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四章 好看吗?

时间:2021-12-23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暖黄灯火洒在房间的角角落落,黑袍男子坐在蒲团上,抬头凝望。

    白条儿似的丰润女子,站在男子面前,珠圆玉润的体态一览无余,腰胯距离男子脸颊不过几尺。

    旖旎的场景,恐怕能让任何瞧见的人心跳快上几分,开始浮想联翩,但两人之间的气氛,却无比古怪。

    左凌泉不太想冒犯的上官老祖,但距离近在咫尺,看哪儿都不对,眼神不知该放在哪里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低头瞧见身上的镂空布料,不怒自威的双眸,肉眼可见地瞪大了些许,本能一手抱胸,一手遮住了腿根,不过马上又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左凌泉也同时察觉到窗外浮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,连阵法都难以隔绝,强横到让人窒息,却又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左凌泉迅速回神,眼底露出惊色,起身把上官老祖护在身后,以神识感知窗外情况。

    “嗡——”

    低沉轰鸣从海底深处响起,压过了海面狂风暴雨的喧嚣。

    龟岛之上数千修士,皆面无人色地僵立在各处,一声龙吟之下,半数后退,剩下半数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左凌泉感觉到了体内的本命水在躁动,根本压制不住,心中不由惊悚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间,两里开外的海面上,就隆起了一道水波,继而两只龙角探出了出来,如同两座山峰从海面浮起。

    而后的龙首,大到常人难以想象,头颅及散发青光的双眼浮出海面,看起来就像是正前方的海面上浮起了一座巨岛,岛上有两座九幽雷池般的双瞳,让人不敢目视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青色蛟龙只是从海面探出了脖颈,龙角就感觉接触到了黑压压的云层,两条龙须足有十余丈粗细,瀑布般的水花顺着龙鳞砸入海面,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。

    青色蛟龙的头颅几乎遮蔽的前方的全部视界,遮天蔽日的压迫力足以让苍生万物胆寒,蛟龙低头望着龟岛,明明距离两里,看起来却犹如望着嘴边的一片小树叶般,而更加庞大的龙身,还藏在海面之下,时而就能在极远处的海面,看到一节浮出海面的龙身,根本看不出有多长。

    神龙见首不见尾,说的恐怕就是这种场面。

    左凌泉透过窗户间的细微缝隙,瞧见比龟岛还庞大的龙首,虽然体型相差巨大,但还是从青色蛟龙的面貌上,认出了这位有过一面之缘的龙王爷。

    “怎么变这么大?现在让团子回去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对这场景并不意外——神祇化身的体型不固定,但有规律,在生灵面前现身,不会比对方小,正常都是能一口把对方吞掉的体型,以便让生灵能看清面貌,又不失去天道不容违逆的绝对压迫力,拓天王八体型太大,海中龙王才会显出这么恐怖的身形。

    不过神祇一般不会干涉凡事,只要不是撼动天地根基遭受天罚,神祇出来也不会祸害生灵万物,此时居高临下打量,肯定是在找不听话的团子。

    面对天地的守护神祇,上官老祖本体来了也不可能硬闯,望向了隔壁:

    “团子,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缩在被窝装死的团子,很不情愿,但也没办法,只能垂头丧气跳到了隔壁的窗台上,对着天空小声“叽叽叽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嗡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低沉龙吟震动九霄,浩瀚龙威让整个龟岛都晃动起来,下方的拓天王八在颤抖。

    团子连忙闭喙,心有不甘地沿着窗台慢慢往回走,速度奇慢。

    浮出海面的青色蛟龙并不急,只是用一双巨瞳严肃监督,等着团子走回玉瑶洲的范围。

    对于知情人来说,这场面并不凶险,甚至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但龟岛上的人可不知道!

    龟岛上数千修士,瞧见这条来历不明的深海巨蛟,龙首怒目,一副随时可以把龟岛吞了的架势,渐渐有人扛不住压力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鸦雀无声的环岛游廊上飞出一道人影,龟岛东家黄寂想阻拦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人影快若奔雷,眨眼闪出去数里,没有往后方陆地逃窜,而是到了侧面。

    左凌泉仔细看去,意外发现那人是港口遇上的吴老道,跑到侧面后,回身掐诀,就是一声雷霆般地怒喝: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无数人瞩目之下,一座数十丈高的九层高塔,从云层间落了下来,正中青色蛟龙的鼻尖,遥遥看去,就好似给巨龙的鼻子上戴了顶小帽子。

    !!

    我去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心中惊悚,一来震惊吴老道修为的高深,这么远的距离施展囚龙阵,还能显出如此规模,着实厉害;二来震惊于吴老道的不怕死,就这道行,敢压这么大一条蛟龙,能压住就见鬼了,这不找刺激吗?

    果不其然,青色蛟龙被囚龙阵砸了下鼻子,半点异样没有,只是双瞳微动,看了看鼻尖上的高塔。

    吴老道打完后掉头就跑,朝着海外飞遁。

    龟岛上的修士,见此明白了吴老道是在舍命调虎离山,想等着青色蛟龙注意力被引开后,伺机逃遁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东海之主是天地孕育的神祇,没有生灵的情绪,不能以生灵的行为来推断其举止。

    青色蛟龙是东海的化身,吴老道的行为,对神祇来说,和一个寻常人用拳头砸地面骂老天爷区别不大,只要不是毁坏天地根基或者盗取天地之力,四方之主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点小动静。

    吴老道随手倾尽所学的神通,在东海之主眼中,也不过是一只陆上的两脚小虫子,在身上乱蹦跶,根本没搭理,继续盯着和它属于一个位面的小团子。

    吴老道自然有点懵,回望蛟龙,不知该怎么才能救下一船人。

    船上修士瞧见此景,不明白这尊海中蛟龙的用意,都生出了‘吾命休矣’的绝望。

    而也在此时,被左凌泉护在身后的上官老祖,表情却忽然一凝,继而眼神就开始变幻,显出挣扎意味。

    左凌泉察觉异样,回头查看,发现背后女子的气息,先变回了汤静煣,又在转瞬间散发出一股奇怪的气息,气息好像不属于生灵活物,蕴含着一股纯粹天威。

    汤静煣的脸颊变得没有丝毫生气,就好似处于苍穹之上的神灵,站得比上官老祖还高万丈,双瞳化为金红,轻启双唇道: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话语平静没有任何感情,甚至有些生涩。

    但声音却响彻整片海域,就好似天上神明对着凡世低语。

    龟岛所有修士目不转睛看着青色蛟龙,背后忽然传来这么一声低吟,目光皆是惊悚,但更匪夷所思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只见那条拦路的通天巨蛟,听见声音稍微茫然了下,抬头望向九天之上,发出“嗡——”的一声龙吟,听起来好像有点不满,但还是一头扎进了海面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庞大身躯入海,带起一道环形海啸压向周边。

    巨浪过后,遮天蔽日的蛟龙消失得无影无踪,连狂风暴雨都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龟岛上的修士,无论境界高低,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茫然望着海面良久,才回头看向龟岛中部那栋楼阁。

    几栋楼阁都鸦雀无声,二楼那扇窗户关着,瞧不见任何人影,众人面面相觑,眼中都是一个意思——一言喝退通天巨蛟,这是什么境界的仙尊?

    龟岛的主人翁黄寂,道行已经步入玉阶中期,但方才的场面依旧刷新了他对强者的认知,他也不敢贸然打量,迟疑了下,遥遥站在龟岛边缘,拱手一礼:

    “晚辈千星岛黄寂,在此拜谢前辈出手相助之恩,不知前辈尊号?今日之事晚辈回去禀报家师,家师定然记前辈一个大人情。”

    房间之内,上官老祖已经恢复了身体控制权。

    听见此言,上官老祖虽然很想让南屿洲霸主冥河老祖欠她一个人情,但方才是团子乱跑,陵光神君发话,老龙王见团子有监护人照看才离开,整件事儿和她乃至船上众人都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不想违心冒领功劳,并未开口回应,给左凌泉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左凌泉明白意思,稍微酝酿了下,在屋里语气老成地开口: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,诸位不用记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清朗嗓音,传遍龟岛。

    所有人面露惊异,没料到这位世外高人,不仅道法通神,还做好事不留名,连冥河老祖的人情都不要。

    这么大场面,能叫举手之劳?!

    黄寂脸色愈发敬重,觉得这位高人道行,恐怕超出了凡夫俗子的认知。

    对方不透漏身份,黄寂又猜不出是哪位山上仙尊,只能恭敬一礼:

    “前辈之气节,晚辈叹服,日后若是有机会,还望前辈到千星湖登门做客,给千星岛一个当面道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如有空闲,自会登门拜访。都散了吧,继续起航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黄寂连忙拱手。

    黄寂都不敢多嘴,其他修士哪里敢吱声半句,连忙回到了各自的位置。

    所有人中,只还茫然飘在海面上的吴老道,目露不可思议地望着那间客房,暗暗琢磨“左慈”是哪位仙君的化名……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风波暂止,龟岛上的人群各自返回居所,但依旧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暗暗复盘方才的情况,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陵光神君当是想让团子在长大之前,都待在静煣身边。四方之主不死不灭,看护四方之主长大的神使,近万年都没有第二个,具体情况本尊也不知道先例。不过神祇不会干涉凡间事务,你静心修行即可,不用担心此事,也不用指望陵光神君在危难之际搭救你的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正说话之间,屋子的房门被一把推开,待在外屋的谢秋桃,火急火燎冲进来:

    “静煣姐,你好厉害,那条大……大……大……”

    谢秋桃刚打开门,满是激动的圆脸儿就是一呆,眼前白花花一片,全都是小姑娘不能看的东西。

    团子也从房门角落探头:

    “叽~?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也极少见到东海龙王,方才在提防意外,没有考虑其他,此时想起了什么,反应极快,闪到了左凌泉背后。

    左凌泉已经转过了身,见状也连忙抱住身边的佳人,用袖子帮忙遮掩春光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谢秋桃反应过来,脸色涨红,连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可能是瞧见了不得了的东西,又忍不出探头瞄了下静煣身上的别致衣物,才把门从外面关上了: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看见……咦~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房门关上,屋子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怀里抱着佳人,听见谢秋桃古怪地嘀咕,老脸一红,往怀里看了眼:

    灯火幽幽,丰腴雪腻的躯体散发着柔媚光泽,黑色系绳挂在脖颈上,身前是镂空的黑色纱网布料,裹着两枚软团儿,除开雪峰之巅的景色,余下雪景隐隐可见。

    腰上是轻薄吊带,勾着包裹双腿的黑色长袜,小巧黑色布料,很完美地覆盖在很关键的地方,严丝合缝有一道小月牙,透过半镂空的花纹,似乎能瞧见,但又什么都瞧不见。

    妖娆而媚人的诱惑力,从头到脚散发出来,不怒自威的眼神,配上静煣熟美柔婉的面容,有一种很强烈的反差感,让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先看哪里。

    所以左凌泉的目光,游移不定地从上到下,又从下到上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微微眯眼,发觉左凌泉眼神的游移,并未如小女儿般无地自容,而是抬起眼帘,沉声询问: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瞬间惊醒,举目望天,做出正儿八经之色,手也从腰背上松开了: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事情有点突然,前辈别往心里去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屈指轻勾,就在身上套了一件裙子,严肃望着左凌泉:

    “你和汤静煣是夫妻,闺房之事本尊管不着,但还是要提醒你一句。修行中人要克制欲念,凡事都要讲究礼法,长袜这种华而不实的物件也罢,总比不穿强,但亵衣亵裤乃遮羞之物,你们弄成这种模样,岂不本末倒置,违背了衣物本来的作用?”

    左凌泉总不能解释情趣衣裳的妙用,微微颔首:

    “前辈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过来时就有心理准备,但身上的奇葩小衣,还是让她开了眼界,穿着裙子都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已经没啥事儿了,上官老祖不想留在这里尴尬,双眸浮现金光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,忽然抬手:

    “前辈等等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神色一顿,蹙眉道: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左凌泉上次年关,被老祖赠与宝剑后,就没和老祖私下交流过,心里确实想聊聊,但把老祖叫住,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是好久没见,想和前辈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可能是头一次遇上用这种方式与她交流的人,她沉默少许,招来一个蒲团,在左凌泉面前正襟危坐,摆出仙人论道的架势:

    “你想聊什么?”

    左凌泉也不知道自己想聊什么,他在对面坐下,没话找话道:

    “上次年关的时候,没好好陪着前辈,心里一直觉得亏欠。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,很难见到本体,下次碰上也不知是何年何月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腰背笔直,认真倾听些许,觉得字里行间都透漏着两个字——欠打!

    “你真不长记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对前辈真没歪心思,只是心里把前辈当家里人,却连闲事小聚探望的机会都没有,心里不是滋味。此行游历,短暂一年,长则三五年,前辈恐怕很少过来,俗世人情走动少,时间一长关系就淡了,修行中人哪怕寿数长,一天的长短,和凡夫俗子也没有任何区别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这次明白了意思——一直不见面,怕时间太久关系淡了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沉默稍许,平淡道:

    “修行道就是如此,在珍惜的东西也失去的一天,我看过太多人生老病死,其中不乏我敬重、不舍的人,但他们都死了,只剩下我一人在世间独活。我现在器重你,你对我有所依恋,担心感情变淡很正常;但你若不努力往上走,该担心的不是你我情分厚薄,而是有朝一日你我将生离死别。

    “千年之后,我可能还在山上那座宫阁之内,而你、灵烨,乃至我现在认识的所有人,却都已经化为了荒山枯骨,我能做的只是在墓碑前给你烧点纸钱,那时候情分即便还在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左凌泉张了张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估计觉得这些修行大道理,讲得干巴巴没人情味,挺无趣,又补充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想人情走动,时常到本尊门前探望,就得有随时上门的实力,难不成还指望丈母娘隔三差五上门探望你?你配吗?”

    虽然语气依旧严肃,但带着点调侃意味,让左凌泉心里暖了下,笑道:

    “晚辈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言谈之间,两人坐的蒲团下,繁复阵法纹路微亮,滂湃灵气出现在屋里;立在不远处的白屏,也浮现出栩栩如生的山河绘卷。

    此景,当是渡船的东家黄寂,想感谢屋里的不知名仙尊,又不好贸然登门打扰,就默默开通了房间里的所有服务,免得屋里的仙尊觉得渡船不上道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左右扫了眼,沉吟少许,又低头望向身上的衣裙:

    “你以后有要事,可以请示本尊,本尊若方便,过来也不过一念之间。不过要警告你一句,下次过来,静煣再穿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,本尊就让你穿上,挂在雷霆崖示众!别人说这种话可能是吓唬人,但本尊的性格你应该早已知晓,我能说出口的事情,就一定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!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微凝,都不敢想那辣眼睛的场面:

    “今天是意外,我岂会故意借静煣的身体冒犯前辈,这既是对前辈的不尊重,也是对静煣的不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,意外之下事急从权,本尊何时与你计较过。还有,夫妻之事本尊不会干涉,但你出门在外,若是不挑时候、不挑地方,肆意放纵,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,以后要注意节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官老祖聊完天后,也没什么可说的了,双眸浮现金光,离开前最后来了句:

    “你们等上半刻钟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觉得老祖好体贴,但不好做出反应,直到静煣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,他才勾起嘴角笑了下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房间内寂寂无声。

    汤静煣拿回身体的控制权后,神色就变成了蒙圈儿,眼底还有些许后怕,望着窗外道:

    “好大一条龙,刚才吓死我了,还好那只大凤凰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没事儿了,团子只要在你身边,以后应该就能到处跑了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抿了抿嘴,吐纳几次,才压下心湖的波澜,她弄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,就不去想了,看向身上的衣裳,抬手去解裙子:

    “这婆娘,都马上走了,还多此一举把衣裳穿上,你看的是我,又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略微想象老祖穿着镂空小衣,和他坐着论道的场面,思绪就连忙打住,免得老祖发觉把他弄死。

    左凌泉刚才的躁动,被插曲冲散了些,此时并不着急,他把静煣拉到跟前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先聊会天,真把老祖惹毛,咱们估计得在屋里干瞪眼几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自然不着急,靠在左凌泉怀里,点头道:

    “唉~好吧好吧,看在婆娘善解人意的份儿上,不折腾她。话说我刚才吼那一声真霸气,把婆娘都惊住了,要是我能一直那么厉害,婆娘估计都得乖乖叫我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朱雀,人要是能那么厉害,这天地就装不下了……对了煣儿,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和监兵神君关系更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监兵神君是白色的老虎,你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眼神羞恼,在左凌泉脸上捏了下:

    “啐——,没毛的凤凰就不是凤凰啦?照你这么说,灵烨还和青龙有关系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?有说法?”

    “水特别多呀,不对吗?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左凌泉大为震撼!

    虽然神祇五行之属弄错了,但煣煣的洞察力真是细致入微,举一反三的水准更是厉害,现在都这么老辣,以后可怎么降的住……

    “主水的是玄武,青龙主木,和青龙有关系的应该是清婉,精力是真旺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龙从水里出来,还以为龙都和灵烨一样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娘都是水做的,区别不大,只是灵烨道行高体魄强,相公多动用了两成功力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要是婆娘的话,你能发挥全力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会累死……

    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