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太莽 第三十一章 醇酒佳人

时间:2021-12-23作者:关关公子

    已经到了后半夜,年关守岁,依稀能听到远处传来的些许欢笑。

    屋里烛火幽幽,左凌泉独自坐在太师椅上,看着横放于桌面的青锋长剑,眉梢微蹙,回想着方才老祖的每一句话、每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做什么?裙子都快被你扯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和团子的交谈声,由远及近从庭院外传来。

    左凌泉回过神,望向门外。

    院门从外面打开,团子背对着小跳进来,鸟喙叼着桃花尊主墨绿褶裙的裙摆,往屋里拉扯。

    透过掀起的裙摆,能看到桃花尊主踩着一双绣有桃花瓣的精美绣鞋,以及……黑丝?

    桃花尊主从哪儿弄的这个?

    左凌泉纷乱的思绪一凝,目光在桃花尊主的脚踝上停顿一瞬,就抬起了眼,露出往日的明朗微笑:

    “莹莹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叽叽~”

    团子把桃花尊主拖进院子后,跳到了中堂门口,邀功似的叫了两声,然后在院子里左右查看,黑豆豆似的眼睛里露出茫然之色——明明感觉到泉泉在挨打来着,都把大桃桃都拉来英雄救美了,人呢……

    桃花尊主和左凌泉,自然不明白团子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并未在意左凌泉看她的鞋袜,理好裙摆进入中堂,略微扫了眼,就瞧见了墙壁、桌椅上到细密裂痕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刚刚感觉上官玉堂在发疯,没敢过来,她在收拾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没什么,就是这些天有些懈怠,老祖叮嘱了我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?她就这脾气,动不动就训人,别往心里去。不过你这几天确实挺懈怠的,夜夜笙歌,弄得她都不敢出门了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对这打趣之语,只是摇头一笑。上次得知桃花尊主发现了老祖和静煣的联系,为了不让老祖难堪,左凌泉已经很克制了,没有再胡来;这举动倒是把静煣弄得不大乐意。

    闲谈之间,桃花尊主走到方桌对面,轻撩裙摆在太师椅上就座,左臂搁在桌上,望向放在桌上的长剑,意外道:

    “这不是上官玉堂的宝贝剑吗,往年一直带在身边摆谱,都舍不得拿出来用一下,给你了?”

    团子本来不想当电灯泡,但立了功还没喂鸟鸟,就这么走不是白跑了,于是也跳到了桌子上,用小爪爪踢了下剑柄。

    嚓——

    剑动了下,虽然没出鞘,但与剑鞘有了些许分离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左凌泉眼神错愕,没想到团团剑仙这么猛,他想顺势把剑拔出来看看,一只纤纤玉手,却挡住了他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丢给团子一颗灵果,让它自己出去玩,然后把桌上的宝剑合紧,柔声叮嘱:

    “这把剑来头可不简单,在上官玉堂身边养了千年,锋芒泄露一缕,剑气都能伤你体魄,未能掌控之前,别拔出来乱打量,你估计也拔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已经尝试过,点头一笑:

    “是拔不出来,老祖是说要去绝剑崖的洗剑池淬炼,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绝剑崖就是中洲的绝剑仙宗,仇封情老丈人的地盘,那里有一座洗剑池,里面沉剑难以数计,其中不乏仙剑,是九州剑气最盛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的意思,是让我过去洗剑?”

    “什么洗剑,让你过去洗澡。此剑已经是世间最顶尖的至宝,不需要淬炼,但你这小马,拉不动这大车,得去洗剑池里泡些时日,直到体魄能承受此剑的剑气后,才敢拿来用。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说到这里,倒是想起了什么: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过去,别报上官玉堂的名字,她在外面名声可不咋地,以前被贬称为‘东洲蛮王’,她把敢这么叫的人打服气后,才变成‘东洲女武神’;拳头不能让人归心,外面私底下对她有意见的人遍地皆是,人家可不会卖上官玉堂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依稀记得在哪里听过中洲女武神的名号,他好奇道:

    “老祖还有这诨号?不是九盟之尊吗?”

    “九盟至尊是玉瑶洲的叫法,外面不这么叫。她是九州十仙君之一,根基在玉瑶洲,所以被称为东洲女武神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稍显疑惑:“九洲十仙君……前辈排第几?”

    ?

    桃花尊主感觉这话在嘲讽她,她微微眯眼:

    “山上最强十人,你觉得我排第几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大仙君都是各洲的首脑,其中包括‘幽萤四圣’,玉瑶洲只有上官玉堂位列其中;江成剑其实也有机会,但‘剑神’的名号,在绝剑崖黄潮老祖那里,还有个妖族剑修在前面,这俩不死,世上无人敢称‘第一剑仙’,他挤不进去。你要去的洗剑池,就是黄潮老祖的东西,到了哪里说不定还会碰壁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询问道:“黄潮老祖和上官前辈有过节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你小子嫩,根本配不上这把剑,背着这玩意登门,在黄潮老祖眼里,恐怕就是一个邋遢汉子,抱着个绝世美人上门求壮阳药,不把你揍一顿都是人家客气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这形容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坐直了几分,觉得这话好打击人,同时对老祖这把剑,又有了更新的认识。绝世美人……

    桃花尊主说完闲话后,目光变得有点复杂,捧着以前摸都不让她摸一下的宝剑打量,轻叹道: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,上官玉堂手笔这么大。我不是剑客,给不了你同样的东西,从今以后,她在你心里的分量,恐怕又要比我重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用吃醋来形容不恰当,但确实有醋海翻波的味道。

    左凌泉刚被老祖拾掇一顿,可不想再被桃花尊主壁咚在墙上,他摇头道:

    “剑是杀人器,越是厉害的剑,便要用在越重要的地方。在我看来,这把剑是一份责任,拿着它便要有所为,用机缘奖励来形容,太市侩了。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微微颔首,眼神赞赏:

    “虽然有花言巧语哄我开心的嫌疑,但这话没错。从天地间得来的力量,如果不用出去,和赚了钱不花一样,等同于没赚,只是帮天地当蓄水池。你能这么想,以后成就必然不小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起嘴角笑了笑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把剑放回桌上,又道:

    “你既然看得开,那本尊就不给你东西了,你还是得把我和上官玉堂看得一样重,不能厚此薄彼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心湖波澜尚未平息,不知该如何回应这话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同样是阅历惊人的仙尊,见左凌泉稍有迟疑,幽声一叹,取出酒葫芦抿了口:

    “看吧,你果然把她看得比本尊重了,桃子算是白给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微微摇头,拿起桌上扣着的茶杯:

    “在下绝非忘恩负义之人,莹莹姐待我如何,我心知肚明,日后不会辜负莹莹姐半分。但莹莹姐非要把人心中的分量称斤算两的话,实在太为难我了,我如果把人情的斤两算得那么清楚,岂不是成了唯利是图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瞧见左凌泉拿杯子倒茶,估计他是看见自己喝酒馋了,就拿着红色酒葫芦,往杯子里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葫芦里的酒浓郁醇香,酒色清亮,落入杯中没有半点声响,甚至没带起丝毫涟漪,看起来犹如缓慢上涨的平静湖面。

    左凌泉连忙放下茶壶,用手虚扶杯子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倒了一杯酒后,放下葫芦,又把杯子端起来,示意杯中酒:

    “你看出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左凌泉仔细打量一眼,不明所以,询问道:

    “这酒,莫非有来头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看我这酒碗,端得平不平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四平八稳。”

    “呵~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摇了摇头,把酒杯放在左凌泉手里,做出自愧不如之色:

    “我端得再平,也没你平呀。瞧你这糊涂话说得,一套接一套,尽会扯大道理哄人开心,回头一想等于什么都没说,我要是有你一半装糊涂的本事,三元老的位子早就到手了,哪里会混成现在这模样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端着酒杯,无奈道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怎么能叫装糊涂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行啦,你装没装糊涂,你心里知道。本尊不管你心里怎么想,要是让我发现你厚此薄彼,更偏向上官玉堂,你就违背了誓言,到时候你剑心崩了可别找我麻烦,那是你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轻声一叹,端起酒杯敬了一下,算是自罚一杯道歉。

    不过桃花尊主葫芦里的酒,绝不是俗物,甚至不是仙人酿这种常见的仙酿。

    左凌泉一口下去,入口柔、一线喉,并无不适之感,但仅仅过了不到片刻,就发现一股燥热从体内油然而生,眼前景物也开始出现残影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酒劲儿好大。”

    “劲大就对了,酒就是要喝醉,喝不醉的话,为什么不直接去喝水。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没有压制酒意,脸上出现了一抹潮红,靠着太师椅,左腿架在右腿上,摆出慵懒而优雅的姿势,感叹道:

    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……要我看啦,上官玉堂这辈子活得真累,总是想着千年万年后的苍生万劫,却不关注眼前的花前月下,恐怕从来都没有正儿八经醉过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一杯酒下肚,脑子已经晕乎乎,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总得有人站在前面,没有老祖站在山巅当擎天白玉柱,哪有我们坐在天之下逍遥无忧的机会。老祖确实累,嗯……那个站在山巅,脚踩大地扛起天空的人,应该是我才对……顶天立地是男人的事情,女人凑什么热闹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显然有点飘了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偏过头来,展颜一笑,笑得百媚顿生:

    “这话你该对着上官玉堂说,她肯定特别感动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怕老祖削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小子挺有自知之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举杯对饮,把酒言欢,只是两杯酒,却喝了近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左凌泉感觉心神快要失守,怕自己做出酒后乱性的傻事,就和桃花尊主告辞,提剑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冬日夜风吹拂面颊,让人从里到外都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桃花尊主的酒后劲儿太大,左凌泉哪怕运功驱散酒意,依旧感觉飘飘然,走路都左摇右晃。

    沿着西宅的游廊,来到左家大宅的中部,依旧还能看到不少守夜的亲眷在宅子里走动。

    左凌泉穿过垂花门,进入后宅,本想继续看几个媳妇桌上交锋,但来到厢房门口,却见灵烨、静煣、清婉坐在三方,依旧在全神贯注博弈,姜怡的位置,却换成了桃桃。

    左凌泉稍显疑惑,在周围找了一圈儿,才在后宅的花园里,发现了姜怡的踪迹。

    月色之下,姜怡穿着火红的冬裙,站在一棵四季常青的景观树旁,手里拿着翠竹吊坠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姜怡身段儿极好,胸脯虽然比不过天赋异禀的小姨,但几年下来彻底张开了,从侧面看去仙峰巍峨,亭亭玉立的腰臀曲线同样曼妙动人。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,刚才喝酒有点上头,眼见四下无人,轻手轻脚走到姜怡背后,抬起轻拍了下肩膀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姜怡一愣,迅速把吊坠藏起来,回头查看,哪想到一转头,就发现酒气扑面而来,一张俊郎脸颊已经凑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双唇相接。

    “呜?!”

    姜怡眼神错愕,想要扭头闪躲,却被左凌泉捧着脸蛋儿躲不开。她脸色顿时涨红,眸子里又羞又恼,挣扎几下后,抬腿就是一记膝撞!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心中一惊,反应极快地用手挡住了踢向家中老二的膝盖,难以置信道: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你这也太狠了,想守活寡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……你这是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姜怡轻呸了几口,还擦了擦嘴,不悦道:

    “我烦着,陪你的小狐狸去,没空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听见这话,不用琢磨就知道醋坛子又翻了。他收敛起不正经的举止,和颜悦色搂着姜怡的肩头: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刚才和老祖、桃花尊主在一起,说的是修行事,老祖还给了我一把剑,可没去招惹姑娘,这也吃醋呀?”

    “谁吃醋了?”

    姜怡扫了眼其貌不扬的青锋长剑,觉得有点眼熟,也没多注意。她抱着胳膊,看向花园里的草木,留给左凌泉一个后脑勺:

    “和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不大相信,他回头看了眼热热闹闹的牌局,询问道: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灵烨又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姜怡抿了抿嘴,回头看了眼后,拉着左凌泉来到僻静处:

    “她就是欺负人,可劲儿针对我,我刚才从头到尾没赢过,不是谢姑娘过来换我,娘亲给的簪子都得被她赢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十分恼火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回想了下刚才看到的牌局,以及姜怡的技术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公主,我觉得吧,你说有没有可能,是灵烨没有针对你,只是你不擅长玩这个?”

    ?

    意思是我菜?

    姜怡明白确实是如此,因为小姨和静煣也在赢她,但她怎么可能承认自己菜!

    姜怡眼神一沉,抬手在左凌泉胸口锤了下:

    “她把我赢干净了,你还向着她说话是吧?那行,你和她过日子去吧,我现在就带着小姨回京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诶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连忙把姜怡抱回来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罢了。待会相公帮你收拾她行了吧?”

    收拾?姜怡又不傻,她蹙眉道:“你收拾什么?今晚上又陪着她玩书生狐狸精?我看她根本不怕狐狸尾巴,乐在其中开心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左凌泉有些无奈:“她最害怕这个,不怕她把尾巴藏起来做什么?不信待会我用尾巴收拾她,你在暗处偷偷看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姜怡双眸微瞪:“她和我男人鬼混,还让我在旁边看?!你想气死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左凌泉表情一呆,想想觉得那场面是有点不当人,含糊笑道:

    “唉,反正就是收拾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收拾她吗?你那是收拾我。真要给她点颜色,应该你和我那什么,让她在外面听着,她肯定窝囊死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以灵烨的性子,心里不乐意就进来了,哪里会在外面忍气吞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进来你不会不碰她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哟你,气死我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吵闹片刻后,姜怡渐渐也不说这些酸言酸语了,看了看左凌泉,稍作犹豫,轻哼道:

    “过完年,你得出去了。看这情况,估计又把我扔在家里闭关,你和她出去潇洒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是真委屈,却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左凌泉知道姜怡想一起游历,他心里对此事一直觉得亏欠,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得先去荒山,咱们一起闭关,等境界提上去后,再看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看也是一样,我修行没有你快,你境界一直高我那么多,我除了拖后腿还能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这什么话。我们夫妻,即便你什么做不了,只能在身边呆着又如何?对我来说修行只是工作,光修行把家里当累赘,那不魔障了吗。”

    姜怡沉默了下,轻哼道:

    “你也别小瞧我,我不就是境界低吗,给我些时间,很快就追上来了。而且我也不是什么都做不了,没我在,静煣就无法无天;没静煣,你就联系不上老祖;没老祖,你就管不住灵烨;没灵烨……那日子就消停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忍俊不禁,抬手在姜怡臀儿上轻拍了下,回身走向厢房:

    “知道啦,反正你们都能管我,家里我倒数第二,团子最小。大过年的好好开心一下,等出去这种时候就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姜怡并未推开捏着臀儿不放的手,轻声道:“日子长着呢,以后再回来就行了嘛。对了,你玲珑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输干净了,借你的钱用用,以后挣了神仙钱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唉,夫妻之间说什么还不还的,真觉得不好意思,肉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一定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情骂俏之间,两人进入厢房。

    莺莺燕燕的欢笑声,很快又传入了冬日的庭院里。

    虽然才大年初一,天气依旧寒冷。

    但无忧无虑欢笑玩闹,却让置身庭院内的男女,都感觉到了春天般的暖意……

    (全……上半部完……)

    ————
小说推荐