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十五章 人生如戏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场,很快就比完了,并没有太多可圈可点之处。

    骑术考验完毕,原本的两百多号世家子弟,被刷下去四分之三,只剩下五十多人。

    射箭的项目比较简单,就是骑马在跑动中射靶,中箭多者胜。

    能过第一关的人,都不是庸手,这个比拼等同于剧烈活动后的放松,满场下来只有六人脱靶了一两次,其他全中。

    左凌泉弓箭练的不多,也不想再出风头,六人之中还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比完这轮稍作休整后,朝廷开始整理名册,安排接下来的比武。武艺比拼只能单挑,不可能混战,因此对手的挑选很重要。

    左凌泉第一场展现的弹跳力,已经让大部分人忌惮,背后的达官显贵,都在暗中运作逮软柿子捏,连李沧等有修行背景的,为了保险起见都没第一个捏左凌泉。

    结果左凌泉就连战了两轮菜鸡,想‘尽力之后惜败一招’都不好意思,莫名其妙就进了前十。

    前十之中,除开左凌泉之外的九个人,都是宰相李景嗣一脉的后辈,围猎驸马之位基本上已经成功了。

    看台之上,李景嗣瞧见这形势,心中稍安,偏头嘱咐道:

    “务必先把左凌泉挤出去,不能让他拿到太高的名次,否则被公主记住,我等包揽三甲都不稳。李沧,你对付左凌泉,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“叔公放心,此战必胜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第一个上,打不过也务必击伤,给其他人创造机会。”

    李沧欣然领命。

    高楼的露台上,姜怡瞧见左凌泉顺风顺水走到了现在,心中越来越古怪,毕竟她马上就要开始选人了,下面十个人,怎么看都是那个最讨厌的最顺眼。

    “十人中有三个是修行中人,李沧已步入炼气第四重,虽然不如本宫,但也绝非泛泛之辈,只要左凌泉不用阴招,应该打不过……吧……他要是敢用下三滥的招数,就把他撵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冷竹听着这些自言自语,竟然感觉公主有点心虚和纠结,她疑惑询问:

    “左凌泉不是修行中人,武艺很高吗?”

    姜怡连忙坐直几分,摇头道:

    “不高,非我一合之将,就是下三滥的招数多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冷竹真感觉公主心虚,她想了想又问道:

    “要是左凌泉,真的一夫当关,把所有人打趴下拿了头名,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了又如何?我选驸马又不是选状元,武艺高有什么用,选谁还不是看我喜欢谁,他以为他武艺高,就吃定了驸马之位?”

    “公主不是说他武艺不高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是婢子多嘴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比拼武艺,场地移动到了球场外搭建的擂台上,擂台四面挂有彩带,刀枪剑戟则放在周边。

    刀剑无眼,互相切粗误伤是常事,打擂台的裁判,也换成了几个身着武服的长者,看起来是朝廷的御用教头。

    高楼上的老太监,拿着名册出现在露台边缘,看着站在下方的十名年轻公子,开口道:

    “第一场,青合郡左凌泉,对阵金塘郡李沧。刀剑无眼,各位只需尽力,无需强求;若有违背武德之处,直接出局,予以严惩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,是姜怡临时加上,专门针对左凌泉。

    只可惜,左凌泉最讲武德,也没准备赢,丝毫不觉得这话是在针对他。

    而其他九人,则是脸色微变,眼神互相对视了一眼,心中感觉棘手。

    他们受了父辈之命,打不过左凌泉也要击伤,但胜势追击不留手、败局急眼下死手,都属于不讲武德,感觉长公主好像看出了苗头,在故意针对他们。

    转念之间,金塘郡的李沧,已经上了擂台,手持黑鞘长剑,安静等待。

    左寒稠知道侄子会武艺,但也知道李沧的底细,开口叮嘱了一句:

    “尽力即可,别伤着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颔首示意,从阶梯走上了擂台,转眼一圈,取了一杆亮银枪,站在了擂台对面。

    姜怡瞧见左凌泉取了一杆枪,眼中略显意外:

    “他怎么用起枪来了?不是用剑的吗?”

    冷竹对左凌泉观感极好,接话道:

    “嗯,一寸长一寸强,说不定左公子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,为了取胜,才挑选能克制对手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姜怡觉得有可能,便不再多说,认真观看。

    随着双方站定,起云台也寂静下来,都在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左凌泉手握丈二银枪,枪尖斜指地面,抬起左手勾了勾:

    “青合郡,左凌泉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白袍如雪、手握银枪,再配上淡漠的表情,派头十足。

    李沧稍微有点心虚,不过万众瞩目之下,他还是做出风轻云淡的模样,抬手抱拳:

    “金塘郡李沧,请左兄赐教。”

    话落,满场寂静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的擂台上,两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公子,持械而立。

    铛——

    小吏敲响了铜锣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一瞬间,擂台之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呵: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左凌泉气势一变,率先发难,拧转枪身抖了个枪花,继而枪如游龙前刺,大步奔向李沧。

    中气十足的爆呵传遍全场。

    左凌泉势不可挡的架势,让在场不少会些武艺的看客,都目露赞许,而不会武艺的看客,更是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嗓门!”

    “好枪法……”

    常言‘外行看热闹、内行看门道’。

    左凌泉用的是真功夫,不管外行内行,都看不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除开珠帘后的长公主!

    姜怡本来紧张兮兮的盯着,想乘着旁观的机会,分析分析左凌泉,下次交手的时候好把场子找回来。

    可瞧见左凌泉的动作,她眼神一呆。

    怎么跑这么慢?

    擂台之上,两人相距也就十步。

    左凌泉持枪前冲,看似气势如虹,但在姜怡眼里,和乌龟爬爬没什么区别,这时间都够她来回跑三趟了,左凌泉才跑一半,和上次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姜怡莫名其妙道:“这厮在作甚,怎么跑这么慢?”

    冷竹觉得没啥问题:“左公子并非修行中人,这已经很快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算快?

    姜怡可是和左凌泉交过手,左凌泉不动则已、动如雷霆,快的连她都看不清,即便换了兵器,也不该慢成这样吧?

    姜怡还来不及深思,擂台上便已经接敌,她只能放下心思,继续认真打量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持剑而立的李沧,瞧见左凌泉大步冲来,挑了挑眉毛,方才的忌惮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修行中人,在炼气初期,战力不高,有时候是打不过江湖武夫,但前提是遇上了极为强横的江湖武夫。

    李沧炼气四重的修为,足够在世俗江湖占据一席之地。而以左凌泉的速度来看,放江湖上也仅能排到中游,最多与炼气二重的修士相当,而且没有真气傍身,无论持久力还是爆发力,都没法和修行中人相提并论,这他要是打不过,那以后也不用练剑了。

    眼见左凌泉冲至身前,李沧屈指轻弹,三尺青锋出鞘,准确无误扫在了枪锋之上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金铁交击,爆出火花和脆响。

    只是让李沧没想到的是,剑锋接触长枪,反馈回来的力量相当惊人,他一剑竟然只把长枪扫偏了些许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一凝,见长枪刺偏,猛拧枪身便是一记横扫八方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

    丈二银枪大开大合,扫的擂台劲风猎猎。

    李沧低估对手,回防动作稍显仓促,但并未失去章法,他竖起长剑格挡,以手指抵住剑锋,挡住了扫来的长枪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用力横扫的长枪,砸在轻飘飘的剑刃上。

    剑刃并未弯折,但枪身传递的力量,还是让李沧往“腾腾腾”后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周边看台上喝彩声一片。

    左凌泉一击得手,双手持枪平举眼前,还学着临河坊那胸大无脑姑娘的口气,颇为嚣张的来了句:

    “你就这点本事?”

    戏演的很足,连身为对手的李沧都看不出毛病,还皱眉哼了声:

    “空有一身蛮力罢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很入戏,唯独露台上的姜怡,眸中满是茫然和不解。

    她和左凌泉交过手,知道左凌泉强在惊人的爆发力和速度,力量放在普通人里面,或许算天生神力,但面对有真气傍身的修行中人,就显得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姜怡一剑把左凌泉劈飞出去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而擂台上的左凌泉,虽然打的大开大合、有板有眼,但姜怡明显能看出,只是靠蛮力在打,技巧、身法一塌糊涂,完全是在以短击长。

    姜怡皱着眉儿,短暂迷茫后,不悦道:

    “争夺我的驸马之位,岂能如此托大,若是输了,我看他找谁哭去。”

    冷竹也看出左凌泉的身手稀松平常,就是力气大,听见公主的话,她疑惑道:

    “左公子没发挥全力?”

    姜怡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左凌泉现在何止是没发挥全力,完全就是打王八拳。

    李沧本身修为也不算高,和她比起来相差甚远,那晚她和左凌泉交手的时候,左凌泉什么反应?

    距离十步,唰的一下就不见了,绕到侧面抬手就是一剑,差点把她吓死。

    现在这算什么?

    慢腾腾跑半天才到跟前,抬手一枪还刺偏了,然后就开始乱打。

    左凌泉要是能用那晚一半的水平,李沧估计剑都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托大这是什么?

    争夺她的驸马之位,多郑重严肃的事情,不是应该全力以赴吗?

    不全力以赴,输了怎么当她的驸马?

    难不成这厮还不想当驸马……

    ?!

    忽然闪过这个念头,姜怡娇躯一震,长大嘴唇,有些难以置信:

    “这厮还不想当我的驸马?”

    声音近乎颤抖。

    冷竹听见这话,也回过味来,知道出事儿了。

    公主殿下自幼傲气好强,最忌讳有人觉得她比别人差。

    如今公主选驸马,她喜不喜欢是一回事,但明明能当驸马,却不想当,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这表明人家看不上她这倾国倾城、位高权重的大丹朝长公主。

    冷竹暗道不妙,连忙拉着姜怡坐下,急声解释:

    “公主息怒,世间男子无人不钦慕公主,岂会有看不上公主的瞎子。左公子隐藏实力,说不定另有隐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隐情?他打我一点都不留手,三两下就把我收拾了,打个李沧却慢慢吞吞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冷竹表情一呆,瞪大眼睛望着姜怡。

    她好像明白,公主为什么要针对左凌泉了!

    我的天啦!

    把公主打一顿……

    姜怡不小心说漏了嘴,闭嘴不在言语,只是气哼哼盯着擂台上的左凌泉。

    冷竹暗暗缩了缩脖子,脑中急转,解释道:

    “那什么……嗯……或许左公子是不想对手输的太难看,给对方留点面子?”

    姜怡其实也这么觉得,主要是她不相信左凌泉,会对她这个长公主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她可是出了名的艳满京城,哪里不好了?

    她本就必须选一个,刚才都开始纠结,要不要先不计前嫌,让左凌泉顺利当选,然后露面吓死左凌泉。

    结果到最后,发现她自作多情纠结了半天?

    姜怡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擂台上的左凌泉,根本不知道珠帘后的长公主是她。

    左凌泉想要拜入栖凰谷,根本不想和驸马扯上关系,此时只想输的好看些,早点打完收工,去栖凰谷拜师学艺。

    一枪扫开李沧后,左凌泉气势如虹,双脚猛踏地面高高跃起,双手持枪,以开山之势劈下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丈二银枪在空中扫过一道圆弧,砸在擂台木制地板上,两块木板当即从中断裂。

    李沧已经‘摸清’左凌泉的实力,表情稍显讥讽,身若柳絮随风,轻描淡写侧身躲避,未伤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“哪里跑!”

    左凌泉一枪落空,顺势又是一记横扫,抽在了擂台便的廊柱之上。

    碗口的柱子被银枪直接从中抽断,碎木飞溅到了几丈外的擂台下方,尚未落地,左凌泉便又是一枪!

    啪啪啪——

    擂台上碎木横飞,枪风不断。

    李沧游刃有余躲避,为了给长公主留下好印象博得欢心,姿势还弄的特别潇洒,时而挽个剑花、勾勾头发,引得看台上的观众满眼惊叹。

    左凌泉则截然不同,气势如虹如脱缰的野马,手持一杆银枪,大开大合,抡圆了就是砸,见到什么砸什么,就是不砸李沧,用最大的力气打最少的输出。

    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,原本装饰华美的擂台,就被左凌泉砸的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神挡杀神的气势,骇的边上就坐的裁判,都站起身来护住胸口,生怕这疯子一枪抡歪,砸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而周边观众,瞧见这勇猛无双的模样,也是赞叹连连,大呼过瘾: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枪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霸气侧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惊呼声不断,所有人都沉浸在‘激烈’的交锋中。

    全场看的不过瘾的,恐怕就只有珠帘后的姜怡了。

    姜怡越看越气,咬着牙耐心等待,不停暗中念叨:

    这厮不是看不上我,只是想给李沧留个面子……

    打太快外人看不清,出不了名,所以才这么打……

    肯定是这样的,待会就把李沧收拾了……

    打赢了我也不选你当驸马,我馋死你,哼……

    可最后的结果,还是让姜怡失望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擂台上横冲直撞老半天,没摸到李沧的衣角,好像也‘力不从心’了,怒声呵斥了一句:

    “给我受死!”

    然后就持着长枪冲向李沧,一枪直取中门。

    李沧也觉得差不多了,轻描淡写抬起长剑,指向左凌泉胸腹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连外行都看出这是最后的全力相搏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姜怡胸脯都快气炸了!

    以她的眼力,左凌泉这一下和直接往人家剑上撞没什么区别,宁死不当驸马的心意,就差写在脸上了!

    欺人太甚!

    姜怡柳眉倒竖,实在忍无可忍,猛地一拍茶案站起身来,娇斥出声:
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!”

    全场本就憋着气鸦雀无声,这一嗓子十分醒目。

    高楼附近的王侯公卿,听到了这声怒不可遏的斥责,但战局实在焦灼,都不舍抬头移开目光,只是疑惑长公主怎么突然吼这一嗓子。

    擂台上,正准备撞进李沧怀里‘一招惜败’的左凌泉,自然也听见了这道熟悉的嗓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好耳熟……

    好像是从珠帘后传来的……

    完了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