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二十二章 好深的城府!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左凌泉拼尽全力一剑出去,等反应过来,便发现剑锋停在了吴清婉双掌之间。

    而方才还站在面前的吴前辈,不知何时变成了侧踢的姿势,修长笔直的右腿,停在自己脑袋跟前,带起劲风刮得脸颊和耳朵生疼,不用想也知道其中蕴含着多大气劲。

    如此凶险万分的场景,自是把左凌泉惊出了冷汗,连忙松开剑柄退出半步,心有余悸地看着吴清婉。

    吴清婉其实也惊了一下,但晚辈面前,自是不能露出失态的一面,她压下心中惊讶后,行云流水地收腿站定,把左凌泉的长剑握在手中,目露赞许:

    “好快的剑,我在栖凰谷待了几十年,能出剑这么快的寻常人,还是第一次瞧见。”

    方才虽然刹那便分出了胜负,但其中门道吴清婉还是看的清清楚楚——左凌泉剑快的匪夷所思不假,但其本身确实没有真气流转的痕迹,这一剑靠的是日积月累苦练,沉淀下来的经验和肌肉反应,把最简单的招式用到了最极致。

    在没有修为傍身的情况下,这一剑便恐怖至此,如果跻身修行一道,体内有澎湃真气支撑,这一剑出去有多恐怖,吴清婉都不敢想,恐怕姜怡的水平出剑,她都不好招架。

    因此,吴清婉眼中的赞许没有半点虚假,全是发自心底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左凌泉,心有余悸地退开一步后,心神也收了回来,听见吴清婉的赞许,他正想谦虚摇头,表情忽然一变,眼神也古怪了起来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吴清婉瞧见此景,顺着左凌泉的目光低头看去,却见自己的衣襟上多了条口子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方才左凌泉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剑,已经刺破了吴清婉的衣襟,刺的位置是胸口正中,虽然吴清婉城府很深,没有伤到皮肉分毫。但她双手夹住剑刃,旋身侧踢,把剑尖顺势带去了身侧,这也使得本来刺出的小洞,被拉开了一条口子……

    落日余晖之下,石坪上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身着修身长裙的风韵女子,提着剑愣愣低头,只觉胸口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轻柔呼吸之间,淡绿衣襟上的口子忽大忽小,借着夕阳,明显能看到里面的藕色内衬,和白花花两大团儿的边缘轮廓,深不见底……

    !!!

    吴清婉瞪大眼睛,迅速抬手掩住了胸脯,望向左凌泉。

    左凌泉也是懵了下,反应过来后,脊背发凉,只觉长生大道断了一半,不过他表情很正常,如同什么都没看到,自顾自走向石台:

    “吴前辈过奖,转瞬被前辈反制,前辈留手才没被踢死,哪里称得上快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定力着实过人,右手掩着衣襟,脸儿都没红一下,眼底神色也迅速恢复如初,摇头一笑道:

    “切磋之时,身体摩擦在所难免,不必放在心上。你以寻常体魄,能做到这一步,确实让我意外,如果能跻身修行一道,用天纵奇才来形容也不为过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说话之间,走进了旁边的木屋,话语一直未曾停下。

    至于回屋里做什么,左凌泉自然没胆量跟进去看,只是望着天边斜阳,平静道:

    “不说天赋,我觉得自己毅力应该够了,至今不得其门而入,说起来觉得挺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身处木屋之中,当是在换裙子,柔声接话道:

    “不必怨天尤人,修行一道门槛不高,可能没有建树,但绝不可能没法入门,或许是方法不对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这话,倒是来了兴趣:

    “修行中人,一般是用什么方法修炼?”

    吴清婉动作挺快,两句话的工夫,便换上了一袭暖黄色长裙,从屋里走了出来,手中还拿着一本书册。

    她表情和方才一样温婉亲和,勾了勾耳边的发丝,在石台另一侧坐下,将书册递给左凌泉:

    “这是栖凰谷弟子的修行法门,你拿去好好看看,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吴清婉恢复正常,自然也忘了方才的小插曲,抬手接过书册,却见上面写着《养气决》三个简单小字,书册不厚,上面画着人体经脉图,重要窍穴以红点标注,旁边有极为详细的注解,连如何呼吸、有什么感受都写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左凌泉看得很入神。

    吴清婉端起茶杯抿了口,又想起方才那惊世骇俗的一剑,心中实在想不通左凌泉为何没法入门。她迟疑稍许,把手放在了左凌泉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感觉手腕触感温润,迅速从书册上回神,瞧见吴清婉给他号脉,坐直身形把手腕放平,让其得以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不过,吴清婉的号脉,和寻常大夫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左凌泉感觉到吴清婉指尖有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,试图往他体内渗透,朝胳膊蔓延。

    吴清婉指尖贴在手腕上,蹙眉仔细探查,渐渐眉头紧锁,半晌后才睁开眼帘。

    左凌泉神色认真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如何?”

    吴清婉蹙眉深思了下,才缓缓摇头:

    “好古怪,经脉未见阻塞,但真气入体沿着经脉游走,不出几步便消散殆尽,感觉像是漏气,你幼年受过殃及肺腑的创伤不成?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头:“自幼养尊处优,没受过伤。”

    “幼年可误食过不知名的花草瓜果?”

    “我记事早,饮食自律,从不贪嘴。”

    “身上可带有什么古怪物件?戒指、吊坠等自幼贴身相随那种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嗯……剑是我请名匠铸造,材料尽皆过目,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眨了眨眼睛,显然想不出可能的‘病因’了,她沉默了下,摇头道: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休息吧,我仔细想想,若是有解决的法子,再找你印证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已经被这个问题折磨十多年,也不急着一时半会。

    眼见太阳已经落山,天都黑了下来,他站起身来,告辞道:

    “天色已晚,叨扰吴前辈这么久,实在惭愧,我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多谢三位大佬的盟主打赏!

    欠债(6/300+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