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九章 小气包子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雨后初晴,风吹杨柳,参差错落的大丹皇城,在春日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早朝结束,身着各色官袍的朝臣,从正元殿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礼部侍郎左寒稠,孤零零站在殿外的白石台阶下,垂首而立,茫然看着围着紫色官袍飞来飞去的一只彩蝶。

    同僚时而经过,都会望上一眼,眼神中有损友的调笑,也有好友的同情,但更多的官吏,是和左寒稠一样茫然,不知道他为什么站在这里,或者说为什么被公主殿下罚站。

    今天清晨时分,左寒稠如往日一样,天不亮就入宫上朝。

    因为对自己侄儿很有信心,左寒稠路上甚至哼着小曲,开始琢磨给未来的侄媳妇准备什么礼物。

    到了皇城,左寒稠和百官一起入了正元殿,却意外发现龙离公主并未第一时间出现在殿中。

    龙离公主垂帘听政近四年,执政能力不好评价,但绝对称得上勤奋。往日上朝,都是第一个到正元殿,等着群臣和小皇帝过来。

    但今天却一反常态,往日最后来的小皇帝,都已经规规矩矩坐在了龙椅上,旁边的珠帘后却依旧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和小皇帝当时都尴尬了。

    开始上朝吧,怕龙离公主觉得朝臣不敬,没人敢挑头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继续等吧,皇帝都在龙椅上坐着了,再等岂不是乱了礼法?

    好在龙离公主没忘记今天有早朝会,虽然迟了片刻,最终还是到了场。

    左寒稠当时还松了口气,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龙离公主入了正元殿,没等太监开口喊上朝,就语气严厉的来了句:

    “子不教,父之过。左寒稠,你给本宫出去站着。”

    然后,侍郎左寒稠,就站在了殿外,一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左寒稠为官多年,处事圆滑,在朝中算是好好先生的角色,官职不低,背景干净,也没什么盘根错节的派系,算起来是比较亲公主的朝臣。

    龙离公主忽然来这么一出,满朝文武都在揣摩龙离公主此举背后的深意。

    当然,谁都没揣摩出来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左寒稠起初也在琢磨,公主殿下是不是另有用意,用他来敲山震虎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最后发现,真的只是让他站了一早上,其他一切照旧,散朝后似乎还把他给忘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另有深意,那就是公主真在罚他。

    只是罚站,说明事儿不大。

    ‘子不教、父之过’,说明事儿出在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左寒稠好几个儿子,次子左云亭最没出息,整日花天酒地附庸风雅,经常闹笑话。

    左寒稠思索一圈儿,觉得只能是次子又做了什么蠢事,传到了公主耳朵里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左寒稠脸色微沉,觉得回家得把儿子好好收拾一顿。

    凌泉刚到京城,明天就要参选驸马,这种紧要关头,岂能惹事,败坏了凌泉的完美印象怎么办?

    白石御道上,群臣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左寒稠孤零零站在殿外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表情越来越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最后,一名腰悬金鱼袋的老者,从殿内走了过来,身边还跟着几个官吏,遥遥和煦开口:

    “寒稠,回去吧,公主方才商议政事太过入神,当是忘了你这茬。”

    左寒稠回头看去,来的是当朝宰相李景嗣。

    李景嗣官拜相位,是百官之首,又历经三任帝王,资历人脉皆雄厚,某些时候甚至能压公主一头,在大丹朝算是威望最高的朝臣了。

    见李景嗣发了话,左寒稠连忙抬手一礼:

    “谢过李相,今日当是我那犬子又做了蠢事,让李相见笑了,下官告辞。”

    李景嗣年近古稀,须发花白但气色极好,抬手示意后,便目送左寒稠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待左寒稠走远后,宰相李景嗣的身旁的一名官吏,才轻声调侃:

    “明日长公主选驸马,听说左寒稠也把一个侄子,从千里之外的青合郡叫了过来。哼,想和皇室攀亲戚,也不看看自己身份。”

    李景嗣走在前方,方才的笑容转为了平淡:

    “左寒稠为人圆滑,公主选驸马,无论选不选得上,他都得表个忠心。烈王和宗氏上书催婚,长公主虽然答应了选驸马,但以我所见,长公主不会太早放权。驸马是公主的身边人,位置很重要,人选可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“李相放心,这次入京的年轻才俊,有近二十人可为李相所用,无论品貌才学,皆为其中佼佼者。驸马之选,必出其中。”

    李景嗣缓缓点头,还未言语,另一名出自南方四郡的官吏,倒是蹙眉道:

    “昨日下官那外甥入京,下官问其南方四郡入京的人中,可有出类拔萃者。我那外甥,说南方四郡过来三十余人,出身、才学难评高下。但论外貌,青合郡左家的左凌泉,无人能出其右,评价其‘凤目剑眉、明眸皓齿,文能提笔、武可挥锋’,关键人品还不错。这个左凌泉,好像就是左寒稠的侄子。”

    李景嗣闻言眉头一皱,不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,摇头道:

    “青合郡左家半农半商,世代扎根南方,京城根基浅薄,出类拔萃者就一个三品侍郎。长公主代天子执政,本就阻力重重,挑选驸马是拉拢一方势力的机会,不会以貌取人随便选。再者,你们手底下,又不是没有才貌双绝的人,半国之地的年轻俊才,难不成还比不过一个小小的青合郡?”

    周边官吏想想也是,当下也不在多言,跟着李景嗣离开了宫城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皇城东侧,龙离公主寝居的福延宫内。

    百余宫女噤若寒蝉,待在各自的位置上,偌大宫殿内没有丝毫声响。

    贴身宫女冷竹,茫然站在寝殿的雕花木门外,想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,却什么都听不到,心里不由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昨晚公主让她先行回福延宫,冷竹听从吩咐回来后,一直在殿内等待公主折返就寝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公主回来的时候浑身湿透,头发也乱七八糟,就好像被人不知怜惜的糟蹋过一样。

    脸色更是吓人,冷竹陪着公主长大,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瞧见公主,露出那般可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冷竹以为出了岔子,本想询问,公主却一言不发,把门一关就开始砸东西,还说些个什么“无耻、混账……”之类的言语。

    这么大火气,冷竹也不敢往枪口上撞,在偏殿凑合了一夜,早上还不敢吵醒公主,直到快上朝了,才撞着胆子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公主醒来后,少有的没第一时间洗漱赶去正元殿,而是站在书桌后,拿着毛笔酝酿许久,然后眼神凶狠的写了封信,送去了栖凰谷。

    站着写信,看起来挺古怪,冷竹多嘴问了句为什么不坐着写,结果就被罚站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散朝后,公主还得去御书房帮小皇帝批阅奏折,不能一直待在屋里。

    冷竹等了许久后,还是壮着胆子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该去御书房了。”

    寝殿内,龙离公主姜怡,身着朝服,站在书架旁,翻着几年未曾看过的功法秘籍,眼中火光若隐若现,脸色时青时红。

    姜怡是修行中人,被戒尺打屁股,自是不会受伤。

    但修行中人也是人,被打也会疼。

    她昨天夜里,被那无耻之徒摁在怀里抽了二十来下,回宫后依旧是火辣辣的,不用想都知道打红了。

    姜怡千金之躯,长这么大都没挨过打,而且堂堂垂帘听政的长公主被男人打屁股,心里上的屈辱不予言表,她趴在卧榻上怨气难消,凌晨才勉强睡着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,痛处虽然恢复如初,如同剥壳的鸡蛋般白腻丝滑。

    但那终身难忘的记忆没法抹去,姜怡到现在都不想坐下,怕又感觉不舒服,回想起那屈辱难堪的场面。

    听见冷竹的呼唤,姜怡放下武学秘籍,转身出了宫门,前往御书房。

    一路上,穿着华美的姜怡脸色冰冷,杀气几乎写在脸上,吓得冷竹和众宫女保持了将近十步的距离,才敢在后面悄悄跟着。

    走了一截后,姜怡忽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冷竹连忙停步,小心翼翼询问:

    “公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姜怡深呼吸,压下心里的羞愤和火气,才开口道:

    “明天在起云台选驸马,你过去给本宫安排些事儿,有个人要好好‘照顾’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姜怡抬手让其他宫女退开,然后凑在冷竹耳边,咬牙切齿,说起了安排。

    冷竹侧耳聆听,表情有点疑惑,张了张嘴,看起来是想询问缘由,不过瞧见公主的表情,还是识趣的闭了嘴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