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三章 这什么鬼衣裳?

时间:2021-12-23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雷霆崖。

    驰援北疆的修士早在去年就已经离开,华钧洲这座最繁忙的港口,恢复了人来人往的平静如常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,一艘自北方而来的渡船停泊在港口内,头戴斗笠的年轻剑客走了下来,手里提着一柄白鞘长剑,来到了集市的巷弄间。

    仙家铺子都有玲珑阁,不需要仓库,最偏僻的巷弄都是铺面,不过价格比大道上便宜不少,能开在这里的,都是些给练气修士提供落脚之处的客栈酒楼。

    年轻剑侠在巷子里找了半天,才找到了一间夹在两栋客栈之间的小茶铺,连招牌都没有,只在门上挂着布帘子,写着一个‘茶’字。

    铺子太过寒酸,哪怕练气修士,恐怕也不会落魄到在这种地方落脚,年轻剑客对此却不甚在意,用剑柄挑开了帘子,往里环视了一眼——茶铺里面就四张老旧桌子,两边的白墙上留着乱七八糟的痕迹,掌柜靠在躺椅上打盹儿,旁边是个抱着小人书翻看的女童。

    含饴弄孙的场景,和仙家集市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年轻剑侠眼底略显疑惑,迟疑少许,才问道:

    “掌柜的,还有茶水吗?”

    “有,炉子上有热水,自己倒,钱扔柜台的铜盆里,看着给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师父说,这里有一种‘镜花银峰’的茶,不知是不是掌柜的铺子。”

    躺椅上的掌柜,睁开了眼皮,瞥了门口一眼:

    “你师父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是个用剑的老道士,脾气挺臭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微微抬手,打住了剑客的话语,屈指轻勾,一杯温热茶水,放在了桌上:

    “那臭牛鼻子,欠老夫不少茶水钱,到现在没给过半个子,师债徒偿,这账算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一听师父欠了一屁股债,未曾进门:“我师父欠了多少?我和他的关系,其实也不太熟,到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躺椅旁边的稚童,抱着小人书,稚声稚气道:

    “茶水无价,什么时候还清看爷爷心情,想彻底清账,可以在墙上留一行字,等你做到了,字迹就抹掉,这笔账也不问你要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略显疑惑,转眼看向雪白墙壁,才发现上面乌七八糟的痕迹,都是字迹,写什么的都有,志向大的如‘心藏凌云志,仗剑入仙宫’,小的有‘此生必将娶某某仙子为妻’,墙角甚至有个奇葩,写着‘一定要帮老陆找回媳妇,让他可以含笑九泉’。

    从字迹来看,皆以剑气刻下,虽然感觉不到任何灵气波动,但某些字迹看起来,还是如剑芒般刺目,恐怕刻字的人,剑术已经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。

    年轻剑客扫了几眼后,询问道:

    “要是做不到?”

    “做不到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账下辈子再还。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明白了意思,微微点头,端起茶杯看了看,将平平无奇的茶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老掌柜抬眼,看着年轻剑客的反应。

    年轻剑客一杯茶下肚后,眼神恍惚,有些失神,约莫半刻钟后,才重新恢复如常,把茶碗放下,走向了墙壁。

    老掌柜见此,颔首道:“不错,是个好苗子,不过和墙上之人相比,还是差得远。前年遇到个小王八蛋,自称和东洲的仇泊月称兄道弟,东洲年轻剑侠无不称他一声大哥;老夫本来不信,没想到那小王八蛋一碗茶下去,半点反应都没有,还骂老夫卖假货装神弄鬼,弄得老夫都不好意思问他要茶水钱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目光讶异,方才他一碗茶下肚,往日仇怨、嫉妒乃至双亲横死的伤痛等情绪全部浮现在眼前,如果不是心智坚韧,恐怕就陷入其中难以自拔了,听闻此言,好奇道:

    “此人莫非已经断绝红尘无情无欲?”

    “非也,是看得开。只可惜入门太晚、资质平平,不然就凭那心境,往后在山上必然有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轻轻点头,没有再多问,提剑走到墙壁前,稍作沉吟,在墙壁上留下了一行字:

    为天道铸剑,斩尽凡世妖魔!

    字字银钩铁画,剑气如白虹!

    老掌柜点了点头,随后又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有仙就有魔,有人就有妖,凡世妖魔无穷无尽,哪里杀得完,你小子留这话,看来和你师父一样,想赖老夫一辈子账。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笑了下:“若是杀不完,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下辈子再还掌柜茶钱。”

    老掌柜目光放在剑客手中那把雪白长剑之上:

    “心性不错,就是这把剑太平庸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看向手中佩剑:

    “剑名‘金昼’,一个朋友送的,舍不得换。话说我那朋友可不一般,十几岁就悟出了‘剑一’,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就没瞧见过比他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老掌柜淡淡哼了声:“你才走几步路,老夫守着雷霆崖,南来北往的剑道奇才见得太多了,真正能让老夫另眼相看的剑客,也就上次遇见的那个小王八蛋犊子,毕竟那厮是有史以来讨茶喝的人中,最奇葩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再天资卓绝,又哪里赶得上十仙君半成,不说十仙君,光是一个东洲剑圣,天资就能碾压当世所有年轻一辈,等你以后了解这些仙道枭雄之后,就说不出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话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心里面,觉得自己的左姓朋友,天赋绝不比那些‘剑神、剑神’差,但他也不知道那位朋友近况如何,和茶肆掌柜争论这些毫无意义,便没有再说这些闲话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狂风暴雨在海面卷起了数丈高的浪涛,距离海岸才不过数十里,就难以再看到灯火繁盛的登潮港。

    在波涛中前行的‘岛屿’,巨大的体型让浩瀚天威都显出了渺小之感,没有丝毫起伏,甚至让身处其上的人,感觉岛屿根本没动,只是海岸线在往东方退去。

    龟岛上的面积很大,修建亭台楼阁无数,几千人待在上面,依旧感觉不到拥挤,只是有点人声、乐曲声的嘈杂。

    中心地带的几座高楼,由悬空廊桥连接,高楼之间有个小场地,船上的舞姬、琴师轮番表演,给楼里的贵客排解寂寞,不过想进去就座要收神仙钱,不然就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虚影。

    三楼的一间客房中,谢秋桃坐在窗口的棋榻上,怀里抱着琵琶,正在按照船上执事的指点,认真地感化小龙龟,而感化的方式,是给小龙龟弹曲子!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大弦嘈嘈如擂鼓,小弦切切如鸣锣。

    不知道小龙龟听着感不感动,反正一直没敢动。

    团子没跟着劲爆的琵琶声疯魔乱甩头,此时孤零零站在窗台上,望着远方的一个园子发懵。

    园子是‘兽圈’,但和陆上小渡船的兽圈区别很大,周边有阵法隔绝,以免灵兽乱跑,内部区域分明,打眼看去更像是个动物园,而且环境极好。

    灵宠对修士来说,不是阿猫阿狗,而是十分信任的伙伴,甚至大部分修士,宁可自己吃点苦都不会亏待灵宠,龟岛的东家,在这方面做得十分到位,专门把兽圆子放在了客人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碍于空间缘故,体型较大的灵兽比较憋屈,只能老实巴交待在围栏里,但所处的地方干干净净,还有漂亮小姐姐嘘寒问暖,按时送水果、点心解闷。

    而体型小的灵兽,就舒服多了,各种奇珍异兽,按照种类、食性被分开放在一个大园子里,由宗门里出来的驯兽行家专门陪着玩,因为食量都不大,各种零食管够。

    临海的一个园子里,甚至有个老翁,坐在边上钓鱼,旁边整整齐齐蹲着几十只小灵兽,眼巴巴等着,甚至有几只聪明的小猴子,自己拿着鱼竿在旁边钓着玩。

    团子望着热热闹闹的游乐园,又低头看向爪爪旁边的一小堆松子,“叽?”了一声,黑亮眼睛里满是怀疑人生的意味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左凌泉也有点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甲子号的客房是套间儿,虽然空间不大,但也分了茶室和睡房,两个女子和左凌泉的关系不同,谢秋桃在外面稍大的茶室住着,左凌泉和汤静煣则住在里屋睡房。

    左凌泉卸下了佩剑,站在睡房的窗口,看着兽圆里面乖巧的小灵兽打滚儿卖萌,无言了良久。

    汤静煣本就比较勤俭,登船后发现这情况,更是恼火,嘀咕着:

    “早知就把团子扔兽圈,找人走后门开这么个房间,除了地方大点半点好处没有,钱花得一点都不值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把团子送过去?我觉得团子在那里玩得更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它闹着要和我们住一起,现在钱都花了,再把它送过去不成冤大头了,就让它在屋里待着,敢闹就把它卖了抵坐船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觉得团子待在身边要更放心,对此也不再多说了,在靠窗的蒲团儿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楼里的客房,是给有家底的贵客准备,并非静煣说的一无是处,该有的配备都有,睡房的布局和仙家客栈差不多,更像是修炼室,打坐的地方华美宽敞,床榻放在不挡事儿的角落。

    屋子里亮着灯火,汤静煣无事可做,站在床榻旁边,俯身整理着随行的衣物。

    因为背对着,左凌泉抬眼能瞧见裙摆后的饱满臀儿,线条丰腴很有张力,随着动作微微摇晃;虽然裙摆遮挡看不到什么,但轮廓依旧能勾起曾经抱着啃时的美好回忆。

    左凌泉年关过后就开始闭长关,出关后忙活出发,都没来得及享受享受,上次那什么,还是把静煣特意多给的凤凰火送给灵烨。

    此时到了渡船上,修为到了瓶颈修炼也没用,又没用其他事情可做,心思自然就有点飘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瞄了几眼静煣摇曳生姿的背影后,轻咳一声,抬手关上了窗户,展开了房间里的隔绝阵法。

    外面茶室的摇滚琵琶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汤静煣认真折叠衣裳,察觉异样,动作微顿,左右看了几眼,反应过来后,脸儿一红,动作慢了几分,小声“嗯哼哼~”的哼起了小曲儿,当做什么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蒲团上坐着,手指轻轻摩挲,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煣煣,老祖现在在做什么?能不能感觉到?”

    “早就问过了,晚上没事儿,让我们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一阵无语,暗道“不早说”,他笑道:

    “好啦,别收拾了,就几件衣裳,又叠不出花来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几个月时间呢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心里也食髓知味,但此行又没人和她抢男人,自然得矜持些。她把衣服收进玲珑阁后,又掏出来几件,拿在手上晃了晃:

    “你想姐姐穿什么?灵烨那种明骚的,还是清婉那种闷骚的?”

    手上拿着衣裳,都是贴身小衣。

    有比较保守的花间鲤,绣着鱼儿荷叶那种;也有灵烨自己改良的款式,整体镂空半透明,只在山巅关键处绣着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裤子的款式更多,布料最少的仅是三角形小布片连着两根系绳,还有卷好的长袜、吊带袜等等,颜色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左凌泉正襟危坐,如同在挑选修炼功法,认真扫了几眼后,看向了最上不得台面那种。

    汤静煣性格开朗热络,但经验终究比较少,没清婉那么放得开。她拿起小布片看了看,有些不好意思:

    “这个呀?嗯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静煣想说毛都遮不住,微微摊手:

    “你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脸色一红,微微瞪了左凌泉一眼,倒也没反驳,拿着衣裳跑到了屏风后面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也没有猴急跑去偷看,只是如同等待礼物般,等着静煣出来给他个惊喜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仙人也分三六九等,这点在渡船上体现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豪门子弟、高境仙尊,可以在宽敞的楼阁之类听曲对弈、享受娇妻美妾的伺候,而囊中羞涩的寻常修士,就只能在外围闲逛,靠着四处走动来排解漫漫旅途中的寂寞。

    龟岛外围的观景游廊上,有很多买了站票的修士,负手站在围栏边,眺望海面的巨浪,尽量做出闲时观景的模样,免得路过道友看出自己是开不起最低等的客房,才无奈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一袭道袍的吴老道,带着傻徒弟在游廊中行走,到了无人之处,才语重心长说教:

    “修行中人,特别是道士,要学会淡泊名利。为了衣食住行与他人攀比,或感到自卑,说明向道之心不够纯净……”

    身边的小道士,名为鹿青,眼神不时望向中央地带,寻找港口偶遇仙子的身影,听见师父言语,他回应道:

    “师父,你真不是因为舍不得多掏神仙钱开间屋子,才大晚上在这里闲逛?”

    “唉,朽木不可雕,修行众人可以不眠不休,站在这里和待在屋里,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屋里可以打坐呀,外面灵气稀薄,弟子换气都得小心翼翼。师父不是说过‘修行道一步慢步步慢’吗,这可是几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老道抬手削了小道士后脑勺一下。

    小道士“哎呦~”一声,不敢再和师父顶嘴,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做出闲逛的模样。

    吴老道暗暗叹了口气,眼底有点无奈。他并非家底寒酸,连个低档房间都开不起,而是不想徒弟刚走上修行道,就接触太多修行道的奢靡场景,不知底层的甘苦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得自己去切身体会,师父说教没意义,徒弟抱怨他吝啬一时,总好过往后他不在了,徒弟无人监管走上歪路。

    不过小道士心思纯粹,师父陪着一起当街溜子,他自然没有任何抱怨。

    在观景游廊里闲逛了一节,小道士似有所感,来到了围栏旁边,望了望下方的海面,喜滋滋地道:

    “哇!师父快看,下面有条大龙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吴老道一愣,此地距离海岸不过两百多里,海兽都被散修抓完了,哪儿来的蛟龙?他以为徒弟胡说八道,随意来到围栏旁往海面看了眼。

    这一看,便是汗毛倒竖!

    只见漆黑如墨的海面之下,有两个亮点,深度约莫两里,亮点却清晰可见,如同幽冥地府中的两盏萤灯,在墨渊深处,望着海面的龟岛。

    吴老道能分辨出那是一双眼睛,但又难以相信,因为从瞳距来看,下方那庞然巨物的脑袋,恐怕都比龟岛大,如果是一条蛟龙,那身长用千丈来形容都太小了,一口吞下这座龟岛,恐怕都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老道脸色煞白,只是和海底的双瞳对视一眼,就感觉到了神魂深处的战栗。

    这是天威!

    两人发现异样的同时,龟岛其他地方也出现了动静。

    兽圆那边,蛟龙之属的灵兽,集体匍匐在地上拜叩,而其他的灵兽,无论体型大小、境界如何,都僵立在了原地瑟瑟发抖,有些许胆小的直接被吓晕了过去,连蹲在窗台上怀疑人生的团子,都一头钻进了被窝里,做出“看不见鸟鸟,看不见鸟鸟……”的怂包模样。

    作为龟岛本体的拓天王八,已经不敢再动弹,从海水中抬起了巨型头颅,有些惊慌地望向它的御主。

    反应稍慢一些的人族修士,逐渐察觉异样,整个龟岛瞬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龟岛是宗门经济支柱,千星岛专门数十名幽篁供奉护卫跨海渡船,龟岛的主人黄寂,更是玉阶中期的仙尊,渡船整体战力,不逊色于九宗任何一家下宗。

    但此时诸多仙家护卫探头一看,都愣在了原地,毕竟海下这玩意体型大到闻所未闻,恐怕位列十仙君之一的冥河老祖来了都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此地刚出玉瑶洲大陆架,距离登朝港不过两百来里,没人能想到这么大一条蛟龙,是怎么靠近的。

    诸多修士乃至供奉脸色煞白,甚至不敢飞身逃遁,只有龟岛的东家黄寂,低声驱散船上执事,往海里倒天材地宝祭海,同时联系九宗的尊主过来驰援。

    但距离最近的望海尊主,发觉不对劲儿,掉头就往内陆飞遁,看模样是连登潮港都不想保了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稍早之前,高楼里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房间里盘坐,望着屏风上凹凸有致的影子,渐渐有了点蛟龙抬首的架势。

    汤静煣窸窸窣窣片刻后,先从屏风后面露出了熟美的脸颊,眼底羞涩,稍显扭捏地嘀咕道:

    “小左,这东西真是正经姑娘敢穿在身上的?清婉她们也想得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保持云淡风轻之色,以免静煣看出他猴急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出来吧,我什么都见过了,穿着衣裳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汤静煣脸上发烫,犹豫了下,还是抱着胳膊慢吞吞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灯光之下,白豆腐般的身段儿让整个屋子好像都在此时亮了几分,该丰腴的地方丰腴,腰间却没有一丝一缕的赘肉,可谓完美无暇。

    左凌泉呼吸微微一凝,都不知道先看哪里,他努力做出平静如常之色:

    “过来吧,当心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这借口找得一看就没过脑子。

    汤静煣并未说什么,咬着下唇来到了蒲团跟前,想了想,壮着胆子踮起脚尖原地转了个圈儿: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圆如满月的白月亮,随着动作带起阵阵涟漪,镂空布料也上下颠了颠。

    香风拂面,左凌泉坐在蒲团上,视线正对着大月亮,感觉嗓子要冒烟了,咽了口唾沫润了润,抬手轻拍了下,带起一阵浪花: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?自然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哼~”

    汤静煣咬了咬下唇,抱着的手也松开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满意欣赏,正想说两句闲话让静煣放松,静煣眉头却是一皱:“这死婆娘,搞什么鬼……”说着眼底就浮现出了淡淡金色流光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左凌泉都被吓习惯了,这次反而没愣住,而是微微歪头有些茫然——不是说好的不打扰吗?难不成静煣刚才没打招呼……

    心念一动之间,身前的女子,表情依旧化为了不苟言笑的严肃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,第一句话就是:“丈母……呸——前辈,你……”言语间上下一扫……

    你好骚呀……

    上官老祖发现没抱着嘴对嘴,还暗暗松了口气,但低头一看……

    !!

    这什么鬼衣裳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