气飞散,天地在这一刻骤然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吴清婉和上次一样,感觉到了那锋锐无比的穿透力,说不清道不明,但真真实实存在与眼前。

    而和上次不一样的是,左凌泉身上雾气弥漫,明显能看到雨水蒸发而来的水雾,在左凌泉周身化为了一个气旋,朝持剑的右手上聚集。

    闭塞的山坳,在这一刻起风了!

    不过风是朝左凌泉吹的,连自九天之上落下的雨线,也在这无形夜风的吹拂下,朝着左凌泉手中那把青皮鞘长剑聚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修行半辈子,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,在师父岳平阳身上都没见过。虽然不明所以,但她感觉的出,这一剑有点厉害。

    吴清婉下意识的退开几步,眼睛都不敢眨,想要看清左凌泉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哪怕她全神贯注盯着,依旧没能全部看清。

    嚓——

    剑起!

    苍茫夜色笼罩的山坳,在一瞬之间闪耀出炫目青光,压过了云海间的春雷。

    长剑出鞘,三尺青锋前刺。

    剑刃被青色剑气萦绕,和吴清婉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但不一样的是,比吴清婉哪一剑要璀璨太多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条游龙般的剑气浮现,在剑锋上缠绕盘旋,又随着剑锋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剑鸣空灵澄澈,如泪珠落入深谷寒潭,压下天地杂声。

    剑气席卷风雨,似龙行于野,以摧枯拉朽之势,摧毁前方密林。

    古树花草,都在这一剑下同时化为齑粉!

    一切不过须臾之间。

    剑光过后,山河尽皆死寂,只剩下赤着上身的左凌泉,在寂静夜色中持剑而立。

    三尺青锋斜指地面,被气浪震散的雨幕,又落了下来,顺着剑锋点点滑下,滴落在了河滩上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多谢大佬的盟主打赏,以前众多大佬的海量打赏!

    欠债(7/328+)

    开书十天,正常情况下应该才4万字,这都快9万字了,新书期字数要超了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