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十一章 丈母娘看女婿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左凌泉身形笔直站在崖壁下,等待了片刻,发现对方久久不现身后,心里生出几分疑惑,不过最后又化为释然——估计是昨晚那个‘师姐’打了招呼,故意为难他。

    左凌泉打了人家屁股一顿,这点刁难自然不放在心上,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而山崖上的吴清婉,一直在关注着左凌泉的动静,想等左凌泉不耐烦的时候,按照公主的吩咐让他回去。

    可等了半个时辰,下面那娃儿就和木头人似得,连眉毛都不带动一下,不说其他,这超凡定力都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耗了半天,竹林里的女徒弟都开始窃窃私语,有几个以为吴清婉没注意到这俊俏公子,还专程跑上来通报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清婉等了半天,再不露面她脸上都挂不住,只能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,再次从悬崖上探出头来:

    “你叫左凌泉?”

    左凌泉暗暗松了口气,抬手一礼:

    “正是,见过吴前辈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看着石崖下方的竹林,本想问‘你怎么得罪了姜怡,她要这么折腾你?’但这话不好出口,迟疑了下,转而道:

    “你的来意,她已经和我说了。嗯……她为何给你帮忙,引荐你拜入栖凰谷?”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左凌泉方才罚站了半天,知道那姑娘对昨晚的事儿肯定有所提及,开口如实说道:

    “不打不相识,我和令徒江湖偶遇,互相切磋了一番,她没打过我,愿赌服输,就给了我牌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?!”

    吴清婉面露意外之色,不太相信龙离公主会,输给下面那没什么名声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一想,又有点理解了——怪不得姜怡要引荐对方入门,却又为难人家,只能是比武输了不服所致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吴清婉心中的疑惑消减,目光也温和了些许,询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以前师承何人?为何改投我门下?”

    左凌泉自幼习武,请教过不少江湖前辈,但从未拜过师,一直都是自己练,此时认真回应:

    “自学成才。”

    话语听起来有点傲。

    吴清婉双眼微眯,打量左凌泉许久,见其身形笔直毫无愧色,才半信半疑的道:

    “你自学成才,在武艺上胜过了她?用剑?”

    左凌泉点头:“没错,用剑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从石台上站了起来,站在悬崖边缘,低头仔细打量。山风吹拂淡绿裙摆,修身长裙勾勒出近乎完美的曲线。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悬崖正下方,本来抬头坦然对视,可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两个倒扣玉碗般的大团子,挡住了大部分视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是男人而非圣人,察觉不对,怕目光不正,迅速持剑抱拳,低头道:

    “在下绝无虚言,吴前辈若不信,可以考校在下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没发现左凌泉有什么异样,只是觉得这小娃娃有点狂,她略微思索,目光转向了林间一栋竹舍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小花,你过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转头看去,一个正在竹舍里看热闹的姑娘,闻言跃跃欲试的拿起佩剑,来到了石崖下面,目光先是在他脸上转悠了下,才像模像样的抱拳道:

    “我叫小花,公子当心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看着面前的小丫头片子,光从气势上就知道,比昨天那姑娘差远了,完全是个没打过架的雏儿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在栖凰谷高人面前证明自己,左凌泉还是认真抱拳:

    “青合郡,左凌泉。”

    自报家门后,小花姑娘站在十步外握住剑柄,只待吴清婉说了声“开始”后,身形猛然前冲,同时长剑出鞘。

    可让她意外的是,原本十步外毫无动作的俊俏公子,不知怎么的就已经来到了跟前,利落抬脚踢在她的剑柄上,把出鞘大半的长剑又给踢了回去。

    左凌泉提着未出鞘的青皮鞘佩剑,轻描淡写放在了小丫头脖子上,抬眼看向石崖上方。

    小花姑娘满眼茫然,看着脖子的剑鞘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公子,我还没拔剑呢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把一切看在眼底,静若处子、快若奔雷,这架势一看就下了苦功夫,没十多年练不出来,对左凌泉把姜怡打趴下的话算是相信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,左凌泉所用的功法,吴清婉并未看出来,感觉像是根本没动用自身真气,仅凭技巧和身体素质就碾压了对方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看左凌泉的年纪不过十七八,年纪轻轻能练到这一步,在修行一道上,足以用‘天纵奇才’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思索至此,吴清婉眼中显出赞许,展颜一笑道:

    “好了,小花,你下去吧,以后多和你左师兄学学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剑都没拔出来,有点闷闷不乐,认真点头后,就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左凌泉则是神色微喜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肯收我为徒?”

    吴清婉神色和睦,微微摇头:

    “拜师收徒是大事,岂能三言两语定夺。你和其他人一样,先在谷中修行,等熟悉了再挑选师父也不迟。以你的天资,我恐怕还教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天资?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这话,有点迟疑,想把自己经脉不通的事儿说出来;不过转念一想,在栖凰谷多呆几天也不是坏事,现在说出来被劝退,不就白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吴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吴清婉颔首示意,抬起手来,指向瀑布下方靠近水潭的一栋竹舍:

    “你以后就住那里吧,今天刚来,先收拾安顿下来,熟悉环境,明天再让人带你去起居房入籍记档。”

    新入门的弟子,都得去起居房登记造册、领取衣裳牌子,然后住在集体宿舍里,只有各掌房、执事的入门弟子,才有资格住独门独栋的院子。

    吴清婉上来就给左凌泉安排了个位置极好的小院,竹林里的几个姑娘,无不露出惊讶之色,不过看到方才比试的场景,倒也没什么好说的,毕竟左凌泉的身手配得上这待遇。

    只是左凌泉听到这话,脸色尴尬了,他开口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我在京城还有点事儿没处理完,入门修行的事儿,可否缓上几天?”

    吴清婉倒也理解:“修行是大事儿,可能这辈子都会呆在栖凰谷,或者去更远的地方。你可是要去和亲眷道别?”

    左凌泉如实开口道:

    “晚辈家在青合郡,此次入京,是受长辈安排,竞选长公主的驸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?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吴清婉微笑聆听的表情一呆,继而微微偏头,眼神疑惑中带着古怪。

    左凌泉瞧见吴清婉神色转变如此之快,话语顿住,还以为吴清婉不满,他解释道:

    “嗯……只是选驸马,此次入京的年轻才俊不下两百,我只是其中之一,选上的机会渺茫,等明天完事,我就入门安心修行……”

    叽里呱啦,说了半天。

    可惜,吴清婉半点没听进去,心思百转,也不知飘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选驸马?

    姜怡的驸马?

    姜怡和他认识,明天就选驸马了,还把他安排到这里来作甚?

    让我这个当小姨的看看人咋样?

    我觉得人不错呀……

    长的真俊……

    和姜怡配起来的话,嗯……

    吴清婉愣愣看着左凌泉,眼神从古怪,渐渐化为了莫名,就好似丈母娘看待未过门的女婿,越看越顺眼,又带着几分怀疑和审视。

    左凌泉则是从尴尬,渐渐变成了茫然,对方不回应,他话也不知怎么说了,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后,吴清婉回过神来,轻轻咳嗽一声,收敛所有情绪,摆手道: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左凌泉摸不清意思,询问道:

    “那明天完事儿后,我再过来拜师学艺?”

    吴清婉也摸不清龙离公主的意思,不过无论选不选的上,左凌泉进栖凰谷,都是公主一句话的事儿,已经开了口不会出尔反尔。她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你明天办完事后,再过来即可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心中大定,本想再问句‘若是选上了驸马怎么办’,不过他马上就把这不吉利的念头打消了。

    都已经入了门,就差在名册上签字画押了,老天爷岂会这般作弄他?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水了些设定,所以加更一章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