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五章 雷霆崖

时间:2021-12-23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虽然很克制,修炼从头到尾也持续了一整夜,静煣意犹未尽,最后还是左凌泉担心老祖动怒,主动刹了车。

    昨夜插曲过后,龟岛上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,所有修士无论境界高低,都做出‘恐惊天上人’之态,默默待在各自居所。

    左凌泉不好透漏蛟龙破海的细节,也解释不清楚,对此只能保持神秘姿态,尽量深居简出。

    走出睡房来到外面的茶室,谢秋桃因为昨晚的事儿,不好出去闲逛,在茶榻上盘坐,怀里放着小龙龟,正凶巴巴地训团子:

    “看你惹得好事儿,现在好啦,我们都不出去啦。渡船上面可有好多好玩的地方,前面有个说书堂子,外面还有间饭馆,里面卖的有南屿洲那边特产的南海鱿鱼串儿,腰那么粗,烤熟切片加酱油沾芥末,那滋味……现在都吃不着了!”

    罪魁祸首团子,四仰八叉地躺在茶案上,小爪爪朝天,翅膀摊开上下滑动,一副“鸟鸟自由了”的嚣张模样,听累了还张开鸟喙,问谢秋桃要小鱼干吃,完全没有自己闯祸了的觉悟。

    不过昨天的事儿,也怪不得团子,只能说注定有此一劫。

    谢秋桃絮叨片刻,听见开门声,回头瞧见精神饱满的左凌泉,难免想起静煣那身算不得衣裳的衣裳,和白的晃眼睛的大臀儿……

    谢秋桃脸儿红了下,眼神怪异地打招呼:

    “左公子,昨晚休息的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了一晚上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谢秋桃脸蛋儿红红,半点不信,但作为小姑娘,不好点破,就继续喂起了团子。

    左凌泉第一次坐跨海渡船,心中不乏好奇,想和谢秋桃在船上走走看看,但昨夜弄出一场风波,在渡船上瞎逛可能吓到人,他不修炼的情况下,也只能站在窗口,瞄一眼海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从玉瑶洲跑到华钧洲,本就遥远,走的也不是直线;虽然海面上没有山峦障碍,但海底却有很多险地,比如老蛟盘踞的海窝、鲲鲸活跃的区域等等,能清理的往年早已经清理,代价太大就只能绕开,以免遇到风险。

    东海太过辽阔,不光有海水,大小岛屿也时常能瞧见,最大的一个能赶上俗世一州之地的规模,被誉为登龙台,听说常有蛟龙在上面晒太阳,渡船自是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些许海外仙岛,上面的宗门多走隐世之道,不常于外界接触,碍于修行资源的匮乏,规模都不大。

    渡船上些许小修士,目的地便是去海外仙岛隐居修行,渡船偶尔从附近经过时,拓天王八便会叫一声,有人出来查看,如果没能被看上,渡船也会把人接上来带回去。

    除开这些海上的仙家琐事,渡船的东家黄寂,在默默沉寂几天后,也派执事上门,借着询问所需的空档,宴请左凌泉去做客。

    黄寂背后的千星岛,在南屿洲众仙家中一家独大,修行道的话语权不弱于东洲南盟,黄寂的师长冥河老祖,属于能和上官老祖平起平坐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种体量的仙家势力,贸然扯上关系绝非好事,左凌泉此行不去南屿洲,喝退蛟龙的事儿更不好解释,对宴请自然是婉拒了。

    龟岛跨海航速不慢,但从登潮港出发,跨过漫漫东海接近华钧洲,还是用了三个多月。

    旅途中,左凌泉除开偶尔看一下风景,其他时候都在屋里打坐,和静煣也亲密了两次,因为每次都得事前和老祖打招呼,太频繁静煣都不好意思,两个人都很克制。

    谢秋桃同样在茶室修炼,一路上没出过门,因为不晓得开门后会不会看见少女不宜的场面,也未曾跑进睡房窜门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修行中人,对埋头打坐的日子早已适应,就是把团子憋坏了。

    三个多月航行后,渡船刚接近海岸线,团子疯了似的爬起来,站在睡房门口化身啄木鸟,用鸟喙疯狂敲门。

    咚咚咚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从入定中苏醒,睁眼眼帘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房间一切如常,飘着聚而不散的雾气,静煣穿着轻薄夏裙,躺在身边,枕着他的大腿,还在闭目熟睡。

    静煣的修炼姿势,向来如此随意,真坐着反而觉得累没法入定,左凌泉早就习惯了,轻轻在她的脸蛋儿上捏了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蹙起眉儿,睡眼惺忪地撑起上半身,望向窗户:
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站起身来,打开睡房的门,可见团子在门前跳来跳去,用翅膀指向窗外,一副很兴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谢秋桃早已经收功,换上了一身得体的小裙子,背着铁琵琶,趴在窗口用双手捧着下巴,正在朝远方眺望。

    谢秋桃个儿不算高,但身段儿很不错,以前穿着宽松裙子不觉得,此时摆出跪趴的姿势,撅着粉臀,才能看出女儿家该有的圆润。

    左凌泉虽然有点好色,但那是对自己媳妇,面对清清白白的姑娘,自然不会盯着人家屁股看,来到跟前,往窗外眺望: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雷霆崖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壮观吧?”

    左凌泉只是往窗外扫了一眼,眼底就露出讶然之色。

    出发才是初夏,抵达以至初秋。

    暖黄秋日之下,一面犹如黑色城墙般的百丈海崖,肃立在海岸线上,左右不见边际。

    崖壁修建无数婉转廊桥,上至顶端,下到海面,可见崖壁上方高耸的塔楼,以及海面上千帆汇聚的各地渡船。

    用千帆来形容,可能有点不恰当。

    左凌泉距离还很远,目之所及全是五花八门的大小渡船,不光海面,连天上都悬浮着无数仙家船只,至于在远处御空的修士,就更多了,远看去就好似一片五彩斑斓的祥云,往内陆飞散,又同时往海崖汇聚。

    论起富饶,南方九宗确实首屈一指,但论起规模,华钧洲这座连接东南数洲的港口,确实比登潮港大得多。

    左凌泉站在窗口远观雷霆崖全景,眼中有惊叹,也不乏疑惑,询问道:

    “这地方为什么叫雷霆崖?有牛头妖怪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谢秋桃站直身形,有些不明所以,解释道:“这里据说以前叫黑石崖,但因为第一次到这里来的修士,瞧见这里壮观的场景,都是心头一震,久而久之就变成了雷霆崖,因为霸气又广为流传,就都这么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闲谈之际,汤静煣在睡房梳妆打扮一番,也收拾好了,身着较为保守的秋裙,戴了个帷帽,把急不可耐的团子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左凌泉将两把剑挂在腰间,取了个斗笠戴在头上,等待龟岛在雷霆崖专用的海港靠岸。

    这艘龟岛,可能是雷霆崖所以渡船中最有秩序的,几个月来和不知名仙尊待在一起的压力太大,船上修士一靠岸,就整整齐齐地下了龟岛,连脚步声都没有,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走空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带着两个姑娘从僻静处,走向雷霆崖下的廊桥,期间还瞧见龟岛东家黄寂,带着几个执事站在龟岛边缘,俯身拱手恭送,也没靠近打扰。

    左凌泉受之有愧,颔首回敬一礼后,就快步下了龟岛。

    本以为旅途上闹剧就此结束,可以悄然遁入人海。

    但左凌泉刚下渡船,就瞧见人山人海的游廊入口,站着一老一少两个道士,正在向龟岛这边眺望。

    为首的自然是吴老道,瞧见三人下来,神色一震,却不敢贸然上前。

    吴老道以囚龙阵压东海龙王,虽然看起来是场闹剧,但吴老道自己并不知道,舍身螳臂当车调虎离山,给渡船修士逃命的机会,这份大义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此举让左凌泉对吴老道的敬意,比黄寂重得多,快步走到跟前,拱手一礼:

    “吴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诶!受不起受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吴老道连忙避开,和和气气道:“前辈如此客气,晚辈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年纪不大,受吴老道拜见,恐怕要折寿,他抬手制止,示意吴老道一起入游廊,待到僻静处,才摇头苦笑:

    “吴道长别诚惶诚恐了,我也是遭了无妄之灾。那晚上蛟龙出水,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,就有一位仙尊落在了身边,一言把蛟龙喝退后,让我别声张,就走了。具体的在下也不敢多说,再说就得遭天谴了。”

    吴老道眼力不差,也不觉得左凌泉道行,能高到堪比天神的地步,不过此事无论如何,都和左凌泉有点关系。他识趣点头,不再多问,而是道:

    “那晚的场面前所未见,贫道说到底也只是个还在爬山的道人,山巅仙尊的风采没见过几回,过来攀个交情,还望左剑仙勿怪。”

    谢秋桃走在跟前,笑眯眯道:“吴道长,你这么客气反而没意思了,我看你老人家道行也不低,以后说不定我们还得找你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这道行,几位恐怕看不上,不过贫道在华钧洲确实有些熟人。以往日所见,左剑仙怕是第一次来,若是有需要,招呼一声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相伴走上海崖后,入目是绵延到天际尽头的建筑,楼阁参差、人如潮水。

    所见的场景,和玉瑶洲的仙家集市差不多,区别之处在于集市中的修士,挂九宗牌子的寥寥无几,大部分都是些没听说过的宗门徽记。

    吴老道确实只是来攀个交情,多余的话一句没问,只是沿途拉着家常;左凌泉三人谈笑对答间,打量着雷霆崖街市间各种奇门物件。

    作为三洲交汇的渡口,雷霆崖仙家集市的繁华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,连街边的地摊都是灵器起步,寻常法器都没人好意思摆出来,当然,也可能是地价太贵,卖便宜东西亏本。

    团子对几人的交谈自然没兴趣,在船上都快馋疯了,此时从汤静煣胳膊间探头,打量着街边摊子上的奇珍小兽,本来还比较克制,等走到一家饲育灵兽的铺子时,闻到专门用来馋灵兽崽崽的香味,就再也忍不住了,委屈巴拉的用脑袋蹭汤静煣胳膊:

    “叽叽叽~~~”

    汤静煣心疼团子,提议进去逛逛,走在前面的吴老道,转眼看了下招牌,插话道:

    “差地忘了几位还带着灵兽,开在码头边上的铺子,多半都物不美价不廉,专宰刚出山的小年轻,真想购置东西,得去前面的主街。”

    谢秋桃了解这些门道,不过她往日没养灵兽,对地方不甚了解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吴道长知道好去处?”

    吴老道抚须一笑:“乾元街的多宝潭,专门卖这些,而且还开潭让人碰运气钓灵兽;贫道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,去凑热闹,侥幸得了一尾鲤鱼,后来送给了伏龙山,现在还养在那里;你们要是去过伏龙山,应该在太清池里见过,长着两根红须那条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途径伏龙山,没进去游览,自然没见过,不过听到‘长着两条红须’,他就明白血脉大概率和蛟龙有关,品阶绝不会低。

    谢秋桃眼神意外:“我听说过多宝潭,不都说是骗人的吗,根本钓不上来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吴老道呵呵一笑:“开铺子做生意,岂会亏本,东西越好自然越难得手;这种事情,就和找机缘一样,得手不贪心,没得手就是机缘未至,只当闲时雅趣,强求不得。”

    谢秋桃微微点头:“也是,反正要给鸟鸟买点口粮,一起去看看呗。”

    吴老道听见这个,倒是露出几分惭愧,示意旁边的徒弟鹿青:

    “玉净山派了人在集市外接送,不好久留,贫道就不随几位过去了,下次如有机会,再和几位一起坐坐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,没有客套太多,和吴老道留了个联系方式后,就目送师徒两人,汇入了集市人海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蛟龙长至少三千丈,光是龙须就有十余丈粗细,黄某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大的蛟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扯犊子,我问你,三千丈约莫二十里,登潮港沿岸的海深最多两三里,那条蛟龙怎么在海面下展开身形四处翻腾?你站在齐膝深的水里给老夫翻腾几下看看?”

    “楚兄别不信,黄某亲眼所见,只是当时情况危急,不好把场面记录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巷弄之间,破茶铺里。

    刚刚靠岸的龟岛东家黄寂,坐在茶桌旁,诉说起路上的遭遇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掌柜靠在躺椅上,对黄寂所讲故事,并不认为是假的,但确信是夸大其词。

    三千丈的蛟龙世上可能有,但必然待在无尽深海,能出现在海岸附近的只能是龙王爷,而龙王爷不可能被喝退的,至少九洲大地的生灵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说喝退蛟龙的,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常人岂敢随意窥探,相貌都不敢记住,记住了也不敢告诉楚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个什么?老夫看你就是来蹭茶水。”

    黄寂无奈一叹,对方未曾授意,他实在不敢轻易把事情瞎传,只能道: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其他去玉瑶洲的船,楚兄还是多叮嘱一句,若再撞上一次蛟龙,可不一定有黄某这么好运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把茶水一饮而尽,起身离开了茶肆。

    掌柜的在躺椅上,琢磨着黄寂所言的事情脉络,尚未琢磨出个所以然,铺子的布帘就被一只手挑开了。

    掌柜抬眼一看,来的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面相三十左右,穿着雷霆崖常见的法袍,留仙裙的款式,深青的面料略显朴素,梳妇人髻,头戴花簪,手腕上还有带着个看不出门道的镯子,整体打扮不惹眼,气质却很温雅,带着一股柔媚韵味。

    掌柜略微打量——不认识,也看不出底细——从躺椅上坐了起来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喝茶?”

    花簪少妇挑起布帘进入茶馆,如同经常过来的常客,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钱袋,丢在了柜台上的铜盆里:

    “到茶铺来还能吃饭不成,来一壶镜花茶,带走。”

    掌柜微微皱眉,靠回了躺椅上:

    “道友看起来认识老夫,既然来了雷霆崖,何必遮头掩面,还怕老夫不守规矩,对客人动手不成?”

    花簪少妇在老旧茶桌旁坐下:“黑崖剑鬼楚毅的名字,世上有几人不晓得,我有要事在身,不方便透露身份罢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楚毅闻言目露意外,作为雷霆崖的门神,知道他诨号的人挺多,但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,还敢当面直呼其名的,真没几个。

    “雷霆崖是渡口,修士来去自如,只要不惹事,老夫自然不会过问道友身份。”

    楚毅目光望向柜台的钱袋子:

    “不过,这茶铺是老夫的私产,只用来接待友人。道友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号,也该知道老夫的规矩,若是投缘,茶水钱看着给,不给也无妨;若是不投缘,老夫又岂会稀罕这袋神仙钱。”

    花簪女子显然知道规矩,但并不想遵守。她看着墙上的字迹:

    “知道你不图钱,图的是这些字里面的精气神,但有些人的字迹,你受不起,怕把你剑心弄崩了,才问你买一壶茶带走。”

    楚毅听见这话,不怒反笑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开茶铺,给后辈剑侠提供淬炼心性的镜花茶,求的确实是字迹中的精气神,通过哪些人能完成志向、哪些人不能,来调整凝练自身剑心,算是观他人之道,互惠互利。

    有些惊才绝艳的剑仙,字迹中蕴含的精气神确实刺目,如果年轻气盛的剑侠看到,感受到人与人的差距比人和狗还大,确实会产生自我怀疑、失去前行的动力,也就是剑心崩碎。

    但那是年轻人,楚毅能坐镇雷霆崖,放在华钧洲也是有名有姓的剑仙,心境早已经锤炼扎实,岂会因为看到惊才绝艳的好苗子,就自愧不如崩了剑心?

    楚毅冷笑一声:“道友既然这么说,那位剑仙恐怕已经超凡入圣,这种境界的高人,还需要楚某这碗茶水帮忙淬炼心境?”

    花簪女子微微耸肩:“他本来就不需要,我只是好奇他喝下去是什么反应。听说能半刻钟回神,就是剑仙胚子,你这最快回神儿的人是多久?”

    楚毅虽然不知晓女子身份,但感觉得出女子道行不比他低,再不满也不可能真动手。稍微沉默了下,还是不屑道:

    “道友的打算,怕是要落空了,你那晚辈再快回神,也只是第二,不可能争第一。因为最快回神的那个小子,根本就没愣神。”

    “是道行太高,还是天生无情无欲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,纯粹的心境好,此人现世,足以让天下剑侠惊为天人、九洲老祖叹为观止!”

    楚毅说得很认真,半点没吹牛的意思,也确实没吹牛,毕竟他现在还对那白嫖了他茶水,还说他卖假货的小王八蛋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花簪女子见楚毅不似作假,眼底也显出了几分郑重:

    “此子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楚毅淡淡哼了声:“道友问这话,莫非是想给晚辈清理日后的拦路虎?”

    花簪女子知道自己问多了,打听别家好苗子本就犯忌讳,真有天资好到这种地步的苗子,楚毅知道也不敢乱说,惹出事儿来楚毅的命可不够赔。

    “随便问问罢了。虽然你说的人毫无意外是第一,但我那个晚辈,也不一定是第二,并列第一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楚毅半点不信。

    因为他说的那厮是个特例,天生看得开,已经到了胸无大志的地步。

    毫无上进心、遇事儿就躺平;只要我不往前走,再高的坎都拿我没办法;只要我一直在坑底,你就没法让我掉坑里,这能有啥心结执念?

    修士则不然,修行必须往前走、往上爬,刻苦修行,目标越大,对未来的担忧、修行上的挫折、对自身实力的怀疑就越难克服,道心再坚韧的人,都会稍微回忆下曾经的波折,时间长短罢了,不可能没有。

    楚毅在这里开铺子,遇到过最厉害的修士,应该是剑心没崩之前的陆剑沉,基本无情无欲、心智坚若磐石,只入神了不到十息时间,就扫去俗世父母、发妻等等所有杂念回了神,甩开其他所有人一大截。

    陆剑沉当时确实不是个东西,但天赋也确实让人惊叹,连仇封情这些东洲豪门天骄都得跟着他混,已经算是一洲顶流的剑道奇才了。

    楚毅见花簪女子口气这么大,看在对方道行不低的份儿上,并未轻视对方,抬手轻勾,桌上出现一杯热茶:

    “话说到这份儿上了,是骡子是马都得牵出来溜溜。镜花茶给道友一碗,只要你那晚辈,能在三息之内回神,茶水钱老夫不要,再倒给你一袋五彩钱。超过三息,道友欠老夫一个人情,等道友啥时候方便露面,再来还老夫便是。”

    铜盆里的一袋神仙钱,约莫百枚金缕铢,因为镜花茶别无二家不定价,这个茶水钱很难说给多了还是给少了。

    而换成一袋五彩铢就不一样了,价值翻百倍,相当于百万白玉铢,家业再大的山巅老祖,花之前恐怕都会打打算盘。

    不过山巅修士出手的人情价,不能用钱来计算,这个赌注只能说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花簪女子觉得楚毅气势很足,似乎十拿九稳,稍有迟疑,不过最后还是抬手轻挥,将茶水收入袖中: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起身出了酒肆。

    楚毅收起铜盆里的钱袋,摇头一叹,估摸这位不知名道友,大概率会赖账一去不返。

    三息之内回神,要么是天资远超陆剑尘,要么就是上次遇见的那种修行奇葩;陆剑尘被诸多山巅老祖留意,评价为‘不成仙君则成魔神’,能远超他的人都已经成了仙君妖王,千年不一定能出一个,这种人的师尊,会闲到找他来讨茶喝?

    修行奇葩就不用说了,修行道要是能有第二个,九洲怕是气数已尽,开始青黄不接了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氵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