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九章 风起龙台

时间:2021-12-23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三千里山水转瞬即至,也迎来了一场微凉秋雨。

    秋风簌簌之间,一艘小渡船在渡口停泊,无数佩剑男女修士从上面下来,一家三口般的两男一女,混杂其中。

    圆脸小姑娘背着铁琵琶走在前面,依旧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所见所闻:

    “前面两座山之间那个豁看到没有?那就是‘剑门’,都说长得像从天而降的剑,我怎么看都像……嗯……像静煣姐胸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还是荤素不忌,但言谈之间稍显心不在焉,好像藏了些心事。

    换了一袭白袍的俊郎剑客,腰悬两把长剑,手里撑着油纸伞,目光放在远方的山峦之间,并未察觉到圆脸小姑娘的些许异样。

    汤静煣走在油纸伞下,轻咬下唇看着地面,低头慢慢行走。这般乖巧小媳妇的模样,并非汤静煣到了他乡异地胆怯害羞,而是……被舔麻了!

    汤静煣下了船依旧感觉浑身不自在,不时整理下裙子,以免露出异样,回想起这三天的旅途,都不知道怎么过来了。

    登船之后,汤静煣想安慰相公一下,平复他遇到冲突后的心绪。

    相公要奖励,汤静煣自然得给,琢磨了半天想不到好法子,就问了无所不知的婆娘一声。

    结果不言自明,婆娘来了句“滚”,又说“这几天不打扰你,你看着办”。

    汤静煣见此,就和相公说,你怎么舒坦怎么来,别怜惜我就是了。

    相公怜香惜玉,自然不答应。

    汤静煣不服气,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做出生气模样,来了句“你要么别碰我,要么弄死我,自己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相公无话可说,然后……

    嗓子都叫哑了。

    认识小左这么多年,就没见过那么野的样子,和到了春天的狼差不多,那是真不心疼人,摁在炕上往死的那啥……

    汤静煣行走间,偷偷瞄了下身边撑伞的儒雅公子,瞧见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模样,想嘀咕一句‘假惺惺’,但被搞怂了,还没缓过来,犹豫再三还是没敢开口,只是说了句:

    “等她们仨过来,你不收拾她一顿,就是偏心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笑意恬淡,没有言语,只在心中想着:清婉可没这么虎,灵烨也不会自讨苦吃,公主扛不住三下,就你初生牛犊不怕草,现在知道厉害了?

    三人行走间,向来活泼的团子,蹲在谢秋桃的肩膀上,“叽叽……”叫着,还望着远山用翅膀比划,大概是在示意——娘亲比较圆,和倒扣的大碗碗一样,和两座山一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些骚话没人听得懂。

    左凌泉跟着谢秋桃,走向视野尽头的群山,路上所见的仙师、剑侠,比他想象的要多,沿途汇集了不下万人。

    谢秋桃沿途随口打听,才从散修的口中得知,落剑山前些日子来了个好手问剑,已经连胜两场,今天挑战落剑山宋千机。

    上次能走到这一步的人,还在半年前的一个散修剑仙,情况很少见,所以过来看热闹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至于雷霆崖多宝潭的事情,沿途的修士也有闲谈,但落剑山应该压了消息,闲聊的人并不多,目光大都放在今日的‘问剑’之上。

    谢秋桃走到落剑山的山门附近后,虽然自信满满,但真到了还是有点怂,来到了左凌泉跟前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地方到了,怎么开场?吼一声‘韩松小儿出来’,还是把招牌打烂?”

    落剑山作为上古豪门,宗门规模甚大,全貌在外面看不到,只能瞧见群山之外的郊野上,竖着一道历经数千年岁月的古老牌坊,上书‘落剑’二字。

    左凌泉随着秋雨下的人群走到牌坊下,抬头看了眼:

    “打烂招牌没用,要打就打烂这两个字里面的精气神。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打脸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山外秋雨如幕,暑苣峰下却不沾半点雨水。

    近万修士围聚在盘龙壁外的剑台周边,男女老少皆有,窃窃私语的‘嗡嗡——’声随处可闻,剑台上却无半点动静,只有一股淡淡的肃杀。

    身着武服的年轻剑客,在剑台之上盘坐,长剑横放于膝,闭目凝神,等着时间抵达,并未被万众瞩目干扰心绪。

    盘龙壁前,依旧放着太师椅,掌门薛远侠居中,周边比前几日多了几人,都是过来观摩今日角逐的外宗名望。

    丹器长老韩松,坐在薛远侠背后,轻声禀报着事物:

    “搜了三天,一无所获,恐怕已经跑了。惩戒过了家侄,让他待在集市养伤,引蛇出洞,只要此子敢去而复返,必然有来无回……”

    薛远侠对这种结局毫不意外:“悄悄逃遁,真名实姓都不敢透漏,必然是没啥底蕴的散修游侠。让人注意着即可,此事尽快压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薛远侠吩咐完了韩松,目光转向熙熙攘攘的人群,眼中有几分疑虑。

    疑虑并非源于那落荒而逃的剑侠,而是今天到场的人,比他预想的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这种规模的问剑,确实能吸引山巅修士注意,但大多都在洞府隔空相望,会亲自到场的只有附近的小宗门、修行世家的人。

    今天则不然。

    薛远侠在人群中一扫,瞧见了几个不一般的身影。

    首先是在边缘游廊里站立的一对夫妇,背着琴和玉箫,穿着宗门装束,是千秋乐府的伯邺子、雅荷夫妇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千秋乐府的执事,常年在外招揽好苗子,此次估计是刚从外面回来,路过雷霆崖,顺道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千秋月府从落剑山手上拿走了雷霆崖大东家的位置,私交一般,对方过来没有递名帖,薛远侠自然不会主动搭理,让他注意的是夫妇俩身边那个高大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是八臂玄门的鲍向阳,负责宗门对外交涉事物,往日都是有事儿才过来,私底下悄悄过来还是头一回,说是一时兴起看热闹,有点牵强了。

    而最让薛远侠想不通的,是一个老道人。

    老道人站暑苣峰外不远处的一间亭子里,穿着青色道袍,打扮寻常,但头上戴的是一顶莲花冠。

    莲花冠是道门冠帽最高品级,能戴这顶帽子的,都是道法高深的道门高人,寻常小道士不敢随便戴。

    虽然面容有所遮掩,没认出是道家祖庭中的哪一位真君,但能戴这顶帽子,在祖师堂的座次肯定不低。

    剑修追求‘战力第一、长生第二’,甚至走极端把五行本源换成本命剑,违背了修行初衷,被道家视为‘异端’,向来看不顺眼,对绝剑崖都不怎么热络,就不用说落剑山了,昔日从来不会正眼看。

    道家祖庭的人跑到落剑山凑热闹,肯定有缘由,见对方不请自来没打招呼的意思,他也没有去热脸贴冷屁股,只是暗暗琢磨此人的来意。

    薛远侠暗中分析各方道友之际,其他人也暗怀心思。

    外围的游廊里,鲍向阳闲谈之际,一直望着在盘龙壁下韩松,思考着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鲍向阳跑来这里,自然不是看剑客打架的。

    他前几天在多宝潭撞见那起冲突,对接下来就十分好奇,即好奇‘剑仙左慈’的身份,也好奇落剑山会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根据黄寂、黑崖剑鬼楚毅的只言片语,可以推测‘左慈’是落剑山降不住的人物。

    鲍向阳本以为韩松给侄子找场子,会在集市外面吃个大亏,但他和两位道友眼巴巴等了几天,那个在多宝潭半步不退的嚣张剑侠,竟然无声无息跑了!

    遇上这种事情,跑了很正常,毕竟落剑山不是无名小卒,一般人真惹不起。

    但鲍向阳和黄寂等人都大相信,那个‘左慈’会逃跑,就那股一往无前的剑意,就不是怂包能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跟进后续,楚毅、黄寂都等在韩褚鹏的身边,剑客言出必诺,左慈肯定会回来杀韩褚鹏。

    鲍向阳也等了两天,结果发现韩松四处搜寻一番后,就折返了。

    鲍向阳以为韩松抓到了左慈,就跑来落剑山等着,想看看哪位山巅老祖会杀上门要人。黄寂觉得韩松抓不住左慈,依旧在韩褚鹏附近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目前来看,黄寂的猜测是对的。

    落剑山众长老的气色云淡风轻,完全没有踢到铁板的迹象,估计是人还没抓到,韩松把事情交给弟子处理了。

    鲍向阳对台子上的切磋不感兴趣,不想错过‘左慈’在落剑山眼皮子下斩草除根的大戏,等待良久不见异样,就准备返回雷霆崖。

    但鲍向阳正在和千秋乐府的道友告别之时,眼神一动,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进入了剑门外的人群……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“出来了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赵剑仙,就是此人,给他点颜色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东洲弹丸之地,也敢来我华钧洲问剑……”

    暑苣峰下,一片嘈杂。

    方圆数百丈的巨型圆台上,只有两道小小的人影,圆台的外围,则有近万修士汇聚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修士多是散修,也不乏宗门子弟,大半是周边的人,还有一小部分是从玉瑶洲而来的修士。

    落剑山口气狂傲,但再怎么也是瞧不起东洲,仙家高人只是冷眼旁观,但华钧洲年轻修士却是为此热血沸腾,感觉极为长脸。

    剑台外的大半修士,都是过来给落剑山助威的人,出于对宋千机的自信,口气比落剑山都嚣张。

    玉瑶洲而来的些许修士,就只能不服憋着了,除了指望台上的剑侠能创造奇迹一雪前耻,也说不出什么,对此次论剑可谓毫无信心。

    因为宋千机太强了!

    宋千机是落剑山的小师叔,早已经不是弟子辈的修士,剑修打架也不讲究压境界‘文斗’,都是靠硬实力来真的。

    十剑皇随便来一个,打宋千机肯定没问题,但‘东洲剑道皆旁门左道’,本身就是个狂妄无知的笑话,东洲剑道枭雄为此当真,过来和一个百来岁的小辈计较,赢了没任何意义,输了丢整个东洲的脸。

    因此能过来‘问剑’为东洲正名的人,都是血气方刚的弟子辈,或者散修剑侠,赢了出气,输了就输了,只是他们学艺不精,不能说东洲剑道不行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宋千机直接成了无敌搅屎棍,散修不可能打过豪门嫡传;万一某天打输了,大不了承认‘东洲剑学不是旁门左道’,你又能咋地?

    你有种回敬一句‘华钧洲剑道皆旁门左道’?

    万一东洲来个有名望的剑仙找场子,还没打过,落剑山就是以一己之力压住整个东洲,声望直接起飞。

    此次事件,对落剑山来说就是一场无本万利的买卖,东洲较真的人越多,对他们好处就越大。

    过来问剑的年轻剑侠,都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但习剑之人,不血气方刚,叫什么习剑之人?

    师长剑皇出不了头,这口气总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有前赴后继地人过来,今天轮到了赵无邪。

    剑台之上,赵无邪手提佩剑,身着武服,看着那个面色桀骜的剑客从盘龙壁下走来,微微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自从随着师父跨海而去后,赵无邪被丢在了华钧洲,去过很多地方,幼年仇恨早已了结,现在心中唯有一个‘剑’字。

    但无论赵无邪如何努力,都忘不掉青云城下,那个并肩作战的剑侠,那惊世骇俗的一剑!

    曾经见识浅薄,只觉得很厉害,自己有朝一日,也能有那般的风采。

    后来走得远了,走的高了,他才渐渐发现,那一剑有多恐怖!

    无论他如何努力,如何追赶,如何鞭策自身,那夺目的一剑,都好似挂在夜空的星辰,看的到,却永远摸不到,无论你爬多高,距离都遥不可及!

    所以赵无邪一直把灵器品阶的‘金昼’带在身边,时时刻刻警醒自己——他前面还有一座山,一座必须难以逾越,但必须登上去的山!

    好在四方磨砺,赵无邪距离那一剑,已经很近了。

    即便还不能媲美,也足以惊艳世人。

    现在,作为南荒出生的剑侠,该为自己的故乡正名了!

    哪怕打不过宋千机,这一剑的风采,也能让在场所有人明白,未来的剑道,属于玉瑶洲年轻一辈,宋千机不过是赢在了岁数而已!

    赵无邪左手按住了剑柄,开打前,又看了东洲一眼。

    不知那个左姓友人,现在何处。

    短短几年,看到我距离你这么近,不知你是会吃惊,还是会感到压力。

    或许两者都有吧……

    赵无邪笑了下,抬眼看向前方高如山岳的盘龙壁,郎声道:

    “南荒赵无邪,请赐教!”

    “嚯哦——”

    暑苣峰外霎时间沸腾。

    盘龙壁下就座的宗门名望,也都坐直身体,全神贯注,毕竟剑客搏杀,仅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剑台对面,面貌只有三十上下的宋千机,身着锦袍,单手负于身后,甚至没去摸剑:

    “赵小友,你年轻,宋某不占你便宜,让你先出手。”

    此举太托大,但宋千机确实有托大的资本。

    赵无邪并未客气,微微躬身,右手握住剑柄。

    全场在此时一静。

    便也是在这一瞬间,剑鸣声响彻暑苣峰,甚至在遮蔽风雨的阵法上带起涟漪。

    啾——

    诸位长者一惊,连望着别处的鲍向阳,都被剑意吸引,目光转了回来,眼神惊异:

    “最近冒出来的怪胎,怎么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道白虹就出现在了剑台上。

    只见赵无邪身形前冲,手中剑前指,一道白鹤虚影凭空而现,远看去,就像是整个人化为了白鹤,以鸟喙刺向前方的宋千机。

    剑意空灵高寡,却又不失刺骨锋芒。

    全场为之震撼,完全没想到前几天还全力酣战的赵无邪,能爆发出这样的剑势,意境直接飙升了数个档次。

    玉瑶洲而来的修士,皆是面露惊艳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们还没开始高兴,台上就打完了。

    赵无邪剑势惊人,但无奈和宋千机差距太大,体魄的上限,卡死了速度和反应。

    宋千机眼中也有惊异,但剑出手的瞬间,他就已经来到了赵无邪侧面,手中剑连带着剑鞘,放在了赵无邪脖子上。

    两人的动作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全场的气氛,也在这一刻凝固,眼中惊叹未消,又显出了失望唏嘘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剑法真漂亮,落剑山若不是占了境界的便宜,输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旁观的玉瑶洲修士,对此只能悻悻然嘀咕几句。

    虽然打得很快,但此地的仙家高人都是行家,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薛远侠心中大定之余,眼中露出赞许:

    “没想到此子,还藏了一手,有几分‘剑一’的韵味了,这是谁家的剑?”

    韩松道:“只是摸到了点门道,看不出太多,估计和道门有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薛远侠听见此言,目光望向了远山之上的老道士,露出几分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台上。

    宋千机收起了佩剑,眼中傲气未消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剑术不错,只可惜还不足以让我拔剑。看你天赋极好,若无师承,可愿拜入我落剑山?”

    赵无邪已经尽力了,能让全场宗门长者惊叹足以。对方不客气,他也懒得客气,只是抬手抱拳:

    “已有师承,有缘再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收剑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宋千机知道对方有这剑术,必然出自名师,也没过度嘲讽。他提着剑,转眼看向万千修士:

    “打得太快,让诸位道友扫兴了,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喔——”

    话语很装,让不少仙家高人皱眉,但台下的无数散修吃这套,开始欢呼助阵:

    “宋剑仙果然剑术通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东洲知道落剑山的厉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瑶洲而来的少数修士,脸色则极为难看,但技不如人,也说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边缘廊道里,千秋乐府的伯邺子,摇头道:

    “此子在华钧洲也是罕见的奇才,这都打不过,东洲年轻人想挽回脸面,难咯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道侣雅荷跟着转身。

    但站在旁边的鲍向阳,却是抬起了右手: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伯邺子回过头来:

    “都打完了,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鲍向阳没有言语,只是盯着人群中那道‘你本不该来这里’的人影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盘龙壁下,薛远侠见该散场了,就想起身说几句夸奖之语,彰显仙家豪门的气度,但尚未起身,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正在耀武扬威的宋千机,余光也发现远去的赵无邪停了下来,略显疑惑地转眼看去。

    而哄闹的修士,渐渐发觉不对劲,窃窃私语从某处人群中响起;

    “诶?这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作甚?又有人上去?”

    “瞧这架势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传开,散修让开道路,盘龙壁外的所有人,才看到人群之中,有一个白袍剑侠,不紧不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剑侠身材颇高、四肢匀称,面容很是年轻,腰间悬着两把剑,一双剑眉云淡风轻,双眸中带着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踏踏踏——

    所有人在茫然中安静下来,轻微脚步也传入了诸多高人耳中。

    薛远侠眉头一皱——随身带两把剑的剑侠……有点耳熟……

    韩松眼神狐疑,但又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之下,白袍剑侠走上圆台,望向赵无邪:

    “兄台好剑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为了隐匿行踪,容貌有过微调,不熟悉的人不容易看出来。

    赵无邪愣了片刻,才从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里,认出这位曾经并肩作战的队友。

    赵无邪起初不可思议,不过仔细一想,也合理——以这位兄台的脾气,听说这种事儿,肯定得过来教教落剑山什么叫‘剑术’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沟通不方便,赵无邪也没客套,只是抱拳道:

    “过奖。阁下真觉得好?”

    “叹为观止,距离巅峰咫尺之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赵无邪知道他和左凌泉还有‘一捏捏’差距,并未自傲,爽朗一笑,就跳下了台。

    全场都安静下来,茫然看着忽然现身的白袍剑客。

    宋千机不明所以,扶着剑柄,面向左凌泉傲然而立,朗声道:

    “阁下也来落剑山问剑?按规矩,先去报名,打两名弟子,胜了再来。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,包括豹向阳在内,都认为这个白袍剑侠是过来问剑讨说法的。

    毕竟都登台了,还能干啥?

    但踏上剑台的俊朗剑侠,偏偏和人想的不一样!

    秋风萧索,天空云雨如幕。

    白袍剑侠在微风中负手而立,先看了宋千机一眼,目光又抬起,望向了背后那块盘龙壁。

    满场寂寂无声之中,一道略显淡漠的嗓音,在秋风中响起:

    “问剑?你们配吗?”

    “嚯——”

    满场皆惊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(72/403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