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七章 你服不服?

时间:2021-11-28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霹雳——

    春日雨夜,一声闷雷响彻京师,大地化为白昼。

    青石长街,万朵雨花在街面绽放,两个人影对立,安静的如同两尊雕塑。

    但就在雷光照亮街面,又陷入黑暗的瞬间,雨幕中响起长剑出鞘的‘呛啷’声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动身,在雨幕中带出两抹寒芒。

    可黑衣女子往前踏出一步,愕然发现十步外的左凌泉,似乎随着雷光一起消逝,竟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!!

    黑衣女子不是庸手,心中寒气顿生,当即手持长剑改刺为横扫,在没有任何目标的情况下旋身一周。

    油纸伞的木制伞杆,难以承受如此迅捷的旋身,伞杆扭曲,直至从中断裂。

    而游移至女子身侧左凌泉,悍然爆发劈下的长剑,也被女子这无死角的一剑格挡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几点火星在雨夜中爆出。

    双刃剑不适合劈砍,尤其和对砍,力量上必然处于下风,刚性不足也容易变成‘面条剑’反伤自身,按理说左凌泉的单刃剑,在这一招上占了大优势。

    但修行中人的非人之处,也在此体现。

    左凌泉单手持剑全力猛劈,剑锋落在轻飘飘的剑刃上,从手臂上反馈回来的,却是排山倒海般的强横力道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的剑依旧笔直,左凌泉手中的剑,却肉眼可见的产生了几分扭曲。

    左凌泉只觉虎口发麻,整个人被这一剑给扫了出去,往侧方倒飞,撞碎了本就满目疮痍的房舍。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一击过后,街边房舍的木墙出现一个破洞,带起一片瓦砾碎裂的轻响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单手持剑立在雨中,占据上风却并未第一时间追赶,因为她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方才左凌泉动作太快,身形随雷光消失的一瞬间,她还以为这小子扮猪吃虎,故意装作不是修行中人阴她,心中都生出了命悬一线的寒意。

    不过双刃相接过后,她也明白左凌泉没骗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修行中人,以自身真气灌注兵刃,方才那一下她就算能挡住,也会被气劲震的失去平衡,哪里会反过来把对方劈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修为傍身,后劲儿稍显不足,但左凌泉不动如山、动若雷霆的迅捷身手,还是让黑衣女子感觉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毕竟这厮太快了,她竟然看不清动作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她绝不会相信有寻常人能快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,这同样也激发了黑衣女子的斗志,若真是个只会满嘴大话的绣花枕头,那打着才没意思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迟疑不过转瞬,便双脚重踏地面,持剑跟着冲入了房舍,还不忘嘲讽一句:

    “你就这点本事?!”

    剑锋凌厉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只是冲入撞出来的破洞后,黑衣女子惊鸿一瞥,左凌泉竟然又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对战时失去对手的踪迹,下一刻往往就是自己身死道消的时候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眼神微变,破旧房屋家徒四壁,没有藏人的地方,只可能在上方,她毫不犹豫后仰倒地,抬剑上挑。

    左凌泉摔进黑灯瞎火的房屋,便已经猜到对方会跟进来,高高跃起靴尖勾住了房梁。

    但黑衣女子持剑冲进来的一瞬,左凌泉并没有发起突袭。

    这导致了黑衣女子过人的反应,化为了一个人的独角戏,抬剑往上刺了个寂寞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预判对方出招,却刺了个空,心里暗道不妙,迅速以左手猛拍地面,想要把身体弹起来再次攻向上方。

    但两人搏杀,一步走错便是满盘皆输,对手岂会给你重整旗鼓的机会。

    左凌泉等待对方尚未收力的间隙,双腿猛蹬房舍横梁,把老旧横梁蹬出了裂纹,身形化为从天而降的炮弹,直接砸向了尚未起身的黑衣女子怀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自上而下,速度快过了方才街面的悍然爆发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收剑直刺,却被左凌泉挡住了剑刃。

    左凌泉单手倒持长剑,压着黑衣女子的剑刃滑下,直至两人贴身,一膝盖砸在了黑衣女子腰腹,左手小臂则压在了女子脖颈,以下落的力道,强行把女子砸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两人倒地,破旧房屋里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左凌泉顺势压着长剑,把剑锋放在了女子脖颈上。

    雨夜中的刀光剑影,也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!

    幽静房间中,只剩下两道呼吸声。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平淡,低头望着待宰羔羊般的黑影女子,勾了勾嘴角:

    “兄台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彼此近在咫尺,此时没有雨伞遮挡,左凌泉才发现这女子长的挺不错。

    杏眼娥眉,唇似朱漆,脸蛋儿如同羊脂美玉,显然平时养尊处优,连太阳都不常晒几次。

    此时平躺下来,胸脯的宏伟程度没有似乎消减,只是稍微摊开了些,变成了扁团子,足以证明里面没有任何填充物,货真价实。

    不过女子的脸色,现在可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被左凌泉结结实实压在身上,剑锋在喉,非但没有服输的意思,反而脸色涨红满眼怒色,连声音也顾不上伪装,斥道:

    “你卑鄙,偷袭使阴招!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这话,自是没松手,他取胜靠的是智商碾压和江湖经验,这本就是个人实力的一环,何来卑鄙一说?他有些好笑的道:

    “生死想搏本就是如此,难不成你还想,我喊一句招式名字,打你一下,你再喊一句招式名字,打我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卑鄙,胜之不武!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有些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不过,如此愤怒,也并非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地位太过超然,以前和人切磋,给她喂招的人,都是规规矩矩按章法来,哪里敢和左凌泉这样,硬碰硬打不过,就迂回拉扯玩套路?

    更别说还胆大包天,把她按在地上嘲讽!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等屈辱?

    第一次遇上这种阴险的对手,黑衣女子真本事一点都没发挥出来,肯定憋屈,哪怕被左凌泉按在地上,依旧没有服输的意思,左手撑着地面,右手持剑上抬,竟然强行起身,把左凌泉给推了起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锤炼肉体十多年,力量惊人不假,但往下压,力量再大也不会超过自己体重,还真按不住。

    “小贼受死!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怒容满面,强行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抬手就是一剑劈向左凌泉。

    这一剑速度比方才威势大了许多,凌空竟然发出一声剑鸣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对方打出了真火,笑容敛去,抬剑格挡的同时不满道:

    “兄台,切磋归切磋,别死皮赖脸不认账。”

    铛——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双刃相接,左凌泉再次倒飞出去,撞穿木质墙壁,来到了另一侧的小巷。

    “谁不认账?有本事堂堂正正和我打!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种亏,和发狂的母豹子似得,冲出房舍,提剑连刺。

    叮叮叮——

    小巷中金铁交击声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左凌泉被气势汹汹的女子逼的连连后退,对方明显失了智,他又不能下死手直接杀人,一时间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眼见对方和泼妇似得提剑乱砍,左凌泉也没兴趣缠斗,一剑逼开女子后,转身就越过了小巷围墙。

    “小贼休走!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既对左凌泉胜之不武不服气,又对被按在地上感到耻辱,岂能放左凌泉离开。

    见左凌泉越过围墙想落荒而逃,黑衣女子娇斥出声,想也不想就飞身越过了围墙追击。

    只是黑衣女子越过围墙,凌空眺望,却发现参差错落的屋顶之上,并没有左凌泉的身影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遭了……

    黑衣女子转瞬恢复清醒,心里暗道不妙,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等在墙角下的左凌泉,见对方跳过来看向远方,毫不客气的抬手抓住了女子脚踝,用力猛拉的同时,右手抓在了女子持剑的右手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凌空无法腾挪,又措不及防,直接失去平衡摔了下去,手中佩剑也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为防她再挣扎,反拧右手,同时左腿锁住了女子的双腿,把她直接按在了右腿上,手肘抵住了后颈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黑衣女子刚落地便被锁的结结实实,能动的只有左手,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靠着院墙,尽全力才把力大如母老虎的女子锁住,冷声道:

    “第二次了,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天上暴雨淋漓,黑衣女子趴在左凌泉腿上,鼓囊囊的衣襟都压扁了,发带散开,三千青丝贴在了脸上,浑身被雨水浸湿,看起来十分狼狈,姿势更是难以入目。

    她双眸血红,拼尽全力挣扎,几乎把银牙咬碎,却挣脱不开,只能怒斥道:

    “混账,你大胆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左凌泉怎么可能放开,放开又得耍赖皮砍他,他瞪着眼道:

    “我问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气的脸色铁青,没法挣脱,便用左手拍向后方。

    虽然趴着用左手拍背后,发力姿势和角度都不对,但这一掌力道依旧不小。

    左凌泉双手锁住女子来不及格挡,只能偏开头以肩膀硬接了一下,结果肩膀剧痛传来,差点把骨头拍断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左凌泉倒抽一口凉气,见这女子如此胡搅蛮缠,也是怒从心起,松开了一只手,拿其腰间剑鞘当戒尺,抬手就抽了下去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清脆响声,在雨夜中尤为醒目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清打的是哪里,但弹性肯定极好。

    全力挣扎的黑衣女子,身体猛地一颤,挣扎动作也僵了下来,双眸瞪的老大,满眼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左凌泉乘黑衣女子发懵的机会,把她左手也反拧至身后,用胳膊压住,彻底让她没法再动弹,然后手持剑鞘当戒尺,作势欲打:

    “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雨夜中寂静了许久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瞪大美眸,眼睛里全是震惊,懵了不知多长时间,才渐渐回过神,眼神转为了羞愤欲绝,然后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无耻小贼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……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剑鞘落在被雨水打湿的布料上,紧绷的黑色绸裤肉浪阵阵,甚至飞溅起些许雨雾,用赏心悦目形容可能不合适,但事实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左凌泉没注意这些细节,只是拿着剑鞘,如同教训不听话学生的夫子:

    “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话语戛然而止,吃疼之下,身体轻颤,娥眉微蹙,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,双目几欲喷火,涨红与铁青交相在脸儿上浮现,歇斯底里道: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我要杀……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黑衣女子刚开口,左凌泉又是一下:

    “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气的不知该如何言语,奋力扭动想要挣脱,结果……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“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